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旁王朝简介:统治欧洲多个国家的封建王朝

伊凡五世全名为伊凡五世·阿列克谢维奇·罗曼诺夫(Иван V Алексеевич
Романов)(1666年-1696年),俄罗斯帝国沙皇(1682年~1696年在位),他即位后不过是名义上的沙皇而已,实际决定权被同母姐姐索菲娅·阿列克谢耶夫娜掌握。

突袭梅德韦港(英文:Raid on the Medway;荷兰语:Tocht naar
Chatham)。是第二次英荷战争的决定性战斗。由于伦敦大火助长英国厌战情绪,战争经费也开始不足,要求和平的压力与日俱增。1667年初,在确认法国无意进攻英格兰后,查理二世决定不再继续增加海军装备,不再理睬荷兰采取积极进攻的各种讯号。1667年6月19日,德▪鲁伊特率领荷兰舰队(24艘战列舰、20艘小型船、15艘纵火船)趁黑夜涨潮之时,先遣舰队顺潮流溯入泰晤士河,一路炮击,非常快占领了英国希尔内斯炮台,夺取了贮存在此地的四、五吨黄金以及大量木材、树脂等物质。荷兰舰队横冲直撞,寻找并击毁发现的英国舰船,一些最好的军舰被俘虏准备作为战利品带回本土。荷兰舰队甚至还炮轰伦敦。22日,荷兰舰队长驱直入到达查塔姆船坞。据说当时英国在次停泊了
18艘钜舰,每舰都在1000吨以上,荷兰舰队进入后打哑了岸上的炮台,登陆部队以及纵火船人员拆除或毁掉了河上障碍,非常快英国就损失了6艘钜舰。其中蒙克的旗舰”皇家查理”号被荷兰人带回国内。这也标志著荷兰海军达到了胜利的巅峰。到今天”皇家查理”号的残余部分依旧在阿姆斯特丹博物馆中展出,作为他们这段光荣历史的见证。

波旁王朝,(法语:Maison de Bourbon,英语:House of Bourbon or Bourbon
Dynasty ,西班牙语:la Casa de Borbón en España) 「旁」通「傍」
,是一个在欧洲历史上曾断断续续统治纳瓦拉、法国、西班牙、那不勒斯与西西里、卢森堡等国以及义大利如果干公国的跨国王朝。

查士丁尼于483年出生于色雷斯斯科普里的一个农民的家庭里。

他是阿列克谢一世与玛丽亚·米罗斯拉夫斯卡娅之子。因病弱低能,不可以参与国政。在其兄费多尔三世死后,纳雷什金家族推其同父异母弟彼得为沙皇,米罗斯拉夫斯基家族对此不满,唆使近卫军发动政变,推伊凡并立为沙皇。此后召开的全俄缙绅会议确认伊凡为第一沙皇,彼得为第二沙皇。但是伊凡即位后不过是名义上的沙皇而已,实际决定权被同母姐姐索非亚公主掌握,直到1689年再次发生政变,将索非亚囚入修道院为止。此后决定权落入彼得手中,即俄罗斯历史上最著名的彼得大帝。与日后被称为”俄罗斯最伟大的帝王”的彼得大帝生于同一时期,也就注定了伊凡五世悲情的一生。.

这壹次奇袭给英国造成了近20万镑的损失,更使皇家海军蒙受了奇耻大辱。而此战也成为英国皇家海军有史以来遭受的最严重的一次失败。英国遭此大败,加之瘟疫和伦敦大火两重灾难,无力再战。奇袭加速了英荷两国的谈判程序,直接促使第二次英荷战争结束。

其在法国的统治于1589年开始。
17世纪中期,再度分出长幼两支:长支相继临朝的君主为路易十四、路易十五、路易十六、路易十八和查理十世;幼支奥尔良家族的统治史称奥尔良王朝或七月王朝。法国大革命爆发后查理十世在1830年七月革命中被推翻;七月王朝亦在1848年革命中倾覆,波旁王朝在法国的统治最终结束。波旁王朝在义大利的统治于1860年告终。波旁王朝在西班牙的统治于1936年被推翻,但于1975年第三次复辟,是日前西班牙的王室。

他的叔父查士丁出身行伍,以作战有功升任禁卫军统领。查士丁一世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色雷斯农民,靠军队发迹,爬上东罗马君主宝座。查士丁一世对自幼跟随着自个的侄儿查士丁尼寄予了厚望,让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伊凡五世是阿列克谢一世和玛丽亚·伊利尼奇娜·米洛斯拉夫斯卡娅皇后最小的儿子。他即位时时年16岁,但双脚浮肿,举步维艰,而且口齿不清,智力低下。尽管如此,他仍然在姐姐索非娅·阿列克谢耶夫娜公主和外戚米洛斯拉夫斯基家族的操纵下策动射击军叛乱,和彼得一世一同继承俄国王位。

背景

从518年后,查士丁尼就协助叔父掌理政务,担任帝国行政指导。

人物大事件

荷兰海军取得优势。无关乎舰队实力或是国家总和国力,这一阶段的海战予人的感觉更像是德·奈特的个人华彩的演出。纵然这种说法有些所谓英雄史观的偏颇,但个人于历史的价值恐怕是难以否认的。

于518年,查士丁被拥立为拜占廷皇帝,是为查士丁一世。查士丁尼以养子身份协助查士丁一世制订国内外的重要政策,并获得「恺撒」和「奥古斯都」的封号。

1682年,伊凡五世和彼得一世共同执政。在射击军的要求下,软弱的纳塔利娅·纳雷什金娜皇太后准许索非亚公主摄政,此后的七年中,索非亚把伊凡五世留在莫斯科,彼得一世和皇太后避居普列奥勃拉任斯科耶。此间,米洛斯拉夫斯基家族为沙皇安排了一门婚事。女方是贵族之后普拉斯科维娅·萨尔特科娃。他们生有五个女儿,两个早夭;剩下的两个被彼得大帝随意指婚给贵族,婚后都不幸福;四女安娜·伊凡诺夫娜成为俄罗斯帝国第四位皇帝,第二位女皇安娜一世。.

在圣·詹姆斯日之战后,英荷双方虽然没有再进行过大规模的海战,但战争却也并未就此停息。两年之久的海战使得两国国力亏空,元气大伤。当
1666年9月10日,一场罕见的火灾降临到伦敦,连续烧了4天4夜,将伦敦城毁去2/3,经济损失超过800至1000万镑(按:经济损失已超过了两次与荷兰战争的费用)之后,英国无力再战,从1667年1月开始,不断与荷兰方面取得联络,希望进行和平谈判。

527年8月,查士丁一世去世,查士丁尼成为拜占廷帝国皇帝。

伊凡五世本人死于1696年,他生前已是京都的囚徒。普拉斯科维娅皇后死于1723年。伊凡五世最后的血亲,伊凡六世(三女叶卡捷琳娜的外孙,被安娜一世立为沙皇)1764年死在奥拉宁堡囚牢中,此后该家族绝嗣。

荷兰海军虽然在圣·詹姆斯日战役中失利,但舰队主力依然健在,并未受到致命性的打击。德·奈特通过这场在英国本土附近作战的实践,认识到了夜间偷袭的大概性,并利用间谍获取了泰晤士河的潮汐、水位、航线等情况以及伦敦地区的军事河经济情报,还对水兵进行了夜间战斗的训练。在得到元首的授权之后,他制定了一项大胆罕见的作战计划:先将舰队在特塞尔岛外紧急集合待命,然后觅机偷偷驶入泰晤士河口,沿梅德韦河溯流而上,直达英国舰队的战舰船坞查塔姆,然后将英国战舰击沉或焚毁。

查士丁尼即位后,为自个确定了主要的政治目标:「收复」西部领土,恢复基督教的罗马帝国。他为此经常彻夜不眠,费尽心机,几乎到了发狂的地步,以致当时有人惊呼:查士丁尼不是人,而是个丝毫不需要休息的恶鬼!

子女

之所以谓之”大胆”主要因为这一计划有着极大的风险:姑且不论沿途有英国的各种防御设施,仅泰晤士河口和梅德韦河就多沙洲浅滩,只有涨潮且顺风才能通过,稍一疏忽,错过潮位或是风向不顺、风力不够,则军舰就有搁浅的大概,况且英国海军的全部战舰未必都已进港不可以作战。

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的人物中间,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皇后提娥多拉。提娥多拉以前是君士坦丁堡剧院的一个伶人和名妓,被查士丁尼看中,于523年结为夫妻。查士丁尼执政后,提娥多拉成为非常有权势的人物,对查士丁尼政事产生重大影响。

与普拉斯科维娅·萨尔特科娃共育有五女:

另外,对于硬体的依赖也是英军未能料到这壹次奇袭的原因之一:在梅德韦河口和查塔姆之间,设有一根长达800码、重14.5吨的横江大铁链。任何人也未曾设想到,荷兰舰队竟敢深入敌腹,将战火引至大英帝国的家门。都说战争是一场豪赌,那么胜利女神可能经常会去眷顾那些敢于在关键时刻掷下巨注的人物,于是,世界海战史上的奇蹟出现了。

查士丁尼首先采取措施巩固帝国的内部,统治任命10人组成的委员会(以后又组成16人委员会),系统编纂罗马帝国的法律。全部编纂工作从528年开始,到534年告竣,历时6年。

长女玛丽亚·伊万诺芙娜(1689年3月31日~1692年2月23日).

过程

法典包括两个综合部类,一类是由政府颁布的各种法令,称为成文法;另一类是著名法学家对法令的论述和阐释。委员会收集了自哈德良以来历代皇帝所颁布的法令,删除过时和相互矛盾部分,于529年编成《查士丁尼法典》共10卷。

次女费奥多西娅·伊万诺芙娜(1690年~1691年).

1667年6月19日,德·奈特率领荷兰舰队(24艘战列舰、20艘小型船、15艘纵火船)航行到泰晤士河口。趁黑夜涨潮之时,先遣舰队顺潮流溯入泰晤士河,一路炮击,非常快占领了英国希尔内斯炮台,夺取了贮存在此地的四、五吨黄金以及大量木材、树脂等物质。荷兰舰队横冲直撞,寻找并击毁发现的英国舰船,一些最好的军舰被俘虏准备作为战利品带回本土。荷兰舰队甚至还炮轰伦敦。22日,荷兰舰队长驱直入到达查塔姆船坞。据说当时英国在次停泊了
18艘钜舰,每舰都在1000吨以上,荷兰舰队进入后打哑了岸上的炮台,登陆部队以及纵火船人员拆除或毁掉了河上障碍,非常快英国就损失了6艘钜舰。其中蒙克的旗舰”皇家查理”号被荷兰人带回国内。

533年编成《法学汇纂》,共50卷,收集了历代法学家的论文。同年又颁布《法理概要》,或称《法学家指南》,简要阐明法学原理,作为学习罗马法的教材。

三女叶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1691年10月29日~1733年6月14日).

影响

在法典编纂工作完成以后,查士丁尼又陆续颁布了168条敕令。这些敕令,当时未被列入法典,到了565年也被编辑成集,称为《新法典》作为查士丁尼法典的补充。查士丁尼时代汇集整理的全部罗马法律文献,统称《罗马民法汇编》。

四女安娜·伊凡诺夫娜(1693年2月7日~1740年10月28日).

凭恃著”绅士风度”的英国人自然不耻这样的奇袭,英军的一位目击者写道:”这些威武雄壮、战绩辉煌的战舰的毁灭,是我生平所看见的事情中最令人心疼的。每一个真正的英国人见了都会伤心泣血的。”荷兰舰队横行了三天,最后全部安全返航。之后,德·奈特便封锁泰晤士河口长达数月。
这壹次奇袭给英国造成了近20万镑的损失,更使皇家海军蒙受了奇耻大辱。英国遭此大败,加之瘟疫和伦敦大火两重灾难,已无力再战。奇袭加速了英荷两国的谈判程序。

这是欧洲历史上第一部系统完全的法典。它确定了统一的无限私有制概念,提出了公法和私法的划分:「公法是有关罗马帝国政府的法律,私法是有关个人利益的法律。」私法基本上分人、物、对物权、对人权以及民事诉讼等五个部分,体现了私有制和商品交换本质的法律关系问题。

五女普拉斯科维亚·伊万诺芙娜(1694年~1731年).

恩格斯称罗马法为「以私有制为基础的法律的最完备形式」,是「商品生产者社会的第一个世界性法律」。其所具有的意义大大超出了上古和中世纪社会的范围。从十二世纪起,西欧重新恢复对罗马法的研究,《罗马民法汇编》成为各国研究和制定法律的基础。其中的公法对后世无多大影响,而私法则对近代欧洲各资产阶级国家的立法起了重大的作用。

查士丁尼编纂法典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帝国的统治。法典中渗透君主专制的思想,极力歌颂君权,以为「没有任何东西再比皇帝陛下更高贵和更神圣」,「只有他一个人能夙兴夜寐,为人民的幸福着想」,皇帝的旨意具有法律的效力,,谁反对皇帝就要遭到法律的惩治。查士丁尼在法典中把君权同神权结合起来,第一个提出君权神授的思想,宣传皇帝直接得到「天惠」来统治人民,使君权神圣化。

为了巩固奴隶主对奴隶和隶农的统治,阻止在帝国内部已孕育的封建因素的发展,法典一再强调奴隶和隶农的依附地位,他们必须服从主人,「都应当服从自个的命运」,不得有任何反抗。由于拜占廷的奴隶制度正在发生变化,使用奴隶劳动已不再能获得厚利,《新法典》不得不规定允许释放奴隶,隶农则仍须固著在土地上,以保证大地主有充足劳动力。

查士丁尼还利用基督教来作为其专制政体的支柱。他登台不久,即宣布自个是国教东正教的保护者,首要责任就是要根绝一切异端。他限令所有异教徒在三个月之内都得改奉正教,不许他们担任国家官职,没收他们的寺院并移交给正教徒,甚至把沉重的劳役和兵役加在他们头上。

529年,查士丁尼将雅典的一所著名的哲学院作为异教团体加以封闭,将其中七位有名学者放逐到波斯。529—530年,他又镇压了巴勒斯坦的撒马利亚教派的反抗。但使他最感棘手的则是一性论教派,这个教派只承认基督具有有神性,反对官方教会的富有和腐化,要求神职人员放弃世俗的财富和体验。这种教义早在埃及、叙利亚等地传播,当地被压迫人民参加这个教派,利用这一宗教异端来反对帝国的统治。

530年,帝国政府在叙利亚安提阿颁布命令,凡不承认查尔西顿宗教会议的予以放逐。大规模的反抗运动迅速兴起。536年,皇后提娥多拉的亲信狄奥多西被派往亚历山大任大主教,这又激起了埃及人民的反抗。反抗虽然被镇压下去,但查士丁尼却深深感到继续对一性论教派采用高压手段会危及他的统治。

他采纳了皇后提娥多拉的意见,力图与这一教派妥协,把被放逐的那些一性论教派的主教释放回来,并设法调和一性派教徒与帝国政府、官方教会的矛盾。这些努力并未能消除一性论教派的反抗情绪。

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拜占廷在经济上还保持相对稳定,城市繁荣,工商业兴盛,但是城乡劳动人民所创造的大量财富,都被帝国政府耗费在维持庞大的官僚机构和人数众多的军队、对内镇压人民、对外发动战争等方面。

帝国政治十分腐败,贪污、贿赂、卖官鬻爵成风。从朝廷到行省大小官员,无不滥用职权,对人民敲榨勒索。为了加强中央集权,查士丁尼过去在行政上作过一些改革。譬如,简化行政机构,裁减官员,加强中央与地方联络等。

另外还对一些拥有大地产并力图与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的元老院贵族进行了斗争,但未取得显著效果。查士丁尼本人在这一时期又大兴土木,在首都君士坦丁堡兴建了巨集伟宫殿和堂皇的圣索非亚教堂。

为了抵御外族入侵,查士丁尼还到处修筑桥梁,敷设道路,从多瑙河到阿尔明尼亚高山及幼发拉底斯河两岸,沿途建立了几百座要塞,构成防卫网。为完成这些规模巨大的工程所需大量资金和繁重劳动无疑落在劳动人民的头上。

查士丁尼一世是一位「不眠的皇帝」,他亲自管理非常多事情。他的法典是全新的,其作用一直延续到近代。他本人对城市和省份的管理也很关心。但他也不得不经受一些打击,其中最主要的是尼卡暴动。

登位后,为了争夺高加索通往黑海的出口,以及参加对东方贸易竞争,即与萨珊波斯展开争夺战,但是长此下去,不利于为在义大利和北非恢复古罗马帝国而进行的战争。因此查士丁尼于532年不惜以赔款11,000磅黄金为代价,与波斯缔结了和约。

对于巴尔干北部诸蛮族部落的进攻,也是以重金收买酋长的方式求得和平。这样,暂时稳定了东方和北方的边境。查士丁尼随即集中兵力向西,企图消灭建立在西罗马帝国旧址上的蛮族国家。533年,查士丁尼借口其同盟者希尔得西斯被废,派大将贝利撒留率军入侵北非汪达尔王国。

他利用汪达尔贵族内讧以及当地部落与汪达尔上层统治者之间的矛盾,勾结旧奴隶主和教会势力,攻占王国首都迦太基,消灭汪达尔王国,在北非恢复帝国的行政机构。

535年,查士丁尼制造了另一借口,即东哥特摄政王后爱玛拉森莎被杀害事件,命贝利撒留渡海进兵义大利,攻打东哥特王国。贝利撒留军队在西西里登陆,536年攻打罗马。

查士丁尼下令在义大利恢复奴隶制制度和旧日罗马的地方行政机关,让曾经的奴隶主重新上台。他们对奴隶和隶农反攻倒算,夺回土地,搜查隶农和奴隶。使那些已获得自由的人全都陷入沦为奴隶的困境。帝国政府还在义大利竭力搜刮民财,滥征苛捐杂税,使得居民不禁怀念起蛮族统治时期的处境。

查士丁尼在北非、义大利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当地人民的强烈反抗。他们纷纷支援汪达尔人和哥特人起来继续与拜占廷军队斗争。北非人民在斯多查的领导下举行起义,坚持十年。

义大利的奴隶和隶农支援东哥特国王托提拉对抗侵略军。在一个时期内,托提拉军势极盛,收复了大部分土地。把贝利撒留逼到半岛的西南部。后来,查士丁尼派军队从义大利北部增援,才于555年消灭了东哥特王国。

查士丁尼在征服义大利的同时,利用西哥特王国内乱之机,领了西班牙的东南部。科西嘉、撒丁尼亚、巴利阿利群岛以及达尔马提亚等地,都先后并入拜占廷版图。至此,拜占廷帝国已囊括西罗马帝国的绝大部分旧有领土,比它原有的领土面积几乎扩大了一倍。

但是,查士丁尼的功业未能持久。长期的对外战争削弱了帝国的军事和财政力量。自555年后,查士丁尼已无力发动新的战争,貌似强大的拜占廷帝国在同斯拉夫人、匈奴人以及在同波斯的战斗中,总是吃败仗。

被征服地区的人民的反抗斗争日益激化,一性论教派在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等地仍然坚持斗争。面临这种形势,查士丁尼一筹莫展,只好以研究神学问题来「排遣」,最后在565年1月死去。他的继承人查士丁二世即位后过去惊呼道:「我们的国库空虚,负债累累,达到极端贫困的境地,军队也趋于瓦解,以致国家遭到蛮族不断的侵袭与骚扰」,这就是查士丁尼留下的残破局面。

查士丁尼死后。帝国在西方的领地相继丧失。568年,义大利北部和中部被伦巴德人侵占。隔了10多年,拜占廷在西班牙的领地被西哥特人收复。查士丁尼恢复奴隶制罗马帝国的反动政策终于彻底破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