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忧国忧民唐诗研究官场华侈生活

唐代盛产很多有名的诗人、文学家,刘禹锡是其中之一,他无论诗歌和散文都朴实流畅,深受时人喜爱。

俗语「半路杀出程咬金」中的程咬金为隋末唐初的名将,经过后人戏曲小说塑造成为「混世魔王」,世人对他印象最深刻的,为这个人出身草莽、举止粗鲁,另外武艺也不精。其实在历史上,程咬金的形象绝非如此不堪。程咬金为他早期的名字,发迹后便改为程知节,所以在史书中,不论《旧唐书》、《新唐书》还是《资治通鉴》,都载为「程知节」。

古装剧《宫心计2深宫计》中,由谢雪心饰演的章尚宫为历经八朝之变的元老,常年掌管尚宫局,是一名地位几乎屹立不倒的女官。原因是章尚宫深谙宫中争斗,从不玩弄权术,那么,章尚宫有历史原型吗?一众女官在历史上的职责及地位,剧中又能否反映出来?

安禄山营州人。其父可能是康姓胡人,母阿史德氏是个突厥巫婆。其父死得早,他从小随母在突厥部族生活。母亲后来嫁给了突厥将军安波注的哥哥安延偃,安禄山也就冒姓安氏,名叫禄山。
安禄山长大以后,性情残忍,狡诈多智,善于揣度人意,开始任诸市牙郎,长期生活在北方多民族杂居地,习“六番之语”与史干一同长大,如同兄
弟,两个人都以凶猛善斗闻名。开元二十年,张守任范阳节度使,安禄山因盗羊,遭追捕者围打,他大声呼喊道:“大夫不欲灭奚、契丹两蕃耶?而杀
壮士!”守见其言貌不凡,乃释放他,令其与同乡人史思明同为捉生将。安禄山骁勇过人,又熟谙山川形势,故每次出击,都能以少胜多,擒获不少契丹人,后因
功擢为偏将。其后更是“所向披靡”,深受张守喜欢,被收为养子,并以军功加员外左骑卫将军,充衙前讨击使。但因与奚、契丹战败,罪大当诛,因此被送往京
师。宰相张九龄洞悉安禄山以后必会造反,称“穰苴出军,必斩庄贾;孙武行令,亦斩宫嫔。守军令若行,禄山不宜免死。”唐玄宗看了批文说:“卿岂以王夷甫
识石勒,便臆断禄山难制耶?”玄宗惜其才,得不死。
安禄山颇懂得升官之道,对过往的使者,安禄山暗中都加以贿赂,“百计谀媚”,使者
回朝后一再称赞他,逐渐受到了玄宗的青睐。天宝元年,分平卢为节度,遂以安禄山为平卢节度使,兼柳城太守、押两蕃、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不仅
如此,礼部尚书席建侯、裴宽与宰相李林甫都在玄宗面前大力称道安禄山公正无私,“由是禄山之宠益固不摇矣”。时李林甫恐怕儒臣出将入相,会动摇自己的权
位,而蕃人目不识丁,难以入相。为了专宠固位,他奏称儒臣怯弱,不胜武力,而著将雄武,多立战功,请求任用蕃将为边帅。玄宗正有吞并四夷之志,李林甫的奏
请正合他的心意,“故帝宠禄山益牢”。安禄山还与杨、杨、以兄弟相称,而安禄山见贵妃宠冠六官,与她搞好关系对自己十分有利,尽管他比杨贵妃大十八
岁,却甘心做她的养儿。
安禄山骗取了唐玄宗的信任,除了范阳、平卢两镇外,又兼了河东节度使,控制了北方边境的大部地区。他秘密扩充兵力,提拔了史思明、蔡希德等一批猛将,任用汉族士人高尚、严庄帮他出谋划策。
前任宰相李林甫死后,他在朝中失去了可以倚赖的对象。新任的宰相杨国忠与群臣不和,其中为了争宠,杨、安两人关系最恶,深感不安又对帝位抱有幻想的安禄
山遂阴谋叛唐。叛变前,他精选豢养同罗、奚、契丹降人八千为假子,称“曳落河”,皆骁勇善战;又畜战马数万匹,多聚兵仗,分遣胡商至各
处经商致财。天宝十四载,又请以蕃将32人代汉将,组成一个以少数族武人为骨干、有汉族失意文人和地方军人参加的财富力强的武装集团。经过10年左右的准
备,于公元755年11月,安禄山串通部将史思明,发动节度使之士兵及同罗、奚、契丹、室韦、突厥等民族组成共15万士兵,号称20万,以讨伐杨国忠为
名,以讨伐杨国忠为名,在范阳起兵,挥兵南下,“安史之乱”爆发。
安禄山反叛的消息传到朝廷,李隆基竟不以为然,他一直坚信安禄山“必无异志”,决不会造反,继续沉醉于歌舞升平的幻象之中。直到证实安禄山的确造反,李隆基才仓促布置防御,当头棒喝之下,难免显得手忙脚乱。
当时,海内承平日久,百姓多年未见战乱,突然听说叛乱爆发,远近震骇。叛军所过州县,无敢拒敌之人。甚至士卒登城,听到敌人的鼓角声,竟吓得纷纷坠落城
下。“时海内久承平,百姓累世不识兵革,猝闻范阳兵起,远近震骇。河北皆禄山统内,所过州县望风瓦解,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戳,无敢拒之
者”。唐朝廷任用安西节度使封常清为范阳、平卢两镇节度使,赴洛阳招募士兵,任命郭子仪为朔方节度使,又新设河南节度使,统领陈留等13
郡,防守黄河南岸。此外,李隆基以皇子李琬为征讨元帅,高丽人高仙芝为副元帅,前往阻挡,结果二人兵败身亡。叛军很快就攻占了洛阳,天宝十五年
正月,安禄山在洛阳自称大燕皇帝。准备西进夺取长安。
安史叛军烧杀掳掠,遭到沿途老百姓和部分唐政府军的反对,“河朔之民苦贼暴,所
至屯结,多至两万人,少者万人,各为营以拒贼。”唐朝地方官吏和将领颜杲卿、张巡、鲁炅都进行了有效的抵抗。公元756年,常山太守颜杲
卿和平原太守颜真卿,先后起兵声讨安禄山。河北诸郡群起响应,17郡归顺朝廷,迫使准备进攻潼关的安禄山搁置西进计划。颜真卿招募勇士,周
围郡县竞相响应,共推颜真卿为盟主,组成联合军事力量,大破叛军,攻克魏郡城,军声大振。河东节度使李光弼率兵收复常山城,与朔方节度
使郭子仪会合,大败史思明,唐朝廷在河北取得优势。河南地区,许远守睢阳,张巡守雍丘,成为最重要的抵抗力量。
唐朝军队反败为胜之际,李隆基却做出致命的错误决策,强行任命重病在身的哥舒翰为兵马副元帅扼守潼关。哥舒翰采用以逸待劳战术阻击叛军,等待决战时机成熟。但玄宗屡次催促他出战,哥舒翰不得已出关与叛军决战,六月,唐军在潼关外溃败,安禄山便长驱直入长安。
潼关失守,国都长安危在旦夕,李隆基也不免方寸大乱,决定接纳杨国忠的提议,逃出西京,避难成都。杜甫有诗《哀王孙》,便是叙述此事,长安城头白头乌,
夜飞延秋门上呼。又向人间啄大屋,屋底达官走避胡。金鞭断折大将死,骨肉不得同驰驱。腰下宝鱼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
已经百日窜荆棘,身上无有完肌肤。高帝子孙尽隆准,龙种自与常人殊。豺狼在邑龙在野,王孙善保千金躯。不敢长语临交衢,且为王孙立斯须。
走走停停中,天宝十五年六月十四,玄宗逃难的队伍到了马嵬驿,饥肠辘辘的将士拒绝前行,太子李亨和宦官李辅国等意识到,铲除杨国忠的时机已经
成熟。事缘李亨一直受到杨国忠的打压与倾轧,双方势不两立。如果入蜀,在杨国忠的势力范围内,李亨无异羊入虎口,必将永无出头之日。于是乎,太子阵营自编
自导一场哗变,由大将军陈玄礼出面煽动,将矛头直指杨国忠,斥责杨国忠为战乱的罪魁祸首,一旦诛杀便可止息叛乱:“今天下崩离,万乘震荡,岂不为杨国忠割
剥庶、朝野怨尤,以至此耶?若不诛之以谢天下,何以塞四海之怨愤!”适逢吐蕃使者向杨国忠讨要饭食,将士将计就计,大喊宰相与吐蕃谋反,蜂拥围堵杨国
忠,将其乱刀砍死。此时,死神又向杨贵妃招手,群情激奋的将士迫使皇帝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赐死。这就是白居易在《长恨歌》中所云:“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
万骑西南行。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白居易《长恨歌》的高明就在于,它用绚丽的色彩淡化了悲剧的气氛,让美
好的爱情掩盖了政治的阴谋。
马嵬驿事变以后,玄宗继续西逃。太子李亨却被当地的百姓留住,主持抗叛大局。从此,太子李亨的身份地位发
生了重大变化,他从马嵬坡一路收拾残兵北上,臣民争相前来归附。天宝十五年七月,太子李亨在灵武即位称帝,改元至德,是为
唐肃宗,遥尊玄宗为太上皇。肃宗命郭子仪率军到灵武,并以郭子仪为兵部尚书兼宰相。
在新皇帝的指挥下,统一与割据的斗争继续进行。叛
军方面,占领西京成为腐化的转折点,志得意满的将士搜括财物,争夺权位,沉迷酒色,不复进取。此后,叛军接连发生内讧,先是安禄山为子安庆绪所杀,安庆绪
随即为史思明所杀,最后史思明又为子史朝义所杀,内部可谓风雨飘摇。唐朝军队则采取以逸待劳的军事策略,并且得到回纥援助,在郭子仪、李光弼等的率领下,
几经波折,终于大破叛军,收复失地,平定安史之乱。
安禄山举兵向阙之时,承平已久的中原地区,已经几十年不闻战鼓之声了。战火所及之
处,州县残破,万室空虚,北中国满目疮痍。在战争中,人民群众特别是黄河中下游人民遭到了空前的浩劫,北方经济受到很大破坏。“洛阳四面数百里州县,皆为
丘墟”,“汝、郑等州,比屋荡尽,人悉以纸为衣”,出现了千里萧条,人烟断绝的惨景。由天宝十四年至乾元三年,五年间,全国人口从
5288万锐减至1699万,足见战乱对社会的巨大破坏。历时八年的安史之乱,虽然以唐朝廷的胜利告终,但昔日的盛世辉煌却也一去不复返。在时间序列上,
安史之乱可视为唐朝的中点,前承137年的繁荣,后启151年的衰落,因此,亦是唐朝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它宣告“开元盛世”的终结,使唐朝元气大伤,自此
江河日下,一蹶不振。
大唐为何遭逢如此剧变?《旧唐书》将安史之乱的原因归结为“禄山竟为乱阶,由专得大将之任故也。”唐朝初期实行
的是府兵制,而府兵制的好处就是既保持了充沛的兵员,又极大的节省了国家养兵的费用。可是府兵制有很大的弱点,那就是它极其倚赖田地而且兵员的战斗力不能
保证,府兵一般征自“高赀多丁”之家,分给其土地,定期卫戍京师或守御边疆。在内地或边境重镇设置大都督,统兵驻守。后来,由于土地私有制的发展,农民失
掉土地逃亡,兵源发生了问题;加上征战频繁,府兵不能按时轮换,长期服孔,家中不能免去征徭,因此大批逃亡。府兵制度的弊端在唐初就已显见,《贞观政要·
纳谏篇》:“征曰,‘且比年国家卫士,不堪攻战,岂为其少?但为礼遇失所,遂使人无斗心’。”到唐玄宗时期,土地兼并严重,失去了土地的农民大量逃
亡,到了玄宗时期甚至连护卫皇宫的府兵都招不满了,面对这个情况,唐朝开始用“骑”和“长征健儿”这样的募兵来取代府兵制,召募兵士宿卫,在边将统率下
从事屯垦,而募兵的直接后果就是让“府兵一变而成为藩镇”。
讲到唐代府兵制的失败时,钱穆概括为“人事之逐步颓废,而终致于不可收
拾。”钱穆总结说:时值盛世,宿卫府兵无事可做,便被官宦用作苦工,府兵全都来自殷实家庭,此时却受人贱视,因而多逃亡规避值宿;阵亡士兵的抚恤制度逐渐
被松懈疏慢,人心渐失;高级军人有勋位而无实职,长此以往,勋位转荣为辱,军人地位堕落;政府开边,而兵源不足,边疆部队长期戌边,无法复原,亦无法轮
换。因此府兵害怕到边疆,在本府先自逃亡。出外不返,家破田荒,绝了后代,终致兵源枯竭。
偏偏唐玄宗雄心勃勃,意图继承乃祖遗风,开
疆扩土,所以设置了十大节度使,让他们负责对外的防御和征战。当时有10大军区,即平卢、范阳、河东、河西、朔方、北庭、陇右、安西、剑南、岭南,大多由
蕃将任节度使,除剑南外,其余九镇皆由蕃将统领,比如突厥人哥舒翰为陇右节度使,高丽人高仙之为安西节度使等。卫戍京师的常备军队只有8万人,而藩镇军队
却高达49万,后者为前者的6倍。可以说,无论地方还是中央,蕃将的势力均达到空前强大的程度。而粟特和突厥混血的杂胡人安禄山,更是风头一时无两,他兼
任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被李隆基誉为守卫北方边疆的“万里长城”,安思顺则为河西、朔方两镇节度使,兄弟二人占据藩镇的半壁江山。
黄仁宇教授曾指出:蕃将受宠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国防组织与文官官僚组织性格上互不相容的形势:边防着重实际情形,以唐代北方游牧民族之盛,防区以疆域大、
资源活用为有利(安禄山外其他节度使也是一个统辖数区)。司令官以职业化,长久留任,与当地民情风土融洽才有功效。简而言之,这是一种需要组织重点,能够
发挥迅速确实的功效的一种结构。全国官僚机构的组织则先以仁义道德的立场,造成行政的逻辑,一意保全大体,愿意牺牲局部。在这种前提之下,人事关系之合
宜,超过对工作效率的需要,又要注意淳朴雷同各种职位互相转让互相交换,不容许任何一方面突飞猛进。即在安禄山叛变之前,这两种组织精神相反,已经有了不
能并存的趋向。

刘禹锡和很多有名的诗人一样,都放荡不羁,加上他关心民间疾苦,不畏权势,不计较个人的利害得失。因此,尽管他有杰出的治国才能仍屡屡受到当权者的打击。

程咬金本人史实中,绝不像《隋唐演义》讲得那样,是贩卖私盐的草莽之徒,武艺只得三板斧。据史载,他是官宦子弟、门第较高,从曾祖父到父亲,一直在地方上担任高官,《旧唐书·程知节传》载:「少骁勇,善用马槊」,他最擅长用的兵器是马槊,而非宣花斧。

章尚宫统领尚宫局,尚宫四房对她敬重有加,章尚宫虽然不擅于勾心斗角,但她的为人受到宫中上下赞扬,她一直教育一众女官下属要同气连枝,这样尚宫局才能有一席之地。虽然,章尚宫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历史原型,但在女官地位最高的隋唐时期,宫中确实有「尚宫局」这职,正五品,下面设有四司,分别是司言司簿、司正和司闱,但是在剧中只有四房,分别是司设房、司制房、司珍房和司膳房,跟历史上有些不一样。

刘禹锡中进士后,在官场虽连连失意,并被贬苏州,但他从不心灰意冷,而是尽力为人民服务,因此深受人民欢迎。曾为司空的李绅,在这个时候举办豪华的宴会,并有歌舞表演。

程咬金早年确实有参加过隋末农民起义武装瓦岗军,不过他的身份非老大,而是内军四骠骑之一,相当于特种部队头领。而瓦岗军真实的首领,起初是翟让,后来换成了李密。瓦岗寨的内军虽然只有八千人,但骁勇异常,战斗力惊人,《旧唐书》载,李密常常对外人自夸,这八千精锐可抵得上百万大军:「自云:『此八千人可当百万。』知节既领其一,甚被恩遇」从这点来看,程咬金的能力在当时应属一等猛将。

章尚宫统领尚宫局,尚宫四房对她敬重有加,章尚宫虽然不擅于勾心斗角,但她的为人受到宫中上下赞扬,她一直教育一众女官下属要同气连枝,这样尚宫局才能有一席之地。虽然,章尚宫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历史原型,但在女官地位最高的隋唐时期,宫中确实有「尚宫局」这职,正五品,下面设有四司,分别是司言司簿、司正和司闱,但是在剧中只有四房,分别是司设房、司制房、司珍房和司膳房,跟历史上有些不一样。

刘禹锡看见这种情景,内心感概万分,于是他写了一首七言绝句诗送给李绅,借此抒发自己的感受。全诗是:「高髻云鬓新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杀苏州刺史肠。」

程咬金在史实上的生平经历,也有如《隋唐演义》那般精彩。他在隋末先归附李密的瓦岗军,被俘后暂时听命于王世充,最终与秦琼一起投靠唐朝。程咬金降唐后,跟随李世民破宋金刚、擒窦建德、降王世充,并参与过玄武门之变,属于唐太宗的心腹嫡系。

女官的设置早见于先秦。文献记述周天子曾立王后、夫人、嫔、世妇、御妻、女祝、女史等。其中除王后、夫人与天子坐而论妇礼,是天子正妻之外,嫔、世妇、御妻等既是妾也是女官。嫔负责后宫女子教育,世妇掌管后宫祭祀、宾客事宜,御妻照顾天子的衣食起居。掌管后宫祭祀、祷词的女祝和负责王后礼职的女史。

诗的表面含意,大约是指这样豪华的歌宴及舞妓,李司空是经常都可以看到到,并觉得平常,但作为苏州刺史的他,便想念肠断,感慨万分。诗的背后含意,其实是批评当时官场上奢华的风气,官员们不理会普通百姓的艰苦生活。

在太宗、高宗在位期间,程咬金凭借着战功,官至左卫大将军、葱山道行军大总管,封卢国公,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中,死后又被追赠为骠骑大将军、益州大都督,陪葬于昭陵。生前显耀、死后哀荣,要说程咬金的一生的确很成功。www.lishixinzhi.com不过,一旦事迹仅止于此,那么他应是一个完美英雄。然而,程咬金因晚年做了一件为人不齿之事,受尽世人鄙视,晚节不保。

秦汉时期沿袭前代的后宫体制,妃嫔的等级被进一步细化。后宫中除皇后、夫人,其他妃嫔仍然既是妾又是女官,她们有爵位也有秩禄。直至北魏,妃嫔与女官才分拆开来,女官成为专指侍候皇帝左右、打理后宫事务、又没有妃嫔名分的高级宫女。

成语司空见惯便由此而来,现在多用来比喻一些事情见得多了,也就不觉得奇怪,但已没有了贬意成份。

《资治通鉴》载,高宗显庆二年,程咬金作为主帅远征西突厥。此前一年,擅打突袭战的军神苏定方作为程咬金的前军总管,率五百骑兵在鹰娑川击破西突厥强兵二万骑,杀获一千五百多人,令唐军士气大振。转年,大军便兵临西突厥王庭怛笃城下,迫使可汗贺鲁远遁。此时,城中有大批胡人赶来归附,并申明向大唐效忠之意。此时副大总管王文度说却这帮胡人不可信:「此属伺我旋师,还复为贼,不如尽杀之,取其资财。」

隋代的女官体制被唐宋明三朝沿袭,只是稍为调整。至于唐朝内廷的女官制度,仿照朝廷六部尚书制度而设,分设「六尚」,即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下统二十四司,分掌宫廷事务。武则天登基做女皇帝时,女官地位相当高,当中一名谢瑶环,官封「尚书院司籍」,之后又钦命为右台御史,赐尚方剑,巡按江南,是史上少见既有朝廷官职,又有后宫官职的女官。在历史上,也有女官可权倾一时。

程咬金真的以为他们不可信,已年老昏聩的他,不顾苏定方的连番劝阻,最终还是听从王文度的建议,下令在怛笃城实施屠城。事后,唐军瓜分胡人的财物,程知节自然分得最大部份,军中大将中,只有苏定方不肯拿这些钱财。《资治通鉴》载:「文度竟杀之,分其财,独定方不受」。

女官制度存续沿袭在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对古代宫廷乃至皇权产生着重要影响。他们带领后宫所有宫女,打理后宫日常事务。以明初「六局」的职责范围为例,尚宫掌政令、文科、印玺、玩器;尚仪掌礼仪、音律、朝见;尚服掌服饰、化妆品;尚食掌食品、药品、器皿;尚寝掌床褥、整理、用具;尚工掌营造、衣服、财务。

程咬金回朝后没多久,贪财杀降劣迹便曝光,朝廷大为震怒,王文度及程咬金均遭受处分,《资治通鉴》载:「文度坐矫诏当死,特除名;知节亦坐逗遛追贼不及,减死免官。」唯有苏定方没有被罚。事后,程咬金的名望大损。虽然稍后朝廷又起用程咬金担任岐州刺史,但此时他没有再出仕,向朝廷上书回老家安度晚年。麟德二年,程咬金病死,终年七十七岁。

六局之下,各掌四司,工作细化。如尚食局,设尚食二人,正五品官职,负责膳馐、品齐之数,凡以饮食进御,尚食先尝之。下辖四司:司膳司负责割烹、煎和之事;司酝司负责酒酝、酏饮之事;司药司负责医方、药物之事;司饎司负责给宫人廪饩、薪炭之事。四司皆设女史多名,负责记录事宜。在史上,女官中也有「彤史」一职,专门记录皇帝、妃嫔的日常起居,甚至包括皇帝的性生活也要记录存档。女官生活在在宫墙内,服侍着帝王世家,工作牵涉的可以是皇室极为私密之事,所以她们所知的事也相对较多。

女官不同于嫔妃,在于嫔妃为帝王妾室,而女官则是帝王奴婢。在历史上,确有女官因为得宠而成为了妃嫔。但绝大多数的女官,只要稍有过错,女官还可能被降为宫女,甚至会有更严厉的惩罚,据清道光年间著作《甲申朝事小纪》载:「其宫女有罪,发落责处,或墩锁,或提铃以苦之。提铃者每夜起更二更三更四更之交四点,则自干清门里提至日精门,回至月华门,仍还干清门里方止,提者徐行正步,大风大雨不许避辞,其铃声远听……」这种处罚既折磨躯体又折辱精神,戏谑而毒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