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春帆未有被选定,乾隆帝只可是是拿她来解闷

众所周知,清初的文字狱是相当严酷的,而这些文字狱中相当一部分,恰恰与乾隆皇帝授命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同时。根据统计,乾隆一朝一共兴起文字狱100多起,而在编纂《四库全书》的期间,则发动了48起,几乎占到了总数的一半。

郑庄公
姬姓,名寤生(前757年-前701年),为中国春秋时代郑国君主,《史记十二诸侯年表》记载,生年在郑武公十四年。
郑庄公继承其父郑武公出任周平王的卿士,后来周平王宠信虢公,郑庄公与周朝关系开始转坏。在郑庄公在位期间,郑国国势强盛,并曾发生多次战事,包括由庄公之弟共叔段发动的叛乱,并吞戴国以及击败周桓王率领陈、蔡、虢等联军的??葛之战。特别是后者,确立了郑国的小霸局面,证实了东周权威的衰弱。
郑庄公对几名儿子均相当宠爱,加上宋国和齐国进行干预,郑国在庄公死后发生长达二十年的内乱。郑庄公有四个儿子先后出任国君,分别为世子忽
、公子突
、公子亹及公子婴,最后以子仪被杀、郑厉公复国结束,并由郑厉公的子孙继承郑国君位。
即位早期
寤生是郑武公和夫人武姜的长子,叔段是寤生的同母弟。由于寤生出生时脚先出来造成难产,故取名寤生。武姜因此不喜欢寤生,曾要求郑武公废寤生而立段为世子,未获郑武公接纳。
郑武公于前744年去世,寤生继位,是为郑庄公。 共叔段之乱
郑庄公即位,武姜为共叔段求大城制(今日荥阳市汜水镇虎牢关),庄公用不吉为由婉拒,武姜还是继续求取了京地作为叔段的封邑,称叔段为京城大叔,叔段势力庞大,郑国局势危急,《国语楚语上》记载,叔段以京城为患庄公,勾结边疆守将,郑国几乎因此不能立国。
大夫祭足劝阻庄公,要庄公处置一下叔段,庄公不听。后来公子吕等大夫也劝阻庄公。庄公向他们表示,即使叔段有发动叛乱的实力,但多行不义的结果,也一定是自取灭亡,但其实庄公心中,已经设计好对付叔段的战略。
前722年,叔段勾结武姜发动叛乱,突袭郑国,但庄公早有准备,立刻要公子吕率领了两百辆战车,攻打叔段的根据地京城,叔段救援不及,被庄公打败,逃亡共国,是为郑伯克段。郑庄公把母亲流放到颍,并软禁起来,还立誓《不到黄泉永不再相见。》一年后庄公感到后悔,颍地受封人颍考叔使用双关同义的策略,向庄公进谏。庄公于是掘地至黄色泉水,和母亲相见。
郑庄公对兄弟相残也有悔恨之意,多年之后还公开提到自己有弟弟叔段,却不能平安相处,使得弟弟流亡外国糊口四方。庄公逝世后十数年,郑厉公复位报复政敌,叔段之孙公父定叔出奔卫国,郑厉公说,不可使得叔段在郑国无后,使公父定叔回归郑国。
对外关系 与东周朝廷的关系
郑庄公的祖父郑桓公曾经是周朝朝廷的司徒,父亲郑武公也在周平王时出任卿士。郑庄公继承父亲的郑国君位时,也承袭了父亲在天朝的卿士职位。后来,周平王宠信虢公,有意擢升虢公、分享郑庄公的权力。郑庄公怨恨周王,周王随即澄清,并以王子狐入郑为人质,郑国遂派世子忽入周为人质,史称周郑交质。
前720年,周平王去世,周朝廷准备委任虢公执政,取代郑庄公。郑国在这年先后收割了温地的麦和成周的禾,周郑关系进一步恶化。到了前717年,郑庄公入朝,周桓王因为郑国擅自领军取用王畿的麦,不以礼接待郑庄公。郑庄公不满周王的做法,两年后
未有禀告周王便和鲁国交换领土
(该协议于前711年落实),但同年又与齐国一同入朝。
前706年,周桓王收回郑庄公在周朝的权力,郑庄公不朝见周王,于是周王组织联军攻打郑国,但被郑国击败。是为??葛之战。此后郑庄公与周朝不再有大规模的接触。
与邻国的关系 郑庄公在位时国力较强,常与邻国发生争端。但与齐交好。
前721年,因为共叔段之子公孙滑投奔卫国,郑、卫爆发战争。在之后,卫州吁杀卫桓公自立,并与宋、陈、蔡进攻郑国,并获得胜利。前718年,庄公与刑国攻击翼国。同年伐卫,击败南燕国援兵,其后宋进攻邾国,郑伐宋,但宋军随后围困了郑的长葛。
转年,庄公入侵陈国获得胜利,但陈不同意停战。长葛陷落。前715年,宋、陈与郑停战,郑、陈联姻。
前712年,郑籍口宋公不尊王而击宋,同时击败北戎侵入。次年鲁、齐参战,而卫、宋、蔡入侵郑与戴国。郑庄公攻克戴国,蔡国退出战争。随后齐、郑入侵同样违背天子命令的郕国。
后续
郑庄公于前701年去世,世子忽即位,是为郑昭公。同年,宋庄公威胁祭足立公子突,结果郑昭公流亡,公子突即位,是为郑厉公。到了前697年,祭足又赶走郑厉公而迎接郑昭公回国。昭公复位两年后被暗杀,子亹继位,不足一年即被齐襄公擒杀。祭足再立子仪为郑伯,在位14年。祭足死后两年,郑厉公回国复位,子仪被臣下所杀。郑厉公死后由其子继承君位,是为郑文公。

费祎,字文伟,江夏黾阝(今孝昌县地当时属江夏黾阝县)人,与董允齐名,刘禅为太子时二人均为其舍人。与诸葛亮、蒋琬、董允并称为蜀汉四相。深得诸葛亮器重,屡次出使东吴,孙权、诸葛恪、羊茞等人以辞锋刁难,而费祎据理以答,辞义兼备,始终不为所屈。孙权非常惊异于他的才能,加以礼遇。北伐时为中央军队保护总监,又转为丞相府参谋长。诸葛亮死后,初为后军师,再为尚书令,再迁大将军,执行休养生息的政策,为蜀汉的发展尽心竭力。后为魏降将郭循行刺身死。葬于今广元市昭化古城城西。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费祎少时丧父,跟随族父费伯仁生活。伯仁之姑,正是益州牧刘璋之母。刘璋遣使迎接费伯仁,费伯仁便带着费祎游学入蜀。后来刘备平定蜀中,费祎便留在益土,并与汝南人许叔龙、南郡人董允齐名。其时许靖丧子,董允与费祎正要一起到功出席葬礼。董允向其父董和请求车驾,董和便遣一乘开后鹿车给二人。董允见此,面有难色,费祎却从容走前先上鹿车。及至丧所时,诸葛亮及国中诸贵人均已齐集,而备有车乘的人甚少,董允神色犹未泰,而费祎却晏然自若。驾车人回来后,董和问及备细,知其如此,于是向儿子道:“我常常以为你跟文伟之间的优劣未可分别,但从今以后,我对这个问题不再有疑惑了。”
功勋卓著 章武元年,刘备立太子时,费祎与董允俱为太子舍人,迁庶子。
建兴元年,刘禅继位后,以费祎为皇宫侍从。
建兴三年,丞相诸葛亮征讨南中而还时,朝中众官数十里设道迎逢,这些-的年龄、官位多在费祎之上,而诸葛亮却特请费祎同坐一车,于是众人对费祎莫不刮目相看。诸葛亮以刚从南归之由,命费祎为昭信校尉,出使东吴重申盟好。在招待宴上,孙权为人滑稽,向费祎嘲啁无方,而诸葛恪、羊茞等吴臣以才博果辩,也纷纷论难,辞锋不绝,而费祎以顺畅的言辞及笃信的义理,据真理以作答辩,终不为所屈。费祎别传载道:孙权与众吴臣别酌好酒以灌费祎,视其已醉,然后问以国事,并论及当世之务,辞锋问难累重而至。费祎便辞以酒醉,退而撰想其所问之事,然后事事条答,最终并无所失误。
孙权曾大醉问费祎道:“杨仪、魏延,皆为牧竖小人。二人虽常有鸣吠之益于时务,但既已任之,其势必不得为轻,若一朝无诸葛亮,二人必为祸乱矣。你们这样胡涂,不知防虑于此,如何为将来打算呢?”费祎愕然不能即答。其时襄阳人董恢以宣信中郎副费祎使吴,于是看着费祎说:“可速指杨仪、魏延之不协纯起于私忿而已,二人并无黥布、韩信等难御之心。如今正要扫除强贼,混一国内,功以才成,业由才广,若果舍此不任,辄尔防其后患,那不就等于害怕风波而废其舟楫吗?这并非长计。”孙权方才大笑而乐。对于费祎使吴时的应对,《吴书》亦有相关记载:费祎使吴,于廷上受接见,东吴公卿待臣皆在坐。酒酣时,费祎与诸葛恪相对嘲难,言及吴、蜀。费祎问道:“蜀字云何?”诸葛恪便道:“有水者浊,无水者蜀。横目苟身,虫入其腹。”费祎复问:“吴字云何?”诸葛恪道:“无口者天,有口者吴,下临沧海,天子帝都。”
孙权曾设食招待蜀使费祎,先逆令群臣:“蜀使来时,伏食勿起。”不久费祎来到,孙权停食迎之,然而群下却自不起。费祎嘲之道:“有凤凰飞来了,麒麟懂得吐哺停食,奈何驴骡无知,只是伏食如故。”诸葛恪便答:“我们种植梧桐,本欲等待凤凰,现下一些甚么燕雀,竟也自称来翔?我们何不弹而射之,让它返回故乡!”费祎停食饼,索笔而作一篇麦赋,诸葛恪亦请笔作磨赋,互相称善。
孙权对费祎甚表器重,向费祎道:“先生是天下之淑德,将来必成为蜀朝的股肱重臣,恐怕不能常来东吴了。”费祎别传载:孙权以手中常所执宝刀赠予费祎,费祎答道:“臣不才,何堪当明公之任命?然而刀是用以讨不庭、禁-之物,但愿大王可以勉建功业,同扶汉室,如此则臣虽暗弱,也不负这次东顾贵国之行。”费祎回国后,迁为侍中。
居中调解
建兴五年,诸葛亮北伐汉中,请费祎为参军。以奉使称旨,常出使东吴。
建兴八年,费祎转为中护军,后又为司马。当时军师魏延与长史杨仪互相憎恶对方,每次并坐皆争论,魏延常举刀刃指向杨仪作威吓,杨仪则泣涕横集。费祎常介入二人坐间,为他们谏喻分别,以释其意,因此诸葛亮在世之时,可以各尽魏延、杨仪之所用者,全赖费祎从中匡救之力。
建兴十二年秋天,诸葛亮在五丈原病故,密与费祎、长史杨仪、护军姜维等安排身殁之后退军的节度,令魏延断后,姜维次之;若魏延或不从命,军便自发。亮死后,军中秘不发丧,杨仪便使费祎往揣魏延之意。魏延道:“丞相虽亡,我自见在。府亲官属便可将丧还都入葬,我自当率领诸军击贼,岂何以一人之死而废天下之事呢?而且我魏延是甚么人,会为杨仪所部勒,作断后将吗!”便与费祎共作行留部分,令费祎与他手书连名,告下诸将。费祎知其不妙,便讹道:“我当为君回去劝解杨长史,长史是文吏,甚少管知军事,他必不违命。”于是出门驰马而去,魏延寻悔,但已追之不及了。
建兴十二年至十建兴三年,费祎为后军师。初时,杨仪为先主刘备的尚书,而蒋琬为尚书郎,后来虽然俱为丞相参军长史,然而杨仪每次从行,都身当军中的劳事剧务,又自以年宦先于琬,才能亦逾于琬,于是怨愤形于声色,叹咤之音发于五内。当时人们畏其言语不节制,莫敢相从,惟有后军师费祎前往加以慰省。杨仪常对费祎诉恨,前后云云数遍,又向费祎道:“往者丞相亡没之际,我若举军以降魏,处世会当落得如此境地吗!这实在令人追悔不可复及。”费祎乃密表其言于上。十三年,杨仪被废为庶民,徙汉嘉郡。杨仪至徙所,又-诽谤,辞指激切,朝廷于下郡收押杨仪。结果杨仪自杀,其妻子还蜀。
志虑忠纯 不久,费祎代蒋琬为尚书令。费祎别传曰:于时举国
多事,公务烦猥,而费祎识悟过人,每次省读书记,举目稍视,已能究知其意旨,其速度数倍于人,而且过目不忘。费祎常于早上听知政事,其间接纳宾客,饮食嬉戏,加之博弈,每每能够尽宾客之欢,而不废自身大事。后来董允代费祎为尚书令,欲效法费祎之所行,但在旬日之中,事情多所愆滞。董允不得不叹道:“人的才力竟可相去若此之远,此实非我之所能及啊!我听事终日,却犹觉没有余暇可处。”
延熙四年十月,费祎至汉中与蒋琬谘论事计,岁尽而还。
延熙六年十月,大司马蒋琬自汉中还涪。十一月,费祎迁大将军,录尚书事。
击退曹爽
延熙七年闰月,魏大将军曹爽、征西将军夏侯玄等兵向汉中,镇北大将军王平拒守兴势之围。费祎便留镇南大将军马忠于成都,平尚书事,自己则督诸军往兴势赴救,率众御魏。
光禄大夫来敏至费住所祎许别,求共对围棋。其时军中筹备严驾,纷纷营营,而费祎与来敏留意对戏,面无厌倦之色。来敏便道:“我只是聊观试君而已!君信可人,必能对付贼者。”费祎至兴势,果然立退敌军,封成乡侯。秋九月,还成都。
后来司马懿之诛曹爽,费祎曾设《甲乙论》评其是非。 安邦定国
后蒋琬固让州职,费祎复领益州刺史。祎当国功名,可比蒋琬。据《费祎别传》记载:“祎雅性谦素,家不积财。儿子皆令布衣素食,出入不从车骑,无异凡人。”
延熙八年十二月,大将军费祎至汉中,行围守。
延熙九年六月,费祎还成都。秋大赦,大司农孟光于众中责大将军费祎曰:“所为大赦,乃偏枯之物,不是明世所宜设有。除非衰弊穷极,必不得已,然后才可权量而行赦。如今主上仁贤,百僚称职,有何旦夕之危,倒悬之急,而要数施非常之恩,以让奸宄之恶受惠呢?又鹰隼始其毁正之击,而朝中更原宥有罪之人,上犯天时,下违人理。老夫驽朽无用,不达治体,但却认为谓此法难以经久,岂是万民具瞻,所望于明德之政呢!”费祎闻言,但顾谢而已。
延熙十一年五月,费祎出屯汉中。自蒋琬至费祎领事以来,虽然自身在外,但朝中一应庆赏刑威,皆遥先谘琬、祎落断,然后乃行,其推任如此。费祎任内,亦器重董允、杜琼、陈祗等人。
费祎辅政其间,姜维自以通练西方风俗,兼负其才武,计画引西北诸羌、胡以为羽翼,并指自陇以西可断而有之。每欲兴军大举,费祎常裁制不从,与其兵不过万人。费祎向姜维说:“我等不如丞相亦已远矣;丞相犹不能定中夏,何况是我等呢!不如保国治民,敬守社稷,以其功业等待有能者去继承,不要以为希冀侥幸而决成败于一举。若果不如其志,悔之无及。”
延熙十四年夏天,费祎还成都,成都有望气者指都邑无宰相位,因此入冬后费祎复北屯于汉寿。
延熙十五年,刘禅命费祎开府。 遇刺身亡
延熙十六年春正月,蜀汉举行岁首大会,魏降人郭修亦在坐。
其时费祎欢饮沉醉,不及戒备,结果为郭修亲手持刃所害身死,追谥曰敬侯。怃戎将军张嶷,初见费祎恣性泛爱,过于待信新附,张嶷曾致书戒之道:“昔日岑彭率师,来歙杖节,然皆见害于刺客,如今明将军位尊权重,应宜鉴知前事,稍为警惕。”然而费祎终为郭循所害。费祎死后,其子费承嗣,为黄门侍郎。次子费恭,尚公主为妻(祎别传曰:恭为尚书郎,显名当世,早卒)。费祎长女配太子刘璿为妃。
历史评价 孙权:“君天下淑德,必当股肱蜀朝。”
《祎别传》:“祎雅性谦素,家不积财。儿子皆令布衣素食,出入不从车骑,
无异凡人。”
诸葛亮:“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陈寿:“费祎宽济而博爱,承诸葛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然犹未尽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也。”
裴松之:“费为相,克遵画一,未尝徇功妄动,有所亏丧,外却骆谷之师,内保宁缉之实,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何以过于此哉!今讥其未尽而不着其事,故使览者不知所谓也。”“刘禅凡下之主,费祎中才之相,二人存亡,固无关于兴丧。”
常璩:祎当国功名略与蒋琬比,而任业相继,虽典戎于外,庆赏刑威,咸咨于己。承诸葛之成规,因循不革,故能邦家和壹。自祎殁后,阉宦秉权。
虞喜:“昔魏人伐蜀,蜀人御之,精严垂发,六军云扰,士马擐甲,羽檄交驰,费祎时为元帅,荷国任重,而与来敏围棋,意无厌倦。敏临别谓祎:“君必能办贼者也。”言其明略内定,貌无忧色,况长宁以为君子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且蜀为蕞尔之国,而方向大敌,所规所图,唯守与战,何可矜己有余,晏然无戚?斯乃性之宽简,不防细微,卒为降人郭修所害,岂非兆见于彼而祸成于此哉?”
章如愚:“至于三国,各自据其土而成鼎峙之势,亦诸人之力也。故在魏,则荀攸、贾诩之算无遗策,郭嘉、刘晔之才策谋畧,管宁之渊雅高尚,毛玠之典选清正;在吴,则周瑜、鲁肃之俦入为腹心,出为股肱,甘宁、凌统之徒奋其威,黄盖、蒋钦之属宣其力;在蜀,则诸葛孔明之长于治国,费祎、董允之志虑忠纯,向宠之性行均淑,皆一时之人杰也。”
程公许:“蜀将如关、张、庞统,吴将如周瑜、鲁肃,志长命短,天下重惜之。而马超、黄忠、赵云、费祎、吕蒙、程普、步骘、甘宁辈皆智勇绝伦,足以当一面。”
方孝孺:“夫昭烈至仁厚,孔明之忠顺,固可以为君臣师表;而蒋琬、费祎、董允之治国,关、张、赵、马之用兵,与夫诸葛氏之有瞻、尚,关氏之有彝,张氏、赵氏之有遵及广,推其所由来,昭烈、孔明之事,盖有出乎区区功业之外、成败之表者。”

纪晓岚我们都知道,荧屏上的纪晓岚可是乾隆手下的红人,与和珅斗法,让和珅颜面扫地却无可奈何,有时候甚至让乾隆都没有办法,但历史上的纪晓岚真的是这样吗?

纪晓岚帮着乾隆阉割中国的古书,最清楚满族皇帝真正的心思。一方面眼见许多著作因为政治问题而被禁毁或者篡改;另一方面,耳闻目睹当代许多文人因言惹祸,或者丢掉官职,或者全家被株连的遭遇,他不能不对文字工作的危险性产生足够的恐惧。因此,智商甚高的纪晓岚只能选择鸵鸟政策以自保,从此以后选择谨慎为文之一途,或者干脆就什么也不敢写了。

返回目录

纪晓岚,名昀,字晓岚,生于1724年6月15日。纪晓岚4岁开始读书,12岁随父入京。

从另一方面分析,乾隆皇帝之所以选择纪晓岚这样一个有声望的汉族大知识分子来领衔编纂《四库全书》,其中固然有满族八旗当中尽皆绿林大学毕业,杀人是强项,修文则实在拿不出手的考量,但在其内心里恐怕也不能排除通过编纂《四库全书》,让这个汉族的大知识分子接受一次具体而形象的再教育的小九九。

纪晓岚24岁应顺天府乡试,为解元。31岁中进士,入翰林院为庶吉士,继授编修。乾隆三十三年,授贵州都匀知府。但皇帝认为纪昀学问优胜,到外省做官不能尽其所长,将其留在身边。同年4月,提升为侍学士。

因此,纪晓岚看起来颇得圣宠,地位显赫,但实际上可能也只是乾隆皇帝的一件小摆设而已。对此,乾隆皇帝并不隐瞒。据说,有一次,纪晓岚为他的一位犯了罪的朋友尹壮图求情,乾隆皇帝闻听之下立即勃然大怒: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真是一句话惊醒懵懂人,这样的一句夫子自道不可能不在纪晓岚的心里留下难以挥去的阴影。

但是纪晓岚真是像影视作品中演绎的那样受到乾隆的恩宠吗?按理说,纪晓岚以官方身份主持编纂《四库全书》,几乎囊括了乾隆以前历史上的主要典籍。主管如此浩大的编书工程,本应受到圣上的信任、重用才是。但一次纪晓岚为好友向皇帝求情,乾隆竟勃然大怒,当即骂道:朕以你文学优长,故使领四库书,实不过以倡优蓄之,尔何妄谈国事!

正是在这样的一个极端残酷的政治环境下,我们看到以纪晓岚为代表的汉族最优秀的脑袋,通过编纂《四库全书》这项工程,一方面秉承主子的意思,极力对古人的著作进行全面的阉割;另一方面,在阉割古人的过程中,自己也被有意无意地实施了精神自宫手术。一些汉族的知识精英从此只能够像纪晓岚一样,把超人的才情施之于说点笑话、弄个楹联和挖苦同僚的范畴,断然是不会再像其不远的前辈黄宗羲、顾炎武等人一样,胸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雄心壮志,潜心于独立思考的著述事业了。

嘉庆皇帝继位后,纪晓岚颇得赏识,死后恩荣有加。可是即使在嘉庆期间,他仍未能进入中枢机构军机处或被晋升为大学士,因为乾隆此时仍然是太上皇。乾隆认为纪晓岚不过是一介儒生,最多是个御用文人。皇帝派他任职都察院,他判案不力,本应受罚,乾隆却说:这次派任的纪晓岚,本来只不过是凑个数而已,况且他并不熟悉刑名等事务,又是近视眼……他所犯的过错情有可原。

当时,由于清政府大兴文字狱,大部分汉族知识分子都将精力倾注到了考证之学中,由此导致清朝的小学空前发达。纪晓岚既然身处其间,当然也不能例外。在《阅微草堂笔记》卷十五《姑妄听之》部分的序言中,他就坦承:余性耽孤寂,而不能自闲。卷轴笔砚,自束发至今,无数十日相离也。三十以前,讲考证之学,所坐之处,典籍环绕如獭祭。三十以后,以文章与天下相驰骤,抽黄对白,恒彻夜构思。五十年后,领修秘籍,复折而讲考证。

由此可见,纪晓岚在乾隆的眼中始终不是一个可以独当一面,不能参议国事,不过是一个在皇帝无聊之时可以拿来解闷儿的文人罢了。纪晓岚也只是临终前勉强做了一个月的协办大学士,这也不过是安慰而已。

这其实是一段多少有点辛酸的自供状,它表明了纪晓岚从事文化事业50年来的心理演变轨迹。从中我们可以看到,纪晓岚在三十岁以后,也曾经有过以文章与天下相驰骤,抽黄对白,恒彻夜构思的慷慨激昂的阶段。但自从开始受命领衔编纂《四库全书》之后,这种梦想就完全破灭了,他又重新折回到了繁琐而细致的考证之学里面,从此不再抱名山事业的非分之想,而是老老实实地去做他安稳的观弈道人的生活去了。纪晓岚的这种选择本身明确无误地传达出这样一个无情的事实:他已经被乾隆皇帝成功地实施了洗脑,由一缕桀骜不驯的游魂,彻底变成了一名即使是在写一部谈鬼论怪的杂记时,也念念不忘有益于劝惩的卫道士角色。

再说纪晓岚与和珅,其实这二人并没有想影视剧中那样针锋相对过,二人年龄相差很大,不过二人关系倒是极好,是忘年交。以当时和珅在乾隆面前的地位,纪晓岚如果敢跟和珅对着干,那他连怎么死的可能都不知道,要知道那时候和珅可是权倾朝野的,纪晓岚只不过是一个需要的时候出来抖包袱的人而已。

但纪晓岚毕竟不是平常的池中之物,他的绝世的聪明才智和旺盛的创造欲望被压抑后,必然会寻求一个新的发泄渠道,这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移情效应。在这一点上,纪晓岚和魏晋时期司马氏强权统治下许多被压抑久了的先辈知识分子一样,于日常生活中寻觅到的一个发泄渠道就是:食和性。

是以历史上真正的纪晓岚只不过是一个被乾隆用来讲笑话的文人,那些民间讲述的所谓纪晓岚的得宠以及跟和珅的斗法只不过是杜撰的故事而已。

而且,必须强调的一点是,征诸历史,像纪晓岚一样被实施了精神阉割的文人,通常其肉体上的欲望往往是超乎常规的发达。而与之相反的是,那些像司马迁一样被阉割了肉体的知识分子,则刚好在精神上呈现出旺盛的创造力量。这两者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是相辅相成的,它们同时印证了这样一条生物学法则:身体的某一方面被压抑,另一方面就会出奇地发达。

我们看到的纪晓岚正是这样的一个精神上极端萎缩、生理上极端膨胀的生动的典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