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是何等关系?锅岛直茂的家庭成员还有何人

因为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之间深厚的兄弟情份,直茂在隆信的有生之年对龙造寺家可谓竭尽忠诚。

“身为武士就是寻求死的真谛!”就是说,如果要在生和死必取其一的话,身为一名真正的武士将丝毫不会有所犹豫,勇敢地面对死亡,积极地以以求一死的态度去拼杀。对武士来说,对生命的执著追求是最耻辱的事情,也是怯弱的表现。这就是武士道的典籍《叶隐》所包含的哲学思想。

锅岛直茂(なべしま
なおしげ;1538年4月12日-1618年7月24日),幼名彦法师,天文七年,生于九州本庄馆,是九州大名龙造寺家勇将锅岛清房之子,而其母亲更是龙造寺家兼之嫡男之女,因此直茂与龙造寺家为亲戚身份。

奇正战术

忠诚

今天,《叶隐》这部彰显武士道的著作的名声早已传出了主人公锅岛直茂的故乡肥前。江户时代肥前佐贺藩(佐贺古名佐嘉)的缔造者锅岛飞騨守直茂乃锅岛骏河守清房之子。锅岛直茂于天文七年(1538)三月十三日降生在佐贺的本庄馆(今佐贺市本庄町)。直茂在他的一生当中几经沉浮,从一介陪臣最终成为领地达三十五万七千石的雄藩之主,这段经历实在值得我们来探询一番。

天文十年,由於龙造寺家兼为了戚西千叶家,於是将孙女之儿(直茂)送给西千叶家千叶胤连为养子,从此直茂一直居住在千叶家,直到天文二十年,胤连之嫡子胤信出世,胤连也隐居於佐贺郡本庄西川内之梅林庵,而与此同时也让直茂回去锅岛家,而在直茂回到锅岛家不久后,便出仕年刚六岁的隆信,当时直茂十四岁。

立花道雪是著名的战国名将,除了熟读各种兵书外,于战术面引用了孙子兵法的奇正道理。

《叶隐》中记载的一则小事反映了直茂对隆信的忠诚,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名义兄弟

天文二十三年,这一年是直茂一生比较重要一年,就是他行元服之礼,在元服后直茂由彦法师更名为-锅岛左卫门大夫信生.而同年三月直茂以部将身份跟随主公隆信参加了人生第一场战役。

昔日道雪对家中大将由布惟信、小野镇幸说了:
行军作战之道,必以兵法为先。无论如何武勇的军队,在战场上也不能缺少正奇之变。因此,我也需要有能够担当正、奇两军的大将作为辅弼。《孙子》有言,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奇正相生,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如今,雪下可为正军之将,和泉可为奇军之将,荐野增时、米多比镇久皆勇毅之士,可以为副将,我军当无敌于九州矣!

有一天,隆信为了庆贺新的军功,与家臣们饮宴直至深夜。席间他看到庭园角落里有个人影,隆信认定那不是一个侍女,就走出去看个究竟。隆信质问道:“来者何人?!”那人答道:“是我左卫门大夫。”隆信又问道:“汝何故在此?”直茂答道:“方今世上多敌,恐主公为人所乘,则家业不保,故而在此”。直茂这一席话使隆信非常感动,“喝杯酒暖暖身子吧。”,说罢,亲手斟了杯酒递过去。不料,在这个极端的寒夜之中,直茂的双手已经被冻得放不开所持的长枪了。这件事后来在佐贺民间传为美谈,直茂也得了个“忠诚”的美名。

战国时代佐贺地方的大名是在九州唯一可与大友氏和岛津氏抗衡的豪族龙造寺氏。龙造寺隆信担任家督的那些年是龙造寺氏的极盛时代。锅岛直茂九岁那年,他的父亲清房已经是龙造寺家中举足轻重的重臣了。直茂的母亲是龙造寺家纯的女儿,龙造寺周家的妹妹,法号“花溪”,也就是说,她是龙造寺隆信的叔母。龙造寺隆信和锅岛直茂实际上是堂兄弟的关系。尽管隆信和直茂有着血缘上的联系,但是作为龙造寺家臣的直茂必须为主君隆信尽忠尽职。他在一次次合战中为了隆信的江山赴汤蹈火,出生入死。

图片 1

其战术思想即是以正军对抗、引诱敌军使之混乱,然后以奇军作侧面攻击让其溃散,然后视情况和本队换队包夹并纵横于敌阵中以扩展战果,并且可以配合各项兵种使用,是一种灵活度甚大的战术,充分展现孙子兵法中“难之如阴、动如雷震”的作战思想。

永禄十二年(1569),当时九州势力最大的丰后大友宗麟出兵讨伐不肯臣服于他的龙造寺隆信。大友的大军将佐贺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当时,城兵和大友军相比十分的悬殊,直茂认为以那么少的兵力据守孤城,最后只好坐以待毙。于是,他挥兵出城发起了孤注一掷的反击。大友军的主将是素以勇猛善战著称的户次鉴连(立花道雪)。鉴连对锅岛军大胆勇猛的行动非常的赞叹,他见已经很难取胜,遂于直茂议和、撤军回国。然而,这只不过是大战之前的序曲。

直茂幼名彦法师丸,后来又改称孙四郎,成年之后先后称左卫门大夫信安、飞驒守信昌,中年改为信生,最后才称直茂。锅岛直茂小时候曾经当过小城的领主千叶氏的养子,他在养父有了亲生儿子之后,又回到了本家。直茂年轻的时候就以智勇双全、仁爱守礼而备受称赞,是龙造寺家最有声望的青年将领。

弘治二年,即在直茂初阵后一年,主公隆信母亲庆誾院再嫁,而再嫁之人正是直茂之父清房,当时庆誾院年四十八,由於其夫於天文十四年早死,因此一直是寡妇。在庆誾院再嫁清房后,从此直茂与隆信义兄弟之称呼,而直茂对龙造寺家忠心耿耿.可在冲田畷之合战后,直茂努力维持龙造寺家,不至龙造寺家在冲田畷之合战后灭亡。

除了立花自军实行如此的战术外,立花道雪也在筑前平乱和筑后远征期间和同是大友家重臣的高桥绍运一同实行多次,两人死后留下的子嗣立花宗茂和高桥统增也时常应用于肥后一揆动乱和朝鲜战役中,并且广为立花家中勇毅出众的武将使用。

图片 2

图片 3

在确认庆誾院再嫁非一件坏事也可从龙造寺家另一场战役看出,当时是元龟元年,是庆誾院再嫁后十五年,在这十五年间,龙造寺势力直速膨胀整个肥前,对於龙造寺家势力渐大,北九州另一雄大友宗麟决定讨灭龙造寺,连合肥前反龙造寺军和其合共六万大军肥前出阵,而对於面对灭危机的龙造寺军本部只有五千兵力……

图片 4

亲贞

决断

八月中旬,大友六万军势包围佐嘉城.宗麟高良山阵营设,令弟大友亲贞再率三千援兵前往佐嘉城,於八月十七日佐嘉城之西北今山设营为本阵,预定二十日发动总攻势。而在得知总攻击定为二十日龙造寺在城内招开最后军议。而与此同时,直茂派出忍者也回报大友军今山本阵却正在为明日胜日大肆庆祝。当直茂得到消息时就认为这是此战胜利关键,於是在会议上便提出夜袭之术,在毫无办法下,众将都认为只有夜袭可行,在主公隆信同意下,决定了夜袭之术,加上隆信之母也在出战前也出来激励军士,随后直茂隆信主从七骑先行,后增至八百.八月二十日六时,大军向以沉醉胜利之梦的今山本阵大友军发动攻击,不意之奇袭大友军一片混乱。直茂手下中山扫部介更大声自称是神代军(大友北方军势)造成混乱。最终大将大友亲贞首级被龙造寺隆信部将成松长信取的.在主阵败后,大友军全阵败退,此战后,直茂武勇在家中得到认可。

三倍速铁炮集体射击

曾几何时,大内、少贰、大友并列北九州的三雄,其后大内氏和少贰氏分别为自己的家臣陶晴贤和龙造寺隆信所取代。随着龙造寺隆信势力的扩张,他于九州最强大的大名大友宗麟之间不可避免的紧张了起来。在毛利元就九州侵攻的那段时间里,大友家和龙造寺家因为共同的威胁而携手抗敌。元龟元年(1570),在毛利元就撤出九州后,大友宗麟认为讨灭隆信的时机已到,他派遣三万大军向肥前压了过去。八月,大友的大军再次围困了佐贺城。锅岛直茂在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后,在战前的军议上后提了一个乾坤一掷的夜袭计划。直茂认为龙造寺和大友两家的力量对比十分悬殊,两军正面交锋的结果,必将是龙造寺氏的彻底失败。对于龙造寺家而言,惟有乘敌不备、发动奇袭才有制胜的可能。然而,面对这样一个近似赌博的冒险计划,龙造寺隆信下不了决心。最终,庆阎尼为隆信作出了决断——进攻!

直茂的主君龙造寺隆重信的少年时代是在佛门的清修中度过的。在诵经礼佛的同时少年隆信也没有荒废武功的磨练,他那与生俱来的非凡胆量让周围的人十分惊叹。

在大友军败退后,龙造寺势力急速膨胀,在消灭肥前反自家势力后,开始对大友家出兵,在天正六年,大友军耳川合战败给岛津家后,势力渐退,隆信也藉此机会,扩大自家势力自五州二岛,成为九州三雄之一。

立花军的铁炮在织田信长于长筱之战中实行铁炮集团射击前15年,立花道雪就已经大量引进铁炮并训练实行铁炮集体射击战术。

八月二十日的黎明时分,隆信和直茂率领全军突击今山的大友军本阵(佐贺郡大和町),骄横无备的大友军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大友主将大友亲贞被龙造寺四天王之一的成松信胜阵斩。龙造寺军大获全胜。龙造寺的家业在隆信、直茂两兄弟的努力下日益壮大使庆阎非常欣慰。为了奖赏直茂的忠诚,她命隆信将龙造寺家的半数领地赐予直茂。今山合战之后,锅岛直茂成了龙造寺家内地位仅次于家督隆信的第二号人物。

龙造寺的家业是在隆信的曾祖山城守家兼(刚忠入道)的时代奠定的。享禄三年(1530),龙造寺家兼在田手畷大败入侵肥前的大内军。他凭借此战的功绩在主家少贰氏那里确立了重臣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锅岛清久和锅岛清房父子在此战中居功至伟。从此以后,锅岛父子便成为家兼最为依仗的重臣。为了笼络他们,龙造寺家兼将自己的孙女花溪嫁给了锅岛清房。

图片 5

道雪曾经针对铁炮射击前的繁杂动作做了研究,因为一般的铁炮在发射前必须经过数十个准备动作。
结果道雪发明了将弹药和弹丸混和好一次射击的剂量再放入特制的竹筒中的“早込”之法,并备份许多个混合好的竹筒再以草绳连结成一串挂在肩上,使用时因为一同倒入了一发份的火药和弹丸,省略了射击步骤而大幅提升射击速度。

天正六年(1578),自诩为九州第一的大友宗麟在日向(宫崎县)耳川被岛津大军打得落花流水。以大友家的失败为契机,龙造寺家开始在北九州崛起。几年之内,龙造寺家的版图向着筑前、筑后和肥后的北部迅速扩展。直茂作为隆信的手足活跃在各个战场上,他的智谋在许多次合战当中起到了决定作用。龙造寺隆信被那些降服他的九州武将称为“五国二岛之太守”,他的威名达到了顶点。

天文三年(1534)大内义隆派遣陶兴房(晴贤之父)入侵肥前,大军驻扎在神埼郡的三津。龙造寺家兼与其子家门在一个台风和洪水肆虐的夜晚发起夜袭,打垮了拥有优势兵力的陶兴房。大内义隆得知陶兴房三津大败的消息后决定亲自出马。同年十月,三万大内军气势汹汹的涌入了大宰府,围攻少贰冬尚所在的势福寺城。因为大内一方的兵力占了绝对优势,少贰一方不得不考虑与义隆媾和。在龙造寺家兼的努力下,双方达成了和议。然而仅过了一年,大内义隆就命令陶兴房再次出兵吞并了少贰氏所领的三根、神崎、佐贺三郡,少贰资元在绝望中自杀身亡。少贰资元的嫡子少贰冬尚在大友义鉴的援助下才勉强保全了自己。

天正十二年,肥前有马氏叛离龙造寺,主要原因是得到南九州岛津家支持,得到消息后隆信虽知有马迟早会叛离,但也感到十分愤怒,决定再次出兵有马。但是南九州岛津家也派三千兵肥前支援有马家,在得知岛津家也出兵,直茂立即向隆信进言,内容指出岛津家善战,希望自己可以代隆信出阵,待摸清岛津家低细后,方迟出阵也不迟,但是当时隆信笑拒绝直茂进言。而在隆信与岛津家久双方在天正十二年三月二十四日於岛原半岛之冲田畷会战,惜,龙造寺家败给岛津家之钓野伏,主将隆信阵亡。

最有实际被记载其使用情况的便是其养子立花宗茂在关原时期攻略大津城时,证明了比他家铁炮快了约三倍的射击速度,受到当时的瞩目。

图片 6

继任少贰藤原冬尚是一个无能的人,如果没有龙造寺家兼的辅佐,他根本无法维持自己的统治,然而冬尚却对这根家中栋梁恨之入骨,因为他把父亲资元的败亡归咎于家兼。在少贰家内部,重臣马场肥前守赖周不甘心自己的地位被家兼所取代,处心积虑的想要把他铲除。

在得知隆信阵亡消息后,直茂立即将败兵收回佐嘉城,而岛津军岛津家久持隆信首级率兵前往佐嘉城,将隆信首级送回佐嘉城,同时劝直茂开城投降,但直茂却大胆拒绝,说龙造寺家乃名门,岂有投降之理?

并且这些铁炮也被应用于奇正战术中,视敌我军的明确情况而决定先后用于正军和奇军,主要是作为奇军奇袭前的混乱攻势。

然而,随着本家势力的蒸蒸日上,龙造寺隆信却愈发的骄奢淫逸。他将居馆从佐贺迁至须古之后(杵岛郡白石町),整日沉溺于酒色之中。隆信的性情越来越残暴,他先是族灭有恩于父、祖的柳河蒲池氏,后来他无端磔杀死了肥后赤星氏送来的人质。龙造寺隆的暴行使他大失人心,原本已经臣服他的领主纷纷叛离,新参的武将也多离心离德。

天文十四年(1545)一月,马场赖周和神代胜利在筑前河上社袭杀了家兼之子家纯、家门,同时遇害的还有家纯之子纯家。家纯之子周家、赖纯和家门之子家泰则在前往势福寺城的少贰冬尚处避难的路上被冬尚派遣的伏兵杀害于神埼郡尾崎村的祗园原。诛灭了龙造寺一族后,少贰冬尚遂将原龙造寺领全数没收。

同时直茂也重整龙造寺家,以隆信之嫡子政家为主,自己也留在佐嘉城辅助政家。而当岛津得知直茂之言后,也率兵回去。但是平庸的政家不听直茂数次进言,决定臣服岛津麾下。而直茂对於政家不听进言且又决定投入岛津之下,惟有秘密派遣使者前往关白丰臣秀吉,指龙造寺不是想加入岛津家,只是被岛津家强大压力之下,迫於无奈而加入,希望殿下(秀吉)早些平定九州,龙造寺家愿当先锋。

影流长刀斩入部队

悲剧

图片 7

而政家在直茂以死之进言,最后决定脱离岛津家。而秀吉之九州军也向肥前北部入。而秀吉本人也到中国赤间关,直茂也亲自到赤间关会见秀吉,在秀吉一番称赞后,便回去。

战国当时于战场流行的是一般2尺到3尺的武士刀,并且用于近距离白兵战使用,然而立花道雪却特立独行,偏爱使用3尺到5尺的长刀,并将剑术达人的家臣山本正胜开祖的长刀流派“影流”(现称景流长剑拔刀术、景流居合术,日文景与影同音)运用于战阵中,是为立花家不外传的剑术,现今于柳川市设有旧柳川藩景流保存会。

锅岛直茂对隆信的恶行深感忧虑,他苦苦劝谏隆信改弦更张,但都无济于事。后来,龙造寺隆信因为厌烦直茂的犯颜直谏便以肥后有事为由外派到柳河去了。

天文十四年三月,在锅岛清久的努力下,家兼得到了佐贺郡与贺、川副的乡士的援助。一个月后,家兼在祗园城击灭了自己的仇敌马场赖周。天文十五年,九十三岁高龄的龙造寺家兼去世,他在遗言中嘱咐道:“让元月僧(隆信)还俗,他是唯一能使本家再兴的人”。

图片 8

一般人皆认为长刀在战场上相当不方便,因为在短兵相接的战称常态中,长刀挥斩的不好可能反而被反击丧命,然而道雪的战争模式是先正攻,后奇袭,作为正攻的长枪部队或是上述的三倍数集体铁炮射击部队攻击过后,奇袭的部队再趁敌军大乱之时以这使用长刀为前提的影流“斩入”部队从旁追击,因为敌军先前已被正攻而混乱无心恋战,此时奇袭追击的长刀部队便能无视接近战的忧虑发挥威力,以长刀的长度和威力追讨敌兵,使其溃散败逃。上述铁炮射击和此长刀部队的配合攻势,是为“强袭战法”。

天正九年(1581),北进的岛津氏彻底降服了肥后相良氏,岛津的势力扩展到了北九州。此时,肥前岛原领主有马晴信背离了龙造寺氏,转而投靠岛津氏。得知此事的隆信立即命嫡子政家领兵征讨。孰料政家因为妻子是有马家的人,非但不愿意出征,还劝说自己的父亲打消出征的念头。隆信大怒,亲自提兵三万浩浩荡荡的向岛原开去。

就这样,元月和尚在还俗之后成为龙造寺氏的家督。多年以后,正是这个还俗的僧人使龙造寺氏的势力得到了空前绝后的扩张。他就是被后人称为“肥后之熊”和“五州太守”的龙造寺山城守隆信。生于战国乱世的龙造寺隆信以刚毅果敢和杀伐决断扩大了龙造寺氏的声威。然而作为一方之领主,光有军事的才能是远远不够的。隆信身上的杀伐气过于浓重,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他是一个残暴的人。这一点对于象他这样志在称雄列国的名君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致命的弱点。隆信的母亲庆阎清楚的看到了儿子上上的欠缺,为了弥补这一点就必须有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来辅佐他。此时,年轻的锅岛直茂(当时还叫信昌)进入了庆阎的视野。

天正十五年,岛津家降,秀吉九州平定后,在筑前会见直茂。指龙造寺政家当初一意投向岛津,不过直茂一力劝阻,现免除政家一切功勋,将肥前佐贺郡三十六万石土地交给他,以佐嘉城为居城。从此锅岛脱离龙造寺家,成为一方之大名。

图片 9

身在柳河的锅岛直茂听说隆信出征的消息后,立刻飞马赶到军前。直茂先是劝说隆信访不要冒然出兵,他在被隆信拒绝之后又希望能委派自己为总大将代替隆信出征,再一次遭到隆信的拒绝。无奈之下,直茂只好随着隆信一起前往岛原。龙造寺的大军在岛原登陆后直扑有马晴信的居城——日野江城。有马晴信的兵力约有三千人,而龙造寺军则超过了三万,为此,有马晴信不得不向岛津氏求援。

充耳不闻

而其后直茂表现也十分出色。文禄元年,文禄之役时,直茂肥前一万二千军与加藤清正一路出阵朝鲜国(韩)表现出色,得到清正称赞,而且在战中与原是龙造寺家将士重新建立主从关系。而至庆长之役时,直茂与其子胜茂出海救援时,表现也十分活跃。

立花道雪虽然下半身残疾但本身也常于战场上坐于轿上挥动约6尺的名刀“雷切”反覆进出敌阵追杀敌人,而长于剑术的立花宗茂和家中大将如小野镇幸也同样时常施展此剑术,并且统率这长刀斩入队应用于肥后一揆和朝鲜战役中。

岛津家内部在接到了有马晴信的求援信产生了争论,多数家臣以萨摩将士不识肥前地理为由,反对出兵。然而,家督岛津义久的一番话感动了犹豫不决的家臣们:“古来,武士以义为先,我等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义气久以四弟家久为总大将,以岛津忠长、新纳忠元、伊集院忠栋、川上忠坚等宿将辅佐,率领三千精兵驰援日野江城。

在丈夫信周死后的十余年间,庆阎被家臣尊为“尼御前”,她默默从背后支持着隆信,帮助比较粗线条的隆信笼络家臣团。不夸张的说一句,庆阎是龙造寺家的主心骨。

在庆长十二年,直茂将位让与龙造寺政家之子高房,而向将军请示,但未得同意。高房也从此先暴自弃。将妻子杀死(直茂之女)后,便自杀,而其父政家也在翌年死,龙造寺一门亡。德川幕府直茂佐贺藩三十六万石大名正式认可。而锅岛胜茂也成为佐贺藩第一代藩主,直至明治维新后而结束。

投枪乘入战法

图片 10

弘治二年(1556),锅岛清房的夫人花溪去世,这时的信昌(直茂)已经是一个十九岁的青年武将了。不久以后,四十八岁的庆阎突然宣布将自己下嫁四十四岁的锅岛清房,周围的人对这桩出人意料的婚姻无不愕然失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这是立花家武士个人武勇方面的战法,分为“贯串投出”以及“复数投出”。家臣如十时惟定、十时连贞、十时连久、天野贞成皆曾以投枪击杀敌兵,随后再持刀乘入敌阵追击。

三月二十四日,在岛原郊外的冲田畷,龙造寺的大军和岛津、有马的联军会战。骄傲自大的隆信被赤星一族的五十骑诱入了家久预设的伏击圈中,密集的铁炮火力顿时从四面八方袭来。被打懵了的龙造寺将士们自相践踏,死伤无数,号称“肥前之熊”的隆信也在乱军之中被萨摩猛将川上忠坚斩杀。隆信一死,剩下的二万多将士的生命就全寄托在了直茂身上。他命勇猛过人的四天王担任殿军且战且退,终于利用岛津军兵力不足的弱点突出了包围,然而龙造寺四天王:江里口信常、百武贤兼、成松信胜和円城寺信胤全部战死。

图片 11

惟定曾与永禄10年(1567年)8月14日攻略秋月家时,以四尺五寸的大剃刀贯串敌兵,然后再以虚空投的方式将其丢离三丈之远,当地因此被称为人投原。
而连贞也曾在一场对抗秋月家的合战中,施展以长枪串刺敌人,之后再往后荡至前方甩出的投枪术,随后手持长刀奋迅杀敌。连久则和天野贞成于朝鲜碧蹄馆之战相争为一番枪,身边都带着数把长枪,各自先以投枪战法击落数骑明兵,在骑马持刀乘入敌阵斩敌。

锅岛直茂的努力虽然保全了龙造寺氏的实力,但龙造寺家的声威毕竟是大不如前了。肥前的国人一个接着一个倒向了大友和岛津,最后连龙造寺氏也不得不成为萨摩的附庸。面临如此的危局,隆信那平庸的嫡子政家无力应付,在得到了庆訚尼的首肯之后,龙造寺家的权力便全都掌掌握在了老臣锅岛直茂的手中(当时叫信生)。

首先我们可以肯定,庆阎的这个决定主要不是出于感情的需要,而是为儿子龙造寺隆信的大业考虑。锅岛父子是龙造寺家的顶梁柱,隆信要建立自己的霸业必须得到他们的支持。庆阎和清房的结合使隆信和直茂成了血脉相连的亲兄弟(虽然是名义上的)。这样一种亲密联系的确立,将保证隆信克服一切艰难险阻去达成自己的目标。为了龙造寺家将来的昌盛,庆阎作出了自己的决断。

基本上是作为立花武士个人争功的战法,能展现武勇振奋将兵士气。

图片 12

在身份制度严格的战国时代(尽管不如江户时代严格),以主君寡妻之尊去给家臣续弦,这样的怪事恐怕绝无仅有。在私下里,龙造寺家的上上下下对此事颇多垢病。但是,庆阎对于一切冷嘲热讽一概不理,因为在她心里没有比龙造寺的家业更重要的事。事实上,从文献中我们可以知晓,清房对于这位尊贵的新夫人是充满着真挚的爱慕之情的,庆阎对清房也是相当满意的。

嘘旗欺敌之计

总结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即是在战场以适当时机揭立假旗使敌军误以为有援军或者伏军因而退却或绕路的计谋,这在中国古代战争是很常见的手法,日本战国却鲜少武将使用,当中立花道雪、宗茂、高桥绍运则是灵活运用此计的好手。

然而说直茂是忠臣还为时尚早,首先他在冲田畷抛弃的了主君隆信的遗骸逃回了肥前,为何在岛津归还隆信首级时却不要,忠臣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其次是在冲田畷战后,直茂实际掌控肥前并皆空了龙造寺政家,这显然也不是忠臣该做的;再次也就要提到龙造寺四天王了,他们殿后且全部战死难道不是直茂有意为之,在军事任务中,殿军危险度是最高的(甚至高于谍报部队),因为这是拿着气势极度衰弱的败兵去打气势如虹的胜军,还得保证大部队安全的艰巨任务,让龙造寺的最精英的四天王去当殿军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是不是为了让以后夺权扫平障碍;最后还得说丰臣秀吉九州征伐战他愿意作为先锋,但他代表的却不是龙造寺而是他自己。

图片 13

但是他的肥前统治比起隆信的暴政还是相当的人心的,从龙造寺政家和锅岛直茂交接权利没发生流血叛乱就可以知道,毕竟战国时代因权利交接引发的暴乱还是很多的。

道雪于攻略秋月家之际,因大友阵中传来毛利军即将攻来的传言,使的大友军移往筑后川布阵,秋月种实见机率一万二千兵分四队追击布阵于休松的道雪,道雪以斥侯得知后率三千侵攻吉光一地并于吉光~休茄子一带事先揭立嘘旗,随后大声击鼓奋战击退秋月势先锋八千骑,而种实见到道雪所摆之嘘旗误认为大友军之臼杵、吉弘两军乘机进攻居城而放弃追击返回。立花宗茂则于岩户之战为援助被包围的道雪,先率三百兵以铁炮奇袭后另以二百兵立出军旗威吓,令敌军以为大部援军到来而解除对道雪的包围。高桥绍运则于柴田川之战先和道雪引诱夹击秋月、问住所联合军令其大败,并事先于二日市~针磨的秋月军退路上布满了军旗马印,令秋月种实惊见误以为大友援军来袭,绕了一大圈路才回到居城。

总的来说直茂是个能臣,也是个不错的领主,但说他是忠臣,还是有争议的,但也不足为怪,不必过分的渲染他的夺权或者忠心,毕竟锅岛直茂也是人。

以上嘘旗之应用为“示强之法”即是以多数的军旗马印加上打击太鼓的声势令敌军为之警戒甚至胆怯退却。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立花宗茂于朝鲜碧蹄馆之战时,甚至反过来以“示弱之法”令分队摆出少数军旗引诱明军来攻,然后从侧面奇袭,更于救援加藤清正往蔚山路上的元濆之战,于夜晚设假阵营吸引明军来攻促成伏击。

图片 14

冲的石太鼓军乐队

立花家从当主为道雪开始,每一岀战便有军太鼓助长士气,道雪则自身在轿上拿着三尺赤木棒敲击,呐喊著”エイトウ、エイトウ”振奋精神,家臣们其称为“音头”,跟着呐喊,充分展现孙子兵法“动如雷震”的气势。

此军太鼓一开始是先让武士们用立花家的家传酒杯“五重之杯”轮流喝酒或是粥,然后开始分五段打鼓,第一段是出征,接下来是出阵,第三段是进击,接着是合流,最后便是凯旋。

现今则在九州柳川当地成为祭祀活动,每二年一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