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原标题:贵州正在消失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多少?

原标题: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 一场人文与自然的城市公共艺术盛宴

原标题: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原标题:身为如皋人,怎能不知道如皋旅游的“五色名片”

  • 提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合肥,大美安徽,这里在演绎一场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城市公共艺术大戏——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行云流水的手绘、清新野趣的绿植、千锤百炼的铁画,画家的巧思、园丁的汗水、匠人的执着,无一不贯穿其中。在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出入口,白墙黛瓦,绿植、墙绘加铁画,人文与自然相融,引来无数人驻足观望、合影留念。

  本报讯 (记者 刘级心 李西婷
文/图)9月10日早上8点,像往常一样,长宁县梅硐镇坪桥村村民万英骑车5分钟到宜宾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上班。这段时间公司正在赶制一批发往日本的团扇,而她需要把关质量,还要参与团扇制作,因此分外忙碌。

当外地人问你如皋有什么好玩的?你该怎么回答才让别人觉得你是个本地通呢?身为如皋人你一定要知道:如皋旅游特色资源丰富多彩,可以概括为“五色”名片。

老手艺是什么?——生活

图片 1

磐达制扇有限公司位于长宁梅硐镇马鞍村,主要生产出口日本的团扇。团扇需要手工制作,对工人的技术要求较高,公司有一两百名工人,多数是附近的农村妇女,经过专业训练,她们的制扇手艺日渐纯熟。像万英这样的女工经过4年多磨练,现在已经是管理人员,而且能够带学徒了。

图片 2

准确点儿讲应该是“曾经的生活”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

“团扇工艺如果细分大概有47道工艺,包括破竹、削节、钻孔、削把柄、劈丝、烤油、穿穗编线、糊纸、收边等环节。”磐达制扇有限公司法人李逸说,这些工艺大部分都需要人工完成,其中比较难的是劈丝,十多秒要用刀劈30多根扇丝,还要保证扇丝粗细均匀,长短适中,普通工人至少要半年以上才能掌握好力度。

第一张名片是“古色”:“江苏历史文化名城”,如皋有着悠久深厚的人文积淀,历史悠久、名贤辈出、历史文化景点众多。

70、80、90后的我们

图片 3

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郑文琴是劈丝劈得又好又快的女工,以前她在福建打工,做很累的大理石板材切割工作。为了照顾娃娃,她回梅硐从事制扇工作。“现在的工作量不大,每天工作8小时,中午还安排了午饭。”郑文琴已经干了3年多,每个月能拿3000多元的工资,“这在我们梅硐当地算是比较高的工资了。”她说。

第二张名片是“红色”:“华东红色革命摇篮”,1930年代,红十四军在如皋贲家巷建军,是土地革命时期江苏境内第一支工农革命武装,也是江苏境内唯一列入中央红军序列的正规军。

当年爸妈是不是常常教导我们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

汪静宣是负责钻孔的女工,她的老公常年在外地打工,家里不但有生病的哥哥需要照顾,而且还有老人和孩子。以前,为了照顾家人,汪静宣就在附近的工地上打零工,工作不固定,又都是辛苦的体力活。一年前,她进了磐达公司,每月都有两三千元的收入,这让她很满足。

第三张名片是“绿色”:“中国花木盆景之都”,如皋花木盆景栽培历史悠久,2011年被评为“中国花木之乡”。

天干饿不死手艺人?

在这众多的装饰中,我们拥有三百多年历史、纯手工锻制的芜湖铁画格外引人注目、尤显历史底蕴。2018年9月10日,在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口广场,徽艺坊铁画一行人众志成城、全力以赴,将定制的迎客松、徽派等七幅景观墙铁画圆满安装完工。

万英告诉记者,有些编线的工作,女工们还可以带回家做,这样既能照顾家庭又能挣钱,大家都很珍惜这份工作。女工们心灵手巧,尽量把活儿干好,她们不仅会做团扇,还会做折扇,能根据客户的要求制作各种款式和花色的扇子。

第四张名片是“金色”:“中国宜业宜居宝土”,如皋自古以来富甲一方,乾隆年间就有“金如皋”美誉。当今,从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到城乡面貌焕然一新,从教育、卫生、文化、养老等社会事业在全省领先,到群众幸福指数大幅提高,都是有目共睹的。

要说当年相比于铁饭碗的死工资

图片 4

李逸说,现在磐达的扇子几乎全部出口到日本,很受日本客户的欢迎。每年出口到日本的团扇有200万把,磐达的年产值近千万元。

第五张名片是“银色”:“世界长寿养生福地”,这也是如皋最亮的一张名片,截至今年初,如皋百岁老人已经达403位,总数高居全国县市之首。早在2011年如皋就被授予“世界长寿乡”称号,成为世界第六大长寿乡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比较赚钱的手艺可能就是下面这些了….

徽艺坊定制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完工留念

扫码观看

责任编辑:

就算没有消失也可能快要消失了

来到现场,我们第一时间先找准安装位置,对照画稿,调试角度,做好标记……

新华社“现场云”直播报道

来看看你还记得几个

图片 5

作者:刘级心 李西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找位置

责任编辑:

编簸箕

图片 7

山村制扇女匠人: 巧手做团扇 年产两百万把热销日本。★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找位置

图片 8

图片 9

这个曾经是家家户户必备的东西,到如今机械化的取代已没它的用武之地,现在簸箕快要淡出人们的视线。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找位置

图片 10

修表匠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找位置

稳稳地拿着手电钻,对准墙面,开枪——像不像战场上的勇士?

图片 11

图片 12

那个年代的手表,真的能算是奢侈品,以前能有块表,甚至比现在用iphone
X还稀奇。以前修手表的很多,不过现在很少了,现代人戴的都是名牌手表,少则几百块,多则几百万,有什么问题多半也是返厂,不会找这些手艺人了。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钻孔

图片 13

草编的手艺人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钻孔

图片 14

图片 15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钻孔

草鞋过去是山区居民的传统劳动用鞋,祖祖辈辈的农民穿上它,辛勤劳作,红军穿着它爬雪山、过草地,写下长征诗篇。草鞋成了一个时代的印记,打草鞋也成为那个年代村民必会的手工活,如今会做草鞋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拿起铁画,将钉脚一一插进膨胀螺丝,固定。

图片 16

扎扫帚把子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固定

最后,再来检查修正,每一处细节都要求完美——

图片 17

图片 18

扎把子看似简单,也是挺讲究,绑的绑,劈的劈,动作娴熟利落。听人说扎扫帚把子的扎还有一点学问,通常都是9扎或11扎,是单数,而不是双数。现在,做扫帚的材料还在,可已经很难找到会做扫帚的人了。

合肥明光路地铁站景观墙铁画安装现场——修正

来欣赏一下:挺拔不阿的手工锻铁树干,与俊逸潇洒的墙体绿植相互配合,共同凝结成这幅大美安徽的代言人——顶天立地的迎客松,一出地铁站迎面就可以看到。

推磨

图片 19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松树干

图片 20

图片 21

这种老式石磨,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以前农村穷就用它推豆花来招待客人。推磨很辛苦,通常需要两人一起或轮流,旁边还要站个添磨的,话说添磨也是一种技术活啊,不仅要快还要准,不然很容易就被磨杆子打手。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松树干+小松(三)

出来往右走,各种绿植做成的山体之上,旁逸斜出几棵铁骨铮铮、清逸俊秀的松枝——

磨剪子菜刀

图片 22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小松(三)

图片 23

图片 24

把原先钝钝的刀,磨得锋利,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很不容易。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小松(一)

图片 25

补胶盆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小松(二)

图片 26

图片 27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小松(二)细节图

补胶盆胶桶的一般是提着一个扁箩,游走各大街小巷,喊起:“补胶盆胶桶…”。

青石林立、竹影婆娑的墙角处,几座铁艺的徽派民居立马让空间明朗起来——

生意可好了。

图片 28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徽派(一、二)

补鞋匠

流水潺潺、青草依依,墙绘配铁画,有虚有实的画面,仿佛让人回到儿时居住的那个小村落——

图片 29

图片 30

合肥地铁1号线明光路站出入口铁画-徽派(三)

以前条件不好,鞋子破了还是舍不得扔,送给这些补鞋师傅,一会功夫就给你补好了,虽然不太美观,不过又能穿很久了!

芜湖铁画,以锤代笔、以铁作墨、锻铁为画,打铁我们是认真的,这次,徽艺坊邀请到铁画梦之队实力派铁画艺人杨勇及其徒弟郭红杰前来锻制。迎客松的松针茂密,整个松针硬是铁画艺人一根一根锻打出来的,松干的树皮麟圈,每一个都要打上数百锤,落锤要准、狠、快,麟圈与麟圈的连接环环逼真。

图片 31

订鞋底

铁画梦之队实力派铁画艺人杨勇

图片 32

图片 33

铁画新生代郭红杰

图片 34

相信在未来,这处绿植、墙绘、铁画共同搭建,人文与自然完美结合的城市公共艺术之所,必定会为匆匆赶路的人们带去回归自然、凝望艺术的轻松与静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小时候还经常穿奶奶纳的鞋底,一层一层的布,通过浆糊粘起来,再用阵线秘密的缝上,很厚实,很舒服,现在家里还有好几双!

责任编辑:

修伞

图片 35

那时候家里的伞大多是直骨的大黑伞,伞头是尖尖的银白色的,或者是简单的花色,坏了就拿去修。

弹棉花

图片 36

打棉胎也是个技术活,要经过称棉花、打棉花、弹棉花、套纱…好多好复杂的工序,才能压出一床好棉胎来。而且这棉胎睡得暖和又踏实!

木匠

图片 37

木匠以前在农村是很吃香的行业,因为家里的家具啥的都要木匠来做。随着社会的发展,现在农村木匠早已经进了城市,入了装修行业或者家具行业,可比以前在农村发展的好多了。

补锅匠

图片 38

方寸之间一块铁能补好一个洞,是个技巧很高的手艺活。以前农村生活比较苦,家里铁锅铁盆啥的坏了都舍不得丢,都会找补锅匠修补好继续使用。据村里一位老补锅匠说,十几年前走村串户补锅的时候运气好一天能赚近百元。可惜,随着大家生活水平的提高,补锅匠再也没有了用武之地。

石匠

图片 39

农村有很多磨盘、猪槽等都是以前石匠们的杰作。一把锤子一把凿子就可以随心所欲,造出很多工具,着实厉害。现在农村用这样石头工具的很少了,老石匠们也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手摇爆米花

图片 40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每到寒冬腊月,农村也非常流行吃爆米花,只不过是传统的手摇转炉爆出来的爆米花,虽然简陋,但味道最香,是那最熟悉的
“儿时的味道”。

老裁缝

图片 41

缝纫机(洋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缝纫机曾经是中国寻常百姓家普遍追求的奢侈物品。能够拥有一台缝纫机,绝对是一种体面和荣耀,绝对是富有的象征。

眼看现在我们都已经长大了

小时候听过的吆喝声,

如今大街小巷难觅踪影,

传统手艺正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但那些记忆还存在,

你是否记得?

新哥印象最深的就是爆米花机和裁缝

欢迎大家留言补充!

贵州新媒中心整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