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休是何地人 法家学派代表人员庄周出身何方

段凝,开封人也。本名明远,少颖悟,多智数。初为渑池簿,脱荷衣以事梁祖,梁祖渐器之。开平三年十月,自东头供奉官授右威卫大将军,充左军巡使兼水北巡检使。凝妹为梁祖美人,故稍委心腹。四年五月,授怀州刺史。乾化元年十二月,梁祖北征回,过郡,凝贡献加等,梁祖大悦。梁祖复北,凝迎奉进贡,有加于前。
段凝聪明机智,颇具才干。他一开始担任后梁地方官员,因为任职忠勤被赏罚分明、唯才是举的后梁太祖朱温所赏识提拔。后来,后梁末帝朱友贞认为段凝忠诚干练,又委派他任后梁驻在黄河两岸大军的监军。922年,段凝抓住战机,攻取卫州,毁夺唐军大半辎重,成为十五年来后梁军队的第一次大胜,使后梁军队为之一振,梁唐战争的局面终于出现了有利于后梁的转变,由此更加得到朱友贞和赵巖、张汉伦等执政的信任。但是段凝作为后起将领却遭到敬翔、霍彦威等旧臣宿将的猜疑嫉妒。
923年,唐军夺取郓州,东线危急,王彦章率部反攻又遭挫败,朱友贞等人觉得王彦章只是个勇夫,难当统帅大任,于是起用段凝为统帅,命他率领后梁主力从西线进攻后唐都城魏州。唐军认为,霍彦威等人不服从段凝指挥,梁军无法发动迅猛攻势,于是避开段凝大军,从东线迂回进攻后梁都城大梁。负责东线的王彦章抗击失败,被俘就戮。唐军于是攻破大梁。段凝率军回援,孰料先锋王晏球首先向唐军投降,军心由此涣散,段凝见大势已去,也投降唐军。后梁灭亡。
段凝降唐之后得到了唐庄宗的宽赦任用,感激之余,拿出大量资材奉献唐庄宗,又尽力搞好与后唐高层的关系,其忠诚才干得到了李绍宏等高层人物的赏识。
925年,后唐决定攻灭叛军陇右四川的前蜀,李绍宏保荐段凝前往。但因为后唐高层对降将的抵制而未果。926年魏州兵变,段凝又被保荐,但是又因为后唐高层对降将的猜疑排斥而未能成行。
不久,被后唐高层认为忠能无双的李嗣源出征魏州,到了魏州,他就和魏州叛兵勾结发动叛乱,向后唐新都洛阳进军。为了壮大叛军势力,李嗣源写信给段凝,拉他入伙。实际上,李嗣源这次叛变,除了曾在其麾下任职、关系亲密的部分河东旧将响应之外,主要依靠的是梁军降将如霍彦威、王晏球、孔循、房知温等人。而段凝没有响应李嗣源,继续忠于庄宗。
不久,庄宗被害,李嗣源进入洛阳称帝,他和霍彦威、王晏球一伙人对段凝自然是新仇旧恨,分外眼红。段凝先是被变为庶民,继而被流放,
终于927年被害。
一代名将段凝的悲剧在于:作为后起将领和降将,无论在后梁和后唐,他都遭到统治集团中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排斥嫉恨,空报才能而无从施展。然而,观其他一生的行迹,确实不负朱温「忠勤」之评。

是哪里人:
是哪里人?这个问题的答案最早见于司马迁的《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这里的「蒙」究竟在哪里?庄子故里之「蒙」以及「漆园」又是什么地方?学术界对这个问题可谓伤透了脑筋。因为古人写文章惜墨如金,素以用字简练著称,导致今人莫衷一是,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今之安徽蒙城,世称「山桑,北冢,古漆园」,改名蒙城虽自唐代天宝年间,但蒙城之「蒙』却由来已久。他们认为不独尽人皆知,且有史据可证。南朝宋罗泌《路史》云:「盘庚自奄迁于北冢;北冢,蒙也。」《嘉靖寿州志》还有记载:乾隆《颖州府志》「漆园城,在县河北三里,即旧蒙城;庄子为漆园吏在此」。
反对者也不乏其人,他们从《隋书·地理志》于「谯郡·山桑」下找答案。《隋书·地理志》记载:「后陶置涡州涡阳县,又置谯郡,梁改涡州曰西徐州,东魏改曰谯州,开皇初郡废,十六年改涡州为肥水,大业初州废,改县曰山桑。又粱置北新安郡,东魏改置蒙郡,后齐废郡置蒙县,后又置郡,开皇初废郡。又梁置阳夏郡,东魏废。」他们认为:上面一段引文好像「山桑」也曾经称「蒙」。其实,《隋书·地理志》说的是「谯州」之内(南北朝时州辖郡,郡辖县)三个区域的建置沿革,其中涡阳、肥水、山桑的变迁,才属今之蒙城,而北新安、蒙郡、蒙县,仍属今商丘。并认为「粱郡·守城」注云:「梁置北新安郡,寻废」,这就是对上面的解释和照应性的说明,由此推出,迟至隋代,今蒙城从未沾上「蒙」字。
唐代学者比较流行的说法则认为庄子出生地在山东曹州。李泰等著的《括地志·冤朐县》说:「漆园故城在曹州冤朐县北十七里,庄周为漆园吏,即此。」张守节在《史记正义》中也援引了这一记载,并说:「按:其地古属蒙县。」诗人李白居东鲁,在其《赠从弟冽》一诗中说:「自居漆园地,久别咸阳西。」这里说明唐代学者都把曹州漆园作为庄子作吏之地。这种观点一直影响到近代乃至今天。若把曹州与河南之「蒙」都看作「古属蒙县」,尚还可说得过去,但两者是否能连在一起,就比较牵强了,至少无材料足以佐证。
宋代学者朱熹对庄子故里有比较系统的考证。《朱子语类》说:「李梦先问:『庄子孟子同时,何不一相遇?又不闻道及,如何?』曰:『庄子当时也无人宗之,他只在僻处自说,然亦止是杨朱之学。但杨氏说得大了,故孟子力排之』。」「庄子去孟子不远,其说不及孟子者,亦是不相闻。今亳州明道宫乃老子所生之地。庄子生于蒙,在淮西间,孟子只往来齐、宋,邹、鲁,以至于梁而止,不至于南。」在朱熹看来,庄子乃楚国蒙地人。「淮西」指皖北、豫东、淮河北岸一带,安徽蒙城属楚,也正处于这个位置。
明代学者李时芳,主张庄子故里安徽蒙城说,他的考证没有多少新意和见解,只是维护王安石、苏轼等见解而已。但他反对庄子是山东曹州人之说。谈及苏轼、王安石的见解,有学者持极强烈的反对意见。严格的讲,苏、王持「庄周故里为安徽蒙城说」是没有几分考据的,只是苏轼曾经为安徽蒙城在宋朝时所建的庄子祠堂写过碑记,也就是著名的《庄子祠堂记》,当代学者刘文刚则认为苏轼的这篇碑记是「求文以为记」的应酬之作,不是什么考据文章,苏轼只是借此发挥他对庄子的推崇和赞美之情,而对于安徽蒙城是不是庄周故里,他在碑记中「不置一词,可见还是比较审慎的」。而王安石则是写过一首《过蒙城清燕堂诗》,其中最著名的四句是「清燕新碑得自蒙,行吟如到此堂中。吏无田甲当时气,民有庄周后世风。」凭借一首诗里的两句话,即使作诗的人再有名气,在一些学者们看来也不足以说明庄周故里即为蒙城。此一说。
庄子究竟是哪里人?我们认为:《史记》载庄子为「蒙」人,《汉书》又列「蒙县」于「梁国」。那么,今天的蒙城在汉代是否叫「蒙」,是否又属于「粱国」,弄清这个问题,庄子的故里纷争就容易解决了。汉之「梁国」,原本秦之「砀郡」,即今河南商丘一带。其领属范围既包括商丘东北境的「小蒙」,也包括商丘东南境的「大蒙」,梁国曾是汉梁孝王的封地,「梁孝王好营造宫室苑囿之乐以通宾客」,在商丘建造了「梁园」。小蒙近商,虽有「梁园」,但无「漆园」,大蒙偏远,却素有「漆园」之称,可见司马迁笔下的「蒙」当为「大蒙」而非「小蒙」。「大蒙」疆域原来甚辽阔,西北边境达雉河集以北数十里,直至今豫、皖接界处,距商丘仅百余里。随着历史变迁,又几经分合,建置沿革也有变迁,但无论怎样,大蒙与今之蒙城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我们倾向于庄子为安徽蒙城说。
以上是安徽学者孙以楷、钱耕森等的观点,另外安徽省内,特别是蒙城县内的学者都倾向于庄周是安徽蒙城人一说,这也许无法排除争荣之嫌,但如果论证的有理,又有充分的证据,那么这种论断就应该引起研究庄子的人的注意,另外知道了庄子到底属于哪个地方的人,对于研究庄子的文学艺术以及思想渊源诸方面的问题都大有裨益。

历史上昏君不少,而南朝第一昏君,非前废帝刘子业莫属。说起刘子业登基之后干的那些事儿,真让人没眼看,根本不是人干的事儿。

中文名:元祐皇后

刘子业是宋孝武帝刘骏和文穆皇后王宪的长子,刘骏继位之后就被封为皇太子,公元464年,宋孝武帝去世,太子刘子业继承正统。在当太子的时候还好,等到继位为帝之后,刘子业像是解除了束缚,行事荒诞不经,暴虐无道。

别 名:元祐孟皇后

刘子业有一姑姑新蔡公主刘英媚,嫁给了卫将军何之子何迈。而刘子业却对刘英媚抱有他心,登基之后有一次找机会宣刘英媚入宫,强迫发生了关系。

出生地:洺州

刘子业对外谎称刘英媚已经去世,并且杀死了一位宫女,当作刘英媚的尸体,送出宫中安葬。而真正的刘英媚却被他强留在后宫中,封为谢贵嫔。

出生日期:1073年

何迈为人豪爽有胆气,这事儿放在一般人身上可能就忍了,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但是何迈不能忍受这种屈辱,而他本人也结交了不少的朋友,府里蓄养了不少为他效死的人,于是就准备趁刘子业出游之时将他废黜,重新拥立新帝继位。

逝世日期:1131年

可惜的是这消息提前泄露,何迈的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就被刘子业亲自带兵给杀了。

朝 代:宋朝

有了亲姑姑萧贵嫔,刘子业还与自己的姐姐刘楚玉搅和在了一起。山阴公主刘楚玉是有名的放荡公主,曾经对其父亲说出过凭什么男子三妻四妾,而她只有一个驸马的言语。

www.lishixinzhi.com

刘骏宠爱山阴公主至极,也因此使得刘楚玉行事放荡,在府中蓄养了不少的姬妾。后来与刘子业发生关系,也毫无压力。

配偶:宋哲宗

刘子业暴虐无道,随意格杀大臣,对自己的亲叔叔也毫无亲情可言,极尽侮辱之能事。

谥号:昭慈圣献皇后

他有三位叔叔,分别是建安王刘休仁、湘东王刘、山阳王刘休佑。刘子业忌惮自己的三位叔叔,就找借口将三人都关了起来。他们长的都有些胖,于是刘子业就骂他们是猪,将他们当做家猪来圈养。

元祐孟皇后——二废二立的北宋传奇皇后

他命人将三人放在篮子里称重,将最肥的刘称为“猪王”,刘休仁称为“杀王”,刘休佑称为“贼王”。

元祐皇后(1073年-1131年),宋朝人,孟姓,故又常被称为元祐孟皇后,洺州(约在今中国河北省永年县)人,是宋哲宗的第一位皇后。其二度被废又二度复位,并二次于国势危急之下被迫垂帘听政,经历之离奇,实为罕见。

刘子业曾经用木槽盛饭,再放进各种杂食。又在地上挖坑填满泥水,命他们光着身子进入坑内,将食槽放置面前,让三王想猪一样用嘴却吃槽中食物,以此取乐。

孟氏出身世家,是曾任宋朝眉州防御使、马军都虞候、赠太尉孟元的孙女。宋哲宗幼年即帝位,后来逐渐长大,祖母高太皇太后替哲宗选了世家之女百余人入宫,孟氏是其中之一,当年孟氏才16岁。元祐七年,高太皇太后谕宰执:“孟氏子能执妇礼,宜正位中宫。”遂将孟氏封后。

刘休仁机敏,虽然被这样对待,仍然忍辱负重,极力保全自己和兄弟的性命。刘子业多次生出将三人杀害的想法,而刘休仁却都能用戏谚巧言、阿谀奉承使刘子业高兴,以此保全性命。

但好景不常,哲宗宠爱的是婕妤刘氏。绍圣三年,孟氏所生之女福庆公主重病,药石罔效,孟氏之姐持道家治病符水入宫医治。由于符水之事向为宫中禁忌,孟氏大惊失色,命将符水藏之,等到哲宗到时,再一一说明原委,本来哲宗也认为是人之常情,并不怪罪。不料于公主病逝后,孟氏养母燕夫人等人为孟氏及公主祈福,此事正落人口实。得到哲宗专宠的刘婕妤趁此机会,将前后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在哲宗面前搬弄是非,说孟皇后这是在诅咒皇帝。哲宗听说后也开始怀疑起来,命梁从政、苏珪调查此案。在宰相章惇和刘婕妤的授意下,他们逮捕了皇后左右侍女及宦官数十人,并将这些人刑求逼供,史载“搒掠备至,肢体毁折,至有断舌者”。太监、宫女们不愿诬蔑孟皇后,个个被打得体无完肤,割舌断肢者不在少数。最后,梁从政等人不得不伪造供词,才让哲宗相信孟皇后图谋不轨。其后位于是被废,将她安置在被废妃嫔出家所居的瑶华宫,号“华阳教主”、“玉清妙静仙师”,法名“冲真”。

刘子业与下属的一位妾室发生关系,后来女人怀孕,刘子业就将人接入宫中。准备生下儿子,就立为太子。

由于当时北宋新旧党争正烈,孟氏是支持旧党的高太皇太后与向太后所立,高太皇太后去世后不久,哲宗亲政,欲极力摆脱这位祖母的阴影,改而支持新党,提拔新党的章惇做宰相,章惇也支持哲宗宠爱的刘婕妤,有废孟氏后位之图,遂酿成了这件冤狱。

妾室入宫之时,刘子业命人剥光刘的衣服,捆了手脚。让人将木棍从手脚内穿过抬起,就像将猪抬去斩杀一样,说:“即日杀猪。”

刘休仁笑嘻嘻的对他说:“猪今日不该死。”刘子业问为什么,刘休仁又说:“等到皇太子生下来之后,可以杀猪取他的肝肺来吃,以示庆祝。”

刘子业听了刘休仁的话很高兴,就让人将刘暂时关押,准备来日再杀。

刘子业暴虐,江夏王刘义恭和尚书令柳元景等人想要将他废黜。这事儿被刘子业知道,带着羽林军到刘义恭府第,将人杀了。随后还残忍的将其肢解,挖出眼睛,泡进蜂蜜中做“鬼目棕”。

如此事迹,不知凡己,刘子业所作所为,违背天理人伦。后来最终被叔叔湘东王刘等人弑杀,死的时候年仅十七。他在历史上名声不好,史称前废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