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出生之日

咸亨三年,唐朝将被封为驸马都尉的吐谷浑国王诺曷钵迁到鄯州大通河之南,诺曷钵惧怕吐蕃,“不安其居”,唐高宗又将其徙于灵州境内。在太阳山下一地设安乐州,辖境为今宁夏河东中宁、同心、盐池三县部分地区,属灵州都督府,安置吐谷浑族,并以诺曷钵任刺史,由其自治管理。安乐州寓意“欲其安而且乐也”,为让吐谷浑部族和弘化公主在这里。后来,唐朝又在此置长乐州。弘化公主随其夫诺曷钵“始徙其部众于灵州之地”,开始了在韦州这一带的生活。

原籍蒲州永乐人。开元七年719年6 月1日生于蜀郡。

帝王档案
李亨:756年-761年在位,初名嗣升,第3子,性格懦弱。马嵬驿兵变后玄宗西逃,他自行称帝。在位6
年,戡乱有为,治国无方,乱世天子,开了宦官专权的先河。在宫廷政变中受惊忧而死,终年52岁,死后葬于建陵(今陕西醴泉县东北18里的武将山)。谥号文
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庙号肃宗。

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文化教育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开元时期,学校教育到达顶峰时期。经过教化,这个时期的社会风气以及民俗都有了较大的改善。
不仅如此,在宗教、诗歌、修史、图书文字、音乐舞蹈、美术雕塑等方面,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这些也是开元盛世中一个重要的内容。
唐玄宗在位期间,是唐朝学校最为兴盛的时期。开元七年,唐玄宗敕令从州县学生中选送“聪悟有文辞史学者”四门学为“俊士”,贡举落选而愿意
人学者也可以入四门学学习。这一敕令,开创了后世贡举入监制度。与此同时,还规定了学生补阙制度。特别是朝廷规定允许百姓设立私学,有愿在州县学校寄读的
受业者,亦予以允许。
开元六年,设置丽正书院,以文学名士徐坚、贺知章、张说等人为学士,令这些人在修书之余兼作讲学,为后世兴办书院提供了经验。开元十三年,改丽正书院为集贤书院,五品以上为学士,六品以下为直学士,对学士与直学士的待遇颇为优厚。
开元二十六年,唐玄宗敕令天下州县在乡里设立学校,使学校教育普及到基层,这在中国教育史上是一件大事。唐玄宗教令天下罢乡贡之举,规定不
经由各级学校学习的学生不得参加举选,以支持学校教育的发展。尽管两年后又取消这一敕令的规定,但亦说明唐玄宗对兴办各级学校的重视。开元年间的学校教育
是唐朝教育最为兴盛的时期。
开元之治的表现,还体现在思想文化与社会风尚等各个方面。翰林院的设立,除了在政治上发挥着重大作用外,
在推进文化事业的发展上也有着突出的贡献。“上即位,始置翰林院,密迩禁廷,延文章之士,下至僧、道、书、画、琴、棋、数术之工皆处之,谓之‘待诏’。”
一大批文人术士,被集中到翰林院,他们以自己的文才、诗赋、艺术、技巧,活动于宫廷之中,丰富了唐王朝的文化生活,给盛唐增添了斑斓绚丽的艺术色彩。
在社会风俗方面,盛唐由于与北方各少数民族的来往比较密切,“胡化”的色彩较为浓厚。对此,玄宗采取了一些“禁胡化”的措施,但从整体上看,玄宗对“胡
化”的禁止,收效并不大。终唐之世,中原地区汉族的“胡化”和边疆地区少数民族的“汉化”,一直是民间生活中的主流。就连玄宗自己也很快就放弃了对“胡
化”的禁止,而开始提倡“胡化”,在文艺领域则更是如此。
在玄宗采取的禁胡化措施中,以其禁泼寒胡戏最有代表性。中宗时,泼寒胡戏在
长安蔚成风气。所谓泼寒胡戏,来自于波斯,与我国有些少数民族的泼水节有点相仿,只不过时在冬月而已。开元元年十月,张说上谏道:“泼寒胡未
闻典故,裸体跳足,盛德何观;挥水投泥,失容斯甚。法殊鲁礼,亵比齐优,恐非干羽柔远之义,樽俎折冲之礼”,认为不合中华传统礼仪,建议禁断巳玄宗接受了
这一建议,于十二月下诏道:“腊月乞寒,外善所出,渐浸成俗,因循已久。自今以后,无问蕃汉,即宜禁断。”泼寒胡戏由此被明令禁止。从社会文化的角度看,
泼寒胡戏只不过是一个民俗性的枝节问题,之所咀被禁止主要是因为这一民俗与中原传统文化的差距过大。而中原地区在社会生活各个方面的胡化,甚至长安、洛阳
两京的胡化,并未因禁止了个泼寒胡戏而中断。另外,除了禁断泼寒胡戏以外,在史籍中投有见到玄宗在禁止相仙青而环要确计苴柚的舌七攀措困廿右地中学家阱肇
涛寨胡戏为例,过分地强调了玄宗反对“胡化”的一面,与史实不大符合。可以说,开元时期,社会风俗和文化上的民族融合,始终占据着主导位置。从现在出土的
唐朝文物、壁画等材料来看,尚不能说反对“胡化”在玄宗的各种治国措施中具有重要地位。
社会风俗中的民族融合,是无法以行政命令禁绝
的。从开元时期到天宝年间,由于中原汉族和边疆少数民族的密切交往,唐朝的社会风俗和文化生活深受少数民族的影响。“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好为胡服胡帽。”
元稹在《法曲》一诗中也对开元、天宝时期的“胡化”描述道:“胡音胡骑与胡妆,五十年来竞纷泊”;“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之所以会出现这种
普遍的“胡化”现象,与玄宗本人对“胡化”的态度由禁止到提倡的转变不无关系。
在开元时期,玄宗的统治措施并不是始终如一的。特别是
在宫廷生活及其对社会风尚的影响方面,玄宗经历了一个由俭到奢的变化,社会风气也随之经历了一个由兢兢业业到奢侈豪华的变化。这一变化,对开元之治的影响
是重大的。开元十七年四月,关中天气突变,蓝田山被大风雷雨摧裂百余步。占十术士就此阐发道:“人君德消政易则然。”占十术士的这种说法,是
用天人感应观点解释自然现象,用自然灾害讥讽政治行为的必然结论。“德消政易”的说法,反映了当时玄宗在统治行为上的转变。这一转变,对社会风尚有着重大
影响。
开元十六年,玄宗移到兴庆宫听政。以此为标志,他在风尚上开始由提倡节俭逐步发展到追求奢华。开元十七年;玄宗已经四十五岁,长期单调的公务使他感到疲倦和乏味。于是,他性格中铺张浪费、玩乐享受的一面越来越充分地暴露了出来。在这年的八月初五,玄宗庆
贺生日,设宴招待百官达贵。酒酣耳热、轻歌曼舞之际,张说和源乾曜率文武百官上表,请以玄宗诞辰为嘉节,玄宗欣然同煮,称“朝野同欢,早为姜事。依卿来
请,宣付所司。”千秋节由此确立。到开元十八年,根据礼部的奏请,又把千秋节与民间祈农报年的乡社结合起来,自此,千秋节成为全国性的重大节
日。“以八月五日为千秋节,著之甲令,布于天下,咸令宴乐,休假三日。群臣以是日献甘露醇酎,上万岁寿酒。王公戚里进金镜绶带。士庶以丝结承露囊,更相遗
问。村社作寿酒宴乐,名为赛白帝,报田神。”此后,年年千秋节都要大举庆祝一番。开元后期,玄宗在千秋节宴请百官的制书中称:“今属时和气清,年谷渐熟,
中外无事,朝野义安。不因此时,何云燕喜?卿等即宜坐饮,相与尽欢。”在召集京兆父老宴饮的救令中称:“今兹节日,谷稼有成。顷年以来,不及今岁。百姓即
足,朕实多欢。故于此时与父老同宴,自朝及野,福庆同之,并宜坐食,食讫乐饮,兼赐少物,宴讫领取。”处处表现出了一副功成名就、及时享乐的架势。

弘化公主,也叫光化公主,又叫弘化大长公主。为唐宗室淮阳王李道民之女,贞观十三年十二月,吐谷浑国王慕容诺曷钵向求婚,次年年初,即以弘化公主嫁给了他。时,李氏赐姓曰武,改封西平大长公主。弘化公主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姑娘,自幼受到家庭严格的教养,堪称才貌双全。她的墓志铭中写到:“诞灵帝女,秀奇质于莲波;托体王姬,湛清仪于桂魄。公宫秉训,沐胎教之宸猷;姒幄承规,挺璇闱之睿敏。”她的聪明才智,风度仪表,由此可见一斑。就是这样一位皇宫贵族的姑娘,为了增进汉与吐谷浑两族间的关系和民族间的团结,年仅18岁,就走出重楼叠阁,离开故乡,在其父淮阳王李道明及大将军慕容宝的护送下,远离长安,到建都于青海的吐谷浑国,与国王诺曷钵成婚,过起那“有城郭而不居,随逐水草庐帐为室,以肉酪为粮”的游牧生活。

杨贵妃,本名(公元719-756年):唐代宫廷音乐家、歌舞家,其音乐才华在历代后妃中鲜见。

唐肃宗宠妃“襄国”之谜

大唐天宝十四年,安禄山、史思明以“请诛杨国忠,以清君侧”的理由发动了长达八年之久的叛乱。
安禄山的叛军攻陷了洛阳、潼关,西京长安不久也陷落。唐玄宗从长安出逃,官吏嫔妃大都随驾西行。沿途的父老百姓常常遮住道路,恳请唐玄宗不要舍弃社稷。
马嵬驿兵变中与杨国忠被杀后,唐玄宗早已失魂落魄,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社稷,于是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百姓一边往前走。逃难的吏民无奈便转而求其次,要
求玄宗将太子李亨留下来收复长安。
李亨是玄宗的第三子,开元二十六年被立为皇太子。肃宗性情仁孝,不忍心违离玄宗左右。
李亨的第三子建宁王李、东宫侍卫李辅国,还有李亨的长子广平王李豫与太子妃娣都纷纷劝李亨留下来克复二京。宦官忠也劝玄宗留下李亨,玄宗便将后
军二千人及飞龙厩马交给李亨。不久玄宗入蜀,又下旨令李亨为天下兵马元帅,领朔方等诸镇节度使,归复长安与洛阳。
太子妃张良娣是南阳
西鄂人,后来举家迁到昭应。她出身高宦世家,祖母窦氏是唐玄宗的母亲昭成皇太后的妹妹。执政时期,昭成皇太后被武则天所杀。玄宗李隆基幼年丧母之后
孤苦可怜。武则天因为在她的孙子中比较喜欢李隆基,于是下诏让窦氏入宫抚养李隆基。李隆基即皇帝位以后,为报达窦氏养育之恩,封她为邓国夫人。张良娣是窦
氏第四子张去逸的女儿,天宝年间选入李亨的太子宫册封为良娣。
张良娣体态丰硕,而且善于言谈,能够体察李亨的心理,在李亨最无助的时
候给了他感情上的支持。李亨的生活一直颇为坎坷,他是杨良媛所生。杨氏怀孕时正是太平公主擅权的时候,太平公主专门与玄宗为仇,玄宗恐
怕太平公主知道他的妻妾怀孕,又要以他内多嬖宠的借口去搬弄是非,便让东宫侍读张说找打胎药堕胎。张说找了二剂药,一是安胎药,另一是堕胎药,任由玄宗取
用,听凭天意的决定。玄宗在深夜没有人时煎药给杨氏服下去,谁知接连两天服的都是安胎药。玄宗以为这个未出生的孩子有神灵的保佑,就将孩子留了下来。待李
亨生下来,恰巧太平公主因为谋逆罪被玄宗诛死,不久玄宗受禅当了皇帝,杨良媛也进位成了贵嫔。
不过杨良媛并不受玄宗的宠幸,后宫受宠
的是武惠妃。武惠妃享受到的礼秩几乎同皇后一样。为了使自己的儿子寿王李瑁取得皇储的位置,武惠妃勾结权臣李林甫以谋反罪陷害死了太子李瑛。开元二十五
年,李瑛以及鄂王李瑶、光王李琚被贬废为庶人,不久相继被杀。天下人都知道他们的冤枉,称为“三庶人”。不久武惠妃因为三庶人的事疑神疑鬼,精神失常导致
病死。她的儿子寿王李瑁,不仅没有得封太子,而且寿王妃杨玉环还被玄宗夺去了。倒是忠王李亨无形中渔翁得利,按照无嫡立长的礼制被晋册为太子。
当初李亨为忠王时,娶衮州都督韦元贞的女儿为妻。后来当了太子便以韦氏为太子妃,不久张良娣也入选东宫,册封为良娣。韦坚当时任刑部尚书,他常与柳之
等一些正直的朝臣指责李林甫的奸邪,为此得罪了李林甫。韦坚与李亨私交很好,因为李林甫陷害了前太子李瑛还时常诋毁李亨,所以李亨暗中支持韦坚、柳之弹
劾李林甫。不料李林甫毕竟道高一筹,提前下手罗织了韦坚、柳之谋反的罪名,将韦柳二人捕杀。李亨十分害怕,上表请求与韦妃绝婚,以求洗脱自己。玄宗同意
了他与韦妃绝婚的请求,下旨废去韦妃的名号,让她削发为尼在禁中佛舍出家。安史之乱以后,韦氏陷在长安被乱兵杀死在佛舍里。
韦妃死后,张良娣得到李亨的专宠。她秀外慧中而且口才十分好。玄宗逃往西蜀的时候张良娣也随李亨在一起,当时吏民遮道乞求李亨留下来收复长安,李亨不听,多亏张良娣从旁劝谏,李亨才定计北去灵武,因为李亨曾在那里任朔方节度,经营了多年。
当时护卫的士兵很少,每天夜里睡觉前张良娣必定睡在李亨寝室的外面守夜。李亨劝她说:“暮夜很危险,况且捍贼不是妇人的事,你不要这么辛苦。”张良娣
说:“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假如事起仓猝,妾多少可以抵挡片刻,赢得一点时间,殿下不是得到了保全么?”李亨对此十分感激。在灵武的时候,张良娣生了一个儿
子,取名李。子以母贵,李深得肃宗钟爱,立即封为兴王。生下孩子才三天,张良娣便起来为战士们缝衣服,李亨说产忌劳作,不让她再缝,张良娣反问说:
“现在难道是养身体的时候么?”
等到李亨、张良娣一行到达了朔方灵武,以李光弼、为首的各镇兵马也陆续到了。诸大臣都要求李亨即位来稳定军心。于是李亨在灵武城南楼即皇帝位,是为肃宗,改明年为至德元年,遥尊李隆基为上皇天帝。
肃宗即位后,决定授建宁王李为元帅集天下兵马讨伐叛军。李泌入谏说广平王是兄,建宁王是弟,广平王还没有正位东宫,现在天下时局艰难,众心所属都在元
帅,如果建宁王大功得成,广平王将无地自处。肃宗也恍然醒悟,李泌出来时建宁王李道谢说:“先生的话正合我心。”李泌摇头说:“李泌只知为国,不知植
党,王不必疑泌,亦不必谢泌,但能始终孝友,便是国家的福了。”第二天肃宗下诏命广平王李豫为天下兵马元帅,统诸将东征。
张良娣自从
嫁给肃宗以后,二人一起历经了许多危难的处境,她往往很有主见,而性格懦弱的李亨需要的正是这一点。内政外事李亨也常听取张良娣的想法。张良娣恃宠生骄,
想趁自己被肃宗宠爱的时候为幼子李谋得将来的储帝的位置,但前面还有广平王李豫和建宁王李,她便一心想置二王于死地。
府司马的李
辅国原来是飞龙厩中的阉宦,因为性情狡猾,曲意奉承张良娣,张良娣便将李辅国引为帮手,图谋构陷李豫和李。建宁王李一向侠义不羁,对张良娣没有好感,
曾私下对肃宗的朋友李泌说张良娣是肃宗旁边的一大害,应该除去。李泌拒绝说:“这不是人子所应当说的话,希望你还是忍耐的好。”李一向做事不计后果,他
屡次亲自劝肃宗不要听信妇人的话,应尽早立太子。肃宗听得多了便私下问李泌现在立广平王为太子是否合适,李泌以还需要禀命上皇的理由让肃宗不要急于立太
子。其实李泌也是为广平王李豫着想,因为前一个太子被杀,此时立李豫为太子无疑是将李豫推到了旋涡中。
肃宗在灵武即位的消息传到西
蜀,玄宗便遣使传位给肃宗,并赐了张良娣一副七宝马鞍,马鞍上镶嵌了数不清的珍奇异宝。张良娣十分喜欢七宝马鞍,正好李泌入见肃宗,乘间进谏说:“现在四
海分崩,应当以俭约做表率,请撤除鞍上的珠玉交付库吏收藏,将来留赏有功的将士。”肃宗正倚重李泌,李泌的话又句句切实,只好按照李泌的话去做。忽然听到
廊下有哭泣的声音,只见建宁王李叩首说:“祸乱还没有结束,臣正引为深忧,现在陛下从谏如流,可见承平的日子不远了,想到陛下将来迎还上皇臣不禁喜极而
悲!”肃宗不说话。你想玄宗回来了肃宗的皇帝岂不是做不成了,李虽然为肃宗着想,但话说得不免太直接。失去七宝马鞍,张良娣心里怏怏不乐,肃宗再三安
慰,并与张良娣边赌博边饮酒为她解愁。此后饮酒赌博成了张良娣的习惯,声音传到外面,李泌入宫劝谏,肃宗答应禁绝这类事情。
一次,李劝谏肃宗:“陛下若再听信妇寺的话,恐怕不仅两京无从收复,上皇也无从迎还了。”这句话肃宗受不住了,张良娣李辅国二人便一唱一和诋毁李,说他因为不能当天下兵马大元帅十分怨恨,并想谋害广平王李豫。肃宗正余怒未息,立即下手谕将李赐死。
太子李豫在回纥叶护的帮助下,经过辗转苦战收复了洛阳,肃宗十分高兴,将行军长史李泌召还凤翔。李泌以7岁神童入朝,与肃宗关系极为密切。肃宗灵武即
位,他也赶去灵武出谋划策。这天肃宗留李泌宴饮,夜里同榻寝宿。李泌乘间请肃宗允许他退迹山林,做个自在的闲人。肃宗说:“朕与你同度忧患,也应与你同享
快乐,现在国事刚刚好转,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走呢?”李泌说自己有五不可留,肃宗又问什么,李泌回答说:“臣遇陛下太早,陛下任臣太重,宠臣太深,臣功太
高,迹亦太奇,所以不可再留下来。”肃宗笑着说:“夜已经很深了,你先睡,待明天再说。”李泌摇头说:“陛下若不许臣退隐,那是要杀臣了。”肃宗惊问:
“你怎么这样怀疑朕,朕又没疯怎么会无端妄杀你呢?”
李泌便辗转引出了建宁王李被杀的事。肃宗气愤地说:“建宁王受小人的蛊惑谋害
他的兄长,想欲夺储位,朕才不得已将他赐死,你难道还没有听说么?”李泌说:“建宁王若真有此心,广平王一定会心怀怨恨,但是广平王每次与我说起建宁都流
泪,况且陛下曾想用建宁为天下兵马元帅,臣请改任广平王,建宁王若真想夺嫡,应为此恨臣恨到切齿,为什么反而更看重臣了呢?”肃宗听到这里也恍然大悟,禁
不住流泪说:“你说得对,朕也知道错了,但事已经成这样,朕不想再提起。”李泌又说:“臣不是非要提起过去不放,只是希望陛下用以警戒将来。记得以前武则
天错杀了太子李弘,次子李贤内怀忧惧作《黄台瓜》词‘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尚云可,四摘抱蔓归’,陛下已经摘过一次了,千万不要再摘!”肃宗握住
李泌的手说:“绝不会再有此事,先生的良言,朕当写下来。”李泌又说:“陛下能这样就好了,何必多存形迹?”李泌夜里的一席话无形中保全了太子李豫。
肃宗即皇帝位后,立即诏令各部唐军进剿叛军。李光弼、郭子仪率唐军及回纥兵很快就收复了长安。肃宗返回长安改年号为乾元。十二月他又派人到成都接回太上
皇玄宗,安置在城南的兴庆宫居住。接着册封张良娣为淑妃,封李辅国为成国公。同时赠封张良娣已经去世的父亲为尚书左仆射,母亲窦氏封义章县县主,姐姐封清
河郡主,妹妹封国夫人,兄弟张清、张潜分别娶了大宁、延和二位郡主。
乾元元年四月,肃宗诏告天下立张良娣为皇后。张良
娣宠遇专房,与中官李辅国持权在禁中干预政事,有时做得过分了,不顾肃宗的感受,肃宗不高兴但又不忍心责备她。当初安禄山攻破长安后,乱兵在城中大肆烧杀
抢劫,一座繁华的长安成了瓦砾堆,张良娣亲自率领宫女太监一起在禁中养蚕以救急国难。因为太子李豫的兄弟建宁王李被张良娣诬谮而死,从此李豫心怀忧惧,
常恐怕张良娣构祸,于是专心讨好张良娣,这时张良娣的两个儿子中,兴王李早死,定王李侗还十分幼小,所以李豫暂时没有什么危险。

上皇回到长安以后,不是追悼梅妃就是思念杨妃,肃宗为了让玄宗开心,将玄宗以前的扈从优伶全部召还,但玄宗已到了老境,时常无故悲伤,弄得肃宗也不是滋
味。虽然不再过问朝政,但是朝中大臣经常去兴庆宫问安,地方官吏入京都去朝见玄宗。玄宗平时很厌恶张良娣与李辅国,常劝肃宗不要宠幸他们。二人怀恨在心,
便造了许多流言蜚语诋毁,肃宗也疑惑不定。正好张良娣的长子李病死,张良娣在肃宗面前骂玄宗是个老不死的,殃及了他自己的孩子。一天玄宗在长庆楼的栏杆
边站立,外面有父老经过楼下,仰头看见太上皇都跪下来呼叫万岁。
李辅国乘机构陷说:“上皇在兴庆宫每天与外人交通,陈玄礼、高力士这
些人图谋不利陛下,陛下当思为社稷防患于未然。”张良娣也劝肃宗将太上皇迁到内宫。肃宗很聪明,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只是顾左右而言他,掉了几滴无关痛
痒的泪。张良娣与李辅国当然明白肃宗心里的意思,便诈传诏敕,将玄宗软禁在迁入西宫的甘露殿。甘露殿中多年无人居住,庭院里都是杂草,只有几个老太监来伺
候,每天吃的只有残羹剩宴。不久高力士被流放到巫州。玄宗一病不起,史书上说肃宗碍于张良娣不敢去探望,恐怕是他没脸去,只是遣人侍候玄宗的起居,对外只
传言玄宗有病未愈。
上元元年,78岁的玄宗病逝于西内的甘露殿。唐肃宗正在病中,忽然听到父亲病逝,心情郁悒之下自己的
病势也更加严重。第二天颁布诏令让太子李豫监国。过不多久肃宗也命在旦夕。这时宫中又发生内乱,张良娣与李辅国本来是内外勾结,唇齿相依,后来李辅国专
权,张良娣也受到他的挟制,以此两人产生了许多嫌隙。等到肃宗病得快不行了,太子李豫即位已经是迟早的事,李辅国见机转到了太子这边,以为自己将来打算,
并且暗中帮李豫对付张良娣。
张良娣恨李辅国咬牙切齿,便想先除去他而后快,她召见李豫说:“李辅国久典禁兵,制敕都出自他的手里,而
且擅自逼迫上皇,犯的罪上天都不会饶恕他!他心中所忌讳的只有我与你二人,现在皇帝正在弥留之际,李辅国连结程元振阴谋作乱,应该先下手诛杀了他们!”李
豫声泪俱下说:“皇上病得这么厉害,不好去向他请示,假如忽然杀了李辅国,必然会使皇上震惊,这件事慢慢再说罢。”又含糊应付了几句,张良娣说:“太子先
回去,慢慢商议也好。”
李豫前脚刚出去,张良娣便召来肃宗的次子越王李系进来密议。张良娣说:“太子过于仁弱,不能诛贼臣,你可不可
以担负起这个重任?”同时许诺除掉李辅国后顺便废了李豫让李系做皇帝,李系本来非常痛恨李辅国,便一口应承下来。接着张良娣命内监段恒俊挑选了二百个精壮
的宫卫太监,给了他们兵器衣甲,潜伏在肃宗病卧的长生殿内外。同时假借肃宗名义矫诏让李豫前来长生殿,企图在李豫进来时乘机杀了他。
不料事情泄了密,程元振听到张良娣的阴谋急忙告诉李辅国。当下二人号召党徒去探听消息。恰好李豫接旨到来,正要进殿门,李辅国、程元振立即上前拦住说:
“宫中有变故,殿下千万不要轻易进去!”李豫说:“有什么变故?现在有中使奉旨召我,说是皇上大渐,我难道就可以怕死不进去么?”程元振说:“社稷事大,
殿下还是应该慎重。”说着指使手下簇拥李豫去了飞龙殿。
接着程元振与李辅国诈传李豫的命令,号召禁兵闯入宫中搜捕越王李系、段恒俊。
张良娣听到兵变的消息,急忙跑到肃宗的寝室内躲避。不料李辅国胆大妄为,竟带着禁兵闯入肃宗的寝室,当着肃宗的面去扯张良娣的头发。张良娣哀求肃宗救命,
肃宗一急闭住了气,上下颤抖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李辅国将张良娣拖了出去,并将依附张良娣的几十个人一起用链子牵到冷宫拘禁起来。享寿宫女内监都惊骇而
散,52岁的肃宗独自卧在床上没人去管,受到这一场惊吓,不一刻就咽了气。李辅国见肃宗死去,就用绳子勒死了张良娣。其他越王李系、段恒俊等也被诛杀。张
良娣有一个儿子只有3岁,取名为李侗,李辅国想要,便亲自去捕杀李侗,待去了才发现这个3岁的孩子早被吓死了。
过了四天后,李豫即位,历史上称为代宗。李辅国手握兵权,军国大事全由他说了算,甚至对代宗说:“大胆内里坐,外事自有老奴处分。”朝野上下只知道有李辅国,不知道有代宗。
唐肃宗李亨不是好色的皇帝,他一生中几乎只宠幸了张良娣一个女人。张良娣的名字已经不可考,良娣只是一个封号。不过张良娣也确实,不论在长相、
智谋,还是性格上,她都称得上非常出色的皇后,关键是填补了李亨天生懦弱的缺点。但是凡事都具有两面性,在处境危险的境遇下张良娣表现了一个女人最闪光的
那一面,而在坐享其成的时候她又不惜一切为自己的亲生孩子打算,导致了宫廷的一系列变故。是是非非难有评价的标准,或许人性的险恶正是环境的复杂所促成。

弘化公主在吐谷浑生活了58年,死后迁葬于凉州南阳晖谷之山岗,即今武威市南营乡青嘴湾,其他吐谷浑王室成员死后,也都迁葬于此。弘化公主于公元698年去世,享年76岁。清年间,甘肃武威市凉州区的一个农民无意间发掘了一座古墓,古墓中陪葬了大量金银器。四年又有人在这座墓里发现了墓志铭,才确认古墓的主人就是弘化公主。往事成千古。显赫一时的历代王朝均已灰飞烟灭,但这里的青山绿水,将永远环抱着这位长眠在凉州土地上的美丽姑娘。

杨贵妃天生丽质,加上优越的教育环境,使她具备有一定的文化修养,性格婉顺,精通音律,擅歌舞,并善弹琵琶与、、貂蝉并称为中国古代。

公元625年,诺曷钵终于了却心愿。这一年,唐高宗批准诺曷钵和弘化公主回长安省亲。省亲过程中,唐高宗给了诺曷钵很高的礼遇。弘化公主请求入朝省亲,唐高宗派左骁卫将军鲜于匡济前往迎接。11月,弘化公主和诺曷钵到达长安,朝见了高宗。弘化公主是外嫁的十几位公主中唯一回过长安的公主。高宗加封诺曷钵为青海国王。

弘化公主入吐谷浑,是唐将公主嫁于外藩的开端,是中华民族团结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不仅使当时唐与吐谷浑的关系得到了改善,而且直接促进了唐与吐蕃的友好往来。贞观十五年,即弘化公主和亲的第二年,唐太宗又以宗室女文成公主嫁给了吐蕃王松赞干布,加强了唐与吐蕃的关系。唐太宗贞观十六年至二十三年,吐谷浑每年派使者向唐王进贡,唐朝以礼相待。唐永徽元年,高宗李治继位,封诺曷钵为驸马都尉。次年,诺曷钵遣使向朝廷敬献骏马。

随着吐蕃族的进一步强盛,吐蕃逐渐向甘青地区扩张,引起了吐谷浑与吐蕃的不和,时有战事发生。

公元663年,吐谷浑部受吐蕃攻击,大败,吐谷浑国土全部被吐蕃占据。诺曷钵和弘化公主率残部几千帐奔凉州南山居住,并遣使向唐朝求救。咸亨元年,唐朝派大将带兵攻击吐蕃军,打算护送诺曷钵回归故国。可是,被吐蕃军大败于大非川(今青海海南州切吉乡旷原),唐军几乎全军覆没,吐谷浑复国的希望破灭。

吐谷浑本是我国古代少数民族,最早居住在我国东北地区,后徙居西北。大约在唐龙朔三年,徙居凉州、灵州,为唐藩100
余年,至贞元后,其封嗣才绝。唐王朝建立不久,横亘在西域路上的吐谷浑联合西突厥,控制西域各小国,经常侵扰唐的边境,袭击来往商人,阻绝中原与西北边疆政治、经济、文化的联系,也阻碍了中国和中东、欧州各国经济、文化的交流,使丝绸之路不能畅通。唐太宗李世民一方面派大将、侯君集等大举兵戎,用武力攻击吐谷浑,迫使其投降;一方面采取和亲政策,团结吐谷浑。

贤达、善良的弘化公主作为使者,来往于唐与吐谷浑之间,促进了唐与吐谷浑人民的友好往来。她不仅完成了自己的光荣使命,而且鼓励自己的儿子与唐王朝公主联姻,结成世代的亲戚关系。高宗以礼相待,又以宗室女金城县主(会稽郡王李道恩第三女)赐嫁诺曷钵长子苏度摸末,以金明县主赐嫁诺曷钵次子闼卢摸末。武则天时,改封弘化公主为西平大长公主。

公元649年,李世民驾崩,听到这个消息后,诺曷钵和弘化公主伤心欲绝,他们在吐谷浑遥祭李世民。

据史书记载,弘化公主不仅聪明贤惠,而且具有超人的胆略。弘化公主入嫁吐谷浑后,吐谷浑和的关系进一步密切了,而这却引起了吐谷浑国内不少大臣的不满。有一年,吐谷浑丞相宣王和他的两个弟弟密谋在祭山活动中,劫持诺曷钵和弘化公主投奔吐蕃。

即位后,诺曷钵立刻派出使团赶往长安表示祝贺,并献上了很多骏马。唐高宗见使团献上的骏马高大威猛,就询问这些马的来历,使臣们答道:“这就是名传四海的‘青海骢’。”唐高宗深感这些骏马的珍贵,就对使臣说:“良马人人都喜欢,可我不能夺人之爱,你们还是把这些马赶回去吧,回去后告诉你们的可汗,他的心意我领了。”听了这话后,诺曷钵十分感动,他决定有机会一定要面见这位仁君。

弘化公主得知这个消息后并没有惊慌,她飞身上马,和诺曷钵一起带着少量亲兵,连夜向鄯城奔去,并在鄯州刺史杜凤举的帮助下一举粉碎了宣王的阴谋,吐谷浑国内很快就安定了下来。

唐贞观十四年,也就是距今1369年前的那个冬天,一支隆重的送亲队伍出了长安城。新娘是一位18岁的公主。路很长,故乡越来越远……这位名叫弘化的公主不知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命运,而她即将远嫁的那个遥远的名叫吐谷浑的国度,又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