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卡拉OK店灵异事件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这件事情发生在砵兰街,砵兰街是旺角的一条繁华街道,在油麻地旧区庙街及窝打老道以北,弥敦道以西上海街以东,是个三教九流鱼龙混杂的地方,这条街也是没有经过香港政府许可的红灯区,不过任何可以玩的都可以在街内找到。

在靠近咸美顿街附近有一家K房叫盛多欢乐,这家店还算好的就是没有色情服务,就是算正规的生意。因为老板以前是我的辖区的,所以好多事情都是他跟我讲的,不存在案件问题,请大家不要误解。那天,来了8个年轻人唱
K,服务生就替他们开了房间,送上饮料和小吃,于是一帮年轻人就在房间欢唱玩耍。其中一个女生中途出来上厕所,回去的时候问服务生,为什么你们不安排那个最大的房间给我们,我们这么多人,这个房间好拥挤啊。服务生很疑惑地说,你这间K房是我们店里最大的啊。女生说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走廊尽头有间207房间很大啊,好多人在唱歌,但是都好奇怪,有的穿着很老式的衣服,都好像粤语长片里的七十年代的大叔大婶啊。服务生心中一惊,语言含糊地说你一定是看错了,你们的房间就是最大的,放心吧,那边没有更大的房间了。于是年轻女孩就回去和朋友继续唱歌了。

服务生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因为根本没有207房间,最多只到206房间,而且也不会有穿老式衣服的大叔大婶在唱歌,前台都没有接待过。以前在店里就有过类似灵异的事件发生,员工经常会“撞鬼”,在平日里有时会突然看见多出一间房间,好多人都怀疑自己眼花了,但是房间内却有很多客人。还有时候,这些没有在前台登记或开过房的客人,他们会在某个空的房间里唱歌做乐,有时会穿的好奇怪,有人穿长褂,有人穿老式西装,而传出来的歌声都是六、七十年代的名曲。对于员工来讲,根本不敢进去询问,唱就唱好了,唱完就走就OK了,因为他们的新潮K房里根本没有六、七十年代的歌曲,而且谁会穿着长衫马褂来唱卡拉OK啊。

等这帮年轻人唱完以后准备走了,在结账时,账单上打出了9个人的收费项目,因为是按人数来收钱的,而年轻人就和服务生吵起来,说他们只有8个人,K店多收了钱。服务生解释,我们不知道你们几个人,但是只看闭路电视中包房里有几个就收几个人的钱,因为以前有人晚来或早走都是算一个人的,年轻人说他们都是一起来一起走,没有人晚来。于是大家就要看闭路电视的录影带,在值班房间大家在电视前看录音带,一起数人数,确实是9个人,年轻人都好惊奇,因为看见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长发的“朋友”就在他们中间坐着,也不唱歌,一直低着脸不停地吃摆在桌上的小吃,而这个人几乎坐在沙发上吃到一直他们要走,就突然在闭路电视的画面里消失了。其中一个女生当时就吓哭了,因为那个长发的“朋友”一直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整个唱K过程她都不知道,还不停地跟朋友们说笑点歌吃东西。这个女生就是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唱歌,想去207房间唱歌的人。这时候,年轻的人们就什么也不说了,迅速按账单上9个人的费用付款了,给完钱立刻惶恐地跑出了卡拉OK店,后来他们再也没有来过。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卡拉OK店灵异事件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老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老邓有些胆小,但他平时和乡里乡亲相处和睦。他常常在街坊邻居面前念叨一句话:“平安是福啊!我这一辈子别的什么都不图,就图个平安终老。”

老邓活了大半辈子,对人对事心态极好,就算偶尔遇到一点不顺心的事,他也从不和人红脸吵架什么的,他总是告诉自己:没什么大不了的,回家睡上一觉就嘛事儿没有了。

不过老邓最近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这事儿一直困扰着他,无法排解。他已经睡了十觉八觉了,事儿依旧是事儿。

这事儿要从这一片的开发说起。

最近,听说有开发商要开发这一片,准备拆迁这一片的老屋,街坊邻居成天议论的都是开发商什么时候会来。

老邓对这个消息十分反感,当邻居问起他的老屋准备卖多少钱时,他总是摆着手说:“不卖!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不能卖,说什么也不卖!”在这件事上,老邓百分之百是个犟脾气,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议论归议论,开发商最终没有了消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老邓的心也一天天放回了原处。

可就在这阵风刚刚过去后不久,怪事来了。

那天晚上,老邓和老婆躺在床上聊了会儿天,正迷迷糊糊要入睡的时候,一阵奇怪的声音传进了老邓的耳中。

“叮叮哐哐。”

声音不大,却异常清晰,就像是铁链在地上拖过的声音。

那声音响一会儿就消失了,于是老邓也没怎么在意,很快就睡熟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邓一上街就遇到一队出殡的队伍,害得他“呸、呸”地吐了两口口水,心里直叫晦气。

这事过了没几天,又一天晚上,老邓再次听到了那种铁链拖动的声音。他叫醒老婆,想让老婆听听,谁知当老婆被他推醒后,那声音却消失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邓一上街又遇到一队出殡的队伍,他依旧“呸、呸”地吐了两口口水,心里直叫晦气。

当老邓第三次在半夜听到自家屋外传来的怪声时,心里有些发毛了。他想起床出门看看这声音到底是什么发出来的,犹豫了半天还是因为胆小而放弃了。

让老邓真的感到害怕的是第二天的早晨,他第三次遇到了一队出殡的队伍。

难道那声音和死人有关?老邓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他把自己听到怪声和遇到出殡队伍的事给老婆讲了,老婆骂他神经病,胡思乱想。

老婆不肯相信自己,老邓觉得心里似乎总有个疙瘩,堵得慌。他决定一定要让老婆听听那声音,遇遇出殡的队伍。

就这样,老邓提心吊胆地过了几夜,每夜都像与大姑娘约会一样等着那声音再次响起来。偏偏那声音就像和他作对似的,就是不赴约。

不知道过了几天,老邓渐渐快要忘了那声音的时候,它却又不请自来了。这一次,老邓的老婆刚好没有睡着,陪着老邓听到了声音。

第二天一大早,老邓就拉着老婆出了门。

果然,他们又遇到了出殡的队伍。老邓的老婆还没啥,老邓却是目瞪口呆地站在路边,只觉得心底的寒气一个劲儿地往头上蹿。

老邓扛不住了,拉上老婆跑到街上。两口子蹲在王瞎子的算命摊上,老邓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说给了王瞎子听,让王瞎子给算算,这事是好是坏。

谁知道王瞎子一听老邓说完,二话不说,收摊就走。

这可急坏了老邓,他拉着老婆,在街上买了两瓶白酒、一只大红公鸡,再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死乞白赖地敲开了王瞎子家的门。

王瞎子站在诚惶诚恐的老邓两口子跟前,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常言道天机不可泄漏,我这双眼睛就是年轻时漏了天机才瞎了,我如果再泄漏天机的话,肯定要折寿的。不过看在你们有诚意的份上,我拼着几年阳寿不要也得救你们啊。”

老邓两口子千恩万谢后,王瞎子终于讲出了一段他俩闻所未闻的话来。

“你家老屋刚巧建在去阴曹地府的必经之路上,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来阳间勾魂回阴间时,肯定得经过你家老屋,所以你们才会在死人的头一夜听到拖动铁链的声音,那是它们在拉人啊。”

王瞎子的话听着虽然蹊跷,但又由不得老邓不信,因为事实都摆在那儿,只要头晚听到铁链声,第二天一早肯定遇到出殡的队伍。

老邓两口子慌了神,问道:“这事儿对我们一家老小可有影响?”

“七次,这事只要遇上了六次,第七次就轮到那人自己了。”王瞎子的话让老邓毛骨悚然。

“可有办法救我一家?”老邓急急问道。

王瞎子不再说话,伸出右手端起桌上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把茶杯递到左手,重重地放回到桌子上。

老邓望着桌上茶杯留下的水印,拉着老婆对王瞎子深深鞠了一躬,转头离开了。

一周后,老邓卖了自己的老屋,搬进了新买的楼房。

两个月后,一支施工队开进了老邓以前住的片区,他们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开着推土机推垮了老邓家的老屋。

老邓挤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觉得施工队长很是面熟,他低头想了半晌,恨恨地一跺脚,他不就是那几天出殡队伍里走在最前面那人吗?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老屋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舅舅在棺材里翻身等数则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去年夏天,舅妈让我回老家帮忙主持舅舅坟墓迁移之事。舅舅葬的那座山,我们老家政府要开荒进行招商引资。舅舅死得早,舅妈一直守寡到现在,膝下无子女,我这个外甥乐于充当其“儿子”。

那天,我们在道士的指导下,抬出极度腐烂的棺材时,我、舅妈和妈妈顿时晕厥——舅舅的骨架呈侧身状,膝盖骨顶着棺材边缘,并断裂。

盛夏的山顶,我冷汗涔涔,17年前的那一幕像电影般在我眼前回放:那年冬夜,寒风刺骨。我们一家人都进入了梦乡,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来人是舅舅家的邻居,告诉我们一个“惊天霹雳”:舅舅心脏病突发,逝世了!妈妈一边哭,一边在爸爸的搀扶下赶去舅妈家。那一夜,还在读初二的我,缩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担惊受怕熬到天亮……

埋葬舅舅的第二天,舅妈哭着闹着要去山上挖坟。舅妈说她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舅舅指责她,他根本没有死,她为什么要埋了他?

妈妈、爸爸和其他亲戚都认为是舅妈伤心过度出现了幻觉,甚至是精神短暂失常,于是纷纷拉住她、劝慰她。在大家的劝慰下,舅妈才逐渐冷静了下来,放弃了上山挖坟的举动。后来,舅妈再也没有提过舅舅没死她要上山挖坟的事。直到去年夏天,舅舅坟墓迁移……

如今,舅妈已经在我们县城的精神病医院里住了一年多,医生说还需要长期住下去。妈妈和爸爸每天轮班去医院照顾疯疯癫癫的舅妈。妈妈和爸爸对我说:“照顾你舅妈,算是我们在赎罪吧!当年拦住了你舅妈去挖坟……”

我已经为人夫为人父了,我理解舅妈当年的那个梦:当你爱一个人爱到骨髓时,你就会对这个人产生“第六感”。

《楚天金报》2008年10月14日报道:重庆一男子数十次“死而复生”,曾死亡七天后复活;《扬子晚报》2008年10月12日报道:靖江市马桥镇一位46岁的男子在家人为自己办葬礼时突然苏醒睁眼;《现代快报》2008年12月11日报道:吉林公主岭市和气乡民安村村民赵春丰的妻子,死亡后放进棺材里,21小时后棺材里传来敲击声,死人复活,村民惊呼诈尸……

医学专家介绍:心脏死亡并不是真正的死亡,脑死亡才是真正的死亡!

午夜,醉酒的他敲响了陌生房门

2009年7月底,我和几个哥们去邻城的江边小镇度假。男人的饭局当然少不了酒,何况此时远离妻子的看管。那晚,我们一边行酒令一边喝到深夜。从桌子前站起来时,每个人都摇摇晃晃,只好相扶着去旅馆,各自走进各自的房间。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我们在旅馆大堂集合时,却不见大鹏。打大鹏的手机,关机。敲大鹏的房间门,没有动静。大伙急急喊来服务员开门,只见床上的被褥摊开着,大鹏的东西也都在,只是,屋里没有大鹏的影子。

“他什么时候出去的?”“好像是昨天晚上,他下楼说要拿瓶水,我们恰好没有了,他就出去了……”服务员的话让我们惊出了一身冷汗。半夜出门,至今未回,门外就是滔滔的江水……

我们几个分头把小镇掀个底朝天,都不见大鹏踪影,正准备报警时,一辆警车停在了我们面前。大鹏随着警察从警车里走下来。我们正诧异时,大鹏说道:“这家旅馆,忒黑,连口水都没得喝,还趁着我出去买水喝的当儿,把房间又给别人住,找他们要押金,嘿,不给!所以,我报警了,你们几个,没什么事儿吧?”我们几个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后,还是警察帮我们解开了疑团:“这哥儿们,下楼去买水,回头就大模大样上了人家隔壁旅馆的3楼,拿着钥匙捅了半天,没打开门,倒把里面睡着的人吵起来了,然后就下楼吵着要退房,让人家把押金退给他,人家说没有他的登记,他就急了,打电话把我们叫来。这不,在我们所值班室睡了半天,这会儿像是清醒了一些,说是住在这家旅馆,我们就把他送回来了……”

原是如此,有惊无险的一场虚惊。事后,想想还是很后怕,彬彬有礼的君子大鹏,三两小酒下肚,也能晕到如此地步,酒精的力量,实在不能小觑!

10年,生命“反哺”

2007年秋天,我在南宁念大学。

那是个空气清新的午后,正在寝室看书的我突然闻到浓烈的煤气味。我失声惊呼:“不好了,哪里煤气漏了?”同寝室的女孩们闻言,用惊诧的目光看着我:“哪有什么煤气味儿啊?”

我深呼吸,没错啊,是煤气味啊!随着我呼吸急促而来的是,忐忑不安,好像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我本能地拿起了手机,拨电话给父母,父母都在午休,他们说家中一切都好。挂断电话后,稍许安心的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我读小学时一位姓林的老师的身影。我们快10年没联系了,可为什么我会在这种情况下想起他呢?某非是林老师出事了?

我在同寝室女孩们惊诧的目光下,像疯了般拨了十几个旧友的电话,终于问到了林老师的电话号码。可拨了3次林老师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我的心跳加速,像是要被煤气呛得窒息般难受。我慌张地奔出寝室,冲到校门口,拦了一辆的士,直奔林老师家。

在车上,我焦急得快要虚脱。我鼻翼中的煤气味道越来越重,我的耳畔甚至听到了艰难的呼吸声……

赶到林老师家门口,我按门铃,没有人回应。我使劲地拍门,依旧没有人来开门。糟糕!里面的人是不是昏迷了?我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在门被推开的刹那,一股浓重的煤气味扑鼻而来,林老师躺在家中地板上已经昏迷……

10年前,我溺水,正是林老师救了我的命,而10年后,我鬼使神差直奔他家将他从煤气泄漏事故中救了出来,这算不算另一种方式的“反哺”?

我活了,背叛的他们死了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2008年7月17日,相恋4年的女友突然留下一封信和与我同穿一条内裤的兄弟从这个城市消失了。当晚,万念俱灰的我吞下一瓶安眠药……

醒来是第二天午夜,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妈妈伏在我的床边睡着了。我撑起身来,没有惊醒妈妈,而是自己下床,举着吊瓶来到走廊上,透透气也好,安静也罢。正巧,隔壁病房也走出一位阿姨,50多岁,看到我,一个劲儿地朝我笑:“新来的?什么病?”我努力地从嘴边挤出一丝微笑回应她。她并不在意我不回答,而是拿出一块硬币说:“小伙子,你知道吗?每次我想放弃的时候就抛这块硬币,告诉自己如果是花面朝上就必须坚强地活下去,巧的是每次都是花朝上,你要不要试试?”对于一个心死之人,这本是个毫无意义的游戏,可又不忍拒绝,便答应了。我默默地告诉自己:“如果也能花朝上,我便活下去,否则……”她帮我拿着吊瓶,硬币抛起、落下,印入眼的果真是花,我心里有些许欢喜,难道我的潜意识里对人世还有留恋?她笑了:“早点休息吧,我也困了,这块硬币就送给你了!”没想到,她没走几步,突然又回过头来,冷冷地对我说:“小伙子,别气别伤心,背叛别人的人往往都不会有好结果!”她的神态不禁让我毛骨悚然。不过,她走进病房后,我看了看硬币,发现竟然是一块两面都是花的硬币,我不禁好笑,心情也舒畅了不少……

我走进病房,端详起母亲,这才发现母亲已经老了,头发都已花白。我心头一凛:如果我真的不在了,她可怎么办啊?

次日早晨,护士过来查房,我向她打听隔壁病人的情况,没想到,护士却说:“隔壁是杂物间,哪来的病床啊?”

我冷汗直冒,再伸手摸摸口袋,昨晚的那枚硬币还在。我拿出来一看,不过是普通的一块钱而已,那昨晚……

就在我渐渐淡忘这段离奇经历时,我突然听到消息——女友和我的兄弟,在沪宁高速上发生车祸,当场死亡!死亡的日期是2009年7月17日!

这一切,是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舅舅在棺材里翻身等数则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第三只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一、骷髅版主

方文所在的小公司破产了,老板进了监狱,他连续两个月没领到工资了。可偏偏这时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病重住院,要儿子寄五千块钱回家。方文连吃饭的钱都快没了,又到哪儿借钱去?

打电话找了一圈儿朋友,方文只借到了两百块。已经是深夜了,他饥肠辘辘,一抬头,看到了一家“星点网吧”。他隐约记起,初中同学李东祥就在这里当网管,也许能找他借点钱。

李东祥刚好在网吧里,听方文说明来意后,他皱起眉,说自己每月都把钱寄回老家了,手边只有几百块生活费。

方文叹了口气,沉默不语。李东祥犹豫片刻,说有个办法可以挣到钱。他将方文领到一台电脑前,点击鼠标,打开了一个网站。方文一看,这个网站名叫“借贷”。莫不是指高利贷?

李东祥低声说:“阿文,你先注册成会员,凌晨时分再登录。到时候,你会有两分钟时间作决定。”

方文心怀忐忑,玩游戏熬到了凌晨。他再次打开那个网站,令他吃惊的是:刚刚还是淡绿色的网页变成了纯黑色,网站名也变成了“第三只手”!只见三只白惨惨只有骨头却没有血肉的手,在黑色的屏幕中直直地向前伸着,格外诡异!

方文心里一抖,他记起了李东祥的话,赶紧手忙脚乱地登录。几秒钟后,电脑发出“哐当”一声,一个骷髅上场了,他在线和方文打招呼:“朋友,我是这儿的版主,可以帮你什么忙吗?”

方文回复道:“我需要钱,尽快。”

骷髅版主又问:“多少?500万够吗?”

方文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这个数目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反问道:“你能吗?”

骷髅版主耸了耸肩:“我无所不能。倒是你,能答应我的条件吗?我要借用你的24小时。”

方文死死地盯着屏幕,似乎整个人都在颤抖:他的24小时能换来500万?这不是开玩笑吗?

两分钟后,方文和骷髅版主成交了。他直起身走出网吧,李东祥递给他一支烟,两人靠在门口,吞云吐雾。

方文突然笑了,说李东祥介绍的这个网站,可以叫“画饼充饥”。李东祥吐出几个烟圈儿,淡淡地说:“也许,你真的能拿到钱。到时候,你别骂我就行了。”

说罢转身走进了网吧。方文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摸不透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清早,方文早早起床,准备吃过早餐就去找工作。楼下有早点摊儿,煎饼果子做得极好吃,不少人开着宝马车过来排队。方文来到摊前,排在他前面的是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掏钱付账时,方文看到他的钱夹鼓鼓的,里面有好几千块。

方文心里很羡慕,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么鼓胀的钱夹?说不定还有闲钱交个女朋友呢。以前在公司里,有个叫李雯晴的女孩子,长得真叫漂亮!

方文双手抱头,做了个深呼吸。这时,胖男人转过身,就在身体擦到方文的一瞬间,方文突然看到,自己的胸口伸出了一只如同婴孩般的小手,闪电般将胖男人口袋里的钱夹掏了出来,迅速塞进了方文的口袋里。

方文惊呆了:他的两只手都在脑后,这只手是哪儿来的?僵立了十几秒,方文回过神儿,慢慢转身朝着偏僻的巷子走去。走出十几米,他撒腿就跑……

二、神秘小手

回到住处,方文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掏出钱夹,数一数,里面居然有3200块。这是他累死累活两个月的工资!

方文咽了口唾沫,脱下衣服,露出了两大块胸肌。他明明记得,那只小手是从胸口长出来的,可是,它怎么会那么快?

抹一把额头的汗,方文拿定主意:只要五千块。偷来的500万,用着扎手!

方文一直躲在住处蒙头大睡。几天过去了,并没有人上门找他,他这才放下心来。

清早,方文来到银行,打算把三千块先存起来,等凑够五千再寄回老家。这回,方文注意到,排在他前面的女人正在打电话,挎包鼓鼓囊囊的,应该是夜店或者加油站的会计。方文在心里盘算,这包里至少得有十万块吧?

几分钟后,女人向前移动,身子侧了一下。方文也跟着向前,他突然看到,肋下伸出一只小手,一眨眼工夫已经将女人的包拉开,厚厚几沓钞票落入了方文的包里。

方文目瞪口呆,浑身发紧:银行里可是有监控摄像头的,万一被发现了,他将面临牢狱之灾。可是,现在把钱掏出来还回去,那又该如何解释?方文一跺脚,捂住包,低头匆匆离开了银行……

一路走着,方文的心跳得如擂鼓。他走进一间刚刚开门的咖啡厅,找个偏僻的角落坐下,然后拉开皮包拉链,简单地清点一下后,他的心提到了喉咙口:居然有20万!

回到住处,方文匆匆收拾了行李,退了房,然后住进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馆里。躲了十来天,方文发现自己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且很奇怪,也没有关于这件事的新闻报道。的确,那只手太快了,说不定也能躲过银行的监控。想到这里,方文心花怒放。

往老家寄了两万块,方文盘算着剩下的钱该怎么花。他换了部上万块的手机,然后打电话给李雯晴。以前在公司里,生性高傲而又貌美如花的李雯晴,哪里肯看一眼打小工的方文?电话接通了,方文鼓足勇气,说请李雯晴到五洲大酒店吃饭。

李雯晴想了半天,终于记起了方文,诧异地问他是不是发财了,五洲大酒店可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方文含糊地说,他跟别人合伙做生意,赚了些钱。李雯晴很高兴:“好啊,是晚上7点?好,不见不散!”

合上手机,方文在屋子里一连蹦了好几次,他想不到还真的约到了李雯晴!当下,他直奔商场,花近万块给自己置办了一套像模像样的行头,又买了两样昂贵的化妆品。

这顿饭,方文和李雯晴相谈甚欢。方文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很健谈,而且,他这个没读过几年书的打工仔竟和眼前的大学高才生有着许多共同语言。

几番攻势之后,李雯晴成了方文的女友。方文感觉自己掉进了蜜罐里:每天,他不是陪女友,就是出入商场。那里有钱人多,去一趟就会有几十万进账。时间一长,他习惯了这种“赚钱”方式,早没有了起初的惊恐和畏惧。况且,“第三只手”实在太快了,仿佛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看得到。

为了讨李雯晴欢心,方文以她的名义买了套精装修的三居室;为了接送李雯晴方便,又买了辆跑车。方文觉得,自己那“第三只手”就是提款机,花钱已无所顾忌。

但是,悲剧还是来了。这天,方文走进商场,又去了银行,然后进入高级会所,可那“第三只手”再也不出现了。他蓦然想起,自己跟那个骷髅版主要的是500万,屈指算来,房子、车子,再加上各种奢侈品,早超过500万了。莫非,“第三只手”从他身上消失了?他后悔得直砸自己的头:为什么当初不要5个亿?

更令方文惊恐的是,这天深夜,他正在睡觉,却被一个诡异的声音惊醒了。他坐起身,看到黑暗中站着一个更加黑暗的影子,分明是一具骷髅!

方文浑身颤抖,想去开灯,耳边却响起了骷髅无比诡异的声音:“你不用开灯,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我来拿回属于自己的24小时。”

方文陡然明白过来:他就是那个骷髅版主。500万的交换条件是24小时,自己该兑现了!

方文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问该怎么做。骷髅笑了:“你只须关掉手机,躺到床上。24小时后,你会醒来。”说罢,他一步步走近方文。

方文大睁着眼睛,越来越恐惧。当骷髅快要贴住他的身子时,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感觉到那骷髅正一点点地进入他的身体,冷汗顺着每一个毛孔滑落,强烈的惊惧几乎令他神经断裂……

三、最后交换

24小时后,方文清醒过来。他觉得很累,浑身酸痛,坐起身打开灯,刹那间惊呆了:地上到处是血!再看自己身上,居然正穿着一件血衣!

方文毛骨悚然,马上来到镜子前,眼前的场景几乎令他晕厥:镜子里的他,是一个十分可怖的血人!

就在这时,方文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他扭过头,发现李雯晴不知什么时候开门进来了。她手里的包掉到了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正拼命地捂住嘴一步步后退。方文走上前,刚想解释,可李雯晴更加恐惧了,转身就跑,冲进了黑漆漆的夜色中。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第三只手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