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不到半年功夫,被韩先楚三次掏出枪指着:我毙了你

原标题:九门提督和八府巡抚到底是多大的官,谁的权力更胜一筹?

原标题:韩馥是堂堂一方诸侯,最后为何只能躲到厕所里去自杀

原标题:唐朝极冤的开国元勋,被诬陷有500干儿想造反,太宗杀死他后便懊

原标题:此人,不到半年功夫,被韩先楚三次掏出枪指着:我毙了你

九门提督是清朝时候的管制,设立于清康熙年间。

东汉时期,全国分十三州,冀州辖区包括了信都、常山、中山、河间、清河、赵国、巨鹿、魏和渤海,共九个郡。在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前,韩馥是冀州牧,袁绍是渤海太守。十八路讨伐董卓时,袁绍与王匡驻军河内,韩馥留守邺城,为袁绍供应军粮。

文/格瓦拉同志

和平时期,韩先楚的房间简洁得堪称“家徒四壁”。办公室除了墙上地图,地上一张桌子,上面一台电话,再无他物。卧室则干脆就是一张床。他要思考,要踱步,需要空间,更不允许有一样多余的物件,影响、干扰他的视线与思路。

九门提督从官名上说是保护京城九个城门的安全,这九个城门是:朝阳门、崇文门、正阳门、宣武门、阜成门、德胜门、安定门、东直门、西直门。

图片 1

唐太宗为褒奖当年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诸多功臣,曾命大画家阎立本在凌烟阁内描绘了二十四位功臣的画像,此即“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图”,能进入这个系列的,都是备受太宗器重的开国元勋。在这些功臣当中,有一人的位次比侯君集、程咬金、秦琼和李勣还要高,但最终却因受人诬陷,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这位结局凄惨的功臣,便是郧国公张亮。

战争年代讲究不得,到哪儿找个地方住下就是了。那也不允许谁来干扰他,有时警卫员孙洪瑞来送饭,他都发火:“乱弹琴,打仗重要,还是吃饭重要?”

九个城门有运粮的有运水的,有走兵的有杀人的。

也就是说,袁绍当时的名气虽然比韩馥大,但就势力范围和官职而言,袁绍实际上是隶属于韩馥的。或者说,袁绍是蛇,是客;韩馥是象,是主。

图片 2

孙洪瑞就顶他一句:“不吃饭怎么打仗?”

图片 3

那么,袁绍后来是如何反客为主,从韩馥手中夺走冀州,实现蛇吞象的呢?

张亮早年间投靠瓦岗军,后归顺唐朝

韩先楚指着他的嘴巴:“不打好仗,脑瓜子没了,你用啥家伙吃饭?”

九门提督其实就是负责京城治安的一把手,皇帝一家大小的身家性命完全掌握在九门提督手里,所以一般能担任九门提督的都是皇帝最亲近信任的人。

图片 4

张亮出身贫贱,年轻时以务农为生,在隋末投奔瓦岗军,隶属于名将李勣麾下,并随其一起归附唐朝。张亮降唐后,又在房玄龄的推荐下进入李世民的天策府,因忠诚果敢受到后者的器重,逐渐进入天策府核心集团当中。李世民与李建成矛盾公开化后,特意派张亮镇守洛阳,并秘密联结山东豪杰,以备局势变化,可见对他的无比信任。

谁也不能干扰他的思路,改变他的决心。可他身边却没有一个唯唯诺诺的人。

比方说和珅就长期担任九门提督这个职务,而雍正皇帝最后可以和平继承皇帝位,也是因为他的亲信隆科多长期经营九门提督这个职位。

1、袁绍与韩馥的矛盾

李世民登基称帝后,张亮因为有从龙之功,迅速地踏上仕途升迁的“快车道”,在此后的20年间,先后被提拔为御史大夫、光禄卿、豳夏鄜三州都督、相州大都督长史、工部尚书、洛州都督、刑部尚书等职,封郧国公。张亮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排名第16位,位次比侯君集、程知节(程咬金)、李勣(徐茂公)、秦琼(秦叔宝)都要高,由此可见其在唐太宗心目中的地位。

10天之内连下两城,攻安边未下,上级让他带一个团西进迎接2、4方面军。胡宗南二个骑兵师追上来,韩先楚命令部队抢占前面一道山梁。

康熙时,康熙皇帝比较自信,九门提督不常换,一个人在这个任上能干十年八年的,而到了嘉庆皇帝,就比较没有安全感,两三年就要换一任九门提督,但是即使这样,还是会有人溜溜达达的就进了皇宫。

话还是要从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说起。

图片 5

图片 6

九门提督这个官职最初设立时是二品官,正是嘉庆皇帝把这个官位提到了一品。

十八路诸侯组成盟军,讨伐董卓,当然不能群龙无首,没有盟主。而袁绍祖上“四世三公”,名气也高,于是大家就共同推举袁绍为盟主。

唐太宗对张亮很是看重

团政委刘憋功说,不等咱们到那儿敌人早到了,就在这道山梁上打。韩先楚掏出枪指点着:“你敢不执行命令?”这时,团重枪连一位排长,是打劳山时解放过来的东北军的老排长,头发都白了,从地上爬起来:“报告师长,政委说得对,骑兵跑得快,不能枪毙政委。”

九门提督类似于京城的卫戍司令。

我们前面提到,袁绍当时其实是隶属于韩馥的,如今袁绍却成了盟主,反而爬到了韩馥的头上。所以,韩馥当时的心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心中很不是滋味,便减少了对袁绍的军粮供应。

张亮虽然是武将出身,但却不擅长领兵打仗,反而在行政管理方面颇有成就。张亮在地方上任职期间,经常派人到治下进行暗访,以了解各州郡县的善恶细隐,并以此来抑制豪强、抚恤贫弱。张亮推行过不少仁政,故此深受百姓们的爱戴(“亮所莅之职,潜遣左右伺察善恶,发擿奸隐,动若有神,抑豪强而恤贫弱,故所在见称。”见《旧唐书·张亮传》)。

韩先楚又重打量一下地形,想了想:“好,就照你们的办。

图片 7

韩馥与袁绍之间出现了隔阂,产生了矛盾后,韩馥的部下将麴义叛变,韩馥进行讨伐,反被麴义大败,实力受到削弱。袁绍于是便乘此机会与麴义相互联合,有了谋取冀州,把韩馥赶走的心思。

在张亮的军事生涯中,能称得上战果辉煌的,唯有对高句丽的建安之战(645年)。此战中,张亮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竟然反败为胜、大破敌军,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军事奇迹。然而就在建安之战后次年,这位备受太宗信赖的大功臣,便遭人诬陷,稀里糊涂地便成了刀下冤魂。

陕北红军刘憋功,因为敢说话,敢说“不”,不到半年功夫,曾三次在战场上被韩先楚用枪口指点着:“我毙了你”。可韩先楚就喜欢这种人,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他那个团。

而八府巡府呢?

图片 8

图片 9

对那位老排长也一下子亲近起来。逢上那种“方案之争”,他真希望都能站到他一边,哪怕是拍马屁他都高兴,都需要。可当时或者是副职,或者初来乍到,谁“拍”他呀。而一过了那工夫,被他看不顺眼的基本就是两种人,或者窝窝囊囊没本事,或者唯唯诺诺顺竿爬。

这个官职大约相当于侯亮平的官职吧,朝廷派出的巡视组的组长。

2、逢纪夺取冀州的连环计

唐太宗看到密报后,下令严查张亮

战争年代与和平时期,他常说下级给上级说个“不”字,那是不知在脑子里转了多少遍才出口的呀。说得对不对?领导听了高兴不高兴,会不会打击报复?若是说错了又会怎么样?这样的“不”字上哪儿找呀,能不听?

这个官职比较古老,在唐初就有了,巡抚的意思是“巡行天下,抚军安民”,就是代替皇帝去各地巡查,是个临时性的职位。

与此同时,袁绍门客的逢纪也建议袁绍夺取冀州。他对袁绍说:“将军倡导大事,却要依靠别人供应粮草,如果不能占据一个州作为根据地,就不能保全自己。”

原来,在贞观二十年(646年)三月,陕州人常玄德向朝廷上书告变,声称张亮豢养勇武善战的义儿500名,有谋反的嫌疑。常玄德还在密信中绘声绘色地说到,张亮曾对术士公孙常说自己的名字跟图谶应和,有做皇帝的命;又曾经跟术士程公颖说,自己手臂上长有龙鳞,如果举兵造反,是否能够成功?

图片 10

到了明朝巡抚这个官职逐渐固定,成了地方的一级官员,到了清朝这个职位成了地方最高行政长官,从二品,类似于现在的省长,但是权力可能更大一些。

当时,韩馥的兵力虽然受到一定削弱,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袁绍的部下长年出征在外,又饥又乏,如今假如断然与韩馥撕破脸,又无法成功从韩馥手中夺取冀州,那么袁绍接下来就可能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唐太宗此时正是卧病在床、疑神疑鬼之际,见到密信后怒不可遏,立刻派宰相马周等人查验此事。张亮当然不肯承认,连称自己是被人诬陷。其实只要是个正常人就清楚,常玄德密信中的内容荒唐至极,根本就经不起推敲。试想,如果张亮真的想谋反,必然会在极为隐秘的情况下准备,豢养500义儿、明目张胆地向术士透露异心等种种举动,绝不是谋反者应该做的,倒像是主动求死。

这个经常对上级讲“不”的人,认为每个部属都要有勇气讲出他们的见解,这也是他们的权利、责任和义务。跟着这么一个人,会形成一种什么气氛,就不言而喻了。有时见人争论个什么间题,他也会加人进去。

八府巡府这个牛叉的名字只是见于影视剧中,历史上没有,但是在电视剧中这官位的权力好像很大,其实现实中大约就是侯亮平,为了一件案子或者一个事情,获得临时授权,可以调动的资源比较多。

所以,袁绍听了逢纪的话,仍然有些犹豫。

图片 11

有时还会故意站在错误的一方,被大多数人群起而攻之。有时争论不出个结果,他几句话就抽出几条筋来。更多时候是不点头,也不摇头,就那么听着,想着。

但是回到京城这位八府巡府也许只是一个三四品的御史言官之类的小官而已。

逢纪又劝道:“韩馥是一个庸才,您可秘密联络公孙瓒,让他攻打冀州。韩馥必然惊慌恐惧,我们便乘机派遣有口才的使节去为他分析祸福,韩馥迫于眼前的危机,必然肯把冀州出让给您。”

唐太宗竟然不给张亮辩诬的机会,便将其处死

自韩先楚到3纵以后,尹灿贞和郑需凡就跟在他身边,一直到打下海南岛。一个作战科长,一个侦察科长,都是老机关,都是那种胸有全局、精明干练、准确细致、能参善谋的角色,而且都是敢于直言尽意的人。

和九门提督的位高权重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

逢纪这个主意是一套连环计,组合拳:首先是“引虎驱狼”,让公孙瓒攻打韩馥,搞乱局势;接着派说客去游说韩馥让冀州,这是“混水摸鱼”;而袁绍不废一兵一卒得到冀州,这就是“反客为主”了。

所以张亮在大喊冤枉的同时,也请求面圣以自证清白。但不知道李世民是对张亮早有猜忌,还是被烧坏了脑子,竟然不经审讯,便要处死张亮。朝臣慑于皇帝的威严,要么缄口不言,要么随声附和,唯有将作少监李道裕认为张亮谋反证据不足,不应该草草地判处死刑。可盛怒中的李世民怎么肯听从一个小官的意见,所以张亮还是很快被杀,家产随即也被抄没。

但若见他专心致志地思考问题了,想说什么就得察言观色了,一以定下决心、方案,那就什么也不要再说了。而在此之前,你可以畅所欲言。如果你能把他说得不吱声了,那就是你的观点被认可了。

图片 12

只要耍耍嘴皮子,动动手指头,不动一兵一卒就能反客为主,得到冀州,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无本买卖,袁绍当然愿意干,马上写信给公孙瓒。

陕人常德玄告刑部尚书张亮养假子五百人,与术士公孙常语,云“名应图”,又问术士程公颖曰:“吾臂有龙鳞起,欲举大事,可乎?”上命马周等按其事,亮辞不服。上曰:“亮有假子五百人,养此辈何为?正欲反耳!”命百官议其狱,皆言亮反,当诛。独将作少匠李道裕言:“亮反形未具,罪不当死”…己丑,亮与公颖俱斩西市,籍没其家。见《资治通鉴·卷一百九十八·唐纪十四》。

辽沈战役头一仗,2纵5师配属3纵打义县,并担任主攻、看地形,他们发现从西南方向突破,综合条件要更好些,可韩先楚命令5师从西面突破。

===================

公孙瓒率军到冀州,表面上声称去讨伐董卓,而暗地里却密谋袭击韩馥。韩馥毫无防备,仓促间与公孙瓒交战,失败在所难免。

图片 13

图片 14

文:薛白袍

图片 15

李道裕认为张亮谋反案证据不足

虽是头一次配属3纵作战,这位“旋风部队”司令那决心的狠劲、硬劲却足旱已闻名的,更何况又是改变主攻方方向这样大的问题。费了一番脑筋,好歹选出一套“作战方案”。

欢迎点赞,欢迎讨论,谢谢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3、荀谌游说韩馥让冀州

一年多后,刑部侍郎职位空缺,宰相们拟定的人选都不合太宗的心意,稍后皇帝才说:“朕觉得李道裕胜任此职,因为在议论张亮谋反一案时,只有此人认为证据不足。现在想想很有道理,朕因为没有听从,到至今仍感到后悔。”由此可见,张亮谋反案的确疑窦重重,无论怎样看,都像是一个冤案。

先由师政委石瑛把想法提出来,即由参谋长汪洋具体说明两个方向的利弊得失。纵队作战会议本来没有师参谋长参加,是师长、政委特意请示批准的。因为汪洋抗战时给韩先楚当过参谋,比较熟悉,印象颇佳,也就好说话。

责任编辑:

袁绍于是率军返回延津,收买韩馥的亲信辛评、荀谌、郭图等人,让他们去游说韩馥说:“公孙瓒统率燕、代两地的军队乘胜南下,各郡纷纷响应,军锋锐不可当。袁绍又率军向东移动,意图不明,我们都替将军您担心。”

史料来源:《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而且这话让参谋长讲,分量就轻些,采纳与否,回旋余地也大,如此煞费苦心、如果韩先楚仍不改变决心,师长吴国璋就马上站出来表示决心,坚决执行3纵首长的决定。

辛评、荀谌、郭图等人的话,实际上是给韩馥上眼药,迷惑韩馥对局势的判断,以便于把形势搞得更混一点。

责任编辑:

汪洋讲罢,会场静默了一会儿。5师师长、政委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儿,唯恐这位“旋风部队”司令勃然变色,把“旋风”旋到自己头上。韩先楚却道:“这样吧,暂时休会,研究一下。”复会后,韩先楚那脸色依然看不出究竟,开口却是:“同意5师意见,突破口由城西改为城西南角。”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韩馥果然中计,心中恐慌,问他们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

荀谌于是向韩馥提了三个问题:其一、在宽厚仁义,能被天下豪杰所归附,你比得上袁绍吗?其二、处事临危不乱,遇事果断,智勇过人,你比得上袁绍吗?其三、数世祖上广布恩德,惠及天下人,你比得上袁绍吗?

韩馥用脚指头想了想,长叹一声曰:“不如也。”荀谌趁机指出:

第一,袁绍是这一时代的人中豪杰,韩馥在以上三方面都不如他的情况下,却又长期位居袁绍之上,袁绍必然不会甘心屈居于韩馥之下。

第二,冀州是天下物产丰富的重要地区,袁绍要是与公孙瓒合力夺取冀州,韩馥立刻就会陷入危亡的困境。

第三,袁绍与韩馥是旧交,又曾结盟共讨董卓,仁义不在情义在,把冀州让给袁绍总比被公孙瓒夺去强。

荀谌因此对韩馥建议道:“当今之计,若举冀州以让袁氏,彼必厚德将军,瓒亦不能与之争矣。是将军有让贤之名,而身安于泰山也。”

韩馥此人不仅缺乏谋略,而且还性情怯懦,于是就同意了荀谌他们的计策。

图片 16

4、韩馥死心塌地让冀州

韩馥的长史耿武、别驾闵纯、治中李历得到消息,赶紧劝阻韩馥,冀州地区可以集结起百万大军,所存粮食够吃十年。袁绍只是一支势单力孤且缺乏给养的客军,仰仗我们的鼻息,就好像怀抱中的婴儿,不给他奶吃,立刻就会饿死,为什么要把冀州交给他呢!

韩馥说:“我本来就是袁家的老部下,才干也不如袁绍,自知能力不足而让贤,是古人所称赞的行为,你们为什么偏要反对呢?”

除此之外,韩馥的从事赵浮、程涣当时率领一万名弓弩手正驻守在孟泽,他们听说韩馥准备把冀州让给袁绍,也率军火速赶回冀州,劝谏韩馥说:

袁绍军中缺乏粮食,已经人心离散,虽然最近有张杨、於扶罗等归附,但这些人都不会为他效力,不足为虑。我们这几个小从事,愿意率领现有的部队去攻打他,不用十天,袁军必然土崩瓦解。将军您只管打开房门,放心睡觉,既不用忧虑,也不必害怕!

但韩馥还是不采纳他们的劝谏,而是“毅然决然”地离开冀州牧官位,从官府中迁出,暂时居住在中常侍赵忠的旧居里,然后派儿子把冀州牧印绶送给袁绍,让出冀州。

袁绍来到邺城,处死之前曾反对韩馥把冀州让给自己的耿武、闵纯等人,又把许攸、逢纪、荀谌等有功之人提升为自己的主要谋士,任命沮授为奋武将军,田丰为别驾,审配为治中,正式接管冀州,成为冀州牧。

图片 17

5、韩馥末路,躲到厕所里自杀

袁绍成为冀州牧,又假惺惺地以皇帝的名义任命韩馥为奋威将军,但既没有兵,也没有官属。

朱汉原本是韩馥的部下,不受韩馥待见,此时朱汉便想借机讨好袁绍,擅自发兵包围韩馥的住宅,并拔刀破门而入。韩馥躲到楼上,逃过一劫,他的长子却被捉到,两只脚都被朱汉打断。

袁绍知道后,立即逮捕朱汉,将他处死,但韩馥仍然忧虑惊恐,请求袁绍让他离去。

袁绍同意,韩馥于是就去投奔陈留郡太守张邈。

后来,袁绍派使者去见张邈,商议机密,使者在张邈耳边悄声细语。韩馥当时在座,以为他们是在算计自己。他犹豫片刻,起身走进厕所,用刮削简牍的刻字刀自杀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