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女龙

东海有个桃花岛,桃花岛上有龙洞。 龙洞深通东海洋,桃花女龙住洞中。
千呼万唤难出来,但见年年桃花红。
“女龙”本是渔家女,桃脸杏腮真俏丽,心灵手巧人勤劳,挑水织网又纺线。她白天纺的线,织网网不破:她夜里织的网,捕鱼鱼最多:她旱天挑的水,担担荡清波。
渔女从来不打扮,自幼爱梳两条“冲天辫”。有一天,嫂嫂笑话她:
“小姑今年十四岁,再扎小辫子太难看。来,我给你梳一遍。”
可是梳来梳丢梳不直,没办法,只得照旧扎了两条“冲天辫”。
渔女有个怪脾气,一年四季不洗澡。有一次,阿娘笑骂她:
“这么大的姑娘了,也不洗洗澡!人家不来笑话你,总怪我做娘的欠管教。”
渔女咯咯笑,扑在娘的怀里撒了一阵子娇,转身又跑掉。
原来她并非亲生女,是阿爹海边拾来的。
那一天,风大浪高海咆哮,电闪雷鸣暴雨浇潮水涌来一婴儿,搁在海边直哭叫,刚巧阿爹海边过,赶忙把她抱回家,鱼汤当奶汁??养她长大。阿娘教她织渔网,阿爹为她雕贝花,阿哥逗她海边玩,爬在地上当骏马。
渔女乖,渔女美,渔女长到十八岁。十八姑娘篱外竹,媒人挤破屋。东村来作媒,十担彩礼排成队;西村来说亲,十份聘金抬进门。这个说,少爷天天用功把书读,定做高官好享福;那个讲,东家年年打船造楼房,长穿绸缎喝参汤。
爹娘笑谜谜,悄悄问渔女: “谁是如意郎,孩子你快讲!”
渔女舒双眉,脸似桃花微微醉: “不愿享福不贪财,捕鱼阿祥我最爱!”
爹皱眉,娘獗嘴,哥嫂含笑羞妹妹。 阿爹说:“阿祥家里穷,出门做渔工。”
渔女说:“渔工识潮水,女儿愿婚配。” 阿娘说:“阿祥常断餐,你去要饿饭。”
渔女说:“饿饭不要紧,鱼汤赛人参。” 爹娘说:“父母为你好,女儿嫁西村!”
渔女说:“西村我不嫁,死也跟阿祥!”
爹娘没办法,婉言退聘金。渔霸财主不死心,又挽媒人强说亲,出言恶狠狠:
“不做亲家做冤家,日后做人要小心!”
爹娘胆量小,含泪收聘金:渔女更伤心,只只网眼泪淋淋……
渔女阿祥青梅竹马一起长。海边拾彩贝,礁丛捉迷藏;夜晚同赏月,清晨共歌唱。阿祥衣棠破,渔女线儿长;渔女想尝鲜,阿祥把网张:阿祥断了餐,渔女悄悄送米粮。
渔女心烦闷,阿祥喁喁情弦响。阿祥爱渔女,星星伴月亮,渔女爱阿祥,情深如海洋。
年初,阿祥给西村渔霸捕鱼去,渔女送他出村庄。
情切切,意绵绵,山盟海誓诉衷肠。
渔女说:“哥是船桅我是帆,大风大浪不分散。”
阿祥说:“妹是大海我是船,天涯海角心相连。”
渔女送阿祥,不嫌路途长,送过望海桥,走出晒鱼场,绕过听潮石,来到盼郎墙。
眼看两人要分手,渔女她羞羞答答把话讲:
“等到年底回家来,渔女给你做新娘……”
船漏偏遇顶头浪,渔霸就要强娶亲,怎不叫渔女哭断肠!
出嫁前一天,渔女更把阿祥想:阿祥啊!你出门捕鱼在东海洋,可知我明天就要做新娘?我不受绸缎爱粗布,不受参汤爱鱼汤;不受渔乡豪富家,受你捕鱼穷阿祥!我不受东海龙宫珍珠宝,不受琼浆玉液金银妆,只愿与你夫妻恩爱日月长!阿祥哥,世上不能和你长相伴,我变龙也要寻你到东海洋!
渔女越想越悲伤,一不洗梳,二不打扮,含泪饮泣织渔网。嫂嫂催了一趟又一趟,要她先洗澡,后试新衣裳。渔女泪汪汪,抽抽噎噎开了腔:
“不用急,不用忙,给我先挑清水十八缸;十八缸盛满水,我去洗澡换新装!”
嫂嫂嘻嘻笑: “挑就挑:只要你爽爽快快去洗澡,乐乐意意上花轿!”
嫂嫂去挑水,挑了一担又一担,满了一缸又一缸。十八只水缸都挑满,月亮明晃晃。
嫂嫂坐在屋外乘风凉,听到桶里扑通扑通水声响,心里暗思量:这个小姑脾气怪,要嘛十八年来不洗澡,一洗就要清水十八缸!
嫂嫂坐到三更天,桶里的水声更加响;嫂嫂等到四更天,那水声越来越响亮。
嫂嫂又惊又奇叉心焦,悄悄找个门缝往里瞧。这一瞧吓得嫂嫂魂飞掉,跑回屋里哭叫:
“不好了,不好了,小姑会被蛇吞掉!”
爹娘一听,跌跌撞撞往前奔;阿哥一听,拿来一条檀木棍。凑近门缝往里看,啊!只见里面那东西,条长长,亮晶晶,头长玲珑角,身披白玉鳞,口喷水珠万点银,尾溅莲花浮彩云,在十八只水缸之间乱翻腾!
阿娘放声哭:“女儿呀女儿,可怜你就要做新娘!”
阿爹上前讲:“有角有鳞像条龙,莫非女儿是龙女变的大姑娘?”
天大亮,出太阳,亲戚朋友闹嚷嚷。花轿缓缓来,鼓乐阵阵响,急煞阿爹哭煞娘。
惊动了渔女变的龙,忽喇喇,撞破窗门掀倒墙,一头扑进屋前河里去……

韩湘子在八仙中是个风流俊俏的书生,他手中的神篇名为紫金萧,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一株神竹做的。据说,韩湘子这支神萧还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送他的哩!
有一年,韩湘子漫游名山大川,到东海之滨,听说东海有龙女,善于音律,精于歌舞,很想会她一会。因此,他天天到海边去吹萧。这一日,三月初三,正是东海龙女出海春游的日子。夜里,龙女听见海边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长萧声,听得惊呆了。
韩湘子的萧声扰乱了龙女的心,那声声妙曲把它的魂勾去了似的,便身不由己地向海边走来,化作一条银鳗来会吹萧郎。
韩湘子一曲吹罢,大湖退去十里远。
这时,他发觉滩头上有一条误了潮的搁浅银鳗,正泪光莹莹地抬头望着他。
看她的神情似乎还陶醉在乐曲声中,韩湘子又好气又好笑说:
“鳗儿呵鳗儿,难道你也懂得其中的奥妙?你若是个知音,请把我的情意传到水晶龙宫去吧!”
鳗儿听了,连连点头。
韩湘子十分惊异,出于好奇心,他又吹起了玉屏萧。想不到,银鳗深通人性,居然在明媚的月光下婆婆起舞,跳起神奇的舞蹈。舞姿之优美,神态之奇异,世上罕见。连闯荡江湖游遍名山的韩湘子也愣住了。
那银鳗在月光下不停地闪腰,盘舞,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节奏越来越紧,突然银光一闪,鳗儿不见了,只见月影中站立着一个天仙般的龙女,柳叶眉,杏花脸,玉笋手,细柳腰,金纱披身,莲花镶裙。舒腰好似嫦娥舞,起步赛过燕掠水,把个韩湘子也弄糊涂了。
龙女边舞边唱: 寂寞龙宫呵闻萧声。 使君一曲呵凤求凰,妾应伴舞呵到天明。
歌舞声中,月儿渐渐西坠,潮水慢慢回涨、天快亮了。忽然,一个浪头扑来,鳗儿、龙女都不见了。这样情景,一连发生了三个晚上。
这一天,韩湘子又来到海边吹萧。不知什么缘故,吹了大半天,龙女就是不出海来。难道玉屏萧失灵了?气得他把心爱的玉篇摔断,龙女还是没有土来。
韩湘子正沮丧地往回走,忽闻背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却是个陌生的老渔婆。老渔婆朝韩湘子道个万福说:
“相公,公主感谢你的美意,特地差我出来传话。实不相瞒,前几夜在月下歌舞的乃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因事情??露,被龙王关在深宫,不能前来相会。今天她叫我奉献南海普陀神竹一枝,以供相公制仙萧之用。望相公制成仙萧,谱写神曲,以拯救龙女脱离苦海!”
说罢,老渔婆递上神竹一枝,便化成一阵清风不见了。
韩湘子将神竹制成紫金萧,从此断绝了在尘世??混的念头,进了深山古洞,日夜吹萧谱曲,果然练出了超凡绝俗的本领。
后来,八仙过海,韩湘子神萧收蛇妖,妙曲镇鳌鱼,大显仙家神通;而东海龙女呢?却为了偷送一枝神竹,被观音大士罚为侍女,永远不得脱身。
傅说,东海渔民至今还常常听到海上有深沈的萧声,那是韩湘子想念龙女,心中烦躁,在天上吹萧呢!

岱山岛有一块岸礁,弯弯曲曲伸向大海,远远看去,活像一条石龙,当地渔民都叫它“石青龙”,据说这是被海龙王镇在这里的青龙的遗骸。
很久以前,青龙在东海龙宫里当侍卫将军,这位青龙将军对上有令则行,对下有求必应。有时还变作者渔翁,到岸上察看民情。若是岛上田地龟裂,百姓受灾,便偷偷吸来东海水,化作雨露,解救民间乾旱之苦。因此,当地百姓都很敬重他。
有一次,玉皇大帝下旨,要在东海水晶宫挑选一名得力将领到天庭任职。海龙王忍痛割爱,把自己最得意的青龙将军送上去。青龙动身那天,海龙王一直送到海面,并对青龙说道:
“我特地推选将军荣升,望你到了天庭后,不要忘了东海龙宫这个出生之地!”青龙再三拜谢而去。
青龙上天之后,玉皇大帝封他为灵霄宝殿的值殿将军。头几年,青龙像在东海龙宫一样,对上下左右应付自如,日子倒也过得不错。后来,他认识了皇母娘娘身边的一位宫女白虎星,平时常有接触,天长日久,双方渐渐产生了爱慕之情,一见面总是含情脉脉地眉来眼去。但天庭法规森严,无法在一起倾诉衷情,日子一长,他俩越来越感到天庭的不zi由。
有一天,青龙星和白虎星在后宫服侍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时,又一次见面了。这一回,他俩见四下无人,便壮着胆搭了腔。两人真是情投意合,约定在王母娘娘寿筵之夜,众天神赴蟠桃盛会之际,一同私奔凡间,永结伴侣。
好不容易等到这天,他俩偷偷溜出西天瑶池,急匆匆奔到南天门。正在高兴之际,不料从灵霄殿传来阵阵钟鼓声,南天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四大金刚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玉皇大帝得知他俩双双思凡,偷偷私奔,气得胡须都翘起来,即令值日功曹将青龙、白虎押来审问。青龙星和白虎星情深意笃,到了这般光景,什么也不怕了,当着玉帝的面,直说出双方相爱,愿受天规惩罚,只求恩准他俩结为夫妇。这下可更激怒了玉帝,当即传旨青龙星贬回东海,白虎星罚到凡间。两星永久分离,不得相会!青龙星怀着悲愤的心情回到了东海龙宫。原以为龙王待他不薄,回到东海以后想再托海龙王出面求情,寻回白虎星。想不到海龙王也是仗势欺人。上次青龙上天宫,他笑脸相送,拼命奉承。这回青龙回东海,却一反常态,冷漠得很。他高坐在水晶椅上,淡淡地对青龙说:
“你这一回是违反天规被贬回来的,不能像过去那样受重用了。念你昔日的功劳,如今派你当一个推潮神,这算不上美差,但也不算亏待你吧!”
青龙拜谢了海龙王,默默地退出水晶宫,从此做起推潮神来。一日推两潮,苦熬苦撑,没有出过半点差错。但他脱不开身,没法去寻找白虎星,只有苦苦地思念着她。
再说白虎星,被罚到凡间以后,在镇海一个官宦人家当了侍女。一次,镇海发了一场大水,房屋冲塌了,人畜淹死了,县城里是白茫茫一片水世界,许多??体顺着大水飘到了东海大洋。这官家侍女也被淹得半死,随着洪水漂呀漂呀,最后被风浪刮到了岱山岛的一个沙滩上。不知过了多少辰光,白虎星醒了过来,见身边站着一个白发老者,一间才知是当地土地救了她。白虎星将自己的悲惨遭遇诉说了一遍,又求土地公公帮她打听青龙的下落。土地公公很同情他们,悄悄告诉她,青龙星自从被贬回东海,就在这一带作推潮神。白虎星谢过土地公公,马上赶去相会.。
一个群星灿烂的夜里,白虎星和青龙星这封患难情侣久别重逢了,他俩又高兴又伤心,互相倾吐了别后的苦恋之情。谁知此事被海龙王派来监视青龙星的蟹精看到了,急忙去禀报了海龙王。海龙王一听发火了:
“好呀!这青龙星、白虎星在天庭违反天条,到我龙宫又触犯官规,真是罪上加罪呀!”
当即傅下令去将白虎星镇在岱山岛西北面的一座山下,这座山后来叫“白虎山”;将青龙里镇在岱山岛东南面的一块礁石上,这座礁石后来就叫青龙岸礁。青龙星和白虎星为了zi由和爱情,受尽千辛万苦,最后又被海龙王压到山底下,永远成不了夫妇。可是,百姓根本不卖海龙王的账,反而更加怀念这封情深意笃的恋人。
岛上居民每逢大年三十夜,都要在家里的水缸、米缸、菜橱上贴上印有龙图的“青龙纸”,以示纪念。

从前,东海渔岛上有个姑娘名叫巧妹。她从小爱绣花,天天绣,年年绣,越绣越爱绣,见啥绣啥。绣出红虾蹦蹦跳,带出青蟹横着爬,绣出鱼儿摇尾巴,真是绣活啦!
有一年,海岛大旱,五月不下雨,六月不刮风,七月不见一丝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泥土龟裂,石头冒烟,水井乾了,禾苗枯了,巧妹绣的牡丹花也枯谢了。
巧妹十分忧忠,饭吃不香,觉睡不安,人也消瘦了。母亲心疼地问她:
“女儿呀!你有啥心事,快对我说吧!” 巧妹抹着眼泪说:
“你看,河水乾了,庄稼枯了;大人叹苦,小孩哭渴,谁不忧愁呢!”
母亲叹了口气说:
“老天降旱灾,凡人活受罚。这个月来,大家都到白龙溪去求雨,可是越求越旱,有啥办法呵!”
巧妹说: “我想绣条龙,要是绣活了,让绣龙喷水化雨,那有多好呀!”
母亲为了宽慰巧妹,顺口附和说: “巧妹呀!你就绣吧!” 巧妹为难地说:
“唉!可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龙,怎么绣呵?”
是呀!这龙是什么样于的呢?巧妹想呀想呀,就是想像不出。突然地想到白龙溪,既然大家都到那里去求雨,说不定那里真有龙哩!
第二天,巧妹辞别爹娘,背起乾粮,到白龙溪寻龙去了。翻过一道岭,转过三个弯,看见一条又深又长的山溪坑。可惜啊!这白龙溪的水乾了,溪边的草枯了。巧妹沿着白龙溪爬上山顶,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溪底发呆。
“巧妹呀!大热天你到深山里来做什么呢?”
巧妹抬头一看是位老爷爷笑谜谜站在自己面前。巧妹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来找白老龙哩!”
老爷爷摇了摇头说: “山溪的水早已乾了,哪会有白老龙呢?快回去吧!”
巧妹望着老爷爷崛强地说:
“不!我不回去,我要找白老龙。找到了白老龙就有水了。”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悄悄地走了。一天、两天、三天,巧妹还是找不到白老龙。巧妹找累了,寻乏了,又回到岩石边坐下,望着白龙溪发呆。
那位老爷爷又来了,看巧妹嘴唇乾裂,精神疲乏,慈祥地劝道:
“巧妹呀!白老龙来无影去无踪,你找不着他,还是回家去吧!”
巧妹抹一把汗珠说:
“今天找不着,明天找;明天找不着,后天找,总有一天会找着白老龙的!”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又悄悄地走了。
一天、两天、三天,巧妹找遍了山里山,寻遍了弯里弯,还是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她淌着汗,喘着气,再也走不动了,终于昏倒在岩石旁。
老爷爷又悄悄地来了,他疼爱地用手指按摩着巧妹的眉心,巧妹醒过来了,一见这位老爷爷又坐在身旁,哇地一声哭了。老爷爷难过地劝慰巧妹:
“莫哭,莫哭!不是白老龙不肯见你,实在是玉帝旨意、龙王法令管得严呀!来,我送你下山去吧!”
巧妹说:“不!不!找不到白老龙,我死也不回家!”
老爷爷听了,一阵心酸,感动得落下两滴眼泪。一滴眼泪一阵雨呵,泪雨??在巧妹嘴里,乃妹不乾渴了;泪雨??在山陌里,禾苗转青了;泪雨??在枯井里,井里有水了。
老爷爷一看,神色惊慌地向巧妹说:“我该走了,你快回家吧!”说罢不见了。眼泪化雨,虽未解除旱害,人们都感激不尽。可是,东海龙王知道了,气得龙眼突出,龙须直翘,大骂白老龙私降泪雨,触犯天规。
龙太子见龙王气疯了,连忙讨好地说:“父王息怒,我去把白老龙抓来,挖它的鳞,抽它的筋,让父王解恨!”
龙王忙说:“不!你去把白老龙叫到龙宫来,我自有道理!”
龙太子离开龙宫,打了个滚,冲出海面,直朝白龙溪飞去。白老龙听到风声呼呼,张开龙眼一看,只见一朵乌云从海面飘来。他知道来者不善,便把头一抬,尾一摇,忽喇喇一声飞了起来。
龙太子喊道:“白老龙!你胆子真不小呀!竟敢私降泪雨,你可知罪呀?”
白老龙施礼说:“太子息怒,老龙并未降雨,只掉了两滴眼泪!”
龙太子怒道:“哼!掉两滴眼泪也是违反天规!”
白老龙道:“太子呀!百姓无水,日子怎么过呵!你就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龙太子听了,大发雷霆:“胡说!你触犯天规,还敢强辩,快跟我去见龙王!”
白老龙知道再说也无益,于是恳求道:“请太子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谅你也逃不到什么地方去!”龙太子冷笑了一声,回龙宫去了。
再说巧妹,见下起雨来,心里一高兴,也不再找白老龙了,便兴冲冲地跑回家来。谁知道刚到家门口,雨停天睛,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直冒汗。巧妹正要转身再去找白老龙,却见老爷爷急匆匆朝她走来。巧妹连忙让进屋里,端把椅子请老爷爷坐。
老爷爷说:“巧妹呀!我有急事哩!”
巧妹说:“老爷爷,什么事要我帮忙,尽管说吧!”
“巧妹呀!我就是白龙溪的白老龙,只因那天掉了两滴眼泪,下了一阵小雨,触犯了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