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8722.com武则天外甥桀骜不驯,不断做出惊天荒唐事,最终还是被武则天处死

贞观十三年,在大唐繁盛辉煌的时期,魏征上了一封奏折,里面引用《道德经》中的话:「非知之难,行之惟难;非行之难,终之斯难。」是说知道它不困难,困难的是执行它;执行它也不难,难得的是善终。

在中国历史上,以太监的身份爬上宰相高位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赵高,一个就是李辅国。赵高阴险毒辣,在历史上臭名昭著。李辅国比起赵高来,一点儿也不
逊色。他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不学就会;他翻云覆雨,落井下石,无所不能;他谋害同类,残杀异己,从不手软。他的臭名自然也不在赵高之下,当然,死得也比
赵高惨。 从太监到”护国元勋”
李辅国本名叫李静忠,出生于长安三年。他的家庭并不显贵,属于比较贫苦的一般市民家庭。迫于生计,他被人阉割,送入宫中当了太监。
李静忠的出头与一匹马有关,这匹马就是太子李亨的宝马。最初,李静忠在皇家的马厩里干活,又脏又累,被人呼来唤去,连皇家的那些牲口也不如。因为他念过
几天私塾,有一点文化,脑子又机灵,不久就让他做了马厩的记账员。李静忠在经营账目的同时,把皇家的那些马养得又肥又壮。他的上司认为他是个人才,便推荐
给太子李亨,让他喂养李亨的那匹宝马。李静忠为了赢得太子的欢心,对那匹马倾注了很大的心血,每天把那匹马梳洗得干干净净,喂养得膘肥体壮,打扮得漂漂亮
亮。太子李亨非常高兴,就把李静忠调到了东宫,跟随自己左右,负责自己的外出安排。天长日久,李静忠越来越得到太子和太子妃娣的赞赏。
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安史之乱”爆发后,玄宗于第二年六月逃出长安,到巴蜀避乱。太子李亨在大儿子广平王李(后改名为李豫,即
宗)、三儿子建宁王李以及李静忠等人的拥戴下,北上朔方,最后到达灵武。李静忠根据当时战争的形势,决定力谏太子即位,挽救危局。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太子妃张良娣。这时,跟随的大臣们也一次次上书,希望太子即皇帝位,带领军民消灭叛军,收复失地。但是,太子李亨却死活不同意。他觉
得,父皇现在远在巴蜀,自己岂能自立为皇帝?站在一旁的李静忠不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对李亨说:”殿下,人心所向是成败关键。皇上自出京城,大事皆委于
你。马嵬坡以来殿下战功显赫,已是众望所归,天下皆唯殿下马首是瞻,请太子殿下以国事为重,为社稷着想。等收复失地,平定反贼,再迎皇上回京。”
太子李亨是个聪明人,虽然仁孝,但也是建功立业之人。他在推让一番之后,于这年八月正式登基,顺理成章地当了皇帝,把远在巴蜀的玄宗尊为太上皇。李静忠一下子成了肃宗皇帝的”开国元勋”,从幕后堂而皇之地走到了台前,与大臣们享受一样的礼遇,甚至超过了他们。
九月,肃宗听从李泌的建议,任广平王李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兵东征,李静忠判元帅府行军司马事,军政大事都委任于他。为了感激李静忠的拥戴之功,李亨特地赐李静忠名”护国”,凡是四方表奏,御前符印发布军令,统统交给李静忠办理。
李静忠虽然从幸灵武,拥戴肃宗有功,被授予太子家令、判元帅府行军司马事、太子詹事,终日伴随肃宗左右,掌握了内草诏书、外宣军令的特权,但他自知势力
不济,党羽不多,所以做事比较谨慎,不敢轻举妄动。为了找到坚实的靠山,他对张良娣极力巴结,低声下气,阿谀奉承,终于赢得了她的信任。他们一个在朝中,
一个在后宫,结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 排斥李泌,毒死肃宗的儿子李
李泌是肃宗小时候的朋友和老师,深得玄宗的赏识和太子李亨的尊敬。后来,李泌遭到杨国忠的迫害,被贬出京城,隐居颍阳。李亨当上皇帝后,派人千里迢迢去请李泌,李泌碍于情面,只得来到了灵武。
肃宗坚持和李泌同吃同行,对榻而眠,彻夜长谈,情谊不减当年。所有军国大事,包括战争决策、将相的任免都一一与李泌商量。肃宗打算封李泌为右丞相,但李泌坚辞不受。肃宗知道他的脾气,也就不再勉强。
李泌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肃宗和李静忠原先的良好关系。也就是说,李静忠的位置完全被李泌取代了。为此,李静忠在感到失落的同时,对李泌产生了极大的嫉恨心理。
肃宗在灵武即位的消息传到西蜀,玄宗便遣使到灵武,并赐给张良娣一副七宝马鞍以示奖励。马鞍上镶嵌着很多奇珍异宝,张良娣十分喜欢。正好被李泌看到了,李泌不愿意让肃宗步玄宗的后尘而使国家继续衰落下去,于是建议肃宗将七宝马鞍纳入国库,以备战事,肃宗同意了。
李静忠把这件事告诉了张良娣,张良娣对李泌非常不满,她与李静忠商量,一定要把李泌从肃宗身边赶走。李静忠又怂恿张良娣向肃宗哭诉,要求立她为皇后,肃
宗有所动心,便与李泌商议。李泌从国家大计出发,建议肃宗暂时不要册立皇后,要集中精力收复长安,稳定大局。肃宗权衡利弊,痛快地答应了。张良娣知道了这
件事,就更加痛恨李泌了。她和李静忠勾结起来,处处为难李泌。
李静忠和张良娣的行为,引起了建宁王李的极大不满。李性格直爽,爱打抱不平。他把李静忠和张良娣狼狈为奸、处处排斥李泌的行为告诉了父皇,要求父皇处置二人。但是,肃宗没有马上表态,让李退下。
张良娣和李静忠知道了李在肃宗面前启奏之事,就决定对李进行报复。
有一天,前线传来的捷报让李欣喜万分,他一高兴,竟喝了个酩酊大醉。半夜,他从睡梦中惊醒,发现床前有个身影正举剑向自己刺来,他急忙用臂一挡,剑刃刺进了他的肩膀,刺客仓皇逃走了,李由于失血过多而昏迷了过去。
肃宗得到这一消息后大惊,连夜赶去看望儿子,并命令李静忠务必要捉拿刺客。很快,李静忠把一个蒙面人带到了肃宗面前。肃宗也不问话,举起宝剑就要杀那刺客,吓得刺客连连求饶:”皇上,不是小人的罪过,是建宁王派小人干的。建宁王还说,不刺死广平王,小人也难活命啊!”
肃宗听了,心如刀绞,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会对其兄长下此毒手,所以半天没有说话。一旁的李静忠故意为难地说:”皇上,这可怎么办呢?”
肃宗眼里终于冒出了一道凶光,说:”杀!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远在军中的建宁王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忽然接到了父皇派人送来的圣旨和一杯毒酒。不容他赶回去向父皇申诉,就被李静忠的心腹强行按住喝下了那杯毒酒。
广平王李清醒过来之后,见到了闻讯从军中赶回来的李泌。李泌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李静忠和张良娣干的,心里很悲愤。连皇子他们都敢杀,何况是自己呢?因此,李泌决定在适当的时机离开这是非之地。李知道内幕后,决心要为弟弟报仇,除掉这两个恶人。
假传圣旨逼宫架空肃宗皇帝
公元757年九月,唐军收复长安后,为了躲避随时都可能发生的灾祸,也由于平叛大局已定,李泌便执意离开权力斗争的旋涡,进衡山修道去了。李泌一走,李静忠终于去了一块心病。
这时候,肃宗没有大规模东讨,而是深居皇宫,大封功臣。十一月,改封李为楚王,立张良娣为淑妃,授李静忠为殿中监,总掌宫中大政。十二月,肃宗从成都迎回了玄宗,安置在长安城南的兴庆宫居住。
乾元元年二月,肃宗又封李静忠为太仆卿,三月改封李为成王,立张淑妃为皇后。李静忠上奏肃宗,请求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李辅国,肃宗同意了。从此以后,李静忠就叫李辅国了。
自从回到长安后,李辅国不仅成为皇宫总管,而且掌握了禁军。他深居皇宫,每日侍奉在肃宗左右,凡是肃宗发布的军政诏令,都必须经过他签字才能施行。除非
正式朝会,平时宰相百官上朝奏事,肃宗一般不出朝,均由李辅国代替接奏,发布号令。李辅国大权在握,不是皇帝,胜似皇帝,就是深居皇宫的宦官也不敢直呼其
名,而是尊称他为”五郎”。
张皇后有个儿子叫李,才几岁,被封为兴王。她为了将来能当上皇太后,就勾结李辅国,威逼肃宗要立自己的儿子李为太子。肃宗征求大臣李揆的意见,说:”成王李跟随朕出生入死,功劳极大,朕欲立为太子,卿意如何?”
李揆马上跪下,双手作揖:”陛下此次决定,实在是社稷的福气,恭喜陛下。”
肃宗又想起李泌临走时的嘱咐,就高兴地说:”我意已决,任何人不能改变。”
于是,肃宗没有答应张皇后和李辅国的要求,而是很快将成王李立为太子,并改名为豫。
张皇后对李豫更加痛恨,一心想陷害他,但却抓不到太子的任何把柄。
唐玄宗被肃宗迎回长安后,住在兴庆宫,整天花天酒地,寻欢作乐。为了显示太上皇的威风,他还经常在长庆楼设宴,款待一些将军和大臣。玄宗曾劝肃宗不要重
用李辅国,李辅国知道后,对玄宗怀恨在心,就在肃宗面前造谣说:”太上皇居住在外面,与外人多有联系往来,他们恐怕要对陛下动手,不如把太上皇迁入皇宫
来。”肃宗听了,虽然感到吃惊,但没有同意。
李辅国并不甘心,他假传圣旨,请太上皇到太极宫赴宴,实际上是强迫唐玄宗移居到太极宫去。唐玄宗移居到太极宫的第二天,肃宗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龙颜大怒,立即召见李辅国,想给他点颜色看看。没想到,李辅国到来,还带着六军统帅和各位大将,威风不可一世。
肃宗说:”你们可知罪?”
李辅国却不慌不忙地说:”禀皇上,臣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不如此,皇上您地位不保,六军不安啊。”
肃宗害怕马嵬坡兵变的闹剧重演,只得忍着气说:”好了,你们都回去歇息吧。”
李辅国完全把肃宗皇帝架空了,完全取代了皇帝决定朝政大事的权力。从此,肃宗对李辅国已经由原来的信任而变成仇恨了。
与皇后的矛盾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上元二年八月,李辅国被封为兵部尚书,依然掌握兵权。但这些官位仍然满足不了他那颗贪得无厌的野心,他向肃宗提出了更为苛刻的要求,要担任宰相职务。
肃宗对李辅国的无理要求非常生气,但又不敢横加拒绝,只是微微一笑,婉转地说:”以您的功劳,做什么官都可以,只是怕文武百官不同意。”
李辅国碰了软钉子,并不死心。他暗中活动,拉拢朝臣,让百官上表推荐自己。肃宗对李辅国的阴谋了如指掌,他暗中召见宰相萧华,对萧华说:”李辅国想当宰
相,如果百官大臣的推荐奏章递上来,那么就不得不让他当宰相了。”萧华知道肃宗的苦衷,就联络仆射裴冕,坚决不能推荐李辅国。裴冕是肃宗的旧臣,非常正
直,他说:”李辅国找过我了,让我推荐他当宰相,我没有答应他。现在即便砍断我的双臂,我也不会推荐他当宰相。”
由于肃宗有萧华和裴冕等大臣的支持,李辅国的宰相梦彻底破灭了。因此,李辅国对萧华和裴冕恨之入骨,准备伺机报复。
肃宗宝应元年三月,求相不得的李辅国首先对宰相萧华开始了报复。他多次在肃宗面前诬陷萧华专权,请求罢免他的宰相职务。肃宗知道李辅国
是在报复萧华,就没有答应。李辅国坚持要罢免萧华,软弱的肃宗没有办法,只好下诏罢免了萧华,降为礼部尚书,让李辅国的亲信元载接替了萧华的相位。四月,
李辅国又串通元载,诬陷萧华不轨,再贬萧华为峡州司空,逐出了京师。接着,李辅国利用同样的手段,把裴冕贬为冕州刺史,逐出了京师。这样一来,李辅国更加
目空一切了。
宝应元年四月,肃宗皇帝病重不能上朝,便把军国大政交给了皇太子李豫,令其监国。张皇后原先威逼肃宗立自己的儿子李为
太子,肃宗没有答应,而是把李豫立为太子。后来,她的小儿子不幸夭折了,但她并不死心,便打算立肃宗的二儿子越王李系为太子,以换掉李豫。肃宗病重后,张
皇后就加快了要废掉李豫的步伐。
李辅国的发迹,与张皇后的暗中支持有很大关系。张皇后和李辅国为了各自的利益而互相利用、互相勾结,
表面上相处得很好。但现在不同了,肃宗皇帝久病不愈,李辅国专权跋扈,对张皇后就不那么恭敬了。张皇后想垂帘听政,李辅国想独霸天下,二人之间的矛盾不断
激化,最后发展到水火不容的地步。
要废掉李豫,必须先除掉李辅国。张皇后使出了借刀杀人的手段,想利用李豫杀掉李辅国。她找到李豫,
历数李辅国罪状,要李豫当机立断。没想到,李豫听后却吓得哭了。张皇后知道李豫不能成事,就又找到肃宗的二儿子越王李系,一心想当皇太子的越王李系一口答
应下来。他选拔了宦官二百多人,埋伏在长生殿后,准备在李豫进宫看望肃宗时发动兵变,杀死李豫。
张皇后的阴谋不想被李辅国的亲信程元振觉察了,他立即将此事报告给李辅国。李辅国果断采取行动,控制了宫中的各个大门,阻止李豫进宫。张皇后见事情败露,一筹莫展,只好站在已经不能说话的肃宗面前等待死亡的到来。
晚上,李辅国和程元振带着羽林军包围了皇帝的寝宫,他们见人就杀,见好东西就顺手牵羊拿走,并直接冲进了肃宗的卧室,当场抓住了张皇后。肃宗经受不了如此的打击,惊吓而死,年52岁。
肃宗一死,李辅国的胆子更大了,他下令将张皇后、越王李系等人一同斩首。受牵连的一百多人也全部被杀,并株连九族。
第二天,李辅国让李豫穿上孝服,与大臣们相见。在李辅国的拥戴下,李豫在肃宗的灵前即位,这就是唐代宗。
被自己的心腹取而代之
李豫即位后,虽然对李辅国专权不满,但因为他有拥戴之功,也不敢对他怎么样。宝应元年五月,代宗加封李辅国为司空兼中书令,李辅国就成为唐代第一个以宦官身份入主宰相的人,实现了他多年梦寐以求的愿望。
不仅如此,代宗还尊李辅国为”尚父”,食邑八百户。然而,李辅国仍不满足,他比以前更加骄横跋扈,甚至公然对代宗说:”大家(唐时宦官称皇上为大家)只
管坐在宫中,外边的事情尽听老奴处置好了。”气焰嚣张到了极点。代宗虽然不高兴,但惧于李辅国的权势,再加上自己刚刚继位,政局不稳,只得忍气吞声,任其
摆布。
李辅国的专权,终于引起了一个人的不满,这个人就是李辅国的心腹程元振。程元振自认为对李辅国有功,不满于现有的地位,他的野
心是取代李辅国,成为政治的核心人物。于是,程元振就在代宗面前历数李辅国的罪状,恳请代宗加以制裁。代宗本来就对李辅国不满,现在有程元振的支持,他正
好将计就计,利用程元振这个宦官来除掉李辅国这个宦官,达到的目的。
这一年六月,代宗和颜悦色地对李辅国说:”李公公,你是三朝老臣,为我大唐王朝立下了很大功劳。朕念你劳苦功高,年龄大了,该好生休息,军务太繁重,就交给程公公吧。你也应该回家享福了。这么多年来,真是辛苦你了。”
这样,李辅国稀里糊涂地被解除了元帅行军司马和兵部尚书的职务,由程元振担任,并且命令他搬出皇宫,居住到自己的府第去。
百姓闻听罢免了李辅国,人们奔走相告,长安城一片欢腾。李辅国这才感到了事态的严重,在举国上下的一片唾骂声中,他不得不上书请求辞职。代宗求之不得,趁机罢免了他的中书令之职,封他为博陆王,允许他进京朝拜。李辅国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李辅国被罢免了中书令,想最后一次到中书省写一封谢表。他刚步入中书省的门槛,值班的官员大声喝道:”您已被罢免宰相,不能再进入此门。”李辅国没办
法,就气呼呼地跑到代宗面前,说:”我这个老奴侍候不了您这个小皇帝,我只好去侍候九泉之下的老皇帝了。”代宗知道他心中有怨言,只好下了一道诏书,对他
进行安慰并准备送他出京。
正当李辅国准备动身出京的时候,宝应元年十月十八日晚上,一个刺客翻墙进入李辅国的府第,把睡意朦胧的李辅国杀死,并割走了他的脑袋和右臂。多行不义的李辅国终于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时年59岁。
李辅国死后,代宗下令有司追捕刺客,并用木头做了一个脑袋,安在李辅国的无头尸上,加以安葬,并追赐他为太傅。

在古代,不管是朝廷处于人口经济的考虑,还是百姓们传宗接代的观念。普遍崇尚早婚,正常的女子,一般十几岁都要嫁人了。如果说二十五六岁还没有嫁人,那就有问题了。不是因为丑,就是因为特别丑。可是偏有这样一个女子,四十四岁都还没有嫁人。简直刷新古代的结婚记录。

,在夫权弥漫的封建
,女人离婚或再嫁是件极其艰难的事,可谓“离婚难,难干上青天。”究其原因,是古代人近乎
的贞操观,按照孔老夫子等人的观点,所谓贞节不只是单纯的不失身,还包括不改嫁、丧偶的情况下坚持守寡等等。当时的广大妇女同胞别说提出离婚,就是产生这种想法都是相当可耻的行为,但是男人却可以随时提出离婚,即所谓的“休妻”。所以婚姻对男人来说就如同脸上的青春痘,想挤随时都可以挤,但对女人来说却如同脸上的皱纹,想丢是不可能的。现在人形容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叫房奴,那么古代被婚姻压迫的妇女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婚奴”!这里举个例子,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想要离婚,按照当时的法律她必须要入狱一年才能如愿以偿。所以,在
漫长的
岁月里根本没有离婚这个词,有的只是休妻。但凡事都有例外,中国的历史跨度漫长,也就有了比其他国家更多的例外机会,这个例外就是

是个“80后”性格极重的王朝,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在不断的颠覆,比如先前的女人以瘦为美,唐朝的女人就以胖为美;先前的后妃都住宫里,唐朝的后妃却能在宫外自建府第;先前的大臣不敢对本朝皇帝说三道四,唐朝的大臣除了对本朝皇帝公开说三道四,像白居易这样的文学泰斗还为皇帝编
故事。没有颠覆,就没有进步,所以颠覆本身就是一种美。唐朝的
那叫一个幸福,《唐律》规定,
前可以自由恋爱、私订终身,如果父母不同意那是父母的事,只要二人情投意合,法律会给予绝对的支持,只有未成年而不从尊长者算违律,真可谓我的
我做主。那么结婚后如果婚姻不幸,女性想要离婚又会怎么样呢?《唐律》对离婚有三种规定:一、协议离婚。指男女双方自愿离异的所谓“和离”:“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二、促裁离婚。指由夫方提出的强制离婚,即所谓“出妻”。《礼记》曾为出妻规定了七条理由:不顾父母、无子、淫、妒、恶疾、哆言、窃盗。《唐律》也大致袭用这些规定,妻子若犯了其中一条,丈夫就可名正言顺地休妻,不必经官判断,只要作成文书,由乙方父母和证人署名,即可解除婚姻关系。但同时,《唐律》又承袭古代对妇女“三不去”的定则,即曾为舅姑服丧三年者不去,娶时贫贱后来富贵者不得去,现在无家可归者不得去。有“三不去”中任何一条,虽犯“七出”,丈夫也不能提出离婚。三、强制离婚。夫妻凡发现有“义绝”和“违律结婚”者,必须强制离婚。“义绝”包括夫对妻族、妻对夫族的殴杀罪、奸杀罪和谋害罪。经官府判断,认为一方犯了义绝,法律即强制离婚,并处罚不肯离异者。对于“违律为婚而妄冒已成者”,也强制离婚。《唐律》中的这些明文规定,就本质来说还是为了强化封建宗法制度,巩固家长制度之下的夫权。但是我们也同时看到了积极和开放的一面,在强调子女从一而终的封建时代,能够以法律形式规定夫妻“不相安谐”即可离异,无论是在之前的朝代还是在后来的朝代,其对妻无“七出”和“义绝”之状,或虽钝“七出”而属“三不去”者,不准其夫擅自提出离婚,否则处一年有期徒刑,无疑对夫权是一个限制,对妇女利益是一种保护。此外,唐朝也不鼓励妇女守寡,在丈夫死后把大把的青春和岁月交给篱笆和狗,半辈子过着“星星还是那颗星星”的无聊日子。《唐律》中对于妇女离婚改嫁和夫死再嫁,没有约束和限制,这就从法律上为婚姻的相对自由制造了一定的条件。我们来看几个数据:唐代所生的
中再嫁、三嫁者甚多。仅以肃宗以前诸帝
计,再嫁者就有23人,三嫁者也有4人。上有天堂,下有李唐,估计
在唐朝的广大妇女同胞们一定会这么说。在男人失去提出离婚的专利权的唐朝,女人第一次有了对婚姻说不的权利,第一次可以和丈夫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一次可以昂首挺胸对别人说自己要离婚,于是乎离婚率一下子高了起来。,

魏征意在劝谏太宗,坚持奉行德政,慎终如始。太宗英雄出少年,不到二十岁就领兵作战,打下大半江山。即位之初,勤政自律,实行俭约无为、道德教化的政策,几年之内开创国泰民安的贞观治世。然而太宗并不满足于此,他一直思索着如何保障大唐帝业长久地延续下去。

www.8722.com 1

在夫权弥漫的封建,女人离婚或再嫁是件极其艰难的事,可谓“离婚难,难干上青天。”究其原因,是古代人近乎的贞操观,按照孔老夫子等人的观点,所谓贞节不只是单纯的不失身,还包括不改嫁、丧偶的情况下坚持守寡等等。当时的广大妇女同胞别说提出离婚,就是产生这种想法都是相当可耻的行为,但是男人却可以随时提出离婚,即所谓的“休妻”。所以婚姻对男人来说就如同脸上的青春痘,想挤随时都可以挤,但对女人来说却如同脸上的皱纹,想丢是不可能的。现在人形容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叫房奴,那么古代被婚姻压迫的妇女们就是不折不扣的“婚奴”!这里举个例子,著名的女词人李清照想要离婚,按照当时的法律她必须要入狱一年才能如愿以偿。所以,在漫长的岁月里根本没有离婚这个词,有的只是休妻。

这是一个自秦始皇起就被提出的重大命题。秦始皇说:「朕是始皇帝,后代从我这儿开始,称二世、三世以至万世,传至无穷。」然而由于秦二世的残暴无道,秦朝早早灭亡,历朝历代的亡国之君也大抵如此。因而,即使身为天子,太宗依然居安思危,和大臣探讨、从历史取经,寻找保全国家的良策。

而且重要的是,这个女子不但不是因为丑。相反,她就是因为太漂亮了。不但漂亮而且还非常有头脑有眼光,不但有眼光有头脑,而且出身名门。这个女子就是唐朝的荣国夫人杨氏,是隋朝皇家杨氏后裔。

但凡事都有例外,中国的历史跨度漫长,也就有了比其他国家更多的例外机会,这个例外就是。是个“80后”性格极重的王朝,从诞生的那天起,就在不断的颠覆,比如先前的女人以瘦为美,唐朝的女人就以胖为美;先前的后妃都住宫里,唐朝的后妃却能在宫外自建府第;先前的大臣不敢对本朝皇帝说三道四,唐朝的大臣除了对本朝皇帝公开说三道四,像白居易这样的文学泰斗还为皇帝编故事。没有颠覆,就没有进步,所以颠覆本身就是一种美。唐朝的那叫一个幸福,《唐律》规定,前可以自由恋爱、私订终身,如果父母不同意那是父母的事,只要二人情投意合,法律会给予绝对的支持,只有未成年而不从尊长者算违律,真可谓我的我做主。

贞观五年,太宗对侍臣说:「居安不能忘危,治平不能忘乱。」这时,外族归顺唐朝,国中五谷丰登,盗贼不起,正是国泰民安的清平时期。太宗却不敢居功自傲,认为是文武百官鼎力辅佐的结果。他也说:「即使明知国家没有祸患,也要考虑如何有始有终。而且经常这样反覆思索,才是难能可贵的。」

这么显赫的身世,为啥到了四十四岁都还没有嫁人呢?就像现在女博士女海龟一样,太挑了。挑来挑去就把自己给剩了。后来唐朝的开国功臣武士彟的妻子死了,李渊爱将心切,就做媒给他安排了一门亲事,也就是杨氏。

那么结婚后如果婚姻不幸,女性想要离婚又会怎么样呢?《唐律》对离婚有三种规定:

第二年,太宗向大臣分享读史的心得。太宗发现,很多古时候的君王都想为百姓做事,建功立业,但可惜的是不能坚持到底。比如刘邦,从一介泗水亭长起义,终结秦朝统治,成就帝王大业。但如果他再多当十几年皇帝,一定会贪图享乐而使国家变得衰败。因为他被宠妃迷惑,想要废掉恭谦仁厚的太子;残忍地对待开国元勋,谋杀韩信,把萧何打入大牢,导致其它功臣意图谋反。

www.8722.com 2

一、协议离婚。指男女双方自愿离异的所谓“和离”:“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

太宗说:「汉初的君臣、父子之间竟然荒谬到这种地步,难道不是难以保全功业的证明吗?所以我不敢因为天下安定就掉以轻心,而是常怀忧患意识,用历史上的教训警戒自己,以此激励自己将德政坚持到底。」

如果说是隋朝杨坚的后人这个招牌不够响,那么咱们再说下她的另一个招牌——武则天的母亲。这个招牌怎么样?杨氏虽然四十多岁了,但是身体绝对是这个。以将近五十岁的高龄,硬是给武家添了三个女儿。其中二女儿就是后来的武则天。

二、促裁离婚。指由夫方提出的强制离婚,即所谓“出妻”。《礼记》曾为出妻规定了七条理由:不顾父母、无子、淫、妒、恶疾、哆言、窃盗。《唐律》也大致袭用这些规定,妻子若犯了其中一条,丈夫就可名正言顺地休妻,不必经官判断,只要作成文书,由乙方父母和证人署名,即可解除婚姻关系。但同时,《唐律》又承袭古代对妇女“三不去”的定则,即曾为舅姑服丧三年者不去,娶时贫贱后来富贵者不得去,现在无家可归者不得去。有“三不去”中任何一条,虽犯“七出”,丈夫也不能提出离婚。

贞观九年,太宗再次提出「善始善终」的话题,希望君臣同心保大唐江山稳固。这样,数百年后的人读史书时,能够为唐朝创造的丰功伟绩而赞叹。

武则天得宠以后,全家俱荣。自己的哥哥们成为朝中大臣,母亲杨氏封为荣国夫人,姐姐成了韩国夫人。

三、强制离婚。夫妻凡发现有“义绝”和“违律结婚”者,必须强制离婚。“义绝”包括夫对妻族、妻对夫族的殴杀罪、奸杀罪和谋害罪。经官府判断,认为一方犯了义绝,法律即强制离婚,并处罚不肯离异者。对于“违律为婚而妄冒已成者”,也强制离婚。

太宗还列举当时的唐朝超过千代功业的方面:

要说这样的结局已经非常美满了,但是身在富贵中的武家大概是觉得生活太没意思了,非要搞出点事情来。武则天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不待见武则天娘三个,被武则天一个一个收拾了。武则天的大姐武顺,借着武则天的关系,攀上了李治。后来担心武则天报复,含羞忧惧而死。

《唐律》中的这些明文规定,就本质来说还是为了强化封建宗法制度,巩固家长制度之下的夫权。但是我们也同时看到了积极和开放的一面,在强调子女从一而终的封建时代,能够以法律形式规定夫妻“不相安谐”即可离异,无论是在之前的朝代还是在后来的朝代,其对妻无“七出”和“义绝”之状,或虽钝“七出”而属“三不去”者,不准其夫擅自提出离婚,否则处一年有期徒刑,无疑对夫权是一个限制,对妇女利益是一种保护。此外,唐朝也不鼓励妇女守寡,在丈夫死后把大把的青春和岁月交给篱笆和狗,半辈子过着“星星还是那颗星星”的无聊日子。《唐律》中对于妇女离婚改嫁和夫死再嫁,没有约束和限制,这就从法律上为婚姻的相对自由制造了一定的条件。

前代起于乱世的君主大多超过四十岁,而唐太宗十八岁征战,二十四岁平定天下,二十九岁登基称帝,武功方面远超古代;天子登基后手不释卷,以史为鉴,施行仁政教化万民,社会上再现纯朴的民风,这在文化方面胜过古代;周、秦以来,少数民族屡次侵犯边境,唐朝时他们大多归顺,这是在民族关系胜过古代。

www.8722.com 3

我们来看几个数据:唐代所生的中再嫁、三嫁者甚多。仅以肃宗以前诸帝计,再嫁者就有23人,三嫁者也有4人。上有天堂,下有李唐,估计在唐朝的广大妇女同胞们一定会这么说。在男人失去提出离婚的专利权的唐朝,女人第一次有了对婚姻说不的权利,第一次可以和丈夫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一次可以昂首挺胸对别人说自己要离婚,于是乎离婚率一下子高了起来。

太宗因而感叹:「我何德何能,能够取得这样的功绩?既然已经取得这三个方面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治国基础,我们又怎能不善始慎终呢?」

武顺的女儿贺兰敏月,记恨武则天。也攀上的李治为非作歹来报复武则天,结果被武则天给毒死了。武则天当时最亲近的人也就是自己的母亲,还有两个姐妹了。此时大姐唯一的血脉就剩儿子贺兰敏之。

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问题是,有的朝代出现君明臣贤的景象,他们却无法创造堪比上古圣王时代的盛世。贞观十二年,魏征这样回答太宗:历代帝王刚即位时,确实以尧舜为榜样,励精图治;天下太平后,却开始放纵自己,骄奢淫逸,无法善始善终。大臣也是,起初受到重用时,他们追慕古代贤臣的风范,怀抱高远志向;等到荣华富贵时,就开始追名逐利,忘记尽忠职守的责任。

贺兰敏之长相俊美,家人都非常宠爱他。史书上的记载是“桀骜不驯,持宠而娇”。母亲和姐姐的过早离世让他的心理渐渐扭曲,仗着家人对他的宠幸胡作为非,再三做出荒唐事,而且谁的话都不听。贺兰敏之听说当时给太子准备的太子妃长得非常漂亮,居然给人家侮辱了。这真是惊天大新闻,因为家人都太宠爱他,最后还是被武则天给压下来了。

魏征认为:「如果君臣双方都不懈怠,铭记善终的道理,国家就可以实现无为而治,也能超越古人的功绩。」太宗称善,并且终其一生用古代圣王比照自己的言行,虚心纳谏,爱民如子,终于将唐朝经营成中华历史上最美好的时代。

www.8722.com 4

(参考数据:《贞观政要》《史记》)

武则天对贺兰敏之一忍再忍,但是贺兰敏之还是非常任性,后来又趁机把太平公主的侍女给侮辱了。更叫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贺兰敏之居然跟自己的外祖母,也就是武则天的母亲也有不合适的暧昧关系,真是荒唐至极。

所以说人要是太作了,早晚会造报应的。最后武则天终于忍无可忍,列出了贺兰敏之的种种罪行,将他处决了。有句话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贺兰敏之最后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