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实地工作的优秀女鬼

昨夜,天异常的黑,我敢说绝不是幻觉,绝对真实。
我和几个朋友喝了点酒,然后独自回家了,我骑着摩托车在路上就感觉后面有人在拉我的头发,我没有太在意。回到家中我一如往常打开电视。手里拿着一瓶冰冻王老吉。突然间电视屏幕出现一个人影,穿着白衣服,一闪而过,我看着中央新闻怎么会出现白衣女人的人影呢?我以为是电视台的问题,所以还是没在意。
后来去洗澡了,在洗澡时镜子里又晃了一下,我发现她脸上还血淋淋的,而且是女人。头发很长,长得都到了脚根。这回我可怕了,我当时吓得滑倒在地,手还被摔伤。我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幻觉,因为我喝的酒并不多。我害怕得把房间里的灯全开着,找了个创口贴,贴好伤口。
过了一会我觉得可能是我精神问题,壮壮自己的胆。关灯睡觉,其实心里还是挺怕的。睡到了十二点,我接了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就是一起喝酒的阿泉。
他说:你睡了吗? 我说:恩睡了。
阿泉说你保持清醒我和你说一件事,我管我和你说什么请你不要怕。因为是我朋友我当然不怕。他说我是鬼不是你朋友,但我不会害你的,请放心。我当时手机都吓掉了。平时我胆子还算大。可今晚是我亲眼所见,才把吓得。想想她说不会害我,我也壮起了胆。平时我对鬼方面还算有点研究。经常在qq空间给大家发鬼故事。想对她进一步了解。我拿起了手机。
她说:知道你会再拿起手机。我问她在电视里面的影和洗澡室的是不是她。
她回答是。好恐怖,满脸是血,她说这是她死的时候面貌,因为我有阴阳眼。喝酒后能看到这些。她找我因为前世我和她是兄妹。现在只有我能帮她所以找上了我。跟上我她没想到我有阴阳眼能看到她。无意中吓到我。忽然现身在我面前,我立马闭上眼睛以为又是满脸是血的面貌。不过还是慢慢的去看她,我全身发抖。结果是一个很漂亮的一个美女。很漂亮,漂亮得无法形容。
我们聊了很久。她说她要走了,明晚还会来找我,要我去她坟墓上一下香。才能再次投胎做人,是我们前世兄妹关系太好,从小一起过着悲惨生活。只因这样使她魂魄无法离去。才成了鬼。她是被害死的,她在一个服装厂上班,有天晚上加班,下班在回家路上遇上几个流氓,见她漂亮,于是被那几个流氓绑去深林。欺负她后把她推下了山崖。就这样死去。。
我听得泪流满面。我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睡到早上醒来,以为是昨晚做了个梦。一看手上的伤。手机里的来电,是无号码。我清楚这不是梦,我起来一整天在家里,漫长的一天终于过了。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在我身边坐着,摸着我的头,我感觉很亲切。她说我们前世是兄妹,也不会害我,我也没那么害怕。我完全醒了。简短的说了几句话。带我去到她坟墓。我上了香。
突然她双腿离地。满脸是血,全身是伤,还是那件白色衣服。我当时没有害怕,她离我远去。对我说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同时留下了泪水。我也伤心留下泪水。
回到家,几天来我都默默的伤心,说不出的感觉,只有我自己能体会。这不是故事很真实

他和朋友开车准备到邻镇去玩,路过郊区马路的时候,发现路边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建了一间鬼屋。

“啥?花婶?”他爹一声吆喝,大家都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

天已经亮了,孩子们都陆陆续续的往学校里赶,抚摸这手下的轮椅。谁又能想到我那奇怪的经历。。。。可怕又惊人。。。
我记得,那年是在秋天
呼呼。。我努力的让自己暖和起来,今年的秋天怎么就这么冷呢。看来今年的冬天是提早来了。
佳佳,你在这干嘛呢?再不去上学,就要迟到了。快走!这位呢,就是我的好朋友,阿玲。。。现在的她就拉着我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跑,我郁闷了,离上课时间还有20多分钟,这个急性子,看来是改不了了。
慢点,阿玲,还早呢。任凭我怎么叫,阿玲还是没有减速的意思。渐渐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怎么感觉阿玲的表情有点呆呢?阿玲,你停下来,我有话和你说,你。。。。你快停下来!!长时间的奔跑,让我有点喘。。
什么事。。到学校在说好么,先到学校。。先。。先到学校。。有种感觉告诉我,阿玲的语气中含着害怕。。她到死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学校
阿玲,你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什么事了?看着阿玲想说不敢说的。有什么事。难道连朋友都不说吗?我可以为你分担点啊。
佳佳。你会不会帮我,她有点哭腔。我确定的点点头。你会相信我说的话,对不对?
好了,阿玲,你说吧,我会信的。
她。。。她来找我了,佳佳。。。她来找我了,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阿玲的声音颤抖的不行,脸色苍白苍白的,看样子是吓的。
阿玲,你说清楚啊,谁来找你了?你放心,只要我在,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乖,告诉我。可能是出于安慰她,可能是想让自己不那么害怕。可是为什么说出这话。。。心里好怕。。。
佳佳,你还记得那次么,就是我和姑妈出去,后来回来后,姑妈叫我不要乱说。。。我当然记得,她姑妈是个非常封建的人,她想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其实。。其实。。那。。那天。。
阿玲你说,没事的。。别紧张。
那天,我和姑妈一天清早的就去祭拜阿妈(是我们这的方言,就是奶奶的意思)去那里之前,姑妈告诉我,那里的东西不可以去连碰,我当时就只是随便点点头。阿玲深吸一口气。
到了哪里,我把姑妈的告诉我的话抛在了脑后,祭拜阿妈的时候,我觉得很无聊,就到旁边去玩一会儿。我看到一个坟墓前由一个倒扣着的青瓷碗,出于好奇,我打开看看,底下就只有几粒米,姑妈突然吼了我一声,手上的亲瓷碗一下子就掉在地上。。姑妈立马把碗扣好,拜了几下,然后臭骂了我一顿,还叫我不能把今天的事说出去。阿玲突然不说了,眼睛里透着绝望。。。。。
阿玲,有些事,说出来会好一点。。
一个月就这么过去了,我和姑妈都以为没有什么事了,直到上个月,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来我家里,我老是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很面善。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擅长观察的我,发现阿玲的呼吸开始加速,可是这个女人的腥味越来越奇怪,有时候,我竟然感到那个女人时时刻刻的在看着我,甚至感觉在睡觉的时候,她都在我身边,这中感觉越来越强烈。。。一直到上个星期。。那个女人消失了。没有再看到她,我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下来了。
那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还这么的紧张?
佳佳。。那个女人是走了,可是更可怕的事却来了。一节课,就这么过去了。。那个女人走后,我就问妈妈,那个女人是谁?怎么会来我们家。哪知道,妈妈奇怪的看着我,‘什么女人?我们家都快一个多月没有来客人了。’妈妈这么说的时候,我感觉一股阴气从我身后传来。。。我条件反射的向后看,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我看见她正在看着我,呵呵。。呵呵。。的笑。。我突然想起来,她就是那次我翻开亲瓷碗坟墓照片上的那个人。
看到现在的阿玲,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不是太了解她了,我真的会以为她是在骗我,但是现在,她说的话每句话都让我发麻。。
从那以后,我就听到她说话,说什么,我好饿,我想吃东西。。说什么在那里好无聊啊,你陪我下来玩吧。。。后来的几天都是这样,可是我逃不出她的手心。佳佳,你一定要帮帮我,在这里也就只有你能相信我,能帮我,求求你了。
放心吧,你这几天应该累了,先睡会儿吧。我回想着她刚刚的话,如果阿玲说的是真的,那么我真的希望她是在骗我,毕竟。。鬼这个词对我而言是那么的陌生。。
放学了,我和阿玲去找她的姑妈。既然她姑妈迷信,那么她就应该知道些东西的,我和阿玲一路上讨论着到了怎么说。。。
姑妈???在吗?阿玲礼貌的敲门,我观察四周的景象。说真的,看这里很破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姑妈??姑妈!!
敲什么敲!有不是没有听见她姑妈出来了,这个人没有传说中的巫婆那样。。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但是应该很凶吧。。果然,人不是完美的。。。怎么还带了一个朋友来?来这里干嘛啊?!!
阿姨,您听我说。。我将阿玲的经历说了出来。慢慢的诉说着。。。姑妈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
你们的意思是找我来对付她?对不起,我没有那个胆,也没有那么厉害。。这个事是阿玲闯出来的。就应该由她自己负责!你也不要管了,免得惹祸上身。姑妈的不近人情让我很愤怒!
阿姨!你能不能考虑下?至少你是她姑妈啊,你这样,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说不过去?那好啊,我就告诉你们一个办法,就是重新到她的坟墓哪里请求她的原谅,然后就是多烧点东西给她。好了。你们走吧,其他的事情,你们自己想把。。‘乓’门被关上。。
你姑妈真不近人情啊。。。哎。。。看来我们得按照你姑妈说的做了。我尴尬的笑笑。。如果这次帮你脱险了,你可就要欠我个人情哦。。
恩,谢谢你,佳佳。。
我们之后就没有什么话说了,两个人各怀心思的走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心跳的好快。。都快跳出了嗓子眼。。说不紧张是假的。。说不害怕也是假的。但是,我不是那种为了这种是而放弃的人,为了朋友,我可以两肋插刀!!
你们找我么。。。什么声音???我一愣。。转头看着阿玲,阿玲也转头害怕的看着我。
对不起,阿玲不是故意冒犯您的,您能不能放过她?阿玲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我只能帮她说。
哦?不是故意?随后就是荒唐的小声。。。
啊!!!!阿玲的惨叫声。。我一回头。。看着阿玲被一辆车撞到老远。。怎么车子都不按铃的??
阿玲!!我知道了,一定是她用她的声音堵住了我们的耳朵。。。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了她??你这么做,不会觉得太残忍么?眼泪流了下来。。。
我说过,叫她下来陪我的,这是我对她的承诺,我要办到!有事虚无缥缈的笑声。。
随后,我没有了知觉。。只知道,我醒来躺在医院里,直到没有知觉,我都没有看到那个阿玲所说的女人。后来,有人说,我和阿玲做的的士,出了问题,撞到了一辆大卡车。阿玲当场就死了,而我,只是残了两只脚。。

喂!找到你的朋友们了!你说的那个老板在哪里?别让他逃远了!警察发现了荒草里的尸体,朝背后的他大喊。

在这之后,村里接连又死了几人,村民们终于感到事情的不同寻常。于是,一天之间所有的村民都搬离了村子,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成了名副其实的荒村。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长相龌龊的胖大叔,他露出让人浑身不舒服的笑容,说他们是第一批客人,所以第一次不收钱,只求他们回去给朋友做个宣传,前提是他们能走完全程。

突然,在那尸体旁,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花婶,她的脸色惨白惨白的,身体其它部位却是一片焦黑……

他糊涂了,鬼屋刚才明明还在,自己几个朋友都死在了里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这时一只手牵上了他的掌心,他扭头看见兔兔冷漠的脸,急忙问道:大家都到哪去了?是你杀死了大家么?为什么?

“我操,快跑!”

走了大概10多米,突然亮起的强光让他睁不开眼睛,待他适应以后,赫然发现胖子只剩下半截身子立在自己跟前,脸色苍白得像一座雕塑。他哭喊着扑向胖子,可是对方已然是一团死肉,再没有反应和知觉。

等他们七手八脚地把另一具尸体抬下来的时候,我的后背冷得都快冻住了:是铁柱媳妇,她的死相和铁柱一模一样。

前方越走越黑,他小声说道:大鸟,用你的火机照一下路呗。没人应答。大伙转过头,来路一片漆黑——大鸟不见了。哇的一声,大家声音也开始发颤,喊着大鸟的名字,可是大鸟真的失踪了。

“好像是花婶啊!”他竟然有些犹豫了。

几个伙伴一向喜欢刺激,便停好车准备体验一下。鬼屋四周和大门前的广告做得像模像样,自称是没人能在里面走完全程。可是大伙不禁怀疑,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真有人会来玩吗?

他果然战战兢兢朝我走过来,说:“涛子,陪我去吧。”我不屑地笑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走在最前面,他则紧跟在我身后。

话音刚落,一些老旧的画面在他眼前闪过,就像电影回放一样。他看到了从前,兔兔在胖子妈妈的建筑设计公司里工作,一天兔兔和胖子妈妈来到这片旷野勘察,记录下尺码和地质,准备在公司买下的这块空地上修建一个游乐场。那天胖子妈妈不小心在荒草里弄丢了钥匙,一直找到夜色降临,兔兔在路边等。大鸟、小虾和胖子,开车路过,看见路旁的兔兔,顿时起了贼心,几个人挟持着她在草丛里准备发泄一番,不料大鸟被兔兔操起地上的石头砸伤了额头。大鸟一怒之下抢过石头朝兔兔头上一轮轮地砸,直到她脑袋开了花,几个人才意识到闯了祸,于是几个人用车后厢的工具把兔兔锯成了两截,准备包好塞进车里扔到不远的河底,不料逃逸的时候撞到了刚好从荒草中出来的胖子妈妈。几个人没有理会,直接开走抛了尸,也不知道撞的是胖子妈妈。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到有人尖锐嚎叫声:“爹!爹!~……”是石头的声音,他是我和狗娃玩的最要好的朋友。

又是10米左右,这次爆发的强光让他看东西也产生了重影,花了不少时间才辨认出眼前那被砸的稀巴烂的是大鸟的脸。他甚至能感觉到还在流淌的血液散发出来的温度。

渐渐的花婶的嘶叫声越来越轻……,直到没了生息。活生生的一个人被烧成了焦尸,就这样被烧死啦!我真为花婶的死感到惋惜,可那能怎么样呢?那些愚昧的村民会听我一小孩的话。

他心里清楚,兔兔自失踪以来一直没有消息,多半已经死了,刚才看到的只是幻觉,那鬼屋有一股魔力,会让人看到自己不想或无法接受的东西,恐惧的东西,鬼,就在人们心里。

好奇心驱使我去看看。不过,小山晚上的时候蛮阴森恐怖的,上面都是坟地,而且经常有野兽出没,即便是山脚下,也是很吓人的。我想了想,就往狗娃家走去。

兔兔站在他跟前,指着他的衣服冷冷地说道:大家在哪里,你不是比我更清楚吗?他低头一看,身上沾满了血迹。

狗娃依然面色苍白,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看看,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我看到花婶啦!”

想见大伙吗?兔兔冷漠地说。他点点头,接着任凭兔兔拉着自己往黑暗深处走去。

我把被子一扔就跑了出去,我爹娘也在我后面跟着跑了出来。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的跑了出来,我们快速的向石头家走去,随着越来越近,石头的哭喊声也逐渐清晰,还伴着“咚、咚”的奇怪闷响声。

他正想说话,身旁的胖子先出声了:妈妈?然后他听见胖子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可是屋里太黑,看不到胖子的身影。他一直叫,喉咙累了也没有人理会。

我顿时僵在原地,机械地转头看老六,他貌似吓得够呛,哆嗦个不停,此时眼睛盯着大黄狂吠的水池后面的树林方向,嘴里面叨念着:“大、大、大黄……我、我、我也看到了……”

老板,就在这里。听完这一句话,警察感觉自己的视线转了几圈,最后躺在地上,看到自己没有头的身体,和站在自己身后拿着斧子的他。

我强忍着胃里翻涌上来的晚饭,而狗娃这小子已经在一边狂呕不止。等他呕完了,我忙过去压低了嗓子对他说:“你碰到的“花婶”还没告诉你爹吧!”

话音刚落,大伙觉得气温冷了许多,周遭的景象也瞬间换了风格。左边墙上挂着个吊死鬼,内脏肠肚流了一地,色泽和质感都十分逼真。右边是被肢解的尸体,脱框而出的眼珠仿佛在跟着他们走动的方向在动,大伙甚至能闻到血腥的味道。几个人缩起了身子,互相能听到吞唾液的声音。

“你说谁?”我不敢相信的又问了一遍。

你说的鬼屋在哪里?警察一边打着电筒寻找,一边回头问道。这时他才回过神来,借着手电的光束,他只看到眼前一片荒草和旷野,别说鬼屋和建筑,连一根电线杆哪怕一颗树也没有。

说完狗娃就拉着我狂奔。

画面结束了,他想起了兔兔和自己的约定:要是鬼屋建好了,就让他当老板

“是花婶啊!”狗娃的声音都快哭了,“花婶站在水池后的树林里,就露个侧身,那脸跟面片似的白,吓、吓死我了!大黄八成是冲着她吠的!”

屋里很暗,几乎看不到路面,只能靠摆设周围的微弱灯光看到一些做工低劣的怪异娃娃。几个伙伴淡定地看着两旁突然弹出的僵尸,头上飘过的白布和不太真实的恐怖声音,没过一会就觉得没趣。一个同伴还不屑地骂了一句:还有脸吓人说走不完全程,就凭这粗糙的东西,谁还来?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没呢!我咋说”说完他心有余悸的朝树林方向看了一眼。

第三个是小虾的尸体,泡在一个大水缸里,两眼瞪得老大,布满了血丝,仿佛随时都会爆炸。他已经哭成个泪人,他不知道妹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突然就变成了这种境况,而最让他后悔的,是当初怂恿大家停车进入这个鬼地方。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跟着这群不要命的主来到蓄水池旁,几个胆大的壮汉过去把村长的尸体翻过来,抬到地上放好,用手电筒一照,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铁柱整个人浮肿得不成人样,而且全身都是黑的,眼睛睁得老大,周围的血管清晰可见,身上有几处腐烂,被水泡的肉一串一串的,那样子真他妈的恐怖!

他满身鸡皮疙瘩,胖子的妈妈一年前车祸去世了,刚才他叫的是谁呢?大鸟和小虾又分别看到了什么东西,去了什么地方?

我和狗娃顺着狗吠声一路寻过去,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山下的蓄水池前。狗吠声是村里打铁的铁柱家的大黄发出来的,它正朝着水池后边的树林正不停的狂吠,奇怪,大晚上的大黄跑这来瞎叫唤啥?

他甩开兔兔的手,盲目向前冲,不料一下就撞上了出口。外面的天已经黑了,附近一点不见鬼屋老板的踪影。他跑回车上用手机报了警。刚好有一名警察在路上巡逻,接到报告马上赶往了现场。他一看见警察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莫不是?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来老板的声音:欢迎各位前来鬼屋参观,刚才是热身区域,接下来将带给大家从未经历过的恐惧,请做好准备。

我和狗娃偷偷的钻进了人群,熊熊的大火燃起,花婶很快就被火舌吞噬,花婶凄砺的惨叫着,听到花婶的惨叫声我的心里直发毛。

一行人撞撞跌跌要离开鬼屋,可是黑暗中大家都找不到方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跑,直到脚软了,喘不过气了才停下来。怎么还没到出口?对啊,这鬼屋到底有多大?大家一人一句,然后静了下来。有一个人还没有说话。小虾?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没有人回答。

花婶死后的第二天晚上就出事啦!那天晚上我刚出门,突然听见远处传来很急促的狗吠,我寻着声音,似乎是村后边小山那儿传来的。奇怪,谁家的狗大晚上跑到那儿去了?

走吧,另外两个在等着呢。兔兔说完,转身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我被狗娃说得半晌没回过神。他顿了一下,突然表情凝重地接着说:“你说那是花婶的鬼魂吗……”

一束微弱的光从不远处传来,他隐约看见一个女孩的身影,向他慢慢靠近,直到对方走到他跟前,他才看清对方的脸。兔兔,妹妹,这些年你都到哪儿去了?他拉着失踪多年的妹妹的手,使劲摇晃。

我们两个一路狂奔,气喘吁吁地停在了狗娃家的门前。还没等我汇报,狗娃先我一步通知了他爹,也就是村长。接下来全村就都知道啦!没多长时间,几乎全村的壮劳力就都来了,大家都直奔蓄水池那走去。

大家高兴地接受了,从老板手中接过票,快步走进了屋里。

“你这小子,走,领头带大家看看去”他爹摇了摇头,显然不太相信狗娃。

我顿时脸色煞白,狗娃也颤抖的手指着尸体旁,我俩几乎同时大叫:“花婶,是花婶来了”。

其实我那也是装的,想起刚才狗娃描述的花婶,我小腿肚子都快抽筋了,现在在这装英雄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这么多人看着,我还不得表现表现?主要我也是看到那树林里黑漆漆的没啥人影。

其它人被我俩的叫声吓了一大跳,都直呼哪有什么花婶,都以为我俩吓傻了呢!

我和狗娃跟在他们后面,看到狗娃的奇怪表情,便问他:“你看到啥了?”

说完,狗娃一把推开我,往人群里走去。八成是找他爹说去了。

花婶要被烧死了,村里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去啦!除了小孩,听说她害了传染病,愚昧的村民没有上报这件事情。而是自作主张的把花婶绑了,就在村里的场地里堆起了柴火,就围在花婶的身旁。为了防止她翻滚,将她绑在了柱子上。

一群人进了林子,我们四处环绕,并未发现异样,狗娃他爹皱着眉头问狗娃:“狗娃,哪有你说的花婶啊!”

他爹摇了摇头招呼着大家回村子里去,我和狗娃掉在后面跟着往回走。

我和老六对视一眼,觉得寒气从脚底下慢慢蒸腾上来,笼罩了整个身体。

你别看狗娃名字里带个狗字,这小子可怕狗了,站得远远的。我独自走了过去,我冲着那狗喊了一声:“大黄,别叫了!”小畜生还挺听话,哼唧了一声坐下,安静了。

我听了这话,脸色当时就绿了,然后腿就软了……

当大伙在石头家门前停住脚步时,就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石头他爸像个腊肉一样被挂在房门的梁上,随着清晨的微风飘荡的双脚一下一下打在门上,咚、咚、咚……他脸色青黑,眼睛睁得老大,嘴巴也张的大大的,似乎死前很痛苦地想说什么,却未曾说出来。

“你他妈别吓我,你看到啥了?”

“你就说碰到花婶的鬼魂啦!”我也朝树林看了一眼,哪有什么鬼影,八成这小子骗我。

“你这小子,你看清楚了,是花婶吗?”他爹又问道。

上一篇:《十个鬼故事之人肉包子

大家开始议论纷纷,这时,有人大声喊:“快来帮忙,还有一个人哪!”

“不,不知道啊,我刚才明明看见的……”狗娃有些颤栗的回道。

“汪汪汪!汪汪汪!”我和狗娃同时转头,大黄也还没走,他的毛发耸立,冲着一个方向狂吠。我们看过去,一个人影向着远处飘去。

我得意的转过头刚要向狗娃显摆一下,却见他脸色苍白,哆嗦地指着蓄水池。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我的亲娘,魂儿都给我吓没了。我看到铁柱整个人脸朝下飘在水池里,像个树叶似的。

我过去扶起摊在地上的石头,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具悬在梁上的尸体,狗娃走到了我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