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时代》周刊:美元为什么坚挺?

  无论我们应怎样解读这次对叙利亚的袭击,它看起来很像是布什的“回马枪”,在电影终了时提醒人们这部血腥的长篇故事讲的是什么。一次小规模行动,导致8人死亡,但仍然基本体现了8年来统治全球的布什精神。这是单边行动,践踏国家主权,把武力作为首先而不是最后的选择。作为布什时代的纪念品,它大概是难以逾越的。

日本经济的问题在于,在无法左右外部环境的情况下,如何扩大国内消费改变经济增长方式显得尤为重要。有分析人士指出,日本经济何时恢复增长,关键取决于美国经济何时恢复,言外之意就是日本经济增长还是要靠外需拉动。目前,股市下跌和日元升值对日本经济带来的冲击以及如何应对,已引起日本政府和央行的高度重视。

  第三类国家有贸易盈余和充足的储备头寸,但对金融部门监管不力。其中的典型代表是俄罗斯。阿根廷及另外几个拉美国家也可以归入此类。俄罗斯有5600亿美元外汇储备,足以为私营企业的外债提供资金。但这场金融危机暴露了它的致命弱点:通过恶性通货膨胀、蓄意侵占和拖欠支付等手段,俄罗斯政府反复剥削储户。如果政府接管银行,可能会令国际债权人满意,但会造成国内储户的恐慌。

美《时代》周刊:美元为什么坚挺?

  1992年12月,老布什本人对接替者的帮助却没那么大,让克林顿背上在索马里部署美国军队这个负担,其不光彩的结局给克林顿带来很大麻烦。

在股市不断下挫的同时,日元对美元和欧元的汇率双双飙升。27日,东京外汇市场日元对美元和欧元的汇率分别上升到93日元兑换1美元和117日元兑换1欧元的高位。

  政府救援银行会引发金融恐慌的不幸国家共分为三类。

不仅如此,尽管货币市场是套复杂的系统,但中国、日本等国已向美国贷款数万亿,它们似乎不太可能在近期停止购买美国国债。除美元外,它们可用来维持经济正常运行的货币工具寥寥无几。

  英国《卫报》29日发表评论,题目是“打起精神迎接坏消息:布什很快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文章摘要如下。

国民金融资产大幅缩水必将抑制消费。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份日本国民消费意愿指数同比下降1.9个百分点,已连续6个月低于上年同期水平。

  第二类国家是有有着庞大银行系统的小国,其中最显着的一例就是冰岛。冰岛经济规模微不足道,却有着巨额经常项目赤字。与瑞士联邦政府不同,作为国际借贷者的冰岛政府自身不具备任何信用。如果列支敦士登、安道尔和塞浦路斯也过度扩张当地银行业,就可能面临类似问题。

然而,真正推动美元的是中国,以下几个理由可以充分证明中国有助于美元的稳定: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之一;中国持有约5190亿美元的美国短期国库券(仅次于日本的5930亿美元),且中国不希望看到这些投资由于美元贬值而缩水。除此之外,中国也越来越担心,美欧的经济不景气会遏制本国出口的增长,从而使本国经济遭受重创。为保持出口产品价格的竞争力,中国改变了3年前开始实施的人民币对美元逐渐升值的政策。2008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增长了6.4%,但7月以来一直保持平稳。

  倒退20年,里根政府的最后日子。1989年1月,里根正式承认巴解组织是巴勒斯坦人民的代表。这是里根给继任者老布什的告别礼物:老总统承担了抨击,新总统就可以轻松了。

据有关机构测算,如果日经股指跌至7000点、美元与日元比价跌至1比95,日本个人消费将下降0.1%,设备投资将下降0.26%,出口将下降0.76%,企业收益将下降0.96%,日本2008财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为负0.21%。因此,日本经济当前所面临的严峻局面从中可见一斑。

英《泰晤士报》:三种国家将成金融危机牺牲品

为遏止金融危机而付出的成本继续飙升。美联储已向金融系统注资8000多亿美元;财政部除了出资2000亿美元支撑“房利美”和“房地美”之外,还实施了7000亿美元的金融救援计划;拯救美国国际集团可能耗资1200亿美元以上。目前已十分庞大的预算赤字预计明年将高达1万亿美元,经济衰退也不可避免,你有理由认为,美元也会一蹶不振。

  但坏时机常常是中东的祸根,这一次也不例外。齐皮.利夫尼没能组建联合政府,以色列正进入自身的过渡期。很难相信一个过渡的临时政府能达成和平协议。

从2002年开始恢复增长的日本经济主要靠的是出口拉动。研究机构测算,出口对日本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超过6成,而占国民经济总量一半还多的国内消费一直低迷。换言之,如果出口持续减少,日本经济必将受到较大影响。因此,日本股市暴跌和日元飙升导致的恶性循环,将使日本靠外需拉动的经济增长方式面临重大考验。

  第一类是有巨额贸易赤字或大规模外债的国家。由于这类国家完全依赖外资流动,因此政府对银行的救助不太可能奏效。这类国家除匈牙利之外,还有保加利亚、罗马尼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乌克兰等国家。

另一个不太明显的因素是,全球对冲基金和其他非银行金融实体对美元的支撑作用。这一影子银行系统贷款数万亿美元用于投资。然而,金融危机引发大规模提前还贷,由于这些贷款必须用美元进行偿付,对美元的需求随之增长,由此带动美元升值。受此影响的并非仅有对冲基金。持有1
2万亿美元资产和债务的外国银行也陷入了“去杠杆化”的循环。

  这给布什其他选择。他可能模仿里根,决定与哈马斯对话。可能性更大的是作出政策转变,给未来的和解作铺垫:比如,他可能宣布对1967年边境作出的任何改变都必须是平等的,巴勒斯坦人每向以色列让出一寸西岸的土地都必须得到补偿。他也可能把目光投向更远的地方,作出和他自己及周日的突袭相矛盾的举动,向叙利亚伸出手去。他也可能加强与伊朗的试验性对话。有象征意义的表示可能是在德黑兰开设美国签证处。

日元升值直接拖累出口企业,出口企业业绩预期大幅恶化,这不仅会使企业缩减设备投资、紧缩用工,还会进一步重挫投资者对日本企业业绩的信心。据日本经济新闻社统计,截至10月24日,在日本的1840家上市企业中,已有375家企业下调了2008财年的业绩预期,这表明每5家企业中就有1家业绩出现下滑,其中不乏日本知名大公司。据研究机构预测,日元对美元汇价每升值1日元,丰田公司的利润就会减少近400亿日元;日元对欧元汇价每升值1日元,其利润就会减少60亿日元。

 
文章认为,过去一周,一系列强劲的余震对匈牙利、乌克兰、俄罗斯、阿根廷及其他位于全球金融体系边缘的很多国家都造成冲击。匈牙利已被迫将利率提高了3个百分点。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冰岛被迫寻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资金援助。阿根廷政府将私人养老基金国有化的方案引发了恐慌。甚至连拥有世界第三大外汇储备的俄罗斯也突然发现自己面临严重的金融危机。

美国《时代》周刊10月27日(提前出版)一期发表文章,题目是“美元为什么坚挺”,摘要如下。

  当然,布什可能考虑留一件与他执政8年更相符的告别礼物。他和切尼可能决定,管他呢,是否攻打伊朗,让新上来的“家伙”去清理混乱吧。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不是完全没有。因为,在朦胧地带,一切皆有可能。

此外,股价缩水会对未在股市投资的国民生活产生影响。据日本知名研究机构大和总研推算,日本300家主要养老金基金运用机构2008财年的运营收益损失将高达5.7万亿日元,这将影响企业提高个人养老金的支付水准。另外,银行和企业因其股票产生损失,会在雇用和提高工资方面变得更加谨慎。

英国《泰晤士报》近日发表题为《新一批金融牺牲品将倒下》的文章,认为三种国家将成为目前这场金融危机的牺牲品。

然而,尽管近几个月的事态发展令人震惊,美元却出人意料地日益坚挺。美元对欧元比价自7月初降至低谷以来,已经回升了16%,美元对澳元、韩元及其他货币的比价也大幅攀升。对此有种简单的解释:这不是因为人们希望持有美元,而是他们更不愿意持有其他货币。近期美元对欧元的走强并无奥秘可言。2006年7月1日至2008年7月1日之间,由于欧洲大陆的经济状况优于美国,美元对欧元比价降低了19%。随着欧洲开始应对自身的银行危机和市场不景气的问题,比价也随之改变,因此美元在遭到大规模抛售后又开始反弹。

  8年前,轮到克林顿了。他拼命工作到执政最后一刻,想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达成协议。当时这个目标似乎近在咫尺。

股市暴跌和日元飙升对日本经济影响何在

这都有助于解释美元近期的走强。然而,随着美联储再次降息、美国铸币局加紧印钞来支持救援计划,美元不会迅速贬值吗?也许不会。随着财政部7000亿美元救援计划的实施,银行应该可以调整资产负债表,并重新以能吸引国内外投资者的利率发放贷款。尽管美国的经济衰退似乎不可避免,金融系统的稳定应该可以保证经济在明年开始复苏。这对美元来说也是利好消息。

  但这可能不是最后表演。因为我们还没有进入真正的朦胧地带。那只有在投票下周二结束时才会到来。过渡期开始后,各种意外都可能发生。

27日,日本东京股市日经股指下挫到7162.9点,为26年来的最低收盘点位。28日早盘该股指继续下跌并一度跌破7000点。股价缩水的直接受损者是投资者。据测算,在过去一年间,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市价总额缩水近一半,日本国民人均损失200多万日元。

以目前的金融危机为依据来卖空美元并不可靠。在未来几个月内,美元甚至可能成为全球经济风暴中的避风港。

  我们即将进入一个朦胧地带,政治时空充其量4年才出现一次的奇异空洞。这称作过渡期,从一周后开始,美国将有两位而不是一位总统。一位将是当选总统,另一位是布什。后者将再任职12周,在此期间,他基本上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不仅再也不必面对选民,甚至也不用担心影响本党及其旗手的前途。从11月5日到明年1月20日,他将行使民主世界最自由最不负责任的形式的权力。

今年9月中旬美国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引发的全球性金融风暴,再次导致日本东京股市持续下挫,日元对美元和欧元的汇率也双双飙升。股市暴跌和日元飙升对日本经济影响何在?

  布什可能怎样使用这个权力的问题在上周末愈发引人关注:美国部队越过伊拉克边境进入叙利亚追杀阿布.卡迪亚,他们说这个人一直在向伊拉克输送支持“基地”组织的“外国战士”。美国的这一举措在世界范围引发强烈困惑,外交部长和分析家彼此问着那个历史悠久的外交问题:他们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此外,他们还加上那个11月4日(美国大选日)之后的问题:关于布什计划怎样利用在白宫最后的日子,我们由此又能知道什么?

  那么,布什的朦胧地带将再现什么?多数外交人员都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坏消息。乐观派希望能再现里根和克林顿时期的结果,出现有助于中东和平的东西。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或许会草签一份临时文件,证明它们在布什倡导的2007年安纳波利斯峰会后付出的努力没有彻底白费。

英国媒体:全球须打起精神 提防布什上演“最后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