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天国命运的一战——安庆解围战试解

唐帝国失去控制中亚的机会的战役:兵败怛罗斯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1200多年前,3万中国军队深入西域,和17万阿拉伯大军展开殊死厮杀。纵横东亚百余年的唐朝铁军,在浴血的残阳里,最后一次展现它的雄姿。

此战以唐帝国的失败而告终,整个中亚的历史进程被彻底改变。唐朝在西域的辉煌随风消逝,华夏文明黯然隐退,阿拉伯帝国完全控制了中亚,中亚开始整体伊斯兰化的过程。相反,阿拉伯人俘获了会造纸术的中国士兵,造纸术由此传人阿拉伯,并进一步流入欧洲,西方文明因此获得了迅速发展。

这是一场在世界史上有重要地位,却在中国史上被有意忽略的战役。

这是中世纪前期两大帝国之间的巅峰对决。

这,就是大唐帝国与阿拉伯帝国的怛罗斯之战。

天宝九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头。这一年烽火迭起,四海硝烟,发生了很多件大事。谁也想不到,在遥远的中亚荒漠草原上,敲响了大唐帝国由盛而衰的晚钟。

这一年,阿拉伯帝国发生内乱,穆罕默德叔父阿拔斯后裔阿布阿尔,屠灭奥米亚王朝,除一王子逃掉外,男子全被屠杀。阿布阿尔继任哈里发,史学家称阿拔斯王朝,中国称黑衣大食。这个迅速崛起的中东大国,早已把贪婪的眼光投向了遥远的东方。此前,穆斯林已经控制了亚述人、波斯人和罗马人想都没敢想过的辽阔版图,从阿拉伯半岛上的几个部落扩张成一个横跨欧亚非三大洲的空前帝国,向西占领了整个北非和西班牙,向东则把整个西亚和大半个中亚揽人囊中,成为中国、吐蕃之外影响西域的另一种力量。8世纪初,阿拉伯帝国在东方的最高长官哈查只·伊本·优素福垂涎中国的富庶,应许他的两个大将——穆罕默德和古太白,谁首先踏上中国的领土,就任命谁做中国的长官。阿拉伯在中亚与唐帝国随即展开了一系列的军事争夺,直接导致与唐朝在中亚地区的对峙。阿拉伯帝国此次内乱后上台的统治者,更是坚定地要与唐帝国一较高下,争夺中亚霸权。

公元751年前后的中国,正是盛唐的天宝年间,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此时坐在龙椅上的是李隆基,也就是后来被称为唐玄宗的一代传奇天子。在他统治的时期里,唐朝的国力达到了顶点,多次对外用兵。尽管此时他已日益沉醉于酒色之中,不再是那个励精图治的英明君主,繁荣的社会表面下也隐伏着种种危机,但大唐至少在目前还是大唐,当时是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强国。阿拉伯帝国早有虎狼之心,却并未能从中亚占到便宜。开元三年,阿拉伯与吐蕃联军和唐朝进行了第一次冲突,攻打唐属国拔汗那,被唐军击败。开元五年,阿拉伯对中国的战争又一次遭到失败。但阿拉伯仍旧执着地向中亚进行扩张。由于地理上的巨大优势,再加上唐军这个时期在青海与吐蕃大打出手,无暇顾及西域,阿拉伯的影响力慢慢体现出来,唐朝原本在西域的属国粟特诸国纷纷倒向了阿拉伯一边。

当此多事之秋,大名鼎鼎的高仙芝终于再次登场了。

高仙芝,祖籍高丽,是唐朝着名的边将之一。少年高仙芝“美姿容,善骑射,勇决骁果”,二十岁即拜为将军,“与父同班秩”,即和他父亲官级一样大小。

公元742年至公元749年,为去除唐朝经营西域的障碍,打击长期觊觎西域的吐蕃,高仙芝连续对吐蕃占领的葱岭以南地区连续进军,开始了一系列的讨伐,立下不世之功。

天宝初年,吐蕃以武力迫使小勃律(今克什米尔的吉尔吉特)与之联姻。由于小勃律地处吐蕃通往安西四镇的要道,小勃律的转向使得西域二十余国皆臣服于吐蕃,中断了对唐朝的朝贡。由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加上吐蕃重兵驻扎于此,当时的四镇节度使田仁琬曾3次讨伐均未成功。高仙芝于天宝六年被玄宗任命为行营节度使,率步骑一万进行长途远征。高仙芝从安西出发,仅用百余日便到达连云堡(小勃律西北部今阿富汗东北的萨尔哈德)。连云堡地势险要,且有万人吐蕃兵防守,但高仙芝指挥下的唐军作战神勇,半天时间便攻占了该城。在激烈的攻防战中,唐军斩五千人,活捉千人,获得战马千余匹,衣资器甲数以万计。吐蕃在小勃律的屏障被高仙芝拔除了。此后高仙芝率兵继续深入,越过险峻的坦驹岭,进入阿弩越城,平定了小勃律国,活捉小勃律国王及吐蕃公主。此役之后,唐军在西域威名更盛,高仙芝也被提拔为安西四镇节度使。天宝九年高仙芝再度奉命出军,击破亲附吐蕃的师国,俘虏其国王勃特没。葱岭诸国复归朝廷,吐蕃的嚣张气焰暂时被压制,被彻底封锁在青藏高原。

高仙芝这一阶段的军事行动皆大获全胜,为维护大唐王朝的威势立下武勋,深得唐玄宗的信任。高仙芝在西域也获得了极大的声誉,被吐蕃和大食誉为“山地之王”。高仙芝的胜利,标志着唐朝中国在中亚的扩张达到了顶点。高仙芝在库车驻地上,俨然是中国在中亚的总督。

少年得志,屡建奇勋。高仙芝心雄万夫,决心要为大唐帝国荡平在西域的一切障碍。他根本没有把那些手下败将阿拉伯人放在眼里。“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伟大,他又开始了合乎逻辑的出征。”这一次的目标便是石国以及背叛唐廷的突骑施部落。

他打算利用本文开头所述大食易代、河中叛乱的千载难逢良机,剪除大食羽翼,逐步恢复唐朝在岭外地区的主权。于是石国这个西域小国成了牺牲品。高仙芝时代“凡镇兵四十九万,安西节度兵二万四千”,而怛罗斯之战居然出动安西都护府八成以上的兵马,堪称倾巢出动,说明这次高仙芝对即将和阿拉伯的大战确有准备,志在必得。

公元749年12月,高仙芝以石国“无藩臣礼”为由,在经唐廷允许后领兵征讨。唐军一到,石国便请求投降。高仙芝先派人与之约和,但不久之后即违背承诺,趁其不备出兵掩袭,攻占石国城池。唐军不但俘虏了石国国王,而且掳走男丁,屠杀老人、妇女和儿童,大肆掠夺财物。公元751年正月,高仙芝入朝,将被俘的几位国王献于玄宗面前,并因赫赫战功被授予右羽林大将军。此时高仙芝达到了征战生涯的最高峰,然而悲剧的命运离他也不远了。

在唐军围攻石国时,石国王子侥幸逃脱。这位能言善道的王子,向中亚诸国痛哭流涕地控诉高仙芝背信弃义血洗石国的十恶之罪。中亚诸国立即大怒,向大食的阿拔斯王朝求救。

战火一触即燃。其实这是一场迟早要打的战役,唐朝要恢复在中亚的霸权就必须击败阿拉伯,而阿拉伯要完全控制中亚则必须击败唐朝。

此时,扩张野心极大的大食人早就垂涎中亚和大唐这块肥肉了,这样的机会他们怎肯放过?同时,阿拔斯王朝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纠集了河中以及阿姆河与锡尔河流域的所有属国,组成联军,一起攻打安西四镇。

来者不善,非同小可。高仙芝获知情报,心中也隐隐不安。最后,他决定先发制人,马上率军出发。他动用了骑兵和步兵共计两万人,其中还包括六百名各种工匠。同时,又征集了拔汉那、葛逻禄这两个附属国的三万五千骑兵。其中,葛逻禄部三万人,拔汗那部五千人,虽然他们的战斗力不怎么样,但高仙芝原本也没打算让这些人去打头阵。他只是想让他们凑个数,作为后勤辎重部队,兼做一些辅助性的工作。在他眼里,这些部落士兵就是垃圾军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唐帝国失去控制中亚的机会的战役:兵败怛罗斯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决定天国命运的一战——安庆解围战试解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太平天国运动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

我个人以为其失败的导火线或者说决定命运的一战是安庆解围战。

安庆解围战对太平天国是一个严峻、全面、高难度的考验。

如果天国交出一份合格的答卷则柳暗花明,再现生机,“东南浩劫,永无止日”;如果失利则天京门户洞开,等待天国的是失败的命运。

安庆是太平天国安徽省的首府,也是经营多年的军事重镇,更是扼守天京的门户。

江南清军在太平军二破江南大营和东征苏常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迫使咸丰帝转而倚重曾国藩的湘军。辛酉政变后,曾国藩和湘军集团取得了更多的实权。曾自1859年1
1月进犯皖境,与太平军展开历时近两年的安庆争夺战。太平军发动二次西征之役以解安庆之围,但因陈玉成操之过急和李秀成失期后至而未果。

太平天国在安庆被围的严峻局面下,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是一个不小的失误。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太平天国失去安庆与湘军夺得安庆,一胜一败的重要原因在于双方战前认识上的差距。

曾国藩这一仗头脑清醒,认识深刻,目标明确,判断无误。他坚持认定“自古取金陵者,必自上流而下”,而安庆正是天京上游门户。

太平天国一方则被动应付,缺乏配合。

我以为太平天国中有几个人能达到曾国藩这么高的认识水平一杨秀清、冯云山、石达开。

凭杨秀清的军事洞察力,他能认识;冯云山虽是个文人,但见识卓越,他可能认识;石达开能认识。可惜他们都不在了。

太平军中的陈玉成、李秀成、李世贤等都是将才,但还没有“修炼”成帅才,二三十岁的人能达到他们那样的水平已经是很难得了,但比起曾国藩老谋深算,还是略逊一筹;而洪仁则是书生型的人,终究差了一截。

湘军于1859年9月攻占安庆屏障——石牌,1860年2月攻占太湖、潜山等地,1860年6月攻占枞阳,从而完成对安庆的包围。曾国藩以重兵围城,挖下长濠,稳扎稳打,志在必得。

欲解安庆之围,可有两个办法:一是集中精锐,以不少于十万之众直扑安庆外围,这可能只有合陈玉成、李秀成二人之力,“毕其功于一役”,以所有精锐与湘军搏命。另一个办法是围魏救赵,攻取武汉。

这两个办法太平天国用得都不彻底。

第一个办法,李秀成姗姗来迟,不战而走;陈玉成等不及汇合各方,仓促赶去解围,势单力孤,损失惨重。

第二个办法,陈、李都曾威胁到武汉,却都在英国人的“劝阻”下放弃了攻取武汉的意图。其实,那时如果攻打武汉,英国人不至于武力干涉,干涉也未必得逞。

1860年9月,洪秀全召集陈玉成、李秀成等回京商讨救援安庆之策。他们决定采取洪仁业已提出的方案,从长江两岸合击武汉,迫使敌军抽调兵力回援,以解安庆之围。

确定由陈玉成部从长江以北,自安徽人湖北,攻武昌北路;李秀成部在长江之南,经江西人湖北,攻武昌南路;并定于1861年春会师武昌。侍王李世贤和辅王杨辅清等部,则在皖南战场机动。

可是,皖北方面,陈玉成欲直接解安庆之围。他集结兵力,先后发起对寿州、舒城、六安等城的攻击,试图驱走外线的湘军,但屡遭挫败,损失惨重。次年2月,他率主力5万余人于安徽桐城出发,“风驰雨骤,昼夜兼行”,直指武昌。胡林翼急调彭玉麟、李续宜等水陆两路回援,并痛骂自己“笨人下棋,死不顾家”。

但曾国藩从陈玉成急急率部西进,李秀成部亦在江西境内活动,看出太平军的战略意图。1861年4月1日,他在给家人的信中指出:“群贼分犯上路,其意无非援救安庆。无论武汉幸而保全,贼必以全力回扑安庆围师;即不幸而武汉疏失,贼亦必以小支牵缀武昌,而以大支回扑安庆,或竟弃鄂不顾。去年之弃浙江而解金陵之围,乃贼中得意之笔。今年抄写前文无疑也。”(《曾国藩全集·家书》)他成竹在胸,稳如泰山。

个人以为,如果太平军真的攻占了武汉,曾国藩自己虽然稳得下来,但其他湘军将领乃至安庆围城之军是否也稳得下来就难说了;且如武汉在手,进则威胁湘军后方,退在长江上游的战略回旋余地也有扩展,绝对是一步好棋。

但陈、李却都痛失了一举夺取武汉的战机。陈玉成是因为英国人何伯、巴夏礼的“劝阻”;李秀成是“听从”金执尔的“劝说”。

李秀成志在江、浙,不愿去湖北,但最终还是去了。1861年6月,李部进克湖北长江以南的州县(这说明李秀成还是愿意放弃一些自己的利益,“服从大局”的。关键是没有认识到安庆问题的严重性)。驻扎在江北岸黄州的陈玉成部将赖文光派人向他通报了江北军情大略。此时若陈李两军联合,“更进则武昌动摇,皖围解矣”(赵烈文《能静居日记》)。但李见陈已离去,加之英国驻汉口领事金执尔“劝说”其不要进攻武汉,便在鄂南招收大批群众入伍后,率军不战而退。

1861年4月,陈玉成等不到李秀成前来会合,径自率主力重返安徽。他率军于27日返回安庆城北之集贤关,对围攻安庆的湘军形成夹击之势;又檄调在天长、六合一带的吴定彩、黄金爱、朱兴隆,在芜湖的定南主将黄文金等来援。洪秀全亦令干王洪仁、章王林绍璋等白天京前往救援。曾国藩感到形势危急,向咸丰帝汇报说:“城贼扑之于前,援贼扑之于后,势殊危急。”他决心全力以赴,与太平军进行决战:“贼既以全力救安庆,我亦以全力争安庆。迅克安庆,大局乃有挽回之日,金陵乃有恢复之望。”(《曾国藩全集·奏稿》)曾亦调其悍将鲍超等部增援。

湘军针对太平军援军有先有后、强弱有别,将他们各个击破。

陈玉成再次到天京调救兵。但此时两支实力最雄厚的部队——李秀成军远在江西、李世贤军远在浙江。陈玉成只能会同杨辅清、黄文金等部发起攻击,甚至一度突破湘军的第一道长濠,但在遭受重大人员伤亡后被迫撤出。

曾国荃部湘军围困安庆达两年之久,主要采取长围久困的方法,不攻坚,不出战,唯坚守营垒,以逸待劳,用重兵拒援,逐次消耗陈玉成的援军兵力。

太平军贸然进攻时力量不足;想“围魏救赵”又半途而废。终于吞下苦果。

1861年9月5日(太平天国辛酉十一年七月二十六日,咸丰十一年八月一日),安庆终因粮绝而失守。守将叶芸来和先前率部突入城中增援的吴定彩等1,6万余人战死。城外援军只得撤走。

至此,天京门户洞开,安庆成为湘军的前进基地。

(安庆解围战的失利也使陈玉成黯然神伤,再加上洪秀全信任洪仁达、洪仁发,他因而此后有些消沉,后来被苗沛霖诱骗,被擒牺牲。)

1862年春,曾国藩开始实施三路进军方案:左宗棠所部湘军于二月入浙,从衢州向金华、杭州进攻;曾国荃所部湘军于三四月间自安庆沿江东下,进逼天京;李鸿章率新建的淮军于四五月间由安庆分三批乘轮船到上海,再以上海为基地,向苏州、常州进攻。三路敌军分进合击,太平天国陷入深渊。

关于陈、李,表面上看,陈玉成、李秀成都是有勇有谋的虎将,但细察之,还是各有所长:

陈玉成多勇少谋,而李秀成多谋少勇(当有人夸赞李秀成“勇”时,曾国藩不以为然地说:“李秀成滑而无勇”,李鸿章也说:“李秀成用兵稳而胆气不足”)。

他俩互相配合、协同作战时,打出了三河大捷这样的漂亮仗,而这次安庆之战则暴露了各自的不足。

而《资政新篇》的作者洪仁不愧为优秀的理论家,从他制定的作战方案来看,此人有一定军事才能。但他没有杨秀清、石达开那样的权威和能力,是参谋之才而非统帅之才。

太平天国后期之所以曾取得三河大捷、破江南、江北大营等胜利,原因在于将领思想统一、配合默契、集中兵力、勇猛果敢。而这次安庆大战,一开始就有点先天不足——陈玉成孤军奋战,李秀成迟缓延误,没有坚决贯彻既定的作战方案。

综上,安庆解围战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太平天国政治中枢缺乏像早期杨那样英明、能干、坚强的领导,政治上混乱、无能。

军事上的直接原因是思想、行动不统一,没有做到齐心协力。解围的两个办法——直接解围需要集中力量,实际上没有做到;围魏救赵需要出奇制胜,结果也没有做到(而此前几次太平军获胜的战役,都至少做到了其中一个)。

此战失利以后,天国走向衰亡。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决定天国命运的一战——安庆解围战试解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大秦帝国的统一战争——秦攻百越之战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在大秦帝国军消灭了东方六国后,雄才大略的秦始皇把统一的目光放到了南边的百越之地,发动了对百越的战争,百越之地一般意义上也叫岭南,就是现在的广东和广西。在秦与百越的战争中,总共发生了三次,第一次是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命令屠睢率领五十万大军南下攻击百越;第二次是公元前214年秦军在任嚣和赵佗的率领下攻击百越之战,该战平定了百越之地,统一岭南,设置了南海、桂林、象郡三郡;第三次是公元前210年,秦将赵佗攻瓯骆之战,历史学家一般称这次是第二战争的延续而已。总之。这三次统称为“秦始皇三征岭南”。这三次发生的秦军和两广土着军的战争,本文重点介绍其中最重要和最惨烈的第一次战争。

第一次秦与百越的战争,在历史上也叫“秦瓯战争”,但是在史书上记载比较少,只有《淮南子》等少数书籍中有少量相关记载,这原因我想主要是秦将赵佗在公元前214年攻占百越后不久就与秦朝廷貌合神离,在秦末又拒绝派自己手下的秦军部队北上与反秦起义军作战,封锁了两广与中原的联系,并在秦灭亡后建立起了南越国,按照现在的说法南越国属于地方割据政权,现今历史学家对地方政权的历史了解历来都不是很多,所以也就是这个原因,我们对这次战争的了解仅仅局限在少量史书的记载上。但是,我们就从这不多的史料上也可以看出,这同样是一场非常残酷的战争,也可以从一个侧面看出秦军统一中国所付出的代价是相当惊人的。

历史上之所以也叫此次战争为“秦瓯战争”,主要由于百越土着部队的最初首领是西瓯国首领译吁宋(西瓯国的位置在现在的广西),其实参战的百越军不仅仅是西瓯国军队,其他百越地区的越人、其他土着武装也参加了战争,但是总指挥是西瓯国首领译吁宋、而主力是西瓯军而已,“译吁宋”这个名字很多历史学者都认为是百越土着军首领的名字,但是也有不同看法,说“译吁宋”这三个字很可能是百越军总指挥官在战场上喊的口令,因为“译吁宋”这个三个字和现在两广的壮语和粤语的“一二三”都很相似,秦军是外来人,这次战争秦军并没有深入两广腹地,对西瓯军的底细应该也了解不多,所以有可能把百越土着军的指挥官在战场上喊的口号当作该指挥官的名字了。但是可以确定该战争的百越军首领确实为西瓯国首领,至于该首领是不是叫译吁宋?如果不是的话,那战争中西瓯国首领的名字叫什么?为什么西瓯军在战场上喊“一二三”?这些都已经无法考证。

在历史上一般都把秦军的对手称为西瓯军,但下文为了顾及到当时广东和广西境内的其他越族士兵,所以以下把秦军的对手统称为“百越军”,其实主要是西瓯国军队(如果按照现在的地理位置来看,则主要是广西的军队与秦军作战)

秦军在这次战争中的参战兵力以及组成,在几乎所有的史书中都说到秦军调动50万大军在屠睢的率领下进攻百越,在《淮南子·人间训》中记载:“秦始皇二十八年,使尉屠睢发卒五十万为五军,一军塞镡城之领,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番禺之都,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余干之水”,但是这里也有疑问,五路秦军是同时进攻的吗?在广东和广西的地方志中记载,秦军在开始时期是屠睢一路和赵佗一路这两路一共20万人马最先发动进攻。但是那剩下的30万人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加入战争的呢?从史书上看,剩下的30万人应该在前线部队陷入战争泥潭,也就是在屠睢写部队缺粮的战报给秦始皇以前就出动了,因为在屠睢写的信中说到了自己的“五十万大军已经伤亡甚重”,而且根据考证,其中一路秦军开始攻击的是东瓯闽越地区,这路秦军也是五路中最晚才加入两广战场的一路。秦军这50万大军到底是哪里的兵为主呢?根据我们湖南等地的地方志记载,秦军这次战争所动用的部队还是以以前灭楚国的部队为主力,但是为了适应南方作战,秦军这50万大军中也有不少于10万人的原楚国部队。

百越军在这次战争中的参战兵力则几乎没有任何史书有比较确切的记载,只能从部分考古资料中看出百越军的人数要远远少于秦军,而且当时的岭南百越基本上为蛮荒之地,交通不便,原始森林密布,自然环境恶劣,所以当时的两广总人口数根据考古学家的估计都不会超过50万,当时能战的适龄青壮年大致在5万人上下,这在不少野史中也有类似“百越土着军人数仅及秦军十分之一”的说法。但是不管怎么样,秦军的兵力是占绝对优势的,秦军为了这次战争的胜利是不惜代价的。

关于战争的经过,秦军五十万大军虽然在兵力上占绝对优势,在装备上更是要远远超过百越部落军队,但是战争的过程却令秦军感到了战前从未想到的艰苦和压力,在战前,秦军考虑到了粮草可能会出现问题,也考虑到了南方炎热的气候对于大部分出生在北方的秦军士兵的不适应;但是秦军到了两广后才发现,战场环境的恶劣以及敌军的超乎寻常的凶悍顽强都是以前始料未及的,在史书上记载了以西瓯军为主力的百越军队的顽强抵抗,百越军在首领“译吁宋”的率领下与秦军进行了惨烈的激战,秦朝大军步步艰难,节节受挫,损兵折将,迟迟不能进入越人的世居领地,在战争中,百越军在首领“译吁宋”战死后又马上另选了新的首领,并全线退入山地丛林中与秦军继续作战,百越军甚至不惜与野兽为伍,至死不投降秦军,并且不断对秦军部队进行偷袭,切断秦军粮道,迫使秦将屠睢写信给秦始皇上报说秦军粮草已经不足,秦始皇被迫命令征调大量民工开凿灵渠,沟通了湘江和漓江水系,确保了秦军的粮草运输。另外秦军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炎热的气候,秦军士兵多为北方人,大部分都为现在陕西、山西、河南等地人,不适应南方炎热的气候,士兵中瘟疫横行,直接影响了秦军的战斗力。以西瓯军为主力的百越军这时在新首领桀骏的率领下大致在公元前218年左右的时期对秦军发起了反击,秦军大败,根据《淮南子》记载,秦兵“伏尸流血数十万”。而秦军总指挥官屠睢也在现在的广西桂林一带被一支百越军夜袭部队击毙,迫使秦军“宿兵无用之地,进而不得退”,惶恐不可终日,以致“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监禄无以转饷”,双方一直处于相持对抗的局面。而根据学术界讨论,秦军的阵亡在30万人上下,剩下的20万人全部退到两广的北部边界一带,但是百越军的伤亡同样十分惨重,也没有力量继续发动进攻,双方形成了对峙局面,而且一对峙就是三四年时间。

一直到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在灵渠粮道全面开通且粮草充足之后,征集“诸尝逋亡人、赘婿、贾人为兵”(大概是商人和囚犯等人)近10万加上原先剩下的20万秦军部队,秦军再次集中了30万大军向百越军发动了最后的总攻,这时的百越军,根据不少野史记载,仅仅只有数千人而已。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在此前的反攻作战和三四年的武装对峙中,百越那区区几万人马早就被耗尽了,最后秦军几乎未遇到大的抵抗就占领了全部岭南,并设置了南海、桂林、象郡等三郡,这已经算是第二次秦攻岭南的战争了。

秦瓯战争狭义上说是秦王朝与盘踞在广西的西瓯国的战争,但是实际上应该说是秦王朝与整个南方百越民族的战争,这次战争完善了中华的基本版图,从此以后,广西和广东成为了中华版图的省份,期间虽然在秦末汉初时期曾经由秦将赵佗建立了南越国而独立出去,南越军在汉初高祖和吕后当政时期也曾经数次击败汉军的进攻,但是南越军同样消耗很大,在汉文帝时期,南越国撤帝号,与汉朝修好,在汉武帝时期,10万汉军南下进攻南越国,南越国经过此前的对汉战争,伤亡已经很大。无力抵抗强大的汉军,最后南越王率领南越全国在籍的40多万老百姓投降汉朝,此后两广之地再也没有和中华大地分开。

但是战争毕竟是残酷的,且不说秦军在三次战争中前后了损失了30多万人马,两广地区的老百姓也遭到惨重的损失,在历史资料中记载秦军在第二次战争后的部队全部留在两广,这些秦人与当地人融合,成为了现在的两广老百姓祖先的一支。这留下的近30万秦军士兵为两广的开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但是根据历史学家考证,在秦末农民战争、楚汉战争期间,两广并不是战场,此时的两广几乎已经算是独立出秦王朝,但是在《中国各朝人口》一书中却记载着在秦末战争刚结束的时候,两广人口只有40多万人,这里如果扣除那些留下的近30万秦军士兵,也就是说这时两广的原百越民族从秦瓯战争前的50万锐减到10万人这样,而这期间两广并没有什么瘟疫流行的文献资料,当然也不排除秦人在战争结束后还是不适应南方的气候从而造成水土不服而人口下降,但我认为战争造成人口减少的原因应该是最主要的,在战争中。起码有近40万百越人或死或逃亡到东南亚。一直到汉武帝时期,已经在两广建立的南越国虽然说在建国初期有号称“百万带甲”,但是根据历史学家分析,南越国总人口最多的时候(大致是汉高祖以后的吕后当政时期)也不会超过80万人,士兵最多也就在10万人左右,“百万带甲”系为夸张而显示国威的说法,在最后投降汉朝的时候,南越人口在册投降的只有40多万人,如果算上那些不在册记录内的人口估计也不会超过60万人。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大秦帝国的统一战争——秦攻百越之战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六朝烟雨——陈霸先与建康保卫战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公元554年,也就是南朝梁承圣三年十月初九,西魏柱国于谨、宇文护,大将军杨忠领兵五万,进兵江陵。次年正月初二,江陵陷落。梁元帝旋即被杀,年四十七岁。

江陵朝廷覆灭之后,二月,年仅十三岁的晋安王萧方智在建康被王僧辩和陈霸先立为梁王。梁朝的危亡重任,落在了王、陈二人的肩上。

此时北齐乘虚而入,文宣帝把寒山之役俘获的梁贞阳侯萧渊明立为梁朝“皇帝”,派上党王高涣送他南还,并写信要求王僧辩迎接。对这样无理的要求,王僧辩自然是拒绝了。见劝说无效,高涣便猛攻东关,大破梁军,杀梁大将裴之横。王僧辩为北齐军势所慑,不得已答应接受萧渊明。五月,萧渊明入建康,即皇帝位,改元天成,立梁王为太子。

这个局面如果稳定了,那么梁无异于北朝的傀儡,南朝的历史也就结束了。陈霸先在苦劝无效之后,决定诛杀王僧辩。九月,徐度、侯安都与陈霸先水陆并进,突袭石头城。王僧辩猝不及防,很快就被俘,马上被绞杀。面对这样的形势,萧渊明只得退位。十月,梁王即皇帝位,改元绍泰,是为梁敬帝。陈霸先自任尚书令、都督中外诸军事、车骑将军、扬、南徐二州刺史。

这年冬天,吴兴太守杜龛、义兴太守韦载、吴郡太守王僧智起兵抗命。这三郡声势相连,几乎包括了京口东南的整个江南地区。陈霸先亲自东征,兵伐义兴。他刚一走,谯、秦二州刺史徐嗣徽和南豫州刺史任约突然投降北齐,偷袭建康,占据了石头城,与留守台城的侯安都形成相持局面。

东征总算顺利,但是建康的局面就不大好收拾。北齐公然南侵,不断增援叛军。从绍泰元年十月二十九日徐、任袭据石头城起,到太平元年六月十六日解严为止,前后二百二十多天,建康经历了一段惊心动魄的岁月。

绍泰元年十一月,齐军五千人占领姑孰,与石头城徐、任相互呼应。陈霸先命令徐度在冶城立栅,加强防卫。这时候韦载向陈霸先献策,认为当务之急应该在秦淮河南岸赶筑城垒,保障与东部联系的运输线,同时截断敌军的补给线,必然稳操胜券。陈霸先依计行事,命侯安都夜袭北岸屯粮之地胡墅,烧毁了一千多条船;命周铁虎攻击敌军运输线,俘获敌将张领州;又命韦载在大航的侯景旧营筑城,使杜防守。齐军也在石头仓城门和秦淮河南岸分别立栅,与梁军对抗。

徐、任仗着有北岸齐军为后盾,出兵猛扑冶城,陈霸先亲率精兵迎击,大破之。徐、任二人于是留齐将柳达摩守石头城,亲往采石迎接北齐援军。十二月中,梁军连胜,侯安都在北岸深入徐嗣徽本营,使徐嗣徽大为震动;陈霸先大败柳达摩,烧毁齐军所立两栅;徐、任领齐军一万欲回石头城,为侯安都水军所败。于是陈霸先开始猛攻石头城,想凭着连胜的锐气一战而胜。柳达摩胆寒,要求讲和,但是要求陈霸先侄子陈昙朗作为人质。

建康朝臣急欲讲和,陈霸先无奈只得同意。但是他认为齐军不会守信,以为梁朝微弱,定会发兵重来。十二月中旬,双方议和。柳达摩北还,因枉自失兵损将而一无所获,被齐文宣帝所杀。

陈霸先的估计完全正确。两个月后,徐、任袭击采石,抓去了一个防守的将领。三月下旬,齐大都督萧轨与徐、任合兵十万,进军当涂南岸东梁山。陈霸先在梁山本已设防,使侯安都、周铁虎在此驻军,这时候又增加兵力,亲自去视察,慰劳军队。

然而齐军在梁山不过是虚张声势,相持到五月,齐军突然通知梁朝,只要交还萧渊明就退兵。陈霸先满口答应,但是没过两天萧渊明就“疽发背”死了(明摆着是被故意搞死的)。

得知这一消息后,萧轨大怒,次日兵发芜湖,走旱路向建康推进(可见萧轨对侯安都的水军仍然十分忌惮),把周文育、侯安都抛在后面。陈霸先立即召还梁山各军,在建康摆开防守阵势。

二十九日,齐军进到台城以东的倪塘,台城外郊开始出现零零散散的骑兵。从这天起,空前激烈的建康保卫战打响了。

二十九日当天,陈霸先趁齐军先锋立足未稳,领军出建康,在白城与徐嗣徽激战半日。周文育、侯安都勇不可当,亲率骑兵突击,生擒齐将乞伏无劳(看这个名字就是个衰鬼)。就在此时,大将沈泰奉陈霸先之命领三千精兵暗渡长江,偷袭瓜步,缴获一百多条船和一万军粮,令急欲增援南岸的齐军援兵大为受挫。这一天的战斗可谓是精彩之极,以劣势兵力两面出击仍然大获全胜,陈霸先对战局的判断和掌握证明了他是足以依靠的领袖人物。第二天,齐军主力终于赶到,进军至城东北的钟山;初四,进至城北的幕府山;初九,到了玄武湖西北。齐军主力既到,兵力对梁军保持了绝对优势,进展相当顺利。陈霸先看出敌军士气正高,决定暂避其锋芒,且战且退,逐处应战,以战术上的优势弥补战略上的劣势,同时不断用游骑骚扰齐军的补给线。

但是陈霸先很快发现自己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南、北、东三面都出现了敌军,建康被包围了。其时建康的对外联络已经被切断,粮运不至,救兵未来,户口离散,征求无所。

尽管这样,齐军却也陷入了困境。江南的梅雨季节终于发飙了,连日的大雨使城内外积水过膝。城内的守军还可以轮流到室内休息,城外的齐军可就惨了,一来露天无法烧火做饭,士兵只能吃生的食物;二来建康死守,陈霸先又不时偷袭,齐军无法休息,士兵日夜站在烂泥中,脚趾都烂了,精神更是疲惫不堪。

综合所有的情况,在召开了几次军事会议以后,陈霸先决定孤注一掷,冒险反攻。十一日,天气转好,陈霸先开始动员士兵,鼓舞士气。然而士兵个个饥饿不堪,根本无法出战。就在陈霸先一筹莫展的时候,陈奇迹般地送来了三千斛米、一千只鸭。至于怎么弄到的这些东西,史书上没有说,我只能称之为奇迹。陈霸先自然是大喜过望,立即命令煮熟,发给每个人一包用荷叶裹的饭,中间夹着几块鸭肉。士兵们填饱了肚子,振作精神,准备拼死一搏。

梁太平元年六月十二日的这场战斗,势必在历史上留下了几个耀眼的名字。下面我就结合史料,加上我的个人想象,描述一下这一天的激战。

十二日的拂晓,梁军的骑兵主力静悄悄地出了建康北门。先锋大将仍旧是侯安都,他的任务是为陈霸先的大部队冲乱敌军的阵地。侯安都回头看了看身后的梁朝皇族猛将萧摩诃,道:“将军骁勇有名,安都久仰,但百闻不如一见,今日之事……”萧摩诃朗声道:“今日使明公一见!”侯安都道:“好!今日全赖将军神威。”

梁军在幕府山上摆开了阵势,而此时的齐军却一无所知。天光一放亮,侯安都立刻下令全军突击,向齐军本营发起进攻。借着幕府山的地势,士气高昂的梁军骑兵犹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扑齐军阵地。惊慌失措的齐军仓促应战,不少士兵还没来得及拿起武器就已经身首异处。侯安都和萧摩诃更是一马当先,枪挑马踏,令齐军心惊胆战。

但是齐军很快从慌乱中回过神来,大批赶到的援军将侯安都部团团围住。侯安都坐骑被射中,落马倒地,十几个齐兵一拥而上就要抓人。当此时,萧摩诃大喝一声,匹马杀到,吓得齐兵四下逃窜。侯安都趁机大枪一挥,挑落一个敌军骑兵,夺过马再战,威猛无比。

这时候陈霸先亲率大部队赶到了,吴明彻、沈泰等军大举进攻,齐军又是一阵大乱。侯安都看到援军既到,便向萧摩诃大喝道:“萧将军!随我杀将过去!”便带着所部骑兵绕到齐军背后,再次发起猛攻。这时候齐军腹背受敌,又弄不清敌人究竟有多少兵马,士兵无心恋战,大败溃散,互相践踏而死的不计其数。

齐军大败,徐嗣徽和他的兄弟徐嗣宗也在乱军中被俘虏。士兵把二人押解回营,陈霸先冷笑一声,下令斩首。号令三军,梁军军威更壮。吴明彻、沈泰、周文育、徐度等各军纷纷告捷,齐军完全被击溃了,没有任何一支部队在抵抗,大家想的都是如何逃命。北齐南征的军事总指挥,大都督萧轨也被俘虏,其他齐军大将被俘的有四十五名之多,只有任约等不多几个人逃得性命。其余齐军将士逃到江边,却发现战船早已被侯安都的水军烧毁大半。船少人多,齐军为了争相上船而自相残杀,惨不忍睹,渡江溺死的也是不计其数。

十三日,梁军烧毁江边齐军遗留的战船,战事完全结束。十五日,建康宣布解严。至此,建康保卫战结束。陈霸先胜利了,但是充当人质的陈昙朗却被北齐杀害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六朝烟雨——陈霸先与建康保卫战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