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族八音传承百年 传统民族音乐醉倒八方来客

老北京的东单原有头条胡同,很早就化为东长安街北侧的辅路。后来的东单菜市场、美琪电影院就在消失的头条原址上。

“我是一个作品很少的音乐人,但每一件做得都很认真。‘世界听·见·朱哲琴与民族歌乐师2010巡演’将是一个全新的制作,也将成为中国民族音乐的新起点,我希望10月20日在国家大剧院首演时,你们会觉得漫长的等待是最值得的。”这是昨天下午在国家大剧院的媒体见面会上朱哲琴的一席话。

金唢呐高奏,无孔笛轻吹,迎亲花轿起舞……9月28日,在素有“壮族八音之乡”的广西南宁市邕宁区,100多名身穿艳丽民族服饰的壮族八音队表演传承百年的“壮族八音”,高亢、嘹亮的音色撼人心旌,令数万八方游客深深陶醉。

辞别祖庙,依依不舍,南渡途中,历尽坎坷,后辗转来到衢州并寓居于此,衢州由是成为名闻遐迩的“东南阙里”。

回想起在东单二条的趣事不少,简录一二。

在见面会上,朱哲琴介绍说,这台“世界听·见”缘于她在2009年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任命为中国亲善大使后,发起的“世界看见”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前往贵州、云南、内蒙古、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了历时四个月、行程两万多公里的民族音乐寻访之旅。“我希望找到我们民族最原始、最动听的音乐,我找到了,心里充满了感谢!”朱哲琴说,四个月的寻访之旅中有很多时刻被震撼、被感动,“民间音乐的感动和震撼是直接的,不需要语言的描述和解读,你一下子就被击中了。采录之后,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把中国民间音乐的美呈现给世界,于是就开始着手制作了这台音乐会。我创作的也是充满直觉的音乐,我希望让这些千年的民间音乐跨越时空,面向当今世界,面向未来,成为中国民族音乐艺术的新起点。”

当天,为期3天的邕宁壮族八音文化艺术节暨庆祝国庆系列活动隆重开幕,龙狮表演、壮族八音、壮族抢花炮、舞龙舟、花婆祈福等民俗风情表演队伍大巡游、壮族山歌比赛、壮族八音比赛、花灯展评一条街等活动逐一上演。一位正在广西留学的越南阮姓留学生说,今天美美享受了一场原汁原味的壮族原生态文化大餐,大开眼界。

此后,南渡族人以衢州为中心,在浙江、江苏、安徽、福建等省分衍出众多支派,从而形成了支派众多、族人遍布各地的孔氏南宗。孔氏南宗族人秉承家族传统,以明道弘道、化民成俗为己任,推动了江南社会文化的进步发展。

上世纪五十年代,大家互相都称同志,惟对总编室两位副主任例外。不仅记者、编辑,勤务员也一样都称陆元炽为“老陆”,称王纪刚为“纪刚”,透着格外亲切。

演出将展现民族音乐传人与当代新锐乐人的激情碰撞,来自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苗族台江飞歌传人、蒙古族呼麦传人、哈萨克冬不拉大师库尔曼江等民族歌手、乐师将与当代乐坛的杰出鼓手荒井、古筝奇才常静共同展现声音的传奇。此外,独特的“琴式舞台”是此次巡演的一大亮点,演出的视觉多媒体部分将与山水画大师李华
合作,将音画交融在奇妙的幻境中。据介绍,这场演出票房的10%将捐献给“1+5民族文化传承”公益计划,用于少数民族文化传人的培养。

据介绍,邕宁壮族八音是广西壮族地区民间民俗吹打乐的缩影,其历史可追溯到清末民初。民初,邕宁蒲庙镇那路一带,在农村举办婚嫁、祝寿、新居落成、迎宾等喜庆活动时,大家都请“八音班”吹奏,壮族八音十分盛行。目前,在邕宁区每个行政村都有数支八音队常年开展演奏活动。2005年,邕宁壮族八音被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列为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扈从宋高宗南渡的孔氏族人多有“豪杰”之士。孔传之子孔端隐作为其中的重要代表,认为:“读圣贤书,所学何事?国家惨变,闻者寒心,凡稍知大义者咸思仗剑以从王事。礼义由贤者出,况吾孔氏子孙乎?”孔端隐言辞之激昂,行为之慷慨,千载之下犹令人奋起。的确,南渡族人无不心忧天下,积极有为,孔端友、孔端朝、孔端隐等南宗族人,都积极实践儒家政治思想,恪尽职守,深得人心,如孔端隐病逝于江苏句容,当地百姓悲痛万分,“士民如丧考妣”,哀号不已,特立“去思碑”以志纪念。南渡诸人积极践行儒家政治思想,并以突出的政治作为,对孔氏南宗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从而使传承家学、报效国家成为孔氏南宗的宝贵精神和文化传统。孔氏南宗历史上涌现了众多经世济民之才,孔应得、孔洙、孔克仁、孔贞时、孔贞运、孔庆仪等影响较大,其中《明史》有传的就有孔克仁、孔贞运等。国家太平之时,他们注重教养,体贴民情,致力于改善和淳化士风、民风;社稷危亡之际,他们殚精竭虑,希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有补于时。南宗族人中,出仕者往往恪尽职守、尽忠效国,未出仕者则体现了乐善好施、慷慨好义的传统美德,在维护地方社会的稳定和谐中发挥了应有作用。

民国年间老地图——东单二条

(李澄/文 柴春霞/图)

作为文化艺术节的重头戏,“壮族八音”的乐器有唢呐、无孔笛、二弦、秦琴,还有鼓、锣、钹和壮族岳鼓。“壮族八音”是配以抬花轿的形式进行表演的,红绿两色装扮的花轿上坐着一位红纱遮面新娘,两名抬轿男子不停地摇晃花轿起舞。新娘后面的迎亲队伍撑着红伞,肩扛蔬菜,伴之喜庆欢腾的唢呐和鼓乐等演奏。

从内涵方面来看,孔氏南宗文化主要包括了四个层面:首先作为一种宗族文化,代表了孔氏宗族的一种发展形态,并由于孔氏宗族在中国社会和文化发展史上的独特地位,超越了一般的传统家族文化,因而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其次作为一种地方文化,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江南地方文化的特色,反映了江南地区的人文传统和地域精神风貌。再次作为一种政治文化,孔氏南宗宗族的历史演变,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地方政治乃至历代政权文化和思想政策的特点。最后作为一种思想文化,孔氏南宗不仅是江南地区思想文化的重要载体,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传统儒家思想在南方地区发展演变的一种折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孔氏南宗不仅仅是衢州的孔氏南宗,而且是浙江的孔氏南宗,南方的孔氏南宗,全国的孔氏南宗,在不同的文化层面,均有其相应的作用和价值。孔氏南宗文化是在历史过程中积累起来的,在当代文化和精神文明建设中仍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独特的文化价值和积极的社会意义。

当时没有会议室,开会在食堂,每周一的例会(评报会,编辑部全体参加)也在食堂。每次总有一位以上社长参加。大家评论上周见报的稿件,评出好稿,领导和大家一同口头表扬。

中共南宁市邕宁区委书记容康社说,邕宁是壮族八音之乡,举办壮族八音文化艺术节的主旨,就是弘扬优秀民族文化,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力度。邕宁区将以此为契机,把壮族八音文化艺术节打造成为优秀民族民间文化大汇聚、大展示、大交流的“一地一节”品牌,并以此为依托,搭建诚招天下客商、推动经济合作、促进产业发展的大平台。

孔氏南宗文化是孔氏文化在不同历史条件和环境下与江南文化不断融合、创新与发展的产物。对诗礼文化的传承,推动了孔氏南宗的宗族管理与宗族发展,培育了一批循礼蹈义、道德峻伟的士人;与江南文化的融合,使孔氏南宗文化成为当地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条8号虽然房间不少,仍不敷发展需要。当时总编室3位正副主任在前院北房办公。正副4位社长及秘书一度在跨院西屋三间房里分日班、夜班工作。

今年62岁的黄耀球是南宁邕宁区那路骆越艺术团团长,早在读高中的时候,爱好音乐的他就担任了邕宁高中文艺队队长。如今,“壮族八音”的八类乐器,黄耀球基本都会。他说,村里的农民八音队,农忙时做农活,农闲时练八音。在自己的影响下,全家人都会拉二胡。下个月,他所在的八音队将应邀参与6场演出。

孔氏南渡以后,继承和发扬孔氏家族深厚的宗族文化,以诗书礼义教育族人,其注重经世、强调致用的教育理念对江南士风具有特殊意义。孔氏南宗家塾由南宋初年的私学,到南宋后期的思鲁堂,直至明清时期的家塾、书院和清末民初的近代学校,呈现出随时代变迁而不断演进的历程。明清时期的孔氏南宗家塾规模可观,王阳明嫡传弟子邹守益所作的记中写道:“携孔氏童子四十余人,歌《鹿鸣》《伐木》之章,恍然若游洙泗聆丝竹也。”20世纪初,孔氏南宗有多人出国留学,“开风气之先”,南孔族学“也由传统家塾向近代学校转变”,演变成尼山小学,成为衢州“近代学校教育的典范”。在底蕴深厚的族学熏陶下,孔氏南宗家族史上涌现了一大批饱学之士,可谓代有传承、贤才辈出,不愧“出士类增美士林,可作千秋冠冕”的美誉。此外,孔氏南宗士人通过担任学官、创办书院、担任书院山长等多种途径,积极从事文化教育活动,推动了儒学在江南各地的传播演进。

那时《北京日报》规模编制不大,总共不过一二百人,编辑部就在这个院子里,排字、印刷车间和食堂设在路南那个大院。

南宁市邕宁区文化馆馆长陆泽英介绍,壮族八音,原指古代吹打乐器的统称,依乐器制作材料的不同,将乐器分为金、竹、土、丝等八类,俗称“八音’。经过传承发展,如今壮族八音演奏从简单的吹吹打打,演变成为一种增加四人齐擂壮族大鼓、无孔笛,并配以抬花轿、背新娘、春牛舞、岳鼓舞、采茶舞等壮族风情表演。

南宋初年,宋室南渡,孔子第48世孙、衍圣公孔端友在从父孔传的支持下,率部分族人扈跸南渡。

2010年10月1日,《北京日报》将迎来创刊58周年的日子。1952年10月1日,在东单二条8号院,《北京日报》几经曲折终于问世。忆及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日报》创办之初在东单二条的难忘往事,今年已经85岁的老报人李滨声先生感慨万千——

作为世家大族,孔氏南宗的广泛影响自不待言,可谓“天下言故家旧族者,莫能先之”。作为诗礼之家,孔氏南宗在制定家规、编修谱牒、祭祀活动、族学教育、敬宗收族等方面都堪称典范,对江南其他宗族具有良好的示范意义。衢州孔氏的积极作为,使衢州成为“南州之洙泗”,吸引了众多学者、文人。徽州孔氏诗书不坠,推动了儒学在南方地区的发展,形成了“自北而南意已通”的文化脉络,舒頔的《赠孔学教克焕》将这种现象盛赞为“至今犹是鲁儒风”。桐乡支孔氏自孔公昉迁居青镇之后,“四百年来,载在谱者不下千人,人文秀美,科第不绝,家传忠厚,人知礼义”。可见,衢州孔氏及其他南宗各支派对当地社会发展与文明教化所起的积极作用,汇聚成孔氏南宗的整体合力,对江南社会文化的演进产生了既广又深的影响。

头条无言可表,单说二条。东单二条路南路北原有不少大的宅门院落,建筑有中有洋。路南东头儿有个大院,曾是俄国人居住过的地方,当年我们在地下室见过遗留下来的沙皇时代的钞票,院子里还躺着一个洋仙女的铜像。那个院落的后门直达原头条,即长安街上。

《北京日报》创刊号

这起“闹学”事件,使Q受到严厉批评,被责令写出深刻检讨。听说检讨词中有“我破坏学俄文秩序,就等于间接破坏中苏友好”。

在五七年反右派运动中(当时报社已迁出,1956年8月12日迁到麻线胡同3号),有一右派被逼供“要杀多少人?”无奈胡说六七个人的名字还不行,又继续被逼供:“还要杀谁?”弯着腰低着头的那位右派看到背后主持会的老陆说:“我要杀老陆。”顿时引起哄堂大笑。连老陆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赶紧掩饰地转为咳嗽。

1953年3月5日以后,报社号召并组织编辑部所有人员业余学俄文,由党团员带头参加。由外语学院请来俄文教员,每周上课两次。××组组长H是一位平时少言少语、很内向的人,参加俄文学习非常认真。不过他对俄文的一个字母“P”总发不出来。他在课堂上总是抓紧时间练习,但总不能把“P”发出带“嘟噜”的声音。坐在他桌对面的同学Q注视H两手平行扶着桌子,对着课本不停发着“呜—呜—”的声音,不知怎么来了“灵感”,她代替补充一个“噗”的声音,引得上课的全体,包括老师都大笑起来。

图片 1

那时,领导和大家经常接触,对编辑部的人都能叫出名来。

那个院落的斜对过是一个两进带跨院并有一楼一底小楼的大四合院。这里,便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北京日报》的发祥地。

有一次评报会上,××琴提名“毛壶”,由于她有口音,把“毛壶”说成“毛猴”,范瑾社长不知是语言误差,在发言中也沿用说:“毛猴同志呀……”引起哄堂大笑。从此“毛猴”成为全社共识,都呼毛佩蓉为“毛猴”,转眼六十余年。

编辑部有一位名毛佩蓉的,据称在学校上生物课程中有种单细胞的物体名“毛壶”,同学们因她姓毛,便戏称她为“毛壶”。这一昵称由知情人带到报社,大家也亲切地称毛佩蓉为“毛壶”。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