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魂校舍

小贩们得到的好处是,可以获得低价进货,顺带零售,增加收入。

于是,我和承俊和仁锡告别,离开了。

夜半子时,阴风怒号,伸手不见五指。
嗷——一声凄厉的猫嚎,穿破康苑福家的深宅大院,直扑上楼康苑福夫人康柳氏的卧房。卧房的窗户纸哗啦一声被震得粉碎,猫嚎声刀一样劈进了正在酣睡的康柳氏的耳朵。
啊!康柳氏惊叫一声坐了起来,云儿,云儿,快掌灯,去厢房看看。
一盏昏黄的纱灯,鬼火一样在康宅内一点点跳动。康柳氏在灯火的指引下来到了侧院康老太太一个人居住的厢房。
吱呀呀!云儿咬着牙拼力推开厢房的门。一股阴风猛地从里面扑了出来。哗啦!云儿手里的灯纱一下子被撕裂,烛火刷的一下被熄灭,天地间顿时陷入了一片无底的黑暗。
点着灯!在康柳氏变了音的嘶喊下,云儿抖着手摸出火廉,闭着眼睛扑的一声擦着。
康老太太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一直跟着她的那只通体雪白的猫一动不动地蹲在她的面前。
白猫后背对着门口,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康老太太,身体死死地挡住了康老太太的脸。
老太太。老太太。云儿颤着声叫了起来。没人应声儿。康老太太和白猫依然木雕泥塑一样一动不动。
老太太!老太太!!
突然,白猫猛地扭过了脑袋,前胸上沾满了鲜血,一双眼睛已经不知去向,两个往外淌着血的血乎乎的眼眶黑洞洞地盯向了云儿和康柳氏。
啊!!!云儿和康柳氏一声惨叫,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白猫的眼眶里猛地掠过一丝闪亮,软软地倒在了已经硬尸的康老太太身旁,气绝身亡。
康老太太半夜而亡,丈夫又不在家,清醒过来的康柳氏顿时慌了手脚,她急忙把管家牟大叫了进来。牟大听完后说:夫人,你不要着急,我这就派宋宗去接老爷,等老爷回来后再安排老太太的葬礼,老太太暂时停在厢房里还不能动,我会亲自组织人守尸。
牟大找来三个胆子特别大的家人,把白猫的尸体远远地扔出去,把康老太太的尸体搬进了棺材。棺材停放在厢房的地中间,几个人坐在炕上闲聊。聊了一会儿,几个人觉得实在没趣,便集聚在炕中间赌起了骰子。
不知怎么的,手气一向极好的牟大这回手气却极差,一连十八锅下来,他竟然一锅未赢。眼看着别人又掷出了十五点,毫无退步的牟大猛地抹了一把汗,把骰子捧在了手心,摇了两摇,晃了两晃,咬着牙举到了泥碗的上方。
六六六六六!!!突然,一阵尖叫声在牟大的身后炸响。
众人急忙回头,康老太太不知什么时候从棺材里爬了出来,坐在众人的身后探着脑袋瞅得正欢。
众人一片惨叫,滚瓜泼豆般张倒到了炕里:你?你?
康老太太怀里抱着那只已被人扔到远处的白猫,手轻轻地摸着猫头,猛地笑了起来:你们怕啥呀?!
嗷!白猫也仰头发出了一声嘶笑,一道寒光从它的眼睛里划过。众人发现:白猫的眼睛竟然变得血一样通红。
康老太太炸尸了!!!一夜之间,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整个村庄。几乎所有的人家全都关门落锁,整个村庄顿时陷入了一片死静。
直到第二天掌灯时分,康苑福才满脸惊慌地走进了家门:老太太呢?老太太呢?
躲在角落里的牟大一愣,急忙迎了上去:老爷,老太太她她炸尸了!
还没等牟大说完,康苑福一巴掌打得他满脸开花:再敢瞎说我让你变成死尸,快说,老太太在哪儿?
牟大嘴里含着碎牙,抖着手指道:就在东东厢房。
娘,你怎么了?娘!康苑福直着眼睛冲进了东厢房。
我儿回来了,娘挺好的。康老太太坐在炕头闪动着眼睛答道。猫嗖的一声跳了下去,一下子扑进了康苑福的怀里。
康苑福轻轻抚弄着猫头:娘,不是说你走了吗?
康老太太眼里立时掠过一丝寒光:好你个不孝的逆子,你三年有两年半在外经商,你的心里哪还有这个家,哪还有我这个娘?你还不如这只跟了我八年的老猫疼我,你竟然恨我死?你?
康苑福急忙跪倒在地:娘,孩儿不孝。孩儿现在不走了,孩儿亲自孝敬您,您永远是孩儿的娘!
康老太太顿时露出了笑容,眼睛里泛着寒光,没有一丝泪星:这才是娘的好儿子。你也回去歇着吧,娘累了,要睡觉。
康苑福刚退出屋门,厢房的灯便刷的一下熄灭了。
深夜,一道白影从康家大院溜出,直奔庄西孔二肖家。
白影越过孔二肖家院墙,来到房门前,轻轻拍了拍门板。
谁呀?屋里传出了孔二肖的声音。 嗯吭。白影一低头,咳嗽了一声。
是牟管家呀。孔二肖辨出了声,你别急,我这就来,这就来。孔二肖说着来到门,轻轻打开了门。
一股阴气猛地扑来,门口人一样站着一只浑身惨白的猫,两只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孔二肖。
啊!孔二肖刚一出声,两只血红的猫眼带着鲜血喷进了他的嘴里。孔二肖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白猫猛地向前一蹿,两只利爪刀一样**了他的胸膛。白猫两只后腿猛地一蹬孔二肖的身体,跃到地上,嘴里叼着孔二肖还在跳动的心,转身消失在黑夜之中。
孔二肖的心让鬼掏了!!!天一亮,整个村庄顿时笼罩在了一片恐惧之中。
老爷,老太太那不是好活,咱赶紧请个阴阳先生看看吧!牟大带着众人几乎要给康苑福跪下。
请什么阴阳先生?什么不是好活?谁能证明老太太她不是好活?
老爷,老太太她真不是好活。一向老实的更夫梁六开了口,昨天半夜,我看见那只猫叼着一个人心跳了进来,直接进了老太太的屋。跟着我就听见老太太吃东西的动静,我还听老太太一个劲儿地说‘这人心真好吃!’老爷,你信也罢,不信也罢,这个家我是不敢呆了,先逃命去了。梁六说着就奔大门而去。
站住!康苑福一声暴喝,一棍把梁六的左腿打断,谁再敢妖言惑众,败坏一点我家的名声,梁六就是下场。来呀,把梁六抬下去,由康府养活一生。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下去吧!
众人面带惊慌,纷纷退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又有一人被掏空了心脏。被掏空的人是和云儿换床而睡的丫环小兰。
老爷,你快去请阴阳先后吧,我能证明老太太她真是炸尸!刚刚收拾好小兰的后事,云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康苑福的面前。
康苑福一皱眉:你能证明?那你说吧!
云儿:老爷,那猫其实是来掏我的心的,老太太和那只猫都已经死了,都是我害死的。那天,那只白猫发疯追咬夫人,我拦它,它竟然抓坏了我的脸;我用木棒打它,老太太打了我两个耳光,抱着猫走了。我也是一时性急,偷偷把猫杀了,把猫心做成菜埋在了老太太的饭里。老太太吃着吃着就掉下了眼泪,直哭到眼睛淌血。半夜就发生了那些事老爷,你快去请阴阳先生吧,我宁可让人?a
href=’/huati/chengfa/’ target=’_blank’>惩罚膊?a
href=’/tags.php?/愿意/’ target=’_blank’>愿意让鬼掏心呐!
康苑福牙齿咬得正抖:那只猫为什么发疯地追咬夫人? 我夫人.夫人她
还没等云儿说完,早已气得发狂的牟大大吼一声:我真眼瞎,怎么就买回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呀,我对不起老太太!老太太,我要亲手给你报仇!说完,一刀捅了过去。
云儿一头倒在地上,张了张嘴,死了。 康苑福一急:你,你怎么把她杀了?

我同学:喂,×××吗?我是鼓楼区公安分局的,对,昨天和你通过电话,我们临时有点事,没去成,这样吧,你下午3点过来一趟吧!我们局就在,你来了找刑侦科刘队长就行了(这还听不出来,刑侦科那管跳楼,我汗)

汤嫂在杭州大街上转了三天,终于找到一项本小利大的活路——推着小车卖烤番薯。

傍晚,房间终于都整理好了,我和承俊便起身离开。仁锡送我们到门口,似乎为他刚才的举动有些不好意思,对我们说道:今天非常感谢你们的帮忙,改天我请你们一起喝酒。有些事情等时间到了我会告诉你们的,今天的事情你们不要放在心上,我有自己的原因,不太方便现在告诉你们。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接通那个电话,不过换了我同学和她说话:

变卖厂房还清?詈螅郎┍淮蚧卦停毓橄赂谂ば辛小?a href=””
target=”_blank”>

我和承俊理解地点了点头,对他说: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电话那边:不是吧,你不是说要自杀吧(我偷笑,幸亏她不知道我脸皮有多厚)

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有个倔劲,汤嫂竟然又推起了小车卖番薯。

仁锡从以前的公司辞职以后,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刚租了一间房间,作为他的办公室。在韩国,人们称这样的办公室为宾馆办公室,因为这里不仅能作为工作的场所,而且还是他生活起居的家。这几天他忙着搬家和整理东西,自然不忘记叫上我们这帮老朋友帮忙。

然后那个女生就一个劲的劝我,给我讲笑话,还说一些自己的糗事,^_^逗死我了!

汤嫂的计划是,工厂开发一种仿糖藕薯干,即将番薯切成圆片,扎出窟窿眼,看上去与莲藕片一模一样。扎眼落下的番薯渣还可以打成粉做成炸薯片。

整整忙碌了三个小时,我们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了新房。仁锡点了炸酱面,我们气喘吁吁地坐下休息。

我同学:我是公安局的昨天找过你的,是这样的,你不要紧张,先听我说

在然后,汤嫂脑子里有冒出经常听到的一个词儿品牌战略,她又打算尝试一把。

可是仁锡没有理会他,走到一旁继续吃面。我和承俊觉得很不自在,就不再作声,又开始整理起来。

听话音,都快急哭了。)

有一年暴雨成灾,雨水浸泡了汤家的番薯地,暴雨过后,小汤嫂跟爸爸去地里挖番薯,发现一只野蜂巢穴被大风刮落到水里,蜜汁渗透了番薯田,那一回,挖出番薯回家用火烤,考出的香味特别不一般,番薯皮的表面烤出一层糖泡泡儿,咬一口,焦酥甜脆滑,别提多好吃了。

仁锡喝了一口啤酒,继续说到:

女的:啊~~

失业以后,汤嫂才知道,在当今这个年代,拥有城市户口只意味着自己失去了土地,一旦失业,连回乡务农的活路都断了。

可是,就在我刚刚想通的那一刹那,我又听到了笃笃的敲门声!这一次,我真的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我不敢再去门口,呆坐在桌子上,心里希望那时我的幻觉。果然,敲门声停止了。可我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那要命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恐惧,歇斯底里地大叫道:‘到底是谁啊!’可是门外依旧没有回答。我从桌子下面操起一个空啤酒瓶,又一次走到门口,对着猫眼朝外看,没有人!我犹豫着要不要开门,正当我要做出决定时,我手中的啤酒瓶差点跌落到地上,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我再一次打开了门,还是一样的结果,走廊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明天我一定要去物业管理处,跟他们反映这件事。’我心里想。

我同学:不要惊慌~~你们注意关好门窗,我害怕他来找你 女的吓的不敢说话了:

后生可畏,堤防你身边的小鬼。

我到了酒吧,发现承俊已经到了。我正和他聊天的时候,仁锡也赶来了。

我同学:喂,我是鼓楼区公安分局的,昨天我们这边出了点事,晚上12点以后你们谁接的电话?

18岁进杭州城,在乌亮广告策划公司做清洁工,一干十五年,期间目睹了公司从一间小出租屋扩展到一幢摩天大楼,最后轰然倒闭的全过程。在这期间,汤嫂也成功地把自己的户口农转非。

你刚才到底听到什么声音啊?承俊又一次好奇地问我。

我同学:喂,我找×××

汤嫂对自己东山再起信心十足,因为她还有一张王牌——蜂蜜水泡番薯的秘方。

这间宾馆办公室非常现代,也很干净。特别是明亮的落地窗,让人觉得心情舒畅。不过奇怪的是,站在九楼,从窗户里望出去,远出山的形状却显得有些异常,说不出来的感觉。。

电话那边:我叫×××,住

汤嫂牌薯干一炮走红,汤嫂也由厂家的销售代理跃升为股东,最后晋升汤嫂薯干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大概是我听错了吧,房子太安静了。我心里想着又开始投入工作。可是,过了几分钟,家里的门又响了起来。我的心开始提了起来,我大声地喊道,是谁啊?一边走到门口看了看猫眼,外面还是没有人。

我:是啊,我最近背透了,刚从银行取的钱,就被偷了;好容易过次生日,喝醉了和一人打起来了,拿砖把那人脑袋打开了,结果发现那人是我们系的辅导员;好容易养了只乌龟,结果爬到食堂去了,等我找去的时候已经剩壳了(汗,这都听不出来是骚扰电话,真为祖国的明天担忧)

汤嫂烤出的番薯不一样,首先是香气格外浓烈,隔着两条街,你都闻得到那股特殊的香味,焦熟带甜,令人垂涎。

仁锡接过我的话说道:这是新建的公寓,还没多少人搬进来。哎,算了,别管了。

我同学:不认识?不认识就打了半个多小时?

作为一个临时工,失业后的汤嫂得不到任何补偿,作为工人老汤的妻子,初中女生的母亲,失业就意味着从此一家三口吃不饱饭。

听着这个声音,我全身爬起了鸡皮疙瘩,甚至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晚上11点半,我们又拨通了那个电话,仍旧是我那个同学

汤嫂没想到自己会下岗。

你怎么随便翻我的东西!他看上去非常不满。

我同学:鼓楼医院说昨天跳楼的哪个男的尸体不见了,他们找了很久,没找到,只在墙上发现用血写的你的电话号码。

汤嫂的品牌推广计划简单易行,他找到全市所有的烤番薯推车贩子,出钱让他们把大圆筒型烤炉外表刷上汤嫂牌仿糖藕薯干的品牌商标。

你没听到吗?我感觉那个声音就在仁锡的房间里,真的挺奇怪的。我说。

电话那边:等一下。只听见那边喊,×××,电话找,是男的!(我晕,听见是男的这么兴奋,不会是恐龙寝室吧)

两口子的小车一个定点在西湖边,一个定点在学校附近,都是人流量大的地方,汤嫂在广告公司干了十几年,耳熏目染了许多营销策划之类的小常识,逐渐不满足与只卖几只烤番薯,她到小食品批发市场找来集中番薯干、炸薯片之类的包装小食品搭着卖,搞起了番薯系列产品销售。

仁锡跑到房间的客厅,听了一会,招手对我们说道:你们快过来,来这儿听听。

我同学:哦,那好吧,他都说了些什么,你重复一下吧。

就在公司开始贷款征地扩大生产规模的时候,有顾客投诉,在食品包装袋里发现一只死苍蝇。

仁锡又喝干了一杯啤酒,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的办公室隔壁,一家人都没有,还是空着的。只有我不了解这座建筑的情况,急急忙忙搬了进来。我已经三天没去那住了。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住在那里。

真不认识,我从来没见过他,他说他想自杀,随便拨的一个号,我还开导了他半天呢!

不料,再次推车上街头,汤嫂发现世道大变样了。

小子,乱世成英雄啊。仁锡得意地说: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在人家的手下打工的日子可不是一般的悲惨。但是只要你动动脑筋,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事情,成功也是轻而易举。

我:你好,很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走完生命的最后里程。

大街上,烤番薯小车数不胜数,番薯都是一样的番薯,烘烤技术都是一样的技术,你花三元钱买一块吃,味道不会有任何区别。

正当我们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仁锡突然在我们背后大声说道:喂,你们快听!

那个女的:什么事情啊,我下午去没找到刘队长啊

如今,汤嫂将待烤的番薯先用蜂蜜水泡过,阴干再煨炉,一家伙烤出了杭州城里一道闪亮的品牌。

这么晚,会是谁呢。我心里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猫眼。可是门外的走廊上并没有人!我心里很奇怪,就打开了门。可是门口还是没有人。我左右扫视了一下,却只看到昏暗的走廊灯和和寂寞的走廊。

昨天上午,我们又拨通了那个电话,还是我那个同学

你别小看这小小的番薯推车儿,一个月下来,收入比老汤上班工资高出好几倍,于是,老汤也辞职下海,也推着小车开了家分店,两口子一块儿上街,雇了个小鬼在家帮洗番薯,泡糖水。

我承俊停下了脚步,张大耳朵听了听,可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我是一男生,大前天晚上一屋子的人都觉得没什么事做,又睡不着,就决定打骚扰电话。然后就随便拨了一个女生寝室的电话。在电话中我以一种非常郁闷的口气说我现在背透了,直想自杀。以下是一部分实况录音:

追查开发产品的人,竟然就是当年汤嫂雇佣来替他洗番薯泡糖水的那个小鬼。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微弱拉,不过听你这么一说,好象挺象女人哭泣的声音。我回答道:怎么拉?邻居家的女人每天在隔壁勾引你吗?哈哈。

我同学说:虽然我们也很相信科学,但是有是疑问是无法解释的~~~就这样了有问题请打电话..

一夜之间,品牌臭了,产品开始大量积压

我第一个吃完了面,就开始帮仁锡整理东西。因为我非常好奇,仁锡的决定究竟是什么,所以趁他不注意,我偷偷翻着他的行李。

我同学:哦,昨天我们这里有人跳楼自杀了,从他手机上了解,他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你的,我们想问一下,你和他什么关系?

她找到一家不大不小的,专做包装番薯干的企业,提出自己的品牌计划,那老板顿时与她一拍即合。

这时,汽车来了,我们便上了车,很快忘记了这件事,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声音将会是那么恐怖的故事的开始。

电话那边:就是我,怎么了?(还真巧,可能电话就在她旁边吧)

汤嫂得到了产品的独家经销权。

仁锡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刚才在门口我听到了,但是现在声音太小了,似乎是有人在哭,不知道是猫在叫,还是人在哭。反正挺奇怪的。

女的一声尖叫:啊

西湖是一个荷花世界,到西湖的游客都愿意买点西湖糖藕片吃,番薯糖藕片别有风味,价格比真莲藕便宜一半,产品一面市,立马畅销。

承俊问仁锡说:小子,你的秘密生意做得如何了?

我同学:哦,电话里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你叫什么,住那里?下午你不要出去了,我们2点半过去和你了解一下情况,你自己好好回忆回忆。

烤番薯顺带零售泡沫糖牌泡沫番薯干——一种根据蜂蜜水泡番薯远离炮制的新产品,每一块番薯片上,都浮起一层糖泡沫,诱人开胃。

我和承俊疑惑地又返回到房间里,三个人站在客厅里仔细聆听。果然,我听到有非常细微的声音传入耳朵,似乎是有人在隐隐地哭泣!

我同学:喂,我找×××

全杭州城每辆番薯推车的烤炉里,都散发着蜂蜜烤番薯的焦甜味儿,所有烤炉外壳都换上了一个叫泡沫糖的新商标。

仁锡没有回答承俊,而是转过头问我说道:一翰,上次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听到的,是不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同学:现在情况有点复杂了,我们刚刚接到鼓楼医院的电话

天有不测风云,一夜暴富者多半也需要多年努力积累,但一夜坠落,真的只需要一夜功夫。

说话间,送外卖的人来了,我们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正好是哪个女的接:是我啊,这么晚了什么事情啊?

小时候在农村,汤嫂掌握得最娴熟的一门手艺就是偷地瓜、烤番薯。

这时,仁锡说道:这一带的房子价格非常贵,我真没想到自己那么幸运能租到这么便宜的宾馆办公室。

下午大约2点50左右,我们几个也进了鼓楼区公安分局(不是抓进来的,是为了看她来不来,也顺便看看长什么样),就看见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在到处问:请问刑侦科刘队长在哪?

接下啦,卫生检疫部门通过抽查,认定汤嫂牌薯干农药与防腐剂超标。

没办法,我只能再回到房间。可是,走在走廊上,我却似乎感觉到旁边有人的呼吸,于是,我大步走回房间,用力地关上门,坐回了桌子前面,大口地喘着气。这时,我的目光落到了键盘上,莫非刚才的敲门声是我击打键盘的声音,全是我的幻想?

电话那边:

我又返回到房间,我无法再安心工作,也睡不着,只好坐在桌子前面发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左边耳朵里有痒痒的感觉,似乎是有人的视线射到了我的耳朵里。我一边抬起手抓着耳朵,一边转头看向左边。

电话那边:不认识阿?

仁锡一见到我们,就坐了下来,闷生不响地开始喝起了啤酒。

两个星期以后,仁锡又打电话给我,说是为了感谢我们的帮忙,请我们喝酒。

呵呵,反正我现在还在研究这个问题,等我确定了再告诉你们。仁锡回答道。

这时,我在一个大箱子的底部翻到一些杂志。我把那些杂志都拿了出来,打算看个清楚。可我一看到那些杂志的封面就吓了一大跳,只见上面都是一些人的残肢和可怕的尸体。我又将目光移到杂志的题目上,只见用血红的大字写着:world
most scary pictures(世上最恐怖的照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什么不敢回去?承俊问道。

这时候,承俊满脸疑惑地看着我:有声音吗?我怎么听不到?

对了,你到底打算做什么生意啊?最近经济这么不景气,你居然还辞职,果然够大胆。我笑着说。

承俊听了仁锡的话,接道:你脑子不好使了吧?现在找工作那么难,你看我和一翰都找不到工作,我看你真是吃饱了撑的!

喂!这个书柜放在这儿!仁锡对我和承俊说。我和承俊抬着书柜放在了他指的地方。

仁锡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搬家的第二天晚上,我终于把东西全部整理完毕,准备开始工作。我在窗附近放了桌子和床。坐在桌子前面的时候,往左看可以看到外面不那么好看的风景。而且可以随时打开窗户抽烟,十分方便。所以,那天晚上,我第一次坐在桌子前面,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因为一家邻居也没有,所以非常安静。尤其是晚上,隔壁新建公寓的建筑工人都下班了,安静地出奇。所以我打开收音机,想一边听广播,一边工作。没想到收音机不知道是不是在搬家的时候摔到了,放不出声音。我没办法,只好继续专心工作,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多。这时,一翰你们曾经听到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这一次我听得非常清楚。附近都没有人家,我觉得非常害怕,就在那时,有人敲响了我家的门!

我点了点头:恩,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声音。

三天前,我的高中同学仁锡打电话给我,让我和承俊帮他搬家。

窗外的女子

到底是谁在跟我恶作剧。我非常生气,一把打开了门。可是,走廊上依旧空空如也。我既害怕又生气,跑出门来到电梯旁,依旧没有人,而且电梯显示停在一楼。我又走到楼梯处,可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对着楼下喊道:‘有人在吗?’可是我只听到我自己的回声:‘有人在吗?有人在吗?有人在吗?

我耸了耸肩:怎么了,有什么声音吗?

我非常的好奇,正打算翻开仔细看时,仁锡突然走了过来,生气地一把夺过我手上的书。

我没想到他的反映那么强烈,顿时感到非常尴尬。仁锡把杂志又重新放回到箱子里。

窗外的女子

窗外的女子

让我们看一下啊,那是什么书啊。承俊在一旁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