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722.comPepsi-Cola

小兰是个留守儿童,她的父母跑到遥远的广东去打工,留下她跟奶奶相依为命,家里辛苦的农活总是小兰帮着奶奶干,邻居乡里无人不对小兰赞赏有加,小兰的奶奶可是心疼这小孙女,背地里不知为她掉过多少眼泪。
其实小兰也是表面装得很坚强,暗地为了思念爸妈伤心难过。然而日子难过还是得过下去。
见到同学有玩具,小兰总是流露出钦羡的眼光,但仅靠父母寄回的钱就只够祖孙俩温饱,小兰不敢奢望能拥有个洋娃娃的。不过从城里来支教的杨老师却改变了这种情况。
在纸上画上你最喜欢的人物,然后将它剪下来,另外再画些漂亮的衣服也剪下来,将衣服挂在这纸片人身上就像是在帮她换装一样,可以画出许多各式各样的服装,时时为纸片人更换,这样就好像有了属于自己的洋娃娃了。
小兰很热情地画了一个金发大眼睛的外国公主,将它小心翼翼地裁切下来,再绘制礼服、连身洋装等等以供不时为它更换。
小兰很满意自己的杰作,把它取名叫兰子,将它放在书包里,天天随身带着,有空时就取出来把玩,当它是好朋友跟它说说话,说说想念父母的心情、对未来的憧憬…兰子就这样成为小兰最要好的知心朋友了。
好景不长,纵然再怎样小心,薄薄的纸片还是经不住小兰反复折腾,颜色褪了,边缘毛糙了,甚至有撕裂的地方,小兰兴起另外画一个纸片人偶的念头,这次她画的是电视里那歌唱得很好听的女歌星…
趁着农忙闲暇空档时,小兰伏在案桌上一笔一划地描绘着新玩偶,她还聪明地想到身材大小要跟兰子一样,这样之前的衣服就可以给新的纸娃娃穿了。
很快小兰就画好新的纸片人,取名平安,寄意希望爸妈能平平安安。平安很快就取代了兰子在小兰心中的地位,小兰转向跟平安聊天,说着以往会跟兰子说的话语,彷佛只有平安懂得她的心情似的。
奇怪的是:兰子不见了!小兰用心寻找了好一阵子就是找不着,想必是被奶奶给扔了吧!短暂的悲伤并未在小兰的心底逗留多久,因为有平安的安抚,兰子很快就成为过往云烟。
某夜,全村的人应该都入眠了,忽然间村子里的狗吠叫起来,一只接着一只,一波跟着一波。小兰被吵醒了,她记得奶奶说过,狗深夜吠得凄厉就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她未曾遭遇过这种情况,但直觉告诉小兰现在就是有邪恶的东西出现了!
小兰害怕地跑到奶奶房间,但是奶奶不在炕上!小兰不断叫着:”奶奶!奶奶!”但除了屋外那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狗叫声,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
小兰害怕极了!这怎么办?透过窗户往外瞧,奶奶是不是去上厕所了?
果不其然,在淡淡月光下有个人影从黑暗中朝屋子走来,逐渐清晰,但是…那不是奶奶!五官模糊看不清,身上的衣服却是小兰亲手画给纸片娃娃穿的!
霎那间小兰小小的脑袋轰地蒙了!怎会这么巧?正有人穿着她想象出来的衣服!而那身影更像是拟人化的兰子!
突然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是兰子怨恨我喜新厌旧抛弃了它,它要回来报仇?”
想及此,小兰再也不敢看窗外了,将整个人埋在棉被里,然而就算这样,那来人并未放过小兰。
“小兰~小兰~开开门~”一阵飘渺又恍惚的女声由门外侵入屋内小兰的耳朵里。
小兰浑身颤抖着,心里不住地念道:”走开~走开~”
但事情并不如她所愿,呼唤小兰的声音竟然由户外移到奶奶房里来!小兰大惊失色,然而此刻除了紧紧拥抱住被子发抖外,她也无能为力…
突然间被子被掀开,小兰清楚地望见来者的面貌,是纸娃娃…隔日,小兰跟奶奶被发现泡在屋外的池塘里,就算不是溺毙也应该是冻死的。小兰心爱的平安被扔在炕上,至于兰子呢?没人会去注意到它早就在炕里给烧了一乾二净,只因为它是妨碍平安的绊脚石…

每年我校校友都会举办一个共小学生习的爱心欢乐营,今年也不例外,而今年的欢乐营恰好是农历七月的最后三天里进行。每次的欢乐营当然少不了要我们这些童军来帮忙。今年像往年一般,请了三十位童军来帮忙。其中十位是女生,也是小学生的组长,而我们十位女生都是第一次来帮忙的,因此对于每年在生活营发生的事都不晓得。

人在死后的几天里会于半夜回家的,不舍得走。

喝可口可乐,是一种可以获得快感的自虐。

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大全

其实我是问晚上躺在桌子上的那位童军在她上来睡觉时是谁陪她上来的?因为当时我看到一位白衣女子陪著她,后来却下楼下了。当我说完毕后,另一位各我一同先上楼睡的童军喊了起来,把我们吓了一跳,原来她看到的却是一个红衣女子陪著那位童军。

弯弯曲曲的老巷挺长的,住了差不多两百人,我家处在巷尾,离那间过世屋不远,离竹林也很近。那年深秋,九十多岁的大伯公终于要入住过世屋了,因他已走不动,就算拄着那根他用了三十多年的蛇饭照取5搅初冬,大伯公便过世了,当然就安葬在村后的竹林里。那个位置已为他留了许久,谁会想到六十多岁便驼了背的他还能撑上这么多年?

喝可口可乐的第一口,好象有针在狠扎白花花的大脑,快感无比。

这时我们你看我,我看你后都不约而同的把眼光转向那位童军,但她却似不明就理的问我们昨天不是我们带她上楼的吗?后来她把事情来龙去永说出来。原来她昨天听鬼故事时晕了,然后就感到好像有一个女子正向她做人工呼吸(我们望向她的嘴唇时,还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些口红),接著她就被带上楼了。说完后她再加上一句不是你们救我的吗?这句话令我们更加不解,我们之中是没人涂口红的,也没有穿红或白的衣服,况且她晕倒时就没有人的心中都不免……

是啊,是啊。四爷傻笑着。

喝可口可乐的第三口,全身血淋淋的肌肉猛烈收缩,血液冒着泡全部被挤了出来。

那位校友便开始讲起故事来了,而那八位女童军却不停发去尖叫声,更糟的是一些顽皮的男童军把一些鸡毛扫向她们抛去,令她们更感恐惧。当那些恐怖的故事讲完毕后,已是午夜五点了,女童军们就想上楼去睡一会儿,当她们点人数时却少了一个,她们很惊慌,便到处寻找,到楼上时发现她躺在桌子上,她们才松了一口气,便各自睡觉去乐。到了六点半,所有的人都醒了,当时我还不知刚不久前所发生的事,而心里却有一个疑问,我便提了出来,想不到却引起了她们□样的眼光。

哦,我还以为我舒了口气。

你喝过可口可乐吗?如果我这样问你,你一定觉得我无聊了,谁没喝过呢?

前两天在欢乐营中都很顺利,平安无事的度过,可是到了第三天……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安顿好小学生后,我们十位童军就开始忙自己的事。当我们冲凉和刷牙完毕后,已是午夜十二点多了,也就是七月三十日了。我和其中一位童军觉得累,因为前晚都没睡过,便问其他的童军是否也要睡了,她们却异口同声的说要洗衣服,因此我和另一位童军先到一楼睡觉去了。当那八位童军洗完衣服后,却因为睡不著,所以便到食堂去找其他二十位童军谈天玩通霄。到了两点多左右,他们玩得累了,便有一个校友说要讲去年在营中看到某某的事,问他们要不要听,当然他们都异口同声说要听啦!因此他们为了刺激就把所有的灯关上,只剩下一只蜡烛。

那夜,我无法入睡,净想着日间小伙伴们说的事。初冬的风还不算大,却足以令到竹林沙沙作响,并清晰地传到我的耳边。

喝可口可乐的第二口,黑色的液体流入粘糊糊的食道,冰凉无比。

声响在我的窗外突然停住了,整个人已躲进棉被里的我哆嗦起来,却全力控制着自己,生怕被谁知道我还醒着。

。。。。。。

呼—呼—不知过了多久,屋外的风突然变得猛烈,而且是一阵一阵的吹过,巷里几只家犬疯吠起来,是一种惊恐的吠叫。

想起来,大伯公生前特别疼爱我,常说我是村里最乖最乖的孩子。

聪娃,别听他的,他已走不动,神智也迷糊,除了‘是啊、是啊’其它什么都不会说,我们过几?炀退退?lsquo;过世屋’了。

咯、咯、咯这时,巷子里响起了拐杖在青石板上敲击的声音,节奏很慢,由远而近。我竖起耳朵听着,嘴唇发麻,手心渗出了汗液。

四爷,你昨夜起来过吗?在巷子里走动过吗?还到过我的窗前,对吧?

总的来说,我的童年是快乐的,除了一些每个孩子都无法避免的恐惧记忆

咯、咯、咯拐杖声再次响起,并朝巷口远去

哎哟,可别来找我

那时,我生活在一条古朴的村庄里,村前是一片宽阔的田野,坦荡、开阳,村后是一个茂密的竹林,诡秘、阴森。

我也知道,奶奶说的,他会在自家门口的石凳上坐坐,在巷子里走走,有时候还去找他惦记着的人。

所谓村庄,不过是一条老巷,在我的感觉里,它也是阳间与阴间的一条通道。

第二天早上,我去找过四爷,他是大伯公死后巷子里唯一要靠拐杖走路的老人。

在大伯公的丧宴上,我们那桌子全是小孩,他们尽说些恐怖的事,胆小如鼠的我不敢插嘴,偶尔还捂住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