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法界差一卷

功德最上的放生方法

[第1311部第105一卷] 第1311部~大乘法界差一卷

三字明――宇宙一切能量的根本音

佛法器木

放生的人很多,但是最有效的放生方法你掌握了?佛在《金光明》教我,放生做到以下三的容:

慧菩造

“嗡阿”三字明,又金,是佛教之藏密主教金持即普王如的根本咒,代表佛的三密和三身。

佛法器木

首先,解可的物的之的生存,然後,再布施物食物,最後,布施法食。

大乘法界差 稽首菩提心 能方便

“嗡,阿,”三字明是密宗的根本咒,也是充人宇宙的根本法音。是修持密宗法教中,重要咒音,此三字持大功德。“嗡,阿,”三字,就有量法,能由此而三,得一切三身性成就。

在佛教寺院的佛事活中,木是最常用的法器之一。它是一木制品,剖木形,中空洞,敲之出音。是最主要的法器之一,不管是忏,是念佛上殿,都要用到木。

如此放生,我就可以得到方面的功德:

得生老死 病苦依失

、喉及心分有藏文白“嗡”字、“阿”字及“”字。上“嗡,阿,”三字,也是印度梵文母的。

寺院面念何要用木呢?因即使在晚上,在水也不眼睡,了勤修道,用木警策大要抓用功道。另外,寺院早晚上殿,木用引僧把握的重快慢,大家凝心一,不起念。

第一.放生的功德。

菩提心略有十二。是此。慧者如次知。所果故因故。自性故。名故。差故。分住故。染故。常故。相故。不作利故。作利故。一性故。此中最初示菩提心果。令利。次即彼所起之因。然後安立。此出生相。及名而差。於一切位有染著。常法而共相。不位中功用。於清位能作利益。一性涅知。如是十二今此中次第。何者名菩提心果。最寂涅界。此唯佛所。非余能得。所以者何。唯佛如能永一切微故。於中生永不生意生故。老此功德增上殊究竟衰故。死永不思易死故。病一切所知障病及皆永故。苦依始明住地所有皆永除故。失一切身意犯不行故。此由菩提心。最上方便不退失因一切功德。至於究竟而得彼果。彼果者即涅界。何者涅界。佛所有依相不思法身。以菩提心是不思果因。如白月初分故今。次曰。

“嗡”代表佛的身密,白色,化身;

在不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材做成大小不一的木,用在僧的修上。木的本上看,他代表的是一自不息、精不退的精神。如果一人睡的都不曾浪,夜用功,自然念相,念不生,容易入道。日如此,何愁道不成?

第二.布施食物的功德。

能益世善法 法及佛

“阿”代表佛的口密,色,身;

人的角度,容易生惰意。再人的特性是悲喜不定,更容易受心情的影,喜以自我的好界定事物的好,形成片面思考和一家之言。如能清身心,不生偏失,行於中道而道立命。需要不休不眠的精神,因而加功用行,不累福德。

第三.自己佛法及如的功德。

所依如 如地海子

“”代表佛的意密,色,法身。

人是喜五欲六,富,殒命;色欲,色;名利,名不人格;美食,食害生命;睡眠,眠泯失心智。在佛教治睡眠的方法很多,明了睡眠修行方面的害。整好睡,就能整修行,有了好的精神,能去懈怠放逸!

第四.有度化生的功德。

次菩提心如地。一切世善苗生所依故。如海一切法珍聚所故。如子一切佛出生相之因故。如是已菩提心果。何此因。曰。

“嗡”:象征五部佛的子字、身佛的心咒

一人著睡眠,容易使人心智暗昧不明,惰昏沉,沉生死。需要夜不眠不休的精神,精勤修,直到成就。人是喜自己的不是找合的借口,借此掩的心,如能常常三省其身,何以找太多的借口?

物,首先也得了拯救,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了法食,因此得到了真正福德。

信其子 般若其母

“阿”:象征普王如等、法身佛的心咒

在佛教,很多法器、物品,一了,二用表法。每用品都有其特定的涵,些物身上露出一道理,人通表面看到本。佛教有“八四千”法,用治人不同的。於一人,著睡眠就是一很大的,因而在佛教思想中,把它放在“五”,“十”中。能覆修行者的清心,不能善心;人的身心,身心不得自在。

文,大意是的:

三昧胎藏 大悲乳人

“”:象征如迦摩尼佛、花生大士等之所有化身佛的佛心咒。

一份明,一分法身。如果常的都不能除,怎能除生死?出家佛乃大丈夫事,能。修善是佛教的根本,精勤修是解的保障,木不光要敲在身上,要敲在心上!

在很久以前,有一叫做流水的者的子,住在叫做天自在光王的地方。他常行布施,助苦人,及一切禽走。

次何此因集。知如王子。其中於法深信菩提心子。智慧通母。三昧胎藏。由定住一切善法得安立故。大悲乳母。以哀愍生。於生死中有倦。一切智得故。何自性。曰。

“嗡阿”:能除三毒,所三毒就是,而所有八四千的,其根源就是三毒。

有一天,流水在一枯涸的水池了很多.它的境很危,很快干渴死或者被人捕.流水起了大慈悲心,於是,他首先”便四望有大取枝。到池上作”然後向王借大象水池水”

自性染著 如火空水

“嗡”:清之毒;

者子。速疾反至大王所。面拜住一面。合掌向王其因。作如是言。我大王土人民治病。游行至彼空。有一池其水枯涸。有十千日所曝。今日困厄死不久。惟大王。借二十大象令得水彼命。如我病人命”然後把喂的的”

白法所成就 如大山王

“阿”:清之毒;

者子,其子,心生喜,量。子取食之物散著池中。食已即自思惟。我今已能此食令其。”

次知此菩提心因集已。有二相。染清相。白法所成相。染清相者。即此心自性不染。又出客障得清。譬如火摩尼空水等灰垢土所覆翳。其自性所染著。然灰等故。令火等得清。如是一切生自性差心。等所不能染。然等故。其心得清。白法所成相者。如是自性清心。一切白法所依。即以一切白法而成其性。如山所依。即以而合成故。何名。曰。

“”:清之毒。

最後,小布施法食:大乘典和佛

至於成佛位 不名菩提心

“嗡阿”三字明是充人宇宙的根本法音。佛部、花部、金部的密。

天,就因者子的大乘佛法和佛的功德,畜生道,往生天上。之後在天上下流水者子散花供以救命之恩。

名阿诃 我常度

“嗡om”音是宇宙原始生命能量的根本音,它是形而上天部的音,含有的功能,“嗡”是“中音”,是“梵穴音”。
在人而言,“嗡”音是部的音。,它的音自己所到的心血流的音相近。音,需要用型的口腔共器和唇型表它,形成一的形。“嗡”的念,可以和,使症得,症得。最低效果,念此音,最低效果可使清醒,精神振。感冒,不念此字“嗡”音,可使部汗,不而愈。

其地卒大震。十千同日命。既命已生忉利天。既生天已作是思惟。我等以何善因。得生於此忉利天中。相言。我等先於浮提。畜生中受於身。

此心性明 法界同

“阿a”是辟宇宙有生命生的根本音,也是形而中人部的音。“阿”字是口音,人出母胎,呱呱地,口第一就是“阿”音,是世一切生命始的音。是人之血向心部化而所之,也是而至喉所之。之,口即。若懂得“阿”音部的妙用,就可以打身五,同也可以清理腑之各宿疾,修之持久,可以震的效果。

流水者子。我等水及以食。我等解甚深十二因。如名。

如依此心 不思法

“hong”是有生命藏生的根本音,也是物理世地部的音。天上雷,地下地震,都是“”音。下降到是“”字音。藏密特重“”音,以“”音通一切音,表五方佛之心:想“”字,可以“嗔慢疑”五成光明的佛的五智慧。就人而言,“”是生法的音,懂得以“”部音念,可以震,促新代,新的生契,最少也可以到的目的。

以是因,令我等得生此天。是故我等,今往至者子所恩供。

次此菩提心。永一切客。不一切功德成就。得四最上波蜜。名如法身。如世尊如法身。即是常波蜜。波蜜。我波蜜。波蜜。如法身即是客所染自性清心差名字。又如。利弗。此清法性即是法界。我依此自性清心。不思法。何差。曰。

每一真言都有文字案,都有不同音,都有不同光色,都有主要作用,根四,宇宙原始生命能量的根本真言是“嗡”字,白光,
作用於人的全身。有生命生的根本音是“阿”字,光,作用於人的喉、心,
有生命藏生的根本真言是“”字,色之光,可震,生,作用於人的整中,下海底醒蛇,升拙火,沿中上升於。

十千天子。忉利天下浮提。至流水者子大王家。者子在屋上露眠睡。是十千天子。以十千真珠天妙璎珞置其。以十千置其足。以十千置右。以十千置左。雨曼陀摩诃曼陀。至於膝。作天出妙音。浮提中。有睡眠者皆悉寤。流水者子亦睡寤。是十千天子。於上空中游行。於天自在光王。皆雨天妙。是天子至本空池所雨天。便此忉利。意自在受天五欲。

法身生中 本差相

由此,希望健康快,最好能先用1年持不懈念三字明。

《金光明》流水者子品第十六

作初 亦有染

自古以,修三字明之法甚多,但不外以金主。在三字明中,由金念八正法,到菩提成就法等,形成一整套由念到心默念,最後是身自念的理想的修法,依法修征,真言瑜伽打下良好的身心基、功能基。

佛告神:,流水者子,於天自在光王,治一切生量苦患已,令其身平如本,受快。以病除故,多福,修行布施,尊重恭敬是者子。作如是言:善哉!者!能大增福德之事,能益生量命,汝今真是大之王,善治生量重病,必是菩善解方。

法空智所知 相所行

“三字明”,初充、光全身、水溶遍;久之一意空明、不知咒、天地若、物我不存。

善女天!者子。有妻名曰水空藏。而生二子。一名水空。二名水藏。者子是二子。次第游行城邑聚落。最後到一大空中。虎狼狐犬多食肉血。悉皆一向奔而去。者子作是念言。是禽何因故一向走。我後逐而之。者子遂便逐。有一池其水枯涸。於其池中多有。

一切法依止 常皆悉

金法,是念任何真言都可用的方法。它以的作引,配合念真言,使到神未梢,且心健身,固心神,外肌。尤其是在真言之初,以金作向菩提渡之法。可大大增功效。

者子是已生大悲心。有神示半身。作如是言。善哉善哉。大善男子。此可愍汝可水。是故汝名流水。有二名流水。一能流水。二能水。汝今名定。者子神言。此有所。神答言。其具足足十千。

次此菩提心。在於一切生身中。有十差相。所作以故。初以起故。以故。染以自性清故。性空智所知以一切法我一味相故。形相以根故。所行以是佛大境界故。一切法所依以染法所依止故。非常以是染非常法性故。非以是清非法性故。何分位。曰。

金的方法,是取坐式,手握拳,置於膝,念一真言一下拳,至默念。默念一也一下拳,直到不想握拳,可放松。金一般不要念得太久,最多一小左右即可。

善女天!流水是已。倍增益生大悲心。

不生界 染中菩

善女天!此空池日所曝唯少水在。是十千入死。四向宛是者心生恃。是者所至方面。逐瞻目未曾。是者趣四方。推求索水了不能得。便四望有大取枝。到池上作。作已更推求是池中水本何。即出四向周遍求莫知水。更疾走至余。一大河名曰水生。有余人。捕此故。於上流之。其水不令下。然其。修治九十日。百千人功不能成。我一身。

最清者 是如

者子。速疾反至大王所。面拜住一面。合掌向王其因。作如是言。我大王土人民治病。游行至彼空。有一池其水枯涸。有十千日所曝。今日困厄死不久。惟大王。借二十大象令得水彼命。如我病人命。大王即敕大臣。速疾供。

次此菩提心。差相故。不位中名生界。於染位名菩。最清位名如。如。利弗。即此法身。本藏所。始生死趣中生流。名生界。次利弗。即此法身。生死漂流之苦。於一切欲境界。於十波蜜及八四千法中。求菩提而修行。名菩。次利弗。即此法身。解一切藏。一切苦。永除一切垢。清清最清。住於法性。至一切生所察地。一切所知之地。升二丈夫。得障所著一切法自在力。名如正等。是故利弗。生界不法身。法身不生界。生界即是法身。法身即是生界。此但名非有。何染。曰。

大臣奉王告敕。是者。善哉大士。汝今自可至象中意取。利益生令得快。

譬如明日 之所翳

是流水及其二子。二十大象。治城人借索皮囊。疾至彼河上流。盛水象。疾奔至空池。象背上下其囊水置池中。水遂如本。

若除 法身日明

者子。於池四仿徉而行。是,亦逐循岸而行。者子,作是念:是何我而行,是必火所,欲我求索食,我今。

此何。於不位中。有量。而不染。譬如日所覆而性常清。此心亦。彼但客故。何常。曰。

善女天!,流水者子,告其子言:汝取一象最大力者。速至家中父者。家中所有可食之物。乃至父母啖之分。及以妻子奴婢之分。一切聚集悉象上急速。

譬如劫火 不能空

二子如父教敕。乘最大象往至家中。白其祖父如上事。

如是老病死 不能法界

二子。收取家中可食之物。象背上疾父所至空池。者子其子心生喜量。子取食之物散著池中。食已即自思惟。我今已能此食令其。未之世施法食。更思惟:曾去空之有一比丘。大乘方等典。其中。若有生命。得如名即生天上。我今是十千解甚深十二因。亦佛名。

如一切世 依空起

浮提中,有二人:一者深信大乘方等。二者不生信。

根亦如是 依生

者子,作是思惟,我今入池水之中,是,深妙法。

次何。於此有生老死。而言是常。譬如空劫火起不能害。法界亦。是故言。世尊。生死者但俗有。世尊。死者根。生者根新起。非如藏有生老死若若起。世尊。如藏有相。寂常住不不故。何相。曰。

思惟是已,即便入水,作如是言:

如光明色 相

南去如、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解、上士、御丈夫、天人、佛、世尊。

如是佛法 於法性亦然

如本往昔,行菩道,作是誓:若有生,於十方界,命,我名者,令是,即命已,得上生三十三天。

性相 空彼客

,流水是,解如是甚深妙法。所:明行。行。名色。名色六入。六入。受。受。取取有。有生。生老死悲苦。善女天。流水者子及其二子。是法已即共家。

法常相 不空垢法

是者子,於後,客聚,醉酒而。,其地卒大震,十千,同日命。既命已,生忉利天。既生天已,作是思惟:我等以何善因,得生於此忉利天中。相言:我等先於浮提,畜生中,受於身。流水者子,我等水,及以食。我等解甚深十二因,如名。以是因,令我等得生此天。是故,我等今往至者子所,恩供。

次何未成正。而言於此佛法相。譬如光明色等有相。佛法於法身亦如是。如。利弗。佛法身有功德法。譬如有光明色不不。摩尼珠光色形亦如是。利弗。如所佛法身智功德法不不者。所河沙如法也。次如有二如藏空智。何等二。所空如藏。一切若若智。不空如藏。河沙不思佛法不不智。何不作利。曰。

,十千天子,忉利天,下浮提,至流水者子大王家。

藏覆 不能益生

者子,在屋上,露眠睡。是十千天子,以十千真珠天妙璎珞,置其。以十千,置其足。以十千,置右。以十千,置左。雨曼陀,摩诃曼陀,至於膝。作天,出妙音。

如未 如金在中

浮提中,有睡眠者,皆悉寤。流水者子,亦睡寤。

亦如月盛 阿修所

是十千天子,於上空中,游行。於天自在光王,皆雨天妙。是天子,至本,空池所,雨天。便此,忉利,意自在,受天五欲。

次生法身。即如是功德相。何故有如德用。知此如未。共包裹故。如金。在於中故。如月被。我慢所取故。如池水被。欲土所混故。如金山被翳。嗔恚泥垢所封著故。如空被覆。愚重之所蔽故。如日未出。在明地中故。如世界未成。在六水大藏中故。如雨。相前故。曰。

浮提是夜已。天自在光王。大臣。昨夜何。示如是妙瑞相有大光明。大臣答言。大王知。忉利天於流水者子家。雨四十千真珠璎珞及不可曼陀。王即告臣。卿可往至彼者家善言喻令使。大臣受敕即至其家。宣王教令是者。是者至王所。王者。何示如是瑞相。者子言。我必定知是十千其命已。大王言。今可遣人是事。

如金等未 佛客翳亦然

流水。遣其子至彼池所。看是死活定。其子是已。向於彼池既至池已。其池中多有摩诃曼陀。聚成[/]。其中悉皆命。已即白其父言。彼等悉已命。流水知是事已。至王所作如是言。是十千悉皆命。王是已心生喜。

是功德不自益 反此能大利

世尊,告道菩提神:善女天!欲知流水者子。今我身是。子水空。今是。次子水藏。今阿是。十千者。今十千天子是。是故我今其授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神半身者。今汝身是。

何作利。曰。

放生公德至上,但正放生,不要放生成放死。

如池垢 如大敷

亦如上真金 洗除

如空清 朗月星

欲解 功德亦如是

譬如日明 威光遍世

如地生谷 如海出

如是益生 令有

了知有性 而起於大悲

若若不 斯皆所著

佛心如大 住於空

三昧持法 甘雨降

一切善苗 因此而生

此偈中前相反。知是清法身。客患故。成就自性功德故。斯法者名如正等。於常住寂清不思涅界。受安。一切生之所仰。何一性。曰。

此即是法身 亦即是如

如是亦即是 谛第一

涅不佛 如冷即水

功德不相 故涅

若如法身涅者。中不作如是。如彼曰。

生界清 知即法身

法身即涅 涅即如

次如有言。世尊。即此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名涅界。即此涅界名如法身。世尊。如法身。言如者即法身也。

次知。此亦不苦谛。是故言。非以苦名苦谛。言苦者。以本已作起。生。。常不有。自性清。一切藏。具足河沙不不智不思佛法。是故名如法身世尊。即此如法身。未藏。名如藏。世尊。如藏智。是如空智。世尊。如藏者。一切。本所不本所不。唯佛世尊。永一切藏。具修一切苦道之所得。是故知。佛涅有差。譬如冷不於水。次知。唯有一乘道若不者。此有余涅故。同一法界有下劣涅妙涅耶。亦不可言由下中上劣因而得一果。以因差果亦差故。是故言。世尊。劣差法得涅世尊。平等法於涅。世尊。平等智。平等解。平等解。得涅。是故世尊。涅界者名一味。所平等味解味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