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除三头妖

很早以前,裕固人没有火。后来,一位英雄不知从什么地方取来了一了火种,裕固人才过上了可以取暖、可以食熟肉的生活。

吕洞宾经过汉钟离的十试,修练后便成了仙人。于是,他云游四海,普渡众生 。

在考勒东边康特黑大山上,有一条大蟒精,它经常跑出来残害生灵。特别是到了晚上的时候,它的两只眼睛放射出绿色的凶光,一直射向十多里远的呱录呱山上。如果是男人被它看见,就会被它吸去吃掉。如果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它就抓去奸污。自从这条大蟒精出现以后,方圆几十里的人们都惊恐不安。许多人家为了避难,都拖儿带女,背井离乡,逃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使康特黑山和呱录呱山一带人烟日稀。

所谓八仙是指八位仙人,他们分别是:铁拐李、汉钟离、蓝采和、张果老、何仙姑、韩湘子、曹国舅和吕洞宾。

为了不让火种熄掉,不用火的时候,他们就捡来一块很大很大的牛粪烧着了埋在灰中,等到下次用火的时候,就把牛粪拿出来当作火种。据说,如果把火熄灭了,除了到一个妖精那里去求火,就别无他法了。而那个妖精则是凶暴残忍,专门靠吃人肉、喝人血来过活。

一天,吕洞宾游览完岳阳楼,来到洞庭湖畔的一家小酒店中。他听附近的人们说,这家小酒店的主人辛氏为人宽厚,乐善好施,童叟无欺。虽然来他小店的顾客也不算少,但家境并不富裕,每天的收入仅够糊口。

在这附近有一个刚成亲不久的年轻猎人,名叫璐推。他不仅勇敢强壮,而且打猎的本领十分高强。这一天,璐推告诉新婚的妻子说:”我想到呱录呱山去打猎。“妻子劝他说:“人们都说康特黑山、呱录呱山上出了个大蟒精,你到那里去打猎太危险了,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可是,勇敢的璐推对此并不在乎,也不大相信这是真的,因此还是坚持要去那里打猎。他一面收拾弓箭,一面对妻子说:“别再阻拦我了,我不过三五天就会回来的,如果呱录呱山上真的有像人们说的那个大蟒精,我就把它射死,把它的皮剥下来给你做鞋穿。以前我不是也经常会遇到一些豺狼虎豹等猛兽吗?但我都平安无事。相信我,这次也会没事的。”

有一天,八仙向西王母拜寿回来,腾云驾雾从东海上空经过,只见海上波涛汹涌,白浪滔天,煞是壮观。于是,八仙决定到海面上玩一玩。

当时有一对新婚夫妇,男人到很远的地方去打猎了,要过好多天才能回来。他离家之前,再三叮咛自
己心
爱的妻子应该怎样看家,怎样做饭,怎么提防妖怪等等,可是他,唯独忘记了交待如何看好火种。

吕洞宾想看看店主家为人是否如传言的那样 。于是信步进了酒店
,拣一处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呼唤店主辛氏为他上酒上菜。

妻子见丈夫决心已定,也就不好再劝阻了。不过,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令她感到心神不宁。临行前,她对丈夫说:“脱下你的一只白羊皮鞋子,穿上我的一只花鞋吧!”这一下,弄得丈夫一头雾水,很是莫名其妙。“咳这是要做什么?一个男人穿女人的一只花鞋,叫别人看见一定会笑掉大牙的。”可是,多情的妻子却坚持说:“如果你不换鞋的话,我就不让你去打猎。你这次出去,也不知几时才能回来,我穿上你的一只白羊皮鞋子,好时时惦念你。”妻子其实是担心他万一出什么意外,寻找时好有一个标志。说话时,她那俊美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璐推不忍让妻子这样伤心,便照妻子的话去做了。

吕洞宾说:“大家把自己的宝物扔到海面上,借着它渡过大海,比一比谁更有神通,怎么样?”

妻子因为丈夫外出,自己一个人呆在家中,感到格外的孤独与寂寞,心中很是焦躁烦闷,这一天,她早早地做了一些饭,草草地吃下肚里,还没到天黑,就躺到床上去睡觉了。

店主辛氏见吕洞宾,身着黄色长衫,腰系黑色丝带,头戴一项华阳巾,双眉入鬓,凤眼朝天,仙风道骨,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对他毕恭毕敬地伺候。可是,吕洞宾酒足饭饱之后,却分文不付,大摇大摆地离店而去。

璐推离别了妻子,走呀走呀,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呱录呱山。他打了一天的猎,捕获了许多的野兽。晚上,他来到一片松林间的草坪上,架起了一堆篝火,躺下来休息。就在这时,突然从对面的康特黑山上,射来两道绿莹莹的寒光。璐推预感到事情不妙,心中暗想,这一定是大蟒精出现了。他一骨碌从地上跳了起来,急忙拈弓搭箭,要向大蟒精射去。可是突然间,一股难以抗拒的强大的吸力向他吸来,他顿时觉得浑身无力。就这样,勇敢强壮的年轻猎人,身不由己地被大蟒精吸到嘴里,吃掉了。

铁拐李首先对这一建议表示欢迎,他兴致昂扬地说:“好啊!大家先看我的!”便把拐杖投向海中,拐杖像一条小船漂浮在水面,铁拐李一个筋斗,翻立在拐杖上。

第二天起来做早饭的时候,她发现灶膛里的火早已熄灭了,连一丁点儿火星也没有了。她焦急万分,因为火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没有了火种,她只好凑合着吃了点肉干。到了傍晚,她突然看到南山坡上冒出了一股青烟,这使她十分高兴,心想那里一定有火种,就急急忙忙朝着冒烟的地方跑
去 。

店主辛氏竟也没有向他讨要酒饭钱。第二天中午,吕洞宾又到辛氏酒店大吃大喝了一顿,仍然是一句话不说,一分钱也不付,抹抹嘴巴就走。就这样,他一连在这家小酒店中吃喝了达半年之久,而店主辛氏一直没有开口向他要账。

噩耗传来,璐推的妻子心如刀绞。她是一位坚强的女人,决心到呱录呱山去为丈夫报仇。人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来劝阻她
千万不能去呀,那大蟒精专门糟蹋年轻漂亮的女子,你这一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这些话,反更激起了她对大蟒精的无比仇恨,更坚定了她铲除大蟒精的决心。从此,她整天都在想着除掉大蟒精的办法。

接着汉钟离把他的芭蕉扇丢到海上,跳下去站在上面。

她跑呀跑呀,离家已经很远很远,天渐渐黑下来了,夜也越来越深
但找火种的念头使她不顾一切,终于,她来到了南山坡上。只见这里有一项帐房,里面闪烁着火光。她兴冲冲地跑了进去,一看,帐房里面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她正在烤肉吃呢!旁边还卧着一只小花狗。

这一天,吕洞宾又来到辛氏的酒店饮酒,酒足饭饱之后,他把店主辛氏叫过来,对他说:“我欠你的酒账太多了,现在请你给我拿几个鲜橘子来。”店主辛氏听了莫明其妙,心想欠的酒账与橘子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疑惑,但还是答应着,给吕洞宾拿来了几个刚刚摘下来的鲜橘子。

大蟒精吞人的消息
,不胫而走很快就传到了土司府里,土司发出了除掉大蟒精的榜文谁能够除掉大蟒精,他情愿禅让土司的官位,而且可以世代相袭。

接着,其他几位仙人也各显神通,张果老倒骑着毛驴,吕洞宾踏着雌雄宝剑,韩湘子坐着萧,何仙姑乘着花篮,蓝采和站在拍板上,曹国舅踩着玉版,都在海面上漂浮了起来。
www.shenhuagushi.net

白发老奶奶看到跑进来了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显得格外高兴,便亲昵地问她说:“孩子啊,天都已经这么晚了,你怎么独身一个人跑到这儿来了呢?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到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只见吕洞宾接过橘子,剥下几片橘皮,走到酒店正面的白墙前面,登上旁边的椅子,在雪白的墙上画了一只黄鹤,这鹤与真鹤一般大小,画得栩栩如生,仿佛马上就要展开翅膀飞起来了。
吕洞宾对店主辛氏说:“有客人来店中饮酒,只要你招呼它一声,它就会飞下来,按照你歌声的节拍,跳起舞来。现在就用这只鹤来报答这几个月以来你对我的款待吧!”吕洞宾说完扬长而去。

可是榜文贴出了很久,没有一个人敢来揭榜。后来,这消息被璐推的妻子知道了,她便毅然地揭下了榜文,来到了土司府。老土司看她是个女人,就很不放心地问她你想用什么办法除掉大蟒精呢璐推的妻子说:“我只要一块白布,一块红布,一坛酒,再派上些人在后面跟随并听从我的命令。若是听到我喊一声:哈利阿宏纳,后面的人就前进,我若是喊一声,折回阿宏纳,后面的人就赶紧后退。只要一切按着我说的去办,我敢保证一定将大蟒精除掉。”

八仙安稳地顺着汹涌的波浪漂去,这与腾云驾雾感觉大不相同,别有一番新的刺激和情调,大家玩得好不快意。

新媳妇一看白发老奶奶这样和蔼可亲,便放任自己情感的宣泄,不知不觉流下了眼泪,她对老奶奶说:“老奶奶,我家男人出去打猎了,我不小心把家里的火给熄灭了,这样我就无法做饭,也无法取暖了。请您发发慈悲,给我一点火种吧,没有火我可怎么办呢?”接着她把自己住的地方告诉了老奶奶。

后来,客人们来这里饮酒,辛氏只要招呼它一声,那黄鹤就真的应声从墙上下来,在客人面前跳出多姿多彩的舞蹈,为客人们助兴。跳完后,它还会自动地飞回到墙上去。人们听说了这件事,都觉得非常奇异,便想亲眼看一看,于是都争先恐后地从四面八方赶来这里饮酒,借此一睹黄鹤起舞的风采。店主辛氏的生意越来越好,没几年他就成了当地的一个大富翁。

老土司听了璐推妻子的话,虽然是半信半疑,但自己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也就答应了她的条件。

这时,曹国舅突然用手指向右边,并高声喊道:

“唉,孩子,真是难为你了,路这么远,这火种可不好拿呀!唔,这样吧,你把你的袍襟撑开,我给你把火种放好。这样你就可以将火种带回家去了。”

这一天,吕洞宾又来了。店主人辛氏一见是自己的恩人来了,立即摆上美酒佳肴,热情地款待。席间,吕洞宾问店主辛氏:“近来生意如何,客人来得多吗?”

这是个月明星稀的晚上,璐推的妻子带着一队身强力壮、勇敢无畏的小伙子,悄悄地来到了呱录呱山上。她吩咐大家偷偷地在树丛中隐藏起来,自己却勇敢地站在了大蟒精居住的山洞前面。这时,大蟒精发现有人来了,便从眼睛中射出两道绿莹莹瘆人的凶光,慢腾腾地蠕动着长长粗粗的身子爬出了洞口

“大家看啊!那里有座海市蜃楼!”

说着,白发老奶奶就在新媳妇的袍襟上面,先放上一层灰,又放上一层羊粪,最后放上了一层火。接着,又在上面放上一层粪,一层火,最上面盖上一层灰
。好了,以后一定要多加谨慎,可再不能把火熄灭了。
做完这一切,白发老奶奶又一次地叮嘱她。

店主辛氏非常高兴地说托您的洪福,自从您给我画了那鹤之后,我这里每天顾客盈门,我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富裕了。

刚一出洞口,大蟒精突然发现面前站着的是一个俊秀非凡、婀娜多姿,如仙女一般的美貌女子,高兴得把什么都忘了,口中不由得流出了口水。大蟒精暗想:我今天可真是好运气,碰上了这样一个美貌非常的女子,真该我好好地享受一番了。

大家转头一看,只见一座仙山渐渐地从海里升起,山上有树木,有楼房,一会儿就升到半空中,慢慢地变成天边的浮云,一转眼,那浮云又被风吹散了。

新媳妇得到了火种非常高兴,道谢告别后就继续往回赶路,结果,一路上洒下了一条火线,回到家里只剩下很少一点火了。但她万万没有料想到,那个老奶奶竟是个三头妖精变成的。

吕洞宾听罢,便从怀中取出玉笛,吹了一曲,那黄鹤便从墙上飞落了下来。吕洞宾跨上鹤背,黄鹤展开翅膀,腾空而去。

于是大蟒精阴阳怪气地对璐推的妻子说:“你是谁啊,竟有如此大的胆量,连死都不怕,跑到我的洞口来。你知道吗?我只要轻轻一吸,就能吸来上百头大牛,我的眼睛无论看什么,都能将其化掉。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今天主动找上门来送死。”璐推的妻子毫无惧色,她对大蟒精说:“我是猎人璐推的妻子。我的丈夫就是被你害死的,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他的尸骨。”

韩湘子说:“我们真是眼福不浅!蜃气是海里蛟龙嘘出来的气体
,百年难得一见啊!”

第二天,天刚刚黑下来,那个变做白发老奶奶的妖精便现出了原形,它骑上它的小花狗按着新媳妇昨晚说的地方,来到了新媳妇的家。

大蟒精听后哈哈怪笑着说:“你到我这里来找你丈夫的尸骨。那你算是来对了,他确实是被我吃了,但是,在我的洞里,男人的尸骨无数,你能认出哪一具是你丈夫的尸骨吗?”

突然
,蓝采和从他们当中消失了。大家远近观望,一边找一边喊,可就是不见蓝采和的踪迹,张果老猜说:

新媳妇看到自己家里来了一个三头妖精,吓得体如筛糠,浑身发抖。妖精却对她说:“别害怕,孩子,昨天晚上我还给你火种呢,现在你就不认识我了吗?快把你的头伸过来让我看一看。”新媳妇刚把头伸过去,妖精就一锥子刺入她的前额,用木碗接了半碗血,喝完以后又说:“唔,你如果听我的话,我就饶你不死。把你的脚伸过来让我看看。”新媳妇胆怯地把脚伸过去,妖精又一锥子扎进了她的脚心,用木碗接了半碗血,喂了它的小花狗。

“我能认得出来。因为我丈夫的两只脚上,一只穿的是白鞋子,一只穿的是花鞋子。”璐推的妻子回答说。

“可能是东海龙王作怪,他不欢迎我们在他的海上大显神通,把蓝采和抓到龙宫去了,走
我们一起到龙宫要人去!”

但是,这还不算完
妖精接着又对新媳妇说:“唔,很好,你真听话。你看我的小花狗也望着你乐呢
它知道你的血非常好喝,那好,你再把那只脚伸过来吧?”

刚说到这里,大蟒精的鼻孔里突然飘进了一股醇香甜美的酒味,再一看这位漂亮女子手中提着一个东西,酒味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它迫不及待地问璐推的妻子:“你手里提的是什么东西?”

大家来到龙宫,婉言请求龙王放人。龙王蛮不讲理,不但不肯,还派自己的几个儿子带领虾兵蟹将追杀八仙。八仙只得用随身的法宝当武器,抵抗虾兵蟹将,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之后,龙王的两个太子被八仙杀死了。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一坛放了一百年的好陈酒。”璐推的妻子说。

龙王一听,自己的两个儿子被八仙杀了,真是悲愤至极,商请南海、西海、北海龙王来帮忙。龙王的不依不饶,把八仙也给惹火了。铁拐李用酒葫芦把海水吸光,其余几位仙人将泰山搬了过来,往东海一扔,东海立刻变成了一座高。

双方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把太上老君、如来佛和观世音也惊动了,他们全都赶来调解。调解的结果是,由蓝采和送东海龙王两片玉版,作为杀两位太子的补偿泰山则由观世音负责搬回原处。

因为这一场纠纷,八仙被玉皇大帝降级一等。从此,八仙再也不敢到外面惹是生非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