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後神也之死亡?

文:

佛原文: ……
若於非非非女女他。若自身是名邪淫。唯三天下有邪淫罪。郁曰。若畜生若破。若僧若系。若亡逃若。若出家人近如是人。名邪淫。出家之人所系。得罪。其王所得罪。虐王出。怖畏之。若令妾出家剃。近之者是得淫罪。若到三道是得淫罪。若自若他。在於道塔祠大之。作非梵行得邪淫罪。若父母兄弟王之所守。或先他期。或先他。或先受。或先受。木泥像及以死。如是人作非梵行。得邪淫罪。若自身而作他想。他之人而作自想。亦名邪淫。如是邪淫亦有重。重得重罪。得罪。
…… 文解:
婆塞,除了夫之的男女系外,一切不受家法律或社道德所承的男女系,均邪淫。有邪淫在戒律上,有的定。本在了其中的主要方面,婆夷可照,同用。
1、若在: 非――制戒律所定的不行淫的日期及;
非――指戒律所定的不行淫的所及「三道」; 非女――指同性、人畜之行淫;
女――未婚女; 他――有夫之; 自身――自身行淫,如手淫;
些情下行淫的,均邪淫。
邪淫罪,四大部洲中只有,西,南三大洲有,北郁越洲邪淫罪。 2、若:
畜生――物; 破――已的女; 若僧――僧人; 若系――中女犯; 若亡逃――逃亡的女性;
若――的妻子; 做非梵行,就是邪淫。
3、已出家的人,已所系,但自己的,王等作非梵行的,得淫罪。
4、在世,世,暴君出世,怖畏刻,若令自己的妻妾剃出家,出家後,仍同她作非梵行的,得淫罪。
5、若在三道(指:口道、小便道、大便道)作非梵行,得淫罪。
6、若自己或者其他人在道路,塔,祠寺,大集之作非梵行的,得邪淫罪。
7、若在父母,兄弟,王死亡後守期,或先他人,或先允他人,或先接受,或先接受邀(其目的是了作非梵行的),得邪淫罪。
8、若在木像、泥像、像(一解指像;二解死亡的、王者像)、死等,作非梵行的,得邪淫罪。
9、若在自淫或就自己意淫,把自己的配偶想象他人的配偶;把他人之妻,生了自己之作非梵行想,方面的意淫,也名邪淫。
以上所列的邪淫罪,也有重,如果重,得重罪;如果,得罪。
於在社,常的:用性具自淫是邪淫;淫嫖娼就更是邪淫,邪淫有罪,必有;一夜情是邪淫;婚外婚外情包二奶婚外通奸均是邪淫;婚前同居偷禁果是邪淫(有登取婚得到法律承保即未婚同居)。如果再由於邪淫引起的胎生更是罪量,要在地受量的痛苦。希望大家慎小心。使百千劫,所作不亡。因遇,果自受。

《大》上:有一天,太子又召者,他:“今日我要出城林游玩,你可。”者奏知王。王者:“以前太子三出城,老病死,愁不。今日可北出;我命人道路,香花幡,倍於前,不得更有非吉祥事在於路。”一切布置停,太子坐上,官前後,往城北而出。,居天化作比丘,身披色衣,剃除,手持杖,徐步而行,形貌端,威整。太子,者:“此是何人?”其居天以神通力,令彼者回太子:“是一位出家人呀!”太子即便下,向比丘作,教:“出家究竟有什好?能得什利益?”比丘答:“我在家充苦,生老病死一切常,皆是不安之法。所以割,自空,勤求方便,得免斯苦。我所修漏道,行於正法,伏根;起大慈悲,能施畏;心行平等,念生;不染世,永得解,便是出家的好和利益啊!”太子了,深生喜,遂:“善哉善哉!天上人,唯此上,我定修此道。”一回出城,太子的腹愁思一而光,於是著喜之情登而。

看下面比丘的解,方是想用明,今生所造的一切,著死亡而消失,而比丘的回答,主要是“”始在的。

後五百:自有三解。一是如寂之後,即指如後之五百年。二是以如後第一五百年前,第二五百年中,第三五百年後。三是如後第五五百年,即世尊正法住世一千年的第三五百年,即如後第五五百年。

太子其妃相,然不曾起世欲之念,於夜中但修禅,未妃有夫之道。

人死後生什?

陀洹:梵,意思是“入流”,小乘初果,天上、人七次往才能阿果出三界。入流,是入人一流,就是前面所的一切之流,不再是凡夫了。

善哉仁者年盛,宜速出家令;

往昔有人用此比丘:人死亡以後,他的神、念、思想等,所有的一切都已消失,佛弟子修行,入定以後他的念也消失了,者到底有什呢?

“菩提!你怎看?阿能否想:我得阿道了?”菩提回答:“不的,世尊!什呢?上有可得之道,做阿。世尊!若阿想:我得阿道了,他有我、他、生、存在著的分心。

路逢老人

《佛》,後安息沙安世高,佛教入中早期翻的一部典,面述多事,益法:“似律中因。”裁似於《佛四十二章》,但每段互相之有明的。

佛在本中多次到「我相、人相、生相、者相」,明生於四相的分、著根深蒂固,以真有其事。是下生的病根,不容易破除呀。

《本行》上:作瓶天子心想:明菩在皇,恣意享受五欲已多;然世常,盛年易失,我法使其悟,令速五欲而出家。由於菩宿福因,忽然起念,又要出城游,即召者,他:“准好,我要出城游玩。”者遵命,一切准就,太子上往城南而出。其,作瓶天子於太子前路,化作一病患人,身羸瘦,面色枯,息微弱,命在臾;躺在中,宛呻吟,悲切酸楚,不忍。太子者:“此是何人?”者答:“是病人。”太子又:“何以名病人?”者回:“此人平不善保,情恣欲,以致四大失,病情危笃,可治,威德已,死期至,欲想康,已是望了。”太子又:“此一人有病呢?是一切人都生病?”者答:“一切生皆悉免。”太子:“太悲,太可怕了!既然我身有朝一日也遭受如是病苦,我哪有心情再去林游!”即命者回,自一,端坐思惟。王得知,回想年阿私陀仙所言,若果不,恐怕太子早晚要我出家了。

另外,要明的是,佛教然述回,但佛法中所的神不等於世所的“魂不”等,要知道神等也都是一妄,由我的妄想著而有。其一切人生的象都是力感召,只是一因法,生死是“此有故彼有,此故彼;此生故彼生,此故彼”,是代表生死的因果系。

非法:生之法,不是真地有法。是教人不著某方法。

王即令大臣定吉日,遣乘而往迎娶。隆重地太子行婚姻大;太子另二妃,一名瞿夷,一名鹿野。同建造三殿,更增多歌女,夜陪伴太子。

佛言:昔一人往比丘言:“人死念思想所知皆,行道得定意所知亦,有何等?”比丘言:“俱,人死命神不,行所生,但微不可便,所得不同,善升天、入,以是。”――《佛》

受持:任何件地完全接受,依教奉行。

《本行》上:作瓶天子心想:明菩在皇之中,著快意的生活,然今已至,不能再耽著了。我得再次法太子出城,化一番,令其五欲,早日出家。天,太子又者:“你可速驷,我要出城游。”者遵命,一切就。太子坐上,城西而出。其,作瓶天子於太子前,化作一死,於床上,由人抬著走;家眷,哭泣,十分悲怆。太子之,心恻,者:“是怎回事?”者答:“於床上的叫做死;旁哭泣的是死者的友。”太子又:“死又是怎回事?”者:“人已失去生命,再也不能思惟活,今此形如同木石,唯神世;今以後,生死,再也不到父母兄弟妻子眷,故名死。”太子道:“,有朝一日,我也死?”者:“是的。太子尊之身,但也保一死。世所有人民,愚,皆不免死。”太子,心情十分,即命者回返,端坐思惟,默然系念,世一切事物常,有能超越生死呢?

人死以後,念然已消失,表面上看,他的神等也不存在了,但上他的“神”有掉,大乘佛教,人的死亡只是“阿耶”了我在的身,“阿耶”又名持,能持一切善子,所做的一切善法、法,所有的起心念都在此地著,人的生存或者死亡,也都在阿耶,死亡以後,遇到因,就再次投生,如果生前行善,就後生天,如果生前造,就落鬼、畜生,乃至地之中,只不些回的真相,是人肉眼所看不到的。而修道者入定後,智慧,就回。

:菩有五十一位次: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其中,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初地至等「」;如,故「一切」。

路睹死

文:

。菩作是思惟。若不剃除。非出家法。乃取金刀。即自剃。而言。一切。及以障。天帝。即以天衣。於空取。天供。菩自身上。著衣。即作念言。出家之服。不如是。居天化作。身著袈裟。手持弓箭。默然而住。者言。汝所著者。乃是往古佛之服。何著此。而罪耶。者言。我著此衣。以捕群鹿。鹿此服。而不避我。方得之。菩言。汝著袈裟。害。我今若得。惟求解。我今汝奢耶衣。汝可我粗弊衣服。是者。即袈裟。授菩。菩於。心生喜。即便彼奢耶衣。居天。以神通力。忽本形。上空。自梵天。菩已。於此袈裟。倍生殷重。於菩。身著袈裟。容改。作如是言。我今始名真出家也。於是安徐步。至彼跋渠仙人苦行林中。一心求道矣。

“菩提!你怎看?陀洹能否想:我得陀洹果了?”菩提回答:“不的,世尊!什呢?陀洹名‘入流’,流可入,完全了物、音、味、味道、感、想法的束,只是之陀洹而已。”

《因果》上:王得知太子消息,立即派遣王同大臣,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向仙人:“太子出家道,路此林,大仙可曾否?”仙人答:“前日有一童子,面貌端正,相好具足,入此林,曾我等;鄙薄我等所修之道,此北行,阿、迦仙人。”王已,急速往阿、迦仙人所,果於中途,太子在下端坐思惟,即便下作,太子:“大王久知太子立志出家,此意回。然大王於太子恩情深,一旦分,苦不已!太子回,返中。太子有心道,太子置室,使太子不致道。不全其美,何必居山林?”太子答:“我不知恩情深。但畏生老病死之苦,除故,是以此。令世恩不必分,又生老病死苦,我又何必出家!我今道,求解此苦,不返回。”,王及大臣因奉王命太子,而不能使太子回心意,心中十分著急,徘徊路,不能自反,遂互相商道:我等既奉王使命,而力效;如今空,何以向大王交待?唯一法,就是在我中,出具有明智慧、慈心柔和、秉性忠直的五人,留下守服侍太子,密令伺察,其止。於是,大家共同如等五人。五人表示意行一神任。定下,王及大臣才太子,悲泣而。

阿:梵,意思有“、供、不生”,小乘四果。就是;他是福田,接受生供,福,所以供他,一切生得福;得生法忍,真的不生了,不再到六道面回。

身相:此非指佛的身相,而是一切事物的身形象。

得遇沙

菩提!於意何?阿能作是念,我得阿道不?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有法,名阿。世尊!若阿作是念,我得阿道,即著我人生者。

速燃智慧大明,早使天人得眼。

菩提!於意何?可以身相如不?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如。何以故?如所身相,即非身相。佛告菩提:凡所有相,皆是妄。若相非相,如。

六年苦行

“菩提!你怎看?倘若有人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物拿布施,人所得的福德多不多呢?”菩提回答:“甚多,世尊!什呢?些可以受用的福,非福德本身,所以如按照受用的程度而言福德多。”

生多有患,仁者作大;

七:七物。「七」在中表之意。《陀》中,七金、、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瑙,而世界有物,每物的量也量。所以,七泛指一切物。

悉妃

菩提!如河中所有沙,如是沙等河,於意何?是河沙,多不?菩提言:甚多,世尊!但河,尚多,何其沙。菩提!我今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所河沙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菩提言:甚多,世尊!佛告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此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他人,而此福德,前福德。

《本行》上。太子成婚之後,王又太子建造三等,安排三千彩女,日夜番奉侍太子;又於中布置音歌舞,令太子,受快,不涉出游。又於太子所住院外周,另建三重城,各安一,置,平需五百人合力推;推之,可二十;大外,各有士守,戒森。王之所以如此防,皆因阿私陀仙人所言,唯恐太子有朝一日眷,逾越出家。

本性:是外部象的在定力量,是事物的根本性,根本性定了事物的一切外部象,有其它。本性如何,身相就如何。身相就是本性的,所以身相如何,必有何之本性,性相一如。相即性,若要性需相。,要完全了解一人如何,只察看一下他的形貌就可以知道了。只是一般人都有能力,所以才“人不可貌相”。非真得不可以貌取人,是你的能力不行了。其人的一切都在上,人看不出,我就地活著了。

王回,命老成女往摩诃那摩者家,察其女容如何。女受命,即往者家,停留十日,心察此女;回:“我察,此女容貌端正。威止在有人能比得上。”於是王遂派人前往摩诃那摩者:“太子已到妃年,知令美貌德,宜堪姻。”摩诃那摩即承。

提示:

佛,迦牟尼在19,有感於人世生、老、病、死等多苦,王族生活,出家修行。31,他在菩提下大大悟,逐立佛教,即在印度北部,中部河流域一教。年80在拘那迦城涅。

:字面意思是使重、整,就是搞家建。《陀》回向偈中有“以此功德,佛土。”一世界,生所得功德越大、越殊,世界就的越美好。所以,菩皆以自己的功德回向土,其不是了土,是了福德而不自受用,以免因享福而落。就事相上,菩在佛土,故之。然而,佛土不是真地需要。

《大》上:太子到苦行林後,慈悲和地慰谕匿:“世人人的系,有些人心著敬意,不在形上表出;有些人表面上似乎很忠,其有心;有些人到有有的,便之若鹜,奉事;若是遇到的,然是戚朋友,也一之不、避之唯恐不。我今世富,而你仍一如既往忠心耿耿地跟於我。匿!你在是一位很得的好人。”於是把身上所有重物品同白,托匿回中,奉上父王,告父王:“太子於今世法一所求,既不生天受五欲,亦非不孝,更有忿恨之心。但一切生迷失正路,在生死海中,可。要拔生,所以立志出家。唯父王勿生。父王若我今年少,不出家,你就把我的父王,生老病死,有定,人少盛,有能免常?”太子又把身的衣物托匿交耶陀,告她:“人生在世,恩必。我今此苦故出家道,望自珍重,勿以著生愁。又告中所有彩女以及我的童年好友,我今了破除明而出家,早成正。功德,必有相之日。”匿了太子如是切之,心中之,著白一路悲泣而。

下段中,明了著相就是有分。在「法相」和「非法相」句之用了一句「何以故」,下句如何成上句的原因呢?上句「取法相」是用分心,什呢?因,下句指出了「法相」有一立面「非法相」,立本身就是分。同,佛用上下列的句指出:如果都著,是分心。所以,有後一句「不取法,不取非法」,意思是要空、有都不取,才叫做「所住」。“中庸”的意思不同,因“中庸”是各取一部分,即是佛在此所最心的都取,那就根本法分心了。

世尊!佛我得诤三昧,人中最第一,是第一欲阿。我不作是念,我是欲阿。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道,世尊不菩提是阿那行者。以菩提所行,而名菩提是阿那行。

佛陀的族生活是裕舒的。《中阿含》卷二十九他的回,他有合不同季居住的三座殿,有冬天御寒的,夏天避暑的,雨季防潮的;衣著,食盛;歌舞於庭,享受之。他的父王也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承王位,成一天下的“王”。但是,迦牟尼在29出家修行。究其原因,有社的,也有人的。佛陀所的代正是古印度各之互相伐、吞,和民族矛盾十分尖之,他所的迦族,受到的威,朝不保夕。他已感到免覆的局,因而世“常”。另外,他又目睹人自有生以後,接踵而的老、病、死的情景,想到自己也不了同的命,而生了人生苦的,而婆教的思想和行事,又不能使他在精神上得解之道,於王位,出家修行。

文:

身自被欲解他,譬若盲人引群瞽;

此「身相」「如」,即指事物的形象本性。“本句是向生:可以就汝之身相而得汝之本性?”可用“周”代表“身相”,用“心”代表“本性”。有,但心是空的;相有,但性是空的;相即性;若要性,唯有相。

《因果》上:太子年至十七。王召集群臣共道:“太子今已大,宜婚娶。卿等以如何?”群臣中有人奏:“臣知摩诃那摩者,有一小女名耶陀,容貌端正,明智慧人,知,淑英才。有如是德之女,合聘太子妃。”王:“如卿所言,理娶之。”

菩提白佛言:世尊!有生,得如是言章句,生信不?佛告菩提:莫作是。如後,後五百,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善根,已於量千佛所,善根。是章句,乃至一念生信者,菩提!如悉知悉,是生,得如是量福德。

《大》上:匿著白,著包袱,精打采地回到王。白嘶於,摩诃波波提及耶陀彩女皆聚集,她都著一希望,莫非太子回心意回了。待到匿入中,姨母及妃彩女,只匿,不太子,同痛哭,拉住匿道:“太子今在何?你自。”匿答:“太子了一心求道,世五欲,今住山林之中,身著色衣,剃除,而沙。”姨母後,悲不自,放大哭。呵匿:“我有何於你,你竟敢把我子送入山林之中,猛毒在一起,那危恐怖的地方,你忍心留他一人住,一生什事故,他怎呢?”匿:“太子把白同些物品托付我,催促我速,我回後,拜上姨母,勤谕,姨母不必持念,太子不久得成正,相。”耶陀流,指著匿道:“匿!你良心的人,我平你冤仇,你何般害我,把我夫君於山林之中,使我端成孤寡。”匿哭著:“在不是我的。太子要出,我白同大呼,但以天神力,使所有守之人皆熟睡,所知。太子出之,如日升天,放大光明,天捧承足乘空逾城而去,我匿有心阻,又如何能得住呢?所以你怪我,我也是冤枉的啊!”

第七品 得分

《本行》上:作瓶天子了太子走出皇,到外面看世好,令生心,五欲,因於太子之前力城外林,景致十分美可人。太子了,大心,即命者准,欲往城外林游。者速疾奏知王。王立即令,全城民,全面大搞生,清理所有街道一切污垃圾,令得清;凡老病死亡、六根缺者,一律逐回避。一切布置完,太子登上,城而出。,作瓶天子化成一老人,曲背低首,皮落,白如霜,骨瘦如柴,四肢抖,行路蹒跚,唯仗拐杖,一步一地在太子面前走。太子乍老人,不已,即者:“此是何人?”者答:“是老人。”太子又:“何以名老人?”者答:“凡名老者,日月寒暑所逼,全身器官逐衰退,一切行失去便,形消瘦,力微弱,苟延喘,朝保夕,其命。”太子又:“我今此身,也一走向衰老?”者答:“太子,人有之,但凡有生,必然有老,是任何人皆逃避不了的。即今太子之身,同具有如是老相,不未了。”太子了,不感,者:“回去吧,我已有心情看林的景致了。”心中暗自思惟:我作何方便,才能得免衰老之苦?

法:「法」之法,指佛法,是佛所一切法。此地所指是佛所的修行方法。

作瓶天子王一一加解後,又王安慰:“七境都是好兆,是大吉祥,必大善果。大王自幸,生喜,勿恐怖,愁不。”

法身:真如本身。此身遍沙世界,其大外;遍入微,其小;形相,量。

明黑暗所障蔽,;

身:是多劫勤修六度行,福慧,功行,方能得,所相好身也。此身微妙,有形相,然而非地上菩不能得。「甚大」,指明此妙大身真不。

道病

非法:本人是理解的,即此地指在佛法修行途中所得的福、果位。

夜半逾城

但是凡夫之人,要立空相,加以著。

《因果》上:太子到阿仙人住,向仙人教:“生死根本,如何之?”仙人答道:“欲生死根本,必持戒;不善法,卑忍辱,於空修禅定。有有得初禅;除,定生入喜心,得二禅;喜心,持正念,生妙,得三禅;除苦,得念,入根,得四禅,想。”太子又:“禅定境界到非想非非想,有我呢?或是我?若我,不言非想非非想;若有我,所‘我’是有知呢,或是知?我若知,同木石;我若有知,有攀;既有攀,就有染著;以有染著故,非解。你等所修者,只不了粗的,而不知微存;以到此境界即究竟,哪知微逐滋,仍不了回。所以不能算到彼岸。必除我我,一切,才得上真解。”仙人,默然,心自思惟:太子所,甚微妙,我等所不及。遂太子:“他日你若成道,先度我。”太子:“很好!”於是太子求法,而去,次到迦仙人住所。一番答,太子知迦仙人所修之道亦非究竟,即便告前行。仙人心想著:“太子智慧,深妙奇特,如此!”不由得心生敬慕,合掌恭送,直待看不了,才回到住。

供:有事供,像香、花、璎珞、末香、香、香、幡、衣服、伎、合掌拜等;有法供,像如法修行、利益生、受生,乃至不菩、不菩提心等。

落衣

文:

作瓶天子此偈已,由於天子威神感,出如是因,加上太子本身宿世善根福德力,竟使中彩女原所作的淫歌曲,一宣信解、住持正法、-心趣向涅的微妙音,令太子心生悟,世。

障是怎的呢?「名」的,佛“一念不而有名。”「名」,即是明。心中有了明,就打「妄想」,妄想一生就出了色相;到了色相,心中就始其「分」,分出相好,那相不好後,就是「著」、「著」那。妄想、著又反增了明,使本明了的本性越越不明了。破除妄想,破除分,破除著都有助於我去除心中的障。凡是有利於破除妄想,破除分,破除著的都是菩行。

《大》上:菩於音殿中端坐思惟:去佛皆四大:一、我未自法性,於法自在,得法王。以智救拔三界一切苦生。二、有生困此生死黑暗稠林,患彼愚明目,我以空、相、等方便智,,破暗惑,除其重障。三、有生,高慢,心倒邪,於我、我所,生妄著,我正法,令其解悟。四、一切生不寂,受,三世流,如旋火,亦如,自自,我彼法,令得解。如是四大誓正念前。於是太子匿,他:“你立刻去把白陟。”匿答:“的深更半夜,把白何用?”太子:“我今欲利益一切生,解除一切生苦而出家,你不可逆我意。”居天以神通力令彼所有士彩女悉皆昏睡,所知。匿白,太子乘已,初步,大地六震,四大天王捧承足,梵王帝翊引路,白乘空而去。到往古跋伽仙人苦行林中,即便下,端然而坐。

阿那含:梵,意思是“不”,小乘三果。不用再人,就可阿果出三界。

《大》上:有一天夜晚,菩心中想著,我出家的已到了,但假如不父王同意,私自出家,不但有教法,也於情理不合。於是起身到父王房中,自身放大光明如白日,跪合掌向父王求:“唯父王准孩出家修道。”王一此言,不禁老,:“尊的王位以及珍所有一切,我都可以在所不惜地,唯有出家一事,不能。”太子:“父王惜孩一切,但父王如果能孩四,孩就用不著起出家之念了。一孩永不衰老,二常青春少,三一生病,四孩生不死。”王:“你是明人,怎此。天之下,神仙世人,有能免得生老病死。”天明,王召族,他:“太子昨夜求出家,我若准,君嗣,你大家想用什方法可以止息太子出家之念。”族:“我心力共同守太子,量太子有何能力,可以行出家。”於是王下令,於四城外,各各布置五百勇士、五百力士、五百加守;城上周匝,分布五百士日夜巡,休息。皇之,太夫人波波提,召集彩女,她:“一太子要是出家了,人皆失依怙,所以今夜起,你不睡眠,各各提高警,窗,守太子,莫生怠慢。”

世尊在行菩道的候,遇到然佛,因法而八地菩位,得生法忍。八地菩地位很高,但是跟佛一比,佛是果位,他是因位,有到究竟的佛果。

《普曜》上:太子心中想道:“了化外,使他大道非益苦行中得;了天,使他知道福慧亦非幸易得。所以,我必以年大勤苦精之行,示世福因果。”於是,言出身,六年之中修禅定,身心清,日食一麻一;威止,皆道合。冬酷暑、暴雨狂,太子是巍然端坐,不如山;遇到任何危境界前,太子始保持根不,心不恐怖,目不邪;上巢,抱卵哺,污其身,太子亦不嫌。唯一心念道,所行人所不能行,忍人所不能忍。天八部菩如是勤苦精,功道德巍巍,不喜,而供奉事。因此,太子六年修苦行,感化了天人,也成上道、度生奠下固基。

阿那:是梵,意思是寂,也叫「事」,「心事相」、一念不生。行而道,修而法,心才清,所以菩提有修行阿道,佛才他「是阿那行者」。如果心中有一要得之道,心便不寂了。所以,唯修、唯行,而心中所求。「所住,行於布施。」

伏二仙

法相:一切能著的事物的表面象。著,就是以真有、真能得到,即是取,亦是有。

《本行》上:作瓶天子以神通力警示世可相,激太子心出家。天晚上,王一夜之,做七:一、有量人天,帝幢城出;二、太子乘大白象城南出;三、又太子驷城西出;四、一大,具足,城北出;五、太子在街市中心,手一槌,打大鼓;六、太子坐在高之上,散施珍,而有量人民接受太子所施珍,喜而去;七、城外有六人抱痛哭,心欲。王一醒,追中所之事,心大惶怖;天亮急召占,夜所之相主何吉凶?占琢磨良久,皆答不知。王心中更加愁不安。作瓶天子化作婆到皇外,人:“我能善解王中之事。”人入通,王召婆入,。婆:第一境是示太子必定出家之瑞相;第二境示太子出家必果;第三境示太子出家一切智,具足十力、四所畏;第四境示太子成就上正等正;第五境示太子成佛後,大法;第六境示太子成佛後,以三十七道品等法度化量生;第七境示太子成佛,以正知降伏外道六,致令六生大。

提示:

王了,心想:在唯有的法,也只有太子著更加意快的生活,或能使太子染著世五欲,心生,不想出家,方能免除我的念。

诤三昧:就是不,一切平等,不自在,故能诤。诤,不他,意在守他心,令不生。三昧,是梵,意思是正受,受是享受,正受是正常的享受。句的意思是,菩提尊者真正到了到人、不自在的享受,且在其中。

耶兆

提示:

《本行》上:空中有一天子,名作瓶,看到悉多太子十年在,受五欲,很太子心,唯恐太子留世,心耽五欲,迷不悟;那,百年月,倏而逝,光迅速,不待人,空救世悲,又有何用呢?我今力明菩,彼警示之相,使他早日察,捐五欲,欲出家,莫再耽湎不醒。即於空中偈道:

佛菩提:“你怎看?如去在然佛那,得到什佛法有?”“世尊!如在然佛那,上有得到任何修行法。”

诘林仙

菩提!於意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不,而,是故名阿那含。

唯有出世行大智,乃能此五欲。

三千大千世界:可以太系一天下,四一天下一位世界;一千位世界一小千世界;一千小千世界一中千世界,一千中千世界一大千世界;即是一大千世界是10003位世界,三千大千世界,不是三千大千世界,而是一大千世界。

妙法如王,速疾向涅岸。

文:

五欲

“菩提!你怎看?如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的境界了?如又有哪些佛法可以宣呢?”菩提回答:“按我佛所道理的,有一定的法,叫做阿耨多三藐三菩提;如也有具的佛法可以宣。什呢?如所的些法,都不能奉死的教,其中的道理不可言,是依前的因而的,依理而行。是什呢?因,一切者、人之所以等位次不同,都是因其心地清程度的不同而生的差。”

如:指真如本性。是相之本,本空。空不是有,有,但有形相。不但找不到、拿不出,就是想也想象不到。若要知本性如何,只能通其外在形象如何使人自行,法直接出。

佛母摩耶夫人在迦牟尼出生後的第七天去世。幼年代的迦牟尼是由他的姨母波波提育的。他小教王族具的一切和技。16,娶表妹耶陀妃,六年後生下子。

菩提!於意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而往,是名斯陀含。

另一方面,王自身做起,全面推行道德化育,禁止一切邪行,努力慈善事,造福社人民,以此善回太子增功德,唯太子身心安,不起出家之念。

“菩提!你怎看?阿那含能否想:我得阿那含果了?”菩提回答:“不的,世尊!什呢?阿那含名‘不’,也不再,因此之阿那含。”

太子在父王的庇之下,在皇享受著世最妙的五欲,十年不曾出外。

菩提向佛教道:“世尊!有多生,有到的言,能真相信?”佛告菩提:“不要。如去世後,後五百年中,仍然有持戒、修福的人,於些道理,能相信,是真的。知道,人不是在一尊佛、尊佛、三四五尊佛那培植的善根,已在尊佛那培植了多善根。到些道理,甚至在一念之中完全相信的人,菩提!如都能知道和看到,些生,都能得到像他那量的福德。”

《本行》:太子妃耶陀即於是夜,便有娠。其夜疲,睡眠,有二十可畏之事,忽然起,太子言:“大地匝震,有帝幢,崩倒於地;天上星宿,悉皆落;最大,匿持去;我髻,刀截而去;我身璎珞,水所漂;我之身形,成丑陋;我身手足,自然落;我此身形,忽然赤露;我所坐床,自塌於地;我眠床,四摧折;大山,崩地;大,被吹倒;明月,忽然而;日照明,忽然黑暗;城炬火,出向城外;城之神,忽然啼哭;迦毗城,忽野;林花果,皆凋落;防御士,交走。”白言:“太子,我如是二十,心大恐怖,疑不安。我身,命欲,共太子,恩?”太子是已,自心思惟:“我今不久,世出家。”慰谕耶言:“汝如是,不,但安,。”

次,菩提!是,乃至四句偈等,知此,一切世天人阿修,皆供,如佛塔。何有人能受持。菩提!知是人,成就最上第一希有之法。若是典所在之,有佛,若尊重弟子。

四句偈:古印度以四句一偈,不句子之短。和唐中句相似,不像句工整、仗。

初出家

筏喻:用木筏、竹筏作比喻。籍筏渡河,乘坐而已,不能抓住筏子不放。不是像通常所的河後再筏,而是渡河心就在彼岸,而不能和筏子在一起。

空警策

文:

《因果》上:太子到跋伽仙人苦行林中,林一太子,皆目不瞬。跋伽仙人太子,以天神,即徒前迎接,太子上坐。太子察些仙人修行的方法:有以草衣的,有以皮遮的;有食草木花果的,有一日一食的,也有日一食或三日一食的;有的事水火,有的奉祀日月;有的足立,有的倒於之中或棘之上,也有於水火之的。苦行不一,稀奇古怪。太子跋伽仙人:“你修此苦行,究竟了什?”仙人:“了希望生天。”太子:“天上,福,依然回六道,是苦。你今修此苦因,以求苦,在不值得。”仙人不解,提出多疑教太子,如是言往,直至日暮,太子只得在彼林中停留一宿。天明,太子心中道:我今道,苦本。此仙人修苦行,皆非真正解之道。即仙人而去。有一仙人善知相法,人:“位仁者,相具足,非等,必定成就一切智,天人。”仙人言,上太子:“我所修法不同,不敢相留。仁者此去,可向北行,有二大仙,名阿、迦,仁者可之。但我看仁者亦不必住於彼。”於是太子即便北行。仙人太子去,合掌相送,心中有不出的惆怅,一直看不太子的身影了,才各自默默而。

第十二品 尊重正教分

己身解乃免彼,如有目能人。

法:末句中的「」是什法中人的念而的,是道家的法,原意是清,本意是所而所不,一所而一切事。用白,就是心作事,做事不能有心,不能有目的去做,出於公心是私心,都不能有。那心怎做事?目的干什呢?就是凡夫俗子的境界,不能超凡俗,更何超凡入呢?什呢?因,只有心才是真心,有心就是妄心,就是凡夫心。只有心,心才在正道上,有心就是邪行。常言道“有心栽花花不活,插柳柳成”。怎才能心而呢?“一天真邪的小朋友,看到路的小乞丐就起心,他硬。就是心而,公私、不什而之。”心,就是差心,就是大慈悲心,即是良知、良心的本面目,心才是真的,是唯一靠的住的那心。什是而一切呢?用真心布施哪怕一分,全部的美德都在一行中。一件善行具足一切善,一切善行皆一心。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多不二。

菩提尊者依者、人存在等、次第的差一事「如所法」行了上述的,其中的因果系是怎回事呢?

信:真相信,是指能了解如是之真。

“菩提!你怎看?可以循著身相貌到如?”“不可以,世尊!不,可以循身相貌到如。什呢?如所身相貌,就是指佛的清自性。”佛告菩提:“凡是有形象的事物,都是而不的。若能透象看到本,便是到如了。”

若有人,於此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他人,其福彼。何以故?菩提!一切佛,及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法,皆此出。菩提!所佛、法者,即非佛、法。

欲:阿本意就是欲,、色、名、食、睡五欲,思完全除了。

菩提!於意何?菩佛土不?不也,世尊!何以故?佛土者,非,是名。是故菩提!菩摩诃,如是生清心。不住色生心,不住香味法生心,所住而生其心。

在菩位上有三段:七地、八地、九地,三位次菩所的叫生法忍。七地是下品,八地是中品,九地是上品;取其中,八地菩生法忍。

大千世界七布施,就算能超生天界,天了後仍不免於向下落。而於此,受持四句偈,其福便於充量大千世界之布施,何受持全者耶!知金般若,直指本性。若能性,便可成佛。只自己了生死,令生了生死而已,可度生,皆使之成佛。隆佛,莫此。其福德之大,不可思,止前大千世界施之福德而已!

菩提!於意何?如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耶?如有所法耶?菩提言:如我解佛所,有定法,名阿耨多三藐三菩提;亦有定法,如可。何以故?如所法,皆不可取,不可,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皆以法而有差。

物然有外表,有形相,但其,心是空的。所以,原子向怎分,到最後最微小的粒子後,再往看,就什也有了,空空的,有。相,是由心中的妄念所的。要到佛的「如」或「本性」,我必去除心中的障,才能找回「本性」。障是什呢?就是「妄想」、「著」。佛“一切生皆具如智慧德相,但以妄想著而不能得。”

因,佛法述的是不生不的事真相,的就是「涅」之法:「所住,行於布施」,即空、有毫不取;在「一切」中,有的了布施而布施,是取法;有的唯言是,是法可以言;有的人唯佛所教的定法是,是有法;有的所作,是取非法;唯佛大菩方能「所住,行於布施」。著上述「一切」佛所的「涅」之法的著程度的差,生了不同等、次第的者、人。

佛、法:指上句中所的「一切佛,及佛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法」,是就相起曰。

最上第一希有之法:即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法也。《陀》:迦牟尼佛,能甚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土,五世,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甚希有,即第一希有也。

第十品 土分

提示:

古德:“「菩但如所教住」止,一部金,大已,以下是一重一重疑。”疑固是,然意未完足。因,所以然不明,有疑惑。若知其所以然,疑惑自然除。

生法忍:法既然不生,然就不,一切法都是不生不,你把它明、,就得生法忍。「忍」,有同意的意思。佛一切法不生不,你到了,是不生不,佛假,所以它有可、有同意的意思。

文:

何以故?是生,我相人相生相者相。法相,亦非法相。何以故?是生,若心取相,即著我人生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生、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生者。是故不取法,不取非法。以是故,如常:汝等比丘,知我法,如筏喻者。法尚,何非法。

“菩提!你怎看?菩是否去美化佛呢?”“不需要的,世尊!什呢?所美化佛,根本不用去美化而自然美化,只是假名美化。”“因此菩提!位菩大菩,像修清心。要物的羁而修清心,要音、味、味道、感、念的左右而修清心,放下任何著而修清心。”

“佛法不是定法,涵了一切法。”佛法,非有、非空,即不能、也可,是只可意,不可言之事,所以「法者法可」;但是,如果佛什也不,我又怎明了呢?所以,“佛常以一定法例道理明白,我依一法而悟一切法,自悟、自修、自。”

“菩提!比如有人,身像山那高大。你怎看?身大不大呢?”菩提回答:“甚大,世尊!什呢?佛的是身而非法身,所以大身。”

第五品 如理分

菩提!於意何?若人三千大千世界七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多不?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福德多。

所,即非,是名:名者,假名也,名相也。佛法,本是不能用言的法。然而,如若世尊不,我怎能明了,所以得要。法的候,世尊采用的方便,以定法而道法。佛所的法,都是定法,都有相,都是法相。因此,所“名相”是世尊籍相起曰,就相上我法;“即非”是告我法相的本空寂,是就性上“名相”的真相是即空;“是名”即假名,世尊法便不得以而立的名相。

:者,、不限定之意。所不定,象不定,不定,真的是地。

第八品 依法出生分

此品文,宏佛法的所都能如此受人尊重,更何是法的人呢。在不可思,若不是世尊我明,我怎也想不出其中的所以然,像阿耨多三藐三菩提殊功德利益,原就在受持、人演中成就了。

言章句:言,世尊所的。章句,古著述文。代指佛在本中所的道理。

山王:即指山,代指身相之大,大到了。山,一位世界,山下是四天下,太系或一天下,山腰有四大天王天,山是三十三天,玉皇大帝所在中央天即在此山。

佛告菩提:於意何?如昔在然佛所,於法有所得不?世尊!如在然佛所,於法所得。

得道:即道家所的“得道成仙”之得道。是得阿果,是中人的法。

阿修:指生活在阿修道的阿修。

第十一品 福分

“菩提!就像河中所有沙粒,如果有像些沙粒一多的河,你怎看?些河中的沙粒,多不多呢?”菩提回答:“甚多,世尊!那些河尚且,何是河中的沙粒呢?”“菩提!我在告你:倘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聚集像那些河沙粒一多三千大千世界中所有物,用布施,所得的福德多不多呢?”菩提回答:“甚多,世尊!”佛告菩提:“如果善男子、善女人,部中,接受依教奉行全部、部分乃至於四句偈等等,他人演,所得的福德,就前面七布施的福德。”

若「有」就是有障,「有」就是障。所「得」,只是放下了一些著,原本具有的德能透露出了而已,不是真的得到了什西。什也有得到,也有什可得之事,“本一物”嘛,只有放下而已,所以是“得所得”。如果你“我得到了”,那你只不是“放下了一些,又拿起了一些”而已,是有放下。“放下是真的,得是假的。”因,“放下”就可以名“得”,名就是假名。“放下”然有“得”,然是得而得,是以假名“得”,之得所得,或更容易使人理解“假名”的所以然。

天:指生活在天界的天人。

非法:法之本性,就是空,有形象。空,不能著。但凡夫之人,要立空相,以真有。

提示:

第六品 正信希有分

“什呢?些生,不再著哪些是我的、哪些是他的、哪些是生的、些又能存在多久呢。即揭了事物的表面象,也了事物的本性。什呢?些生,倘若心中定某些事物是真存在的,即是我、他、生、存在著的分心。若被事物的表面象所迷惑,就是我、他、生、存在著的分心。什呢?如果抓住事物的本不放的,同是我、人、生、存在著的分心。因此不著事物的表面象,也不著事物的在律。因原因,如常:你些比丘,知道我所的佛法,就如同渡河用的木筏(河之後,便筏子,而不再筏前行)。修行方法尚且,更何是所得的福、果位呢!”

本人理解:非佛,即如,指生的本面目;非法,即法理,指修行方法的道理。佛八四千法,其都只一共通的路“念佛成佛”。念佛成佛,是法的根本旨趣,是最直接、最殊、最,也是唯一成佛法,法怎、怎化、如何如之何,其最都是了教人“佛、念佛”,前必定佛。道理是什呢?道理就是“念佛是因,成佛是果,因果定律”。什有念佛因,成佛果一因果呢?因有“一切法由心想生”一事,佛也不例外,“念即是想,想什就出什,想佛想多了就成佛了嘛!”

非非法:也不是有法,只是因人而了。是教人不著空,不能什事情都不做,心消就了。

非佛、法:是本性上,本性空寂,哪有什佛法;只有事相上看,才有佛法,所以佛、法都是事相的;佛法本身有形象,是生的心自行出的形象。

“其次,菩提!地演部,全部、部分乃至於只四句偈等情下,知道地方,世一切天人、人、阿修,都像待佛塔、寺一予以供。更何有人能接受依教奉行、全部的文呢。菩提!知道,人成就了上、第一希有的修行。凡是此所在的地方,便如同有佛,及尊者弟子在。”

取相:就是著相,著相就是著;只要你有分、著,必定四相都起了。四相是妄的,句,你的生活都在妄之中。在妄境界面生活,苦,害,就是六道回。

第九品 一相相分

菩提!於意何?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陀洹果不?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陀洹名入流,而所入,不入色香味法,是名陀洹。

斯陀含:梵,意思是“一往”,小乘二果。要天上、人一次往才阿果出三界。

非法相:不能著的法之本性所立的形象,即空相。非法相,本有形象,不能著的,

文:

“倘若再有人,部中,接受依教奉行全部、部分乃至於四句偈等等,他人演,得到的福德七布施的人。什呢?菩提!所有佛陀,以及位佛陀得阿耨多三藐三菩提的方法,全都出自部。菩提!此所的佛陀佛法,是指生的本面目修行的道理。”

供阿一,可得九十劫不受的果。何是能「生信」者,去生中供「量千佛」呢?人,供佛所得福德量。但是,佛在此地:此章句,「一念生信者」,就能得到像供佛所得一多的福德。

提示:

菩提!譬如有人,身如山王。於意何?是身大不?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非身,是名大身。

提示:

持戒、修福:是佛所的能「生信」者的件。只要是真正喜持戒、修福的人,他就真相信佛的。「持戒」,指定地遵守佛所制定的相戒律。「修福」,指佛所的「行於布施」,可以得福。

提示:

福德性:福德的本性。福德,是指我可以享受的福,也只能通受用的程度和短面描述福德有多少。就福德本身而言,是有形相的,有大小、多少之分,不能多少。

不也,不,可以:一句的「不也」,不作完全否定,是唯唯否否,“但看著不著。著相者,相即障,而不得性,故答言不可。苟不著,即相可以性,相如物之表面,性如物之面,倘物之表面如玻璃明,即能其面,故答「可以身相如」。”

何以是假名呢?又何以要假名呢?然我相是真的,“那西就是那西,什要假名呢?”其,以如果地境界看,即使是以菩提的阿境界看,世尊所的那些名相及其所指的事物都不是真存在的。在一切的眼,有任何事物是真存在的,所以法要“假名”,只是了法而已。法,但世尊是要清楚「即非,是名」,是了提醒我「凡所有相,皆是忘。若相非相,即如。」因此,我起世事常,常常以《金》照,及修正自己的念行持。

弟子:即佛弟子,上至等菩,下至一般的善男信女的。

“菩提!你怎看?斯陀含能否想:我得斯陀含果了?”菩提回答:“不的,世尊!什呢?斯陀含名‘一往’,其有往的差感受,只是斯陀含了。”

信:心地很清,且完全相信。

善根:培植修行善之心。善根,即善心之根。

“世尊!佛常我已完全有了斗的念,一切人中第一,是第一欲阿。我不想:我是欲阿。世尊!我若:我得阿道了,世尊便不菩提是得意於清修行的人。因菩提上有具的修行方法,所以才菩提得意於清修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