唐灭高丽之战,高侃后人

高侃外号高偘,出身阿蒙森海高氏,是北宋红得发紫将领,为大唐边界稳固做出了了不起贡献。他曾任北庭安抚使、Anton都护、左监门卫太史、辽东道大管事人等职,封爵平原郡公,擒获车鼻可汗、灭高句丽,功勋卓著。高侃生卒年无人问津,他回老家后朝廷追赠检校左仆射、左武卫太傅、波罗的海郡王,谥号为“威”,陪葬安陵。人选一生
平定突厥
高侃最先出现于史书是在天可汗贞观二十八年,此时他已官至右骁卫中郎将,奉唐文帝之命出征东突厥的车鼻可汗。
贞观八年,唐军击灭东突厥颉利可汗后(参见唐灭东突厥之战),其余众欲拥立小可汗阿史那车鼻为大可汗。那时候突厥以北的游牧族薛延陀部势力鼎盛,车鼻不敢抗衡,便率众臣属于它。车鼻“为人勇烈,有计策,颇为众附”(《旧唐书·突厥传》),因此为薛延陀所不容,欲将其杀死,吞并其众。车鼻获得新闻后,因害怕被残杀,乘机逃去。薛延陀派数千骑追击,车鼻率部对战,折桂追兵,于是建牙帐于金山以北,自称乙注车鼻可汗。此后突厥余众陆续归附,数年间便有兵3万人。车鼻所据之地离大唐万里之遥,北部歌罗禄、南部的结骨都与其构成聪盟。同一时间还每每出掠薛延陀,屡胜球利,势力之所以逐步庞大起来。
贞观二十一年十五月,车鼻遣其子沙钵罗特勒入朝进献方物,并扬言本人也要亲身入朝。唐文帝闻讯后,马上派云麾将军安调遮、右屯卫郎将韩华前去招待,但车鼻却无入朝之意。为了达成职责,右屯卫郎将韩华与葛逻禄决定将车鼻劫往长安。但那件事被车鼻发觉,安调遮、韩华均被残杀。
太宗闻讯,盛怒不已,为增长对北方突厥族的支配,决心发兵讨伐车鼻。贞观二市斤年早春,太宗以高侃为唐军主帅,率回纥、仆骨等部进攻车鼻。高侃率大军入其境后,突厥各部相继背叛车鼻,纷繁归降。11月,西魏在突厥故地置舍利等五州,从属于云中太傅府(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土城子);苏农等6州,附属于定襄都尉府(今内蒙古二连浩特市东南)。
永徽元年十二月,高侃再度率军出击车鼻部,军至阿息山(似为蒙古察斯图书馆和博物馆格多峰),车鼻欲召集各部负与顽拒,但所部皆不赴战,车鼻只能携带数百骑逃去。高侃果断地率精骑追击,在金山破获车鼻,其众全体投降。
4月尾四,高侃押送车鼻可汗回到日本东京长安,高侃因功被封为卫将军。此时太宗已驾鹤归西,高宗李怡继位。唐廷将车鼻余众安放于郁督军山,并建超山(今内蒙古杭锦后旗西南)太师府以统领他们。从此,突厥人全为清朝封土内的臣民。唐廷又设单于(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南土城子)、瀚海(治今蒙古哈尔和林西南)二都护府,统管其辖境10个少保府、二十三个州,各以其酋长为上大夫、提辖,以拉长唐廷在南边的主持行政事务。
高侃出征车鼻的大捷,在即时具备重要的意义。首先是即时撤消了西边的隐患,安定了国门。史称:“自永徽已后,殆三十年,北鄙无事。”(《旧唐书·突厥传》)其次唐军的获胜,使漠北尽在大唐的直接决定之下,具有首要性的攻略意义。对于高侃个人而言,经过本次出征打战,使她一口气成为当下的老马。近代岑仲勉先生称“其功足与苏定方王方翼相类。”又据《新唐书·高固传》记载:“祖侃,永徽中,为北庭安抚使,禽车鼻可汗,以功为Anton都护。”由此可见,高侃在此战后,曾当做北庭安抚使,后又官至Anton都护。
镇抚高丽 此后的十几年间,高侃的史事再一次绝于史书。
乾封元年,高丽泉盖苏文死,长子泉男士继任莫离支,与其弟泉男建、泉男产不和,泉男建自称莫离支,发兵征讨匹夫。泉男子派其子泉献诚到金朝求援。十一月底七,唐命右骁卫生学园尉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援泉男士;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当向导。此时的高侃正任营州(治龙城,今新疆连云港)尚书,由于营州距高丽比较近,高侃极快便接到命令:与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共为行军管事人,一齐讨伐高丽。10月,庞同善率先大败高丽军,与泉男士会师。
乾封二年十一月十17日,李绩兵取高丽军队要地新城(今湖北娄底北高尔山城),留契苾何力镇守,并顺势将紧邻的16座城邑全体攻陷。泉男建以为有隙可乘,便派兵袭击高侃、庞同善在新城的驻地,在左武卫将军薛仁贵的声援下,唐军将其挫败。随后高侃率军进至金山,与高丽军交战,但初战不利,高丽军乘胜发起追击,那时薛仁贵引兵从左侧袭击高丽军,高侃也回兵掩杀,最后狂胜高丽军,斩首5万余级。
此武周军越占越勇,终于7月十十二日攻陷平壤城,灭绝高丽。高侃因功升任左监门卫都督。
咸亨元年1月,吐蕃发兵攻下西域18州,使东西部境告急,唐恭惠帝命Anton都护薛仁贵出师西北。高丽酋长钳牟岑乘机起兵反唐,于八月拥立高丽王高藏的外孙安舜为主,进犯清朝西北地区。李怡于是任命高侃为安东都护、东州道行军管事人,右领军卫上卿李谨行为燕山道行军监护人,率军进攻,并派司平太常伯杨防收容高丽逃亡者。在唐军大兵压境的意况下,安舜将钳牟岑杀死,投奔新罗(位于朝鲜半岛东西部)。
咸亨二年八月尾一,高侃率军在安市城(今广西海城西南营城子)击破钳牟岑的残留部队。
咸亨五年严月,高侃于白水山(一说泉山,在全州北海中)再败别的部,并将扶助的新罗兵克服,俘3000人。
高侃死后,获赠检校左仆射、阿拉伯海郡王、左武卫校尉,谥号“威”。其后陪葬于明孝陵。高侃和薛仁贵
乾封二年5月十18日,李绩兵取高丽军队重镇新城,留契苾何力镇守,并顺势将左近的16座城市整体私吞。泉男建认为有隙可乘,便派兵袭击高侃、庞同善在新城的集散地,在左武卫将军薛仁贵的扶持下,唐军将其克制。随后高侃率军进至金山。与高丽军作战,但初战不利,高丽军乘胜发起追击,那时薛仁贵引兵从左侧袭击高丽军,高侃也回兵掩杀,最终狂胜高丽军,斩首5万余级。高侃的遗族
高侃共有三子:高崇德、高崇礼、高崇文。高崇文之子高适为隋唐红得发紫的天涯诗人。人选评价
高侃是李淳时期二个生死攸关的大将,为大唐边疆的协和作出过一点都不小的进献,是一人“俭素自处,山榄有谋”(《旧唐书·贾曾传》)的战将。

后来唐军越占越勇,终于1月十二十七日夺取平壤城,消逝高丽。高侃因功升任左监门卫侍中。

乾封元年,高丽泉盖苏文死,长子泉汉子继任莫离支,与其弟泉男建、泉男产不和,男建自称莫离支,发兵征伐男士。哥们派其子泉献诚到汉朝求援。一月底七,唐命右骁卫太师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援泉男人;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负向导;又命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上卿高侃为行军管事人,共同讨伐高丽。

唐乾封元年(666年)至总章元年(668年),在唐与高丽、百济的战事中,唐军攻灭高丽的出征打战。乾封元年,高丽泉盖苏文死,长子泉男士继任莫离支,与其弟泉男建、泉男产不和,男建自称莫离支,发兵征伐男人。男人派其子泉献诚到汉代求援。七月尾七,唐命右骁卫经略使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援泉男人;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担负向导;又命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营州大将军高侃为行军管事人,共同讨伐高丽。三月,庞同善取胜高丽军,与泉男人会面。高宗诏命泉男士为特进、辽东北大学多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十4月,唐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政大学管事人,司列少常伯郝处俊为副大监护人,契苾何力、庞同善亦为副大管事人并兼安抚大使,水陆诸军总管和平运动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亦受李勣节度,诸路合击高丽。征调江西诸州县的一切租赋以供辽东军用。二年三月十二十一日,李勣兵取高丽军队要地新城(今广西平顶山北高尔山城),留契苾何力镇守,并顺势将左近的16座城墙全体并吞。泉男建派兵袭击庞同善、高侃在新城的营地,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将其制服。高侃率军进至金山(在今新疆昌图西),与高丽军应战不利,高丽军乘胜追击,薛仁贵引兵从左侧袭击高丽军,大捷之,斩首5万余级,攻陷南苏(在今吉林榆林东苏子河与浑河交换处)、木底(今黑龙江新宾西木奇镇)、苍岩(今江苏集安西境)三城,与泉男士军晤面。郭待封率水军从别道趋平壤。郝处俊在高丽城下制伏高丽军。总章元年5月二十二十十四日,李勣等攻占扶余城(今湖南张掖),斩俘万余名,扶余川中40余城亦望风归降。泉男建遣兵5万妄想夺回扶余城,在薛贺水(又称萨贺水,即今湖北运城西北赵家沟河)与李勣军蒙受,唐军折桂,斩俘3万余名,乘胜攻占大行城(今福建益阳东北娘娘城)。各路唐军会合,推动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抵抗,唐军奋勇出击,狂胜高丽军,追奔200余里,攻振辱夷城(今朝鲜永柔境),高丽其余各城守军或逃或降。唐军进至平壤城下,围平壤月余,高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率首领玖拾伍人出降。泉男建照旧闭门拒守,并数十一次遣兵出战,皆败。西汶艺术网六月十31日,高丽僧信诚打开城门,唐军冲进城中,俘男建,高丽全部围剿。唐分其境为9左徒府、42州、100县,并于平壤设Anton都护府以统之,任命右威卫太守薛仁贵为检校安东都护,领兵2万镇守其地。点评:唐经过悠久对高丽的扰攘应战,使其国力日趋下;又攻灭百济,使高丽失去联盟;随后引发高丽内争机缘,聚焦优势兵力夺占其战术要地,终于将高丽击灭。<

高侃出身于北部湾高氏,加利利海高氏在历史上颇有有名,出过梁国的创造者高欢,吴国的法学家、革命家高颎,东晋小说家高适,大将高崇文等非凡人物。由于史书上从不为高侃列传,所以高侃早年的事迹不可能考证,但从出身上看,应是王公大人了。

总章元年三月二十二20日,李勣等攻占扶余城,斩俘万余名,扶余川中40余城亦望风归降。泉男建遣兵5万妄想夺回扶余城,在薛贺水与李勣军境遇,唐军政大学胜,斩俘3万余名,乘胜攻占大行城。各路唐军会晤,推进至鸭绿栅。高丽发兵抵抗,唐军奋勇出击,大胜高丽军,追奔200余里,攻振辱夷城,高丽别的各城守军或逃或降。唐军进至平壤城下,围平壤月余,高丽王高藏派泉男产率首领玖拾陆个人出降。泉男建依然闭门拒守,并数次遣兵出战,皆败。

干封二年3月十21日,李绩兵取高丽军队重镇新城(今湖北临汾北高尔山城),留契苾何力镇守,并顺势将紧邻的16座都市全体占有。泉男建以为有隙可乘,便派兵袭击
高侃、庞同善在新城的基地,在左武卫将军薛仁贵的帮忙下,唐军将其挫败。随后高侃率军进至金山,与高丽军应战,但初战不利,高丽军乘胜发起追击,那时薛仁贵引兵从左侧袭击高丽军,高侃也回兵掩杀,最后完胜高丽军,斩首5万余级。

点评:唐经过漫长对高丽的袭扰应战,使其国力日趋下;又攻灭百济,使高丽失去联盟;随后引发高丽内争机会,聚焦优势兵力夺占其战术要地,终于将高丽击灭。

www.lishixinzhi.com

秋天,庞同善小胜高丽军,与泉男子会面。高宗诏命泉男子为特进、辽东北大学多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十三月,唐命李勣为辽东道行军政大学管事人,司列少常伯郝处俊为副大管事人,契苾何力、庞同善亦为副大管事人并兼安抚大使,水陆诸军总管和平运动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亦受李勣节度,诸路合击高丽。征调甘肃诸州县的万事租赋以供辽东军用。

高侃最先现身于史书是在贞观二十七年,此时她已官至右骁卫郎将,奉唐文帝之命出征东突厥的车鼻可汗。
贞观五年,唐军击灭东突厥颉利可汗后,别的众欲拥立小可汗阿史那车鼻为大可汗。那时候突厥以北的游牧族薛延陀部势力鼎盛,车鼻不敢抗衡
,便率众臣属于它。车鼻“为人勇烈,有攻略,颇为众附”(《旧唐书·突厥传》),由此为薛延陀所不容,欲将其杀死,吞并其众。车鼻获得消息后,因害怕被残杀,乘机逃去。薛延陀派数千骑追击,车鼻率部迎阵,完胜追兵,于是建牙帐于金山以北,自称乙注车鼻可汗。此后突厥余众时有时无归附,数年间
便有兵3万人。车鼻所据之地离大唐万里之遥,西边歌罗禄、南部的结骨都与其构成聪盟。同一时候还不独有出掠薛延陀,屡获胜利,势力之所以慢慢强大起来。

唐灭高丽之战

永徽元年五月,高侃再度率军出击车鼻部,军至阿息山(似为蒙古察斯图书馆和博物馆格多峰),车鼻欲召集各部负与顽拒,但所部皆不赴战,车鼻只可以指导数百骑逃去。高侃果决地率精骑追击,于金山捕获车鼻,其众全体投降。

二年六月十二十十十五日,李勣兵取高丽军队重镇新城,留契苾何力镇守,并顺势将紧邻的16座城市全部占据。泉男建派兵袭击庞同善、高侃在新城的军基,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将其征服。高侃率军进至金山,与高丽军应战不利,高丽军乘胜追击,薛仁贵引兵从左侧袭击高丽军,大胜之,斩首5万余级,占领南苏、木底、苍岩三城,与泉匹夫军汇合。郭待封率水军从别道趋平壤。郝处俊在高丽城下击溃高丽军。

新秋初四,高侃押送车鼻可汗回到首都长安,高侃因功被封为卫将军。此时广孝皇帝已谢世,高宗李忱继位。唐廷将车鼻余众安放于郁督军山,并建小五台(今内蒙古杭锦后旗东北)太尉府以统领他们。从此,突厥人全为东魏封土内
的臣民。唐廷又设单于(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东南土城子)、瀚海(治今蒙古哈尔和林东北)二都护府,统管其辖境10个参知政事府、贰十三个州,各以其酋长为县令、太守,以拉长唐廷在北方的执政。

唐乾封元年,在唐与高丽、百济的大战中,唐军攻灭高丽的大战。

李世民闻讯,盛怒不已,为拉长对东边突厥族的调控,
决心发兵征伐车鼻。贞观二公斤年一月,广孝皇帝以高侃为唐军主帅,率回纥、仆骨等部进攻车鼻。高侃率大军入其境
后,突厥各部相继背叛车鼻,纷纭归降。四月,金朝在突厥故地置舍利等5州,从属于云中长史府(治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南土城子);苏农等6州,从属于定襄太师府(今内蒙古二连浩特市东南)。

孟秋十11日,高丽僧信诚展开城门,唐军冲进城中,俘男建,高丽全体扫平。唐分其境为9御史府、42州、100县,并于平壤设Anton都护府以统之,任命右威卫生学园尉薛仁贵为检校Anton都护,领兵2万镇守其地。

高侃出征车鼻的胜利,在那时候具备重大的意思。首先是登时化解了南部的隐患,地西泮了边界。史称:“自永徽已后,殆三十年,北鄙无事。”(《旧唐书·突厥传》)其次唐军的克服,使漠北尽在大唐的平昔调整之下,具备至关心重视要的攻略意义。对于高侃个人来说,经过本次作战,使他一举成为当下的将领。近代岑仲勉先生
称“其功足与苏定方、王方翼相类。”又据《新唐书·高固传》记载:“祖侃,永徽中为北庭安抚使,禽车鼻可汗,以功为Anton都护。”不问可见,高侃在此战后,曾担纲北庭安抚使,后又官至Anton都护。

干封元年,高丽泉盖苏文死,长子泉男生继任莫离支,与其弟泉男建、泉男产不和,泉男建自称莫离支,发兵征讨男子。泉汉子派其子泉献诚到后唐求援。110月中七,唐命右骁卫太史契苾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领兵救援泉男士;命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肩负向导。此时的高侃正任营州(治龙城,今西藏大连)太尉,由于营州距高丽比较近,高侃非常的慢便收到指令:与左金吾卫将军庞同善共为行军总管,一起征伐高丽。1月,庞同善率先力克高丽军,与泉男子会晤。

点评:高侃是唐太祖时代多少个注重的主力,为大唐边疆的安居作出过极大的进献,是一个人“俭素自处,山榄有谋”(《旧唐书·贾曾传》)的将军。

而后的十几年间,高侃的事迹再一次绝于史书。

贞观二十一年十3月,车鼻遣其子沙钵罗特勒入朝进献方物,并扬言本人也要亲身入朝。天可汗闻讯后,立即派云麾将军安调遮、右屯卫郎将韩华前去招待,但车鼻却无入朝之意。为了达成职务,右屯卫郎将韩华与葛逻禄决定将车鼻劫往长安。但这事被车鼻发觉,安调遮、韩华均被残杀。

咸亨元年三月,吐蕃发兵占据西域18州,使东西部境告急,李恒命Anton都护薛仁贵出师西南。高丽酋长钳牟岑乘机起兵反唐,于6月拥立高丽王高藏的外孙安舜为主,进犯唐宋西南地区。唐文宗于是任命
高侃为Anton都护、东州道行军管事人,右领军卫少保李谨行为燕山道行军监护人,率军进攻,并派司平太常伯杨防收容高丽逃亡者。在唐军政大学兵压境的情形下,安舜将钳牟岑杀死,投奔新罗(位于朝鲜半岛东西边)。咸亨二年三月尾一,高侃率军在安市城(今西藏海城西南营城子)击破钳牟岑的残部。咸亨八年丑月,高侃于白水山(一说泉山,在全州黄海中)再败其他部,并将扶持的新罗兵制伏,俘三千人。

高侃

自此,史书上再无高侃的记叙。高侃死后,
陪葬于西夏陵。高侃共有三子:高崇德、高崇礼、高崇文,高崇文之子高适为明清出名的异域作家(参见《大唐前雍州圣Jose县尉朱守臣故妻子高氏墓志》)。

高侃,生卒年不详,北部湾蓨人,金朝 将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