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和妹妹鲁姜比赛修桥,赵州桥的传说故事

鲁班和他的妹妹鲁姜周游天下。一路上,鲁姜总是听到人们夸赞鲁班的手艺高超,她心里太不服气了,决心要跟哥哥比试比试。到了赵州,正巧要在河上造两座桥方便人们的生活,鲁姜就同哥哥约定,一人造一座,看看谁造得好。

古时候的赵州,就是现在河北的赵县。赵州有两座石桥,一座在城南,一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看去像长虹架在河上,壮丽雄伟。
民间传说,这座大石桥是鲁班修的,城西的小石桥,看去

鲁班和妹妹鲁姜比赛修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鲁姜是个急性子,她一下子找来了许多材料,才半天功夫就在城西造好了一座桥,然后悄悄地溜到城南去偷看鲁班。到了那里,只见河水汩汩地流,却连个桥影子也看不到。正觉得奇怪呢,忽然远远地,鲁班赶着一群羊过来了。走近了一瞧,那哪是羊啊,分明是一块块雪白细润的石头。鲁姜看得心头一凉:多好的石头!我造的桥跟它比,那怎么比啊!嘿,对了,我有办法了!她急急忙忙地回到城西,在自己造的那座桥的栏杆上细细地雕刻起来,什么牡丹呀、杜鹃呀、牛郎织女呀、凤鸣朝阳呀,一口气刻了好多好多非常漂亮的图案。

古时候的赵州,就是现在河北的赵县。赵州有两座石桥,一座在城南,一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看去像长虹架在河上,壮丽雄伟。

赵州有两座石桥,一座在城南,一座在城西,城南的大石桥是鲁班修的,城西的小石桥是鲁班的妹妹鲁姜修的。

第二天天一亮,两座桥都造好了。鲁班修的大刀阔斧,气势雄伟,十分壮观,被后人称为大石桥;鲁姜修的则小巧玲珑,各种图案精雕细刻,秀气美观,被后人称作小石桥。两座桥各有各的优点,都深得赵州人民的喜爱。

民间传说,这座大石桥是鲁班修的,城西的小石桥,看去像浮游在水面上的一条小白龙,活灵活现,传说这座小石桥是鲁班的妹妹鲁姜修的。这两座桥修得可好啦!舞台上演《小放牛》,还有这样的唱词:”赵州石桥鲁班爷爷修,玉石的栏杆圣人留,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轧了一道沟。”这里就唱到了鲁班修赵州桥的传说。

鲁班和他的妹妹周游天下,到了赵州。远远就看见赵州城黄澄澄的城墙了,走到近处,却见一条白茫茫的洨河拦住去路。河边上挤了很多人,粜谷的,卖草的,运盐的,贩枣的,往作坊里送棉花的,赶庙会卖布的,挑着担子,拉着毛驴,推着车子,一齐吵吵嚷嚷,争着要渡河进城。河水流得很急,只有两只小船摆来摆去,半天也渡不过几个人。有人等得不耐烦,就骂起来了。鲁班看了,就问:“你们怎么不在河上修座桥呢?”问了几个人,都说:“洨河十里宽,洄沙多又深,迎遍天下客,没有巧匠人。”

相传,鲁班和他的妹妹周游天下,走到赵州,一条白茫茫的皎河拦住了去路。河边上推车的、担担的、卖葱的、卖蒜的、骑马赶考的、拉驴赶会的、闹闹攘攘,争着过河进城。河里只有两只小船摆来摆去,半天也过不了几个人。

鲁班和鲁姜看看河水地势,就决心给赵州人修两座桥。

鲁班看了,就问:”你们怎么不在河上修座桥呢?”人们都说:”这河又宽、水又深、浪又急,谁敢修呀,打着灯笼,也找不着这样的能工巧匠!”鲁班听了心里一动,和妹妹鲁姜商量好,要为来往的行人修两座桥。

鲁姜走到哪里总是听见人夸奖她哥哥多巧多能,心里很不服气,心想,这回要跟鲁班赌赛一下,就说修桥两个人分开来修,一人修一座,看谁先修好。天黑开工,鸡叫天明收工,谁到鸡叫还完不成,就算输了。这么说好了,就分头准备起来。鲁班修城南的一座,鲁姜修城西的一座。

鲁班对妹妹说:”咱先修大石桥后修小石桥吧!”

鲁姜到了城西,聚集聚集材料,急急忙忙就动手。才半夜工夫,就把桥修好了。她心想这回一定把哥哥比下去了,倒要看看哥哥这会做到个什么样子,就偷偷跑到城南来。谁知到了那里,河还是河,水还是水,连个桥影子都没有,鲁班也不在河边,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她正在纳闷,远远看见南边太行山上下来一个人,赶着一大群绵羊,窜窜跳跳往这边来了。走到近处,一看,那人正是她哥哥,他赶的哪里是一群羊啊,赶的是一块一块雪白细润的石头。鲁姜一看这些石头,心里就凉了。这是多好的石头啊,这要造起一座桥来该多结实,多好看啊,拿自己修的桥跟它比,哪比得过啊!她想,一定要有两手盖过他的,念头一转,就急忙回到城西,在桥栏杆上细细地刻起花来。刻了一会,桥栏杆都刻遍了,牛郎织女,丹凤朝阳,还有数不清的奇花异草……鲁姜看看,心里又得意起来。她沉不住气,又跑到城南来看鲁班。鲁班这时把桥也快修完了,只差桥头还有两块石头没有铺好,她一看,着了急,就尖起嗓子学了两声鸡叫。她这一叫,引得村前村后的鸡也都急急忙忙一齐叫唤起来。鲁班听见鸡叫,赶忙把两块石头往下一放,桥也算修成了。

鲁姜说:”行!”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这两座桥,一大一校鲁班修的大刀阔斧,气势雄壮,叫做大石桥;鲁姜修的精雕细琢,玲珑秀气,叫小石桥。直到现在。赵州一带的姑娘挑枕头绣花鞋的时候,母亲们还常说:“去吧!到西门外小石桥栏杆上抄几个好花样来!”

鲁班说:”修桥是苦差事,你可别怕吃苦啊!”

赵州一夜修起了大石桥,修的还说不出有多么结实,多么好看,第二天,这事就轰动了远近各州城府县,连住在蓬莱岛上的八洞神仙也都听到了消息。神仙里张果老是个好事的人,听说有这件事,就牵上他的乌云盖顶的毛驴,驴背上褡裢里,左边装了日头,右边装了月亮;又邀上柴王,推上金瓦银把的独轮车,车上载着四大名山,游游荡荡,就来到赵州。到了桥边,张果老高声问道:“这桥是谁修的呀?”鲁班正在桥边察看桥栏桥洞,听见有人问,就回答:“这桥是我修的,怎么啦?有什么不好吗?”

鲁姜说:”不怕!”

张果老指指毛驴小车,说:“我们过桥,它吃得住吗?”

鲁班说:”不怕就好。你心又笨,手又拙,再怕吃苦就麻烦了。”这一句话把鲁姜惹得不高兴了。她不服气地说:”你甭直嫌我心笨手拙,今个儿,咱俩分开修,你修大的,我修小的,和你赛一赛,看谁修得快,修得好。”

鲁班一听,哈哈大笑,说:“大骡子大马只管过,还在乎这一头毛驴、一驾车?不妨事,走你的。”张果老、柴王爷微微一笑,推车赶驴上桥。他们才上去,桥就直晃晃,眼看要坍;鲁班一看不好,连忙跑到桥下双手把桥托住,这才把桥保祝桥身桥基经过这一压不但没有损坏,倒更加牢实了;只是前边桥头被压得向西扭了一丈多远。所以,直到现在,赵州桥还有七八个驴蹄印子,那是张果老留的;三尺多长一道车沟,那是柴王爷推车压出来的;桥底下还有鲁班的两个手樱早年间卖年画的时候,还有鲁班爷托桥的画卖呢!

鲁班说:”好,赛吧!啥时动工,啥时修完?”

张果老过了桥,鲁班觉得有眼不识人,越想越惭愧,便把自己一只眼睛用手挖了,放在桥边,悄悄地走了。后来马五儿打从赵州桥路过,看见了,就把眼睛拾起来,安在自己额上。鲁班是木匠的祖师爷,所以现在木匠做活,到平准吊线的时候也都用一只眼睛。而后人塑马王爷的像,就给塑成三只眼。

鲁姜说:”天黑出星星动工,鸡叫天明收工。”一言为定,兄妹分头准备。

鲁班给赵州人造了大石桥,后代的人感念不忘,直到现在,放牛的孩子还在唱:

鲁班不慌不忙溜溜达达往西向山里走去了。鲁姜到了城西,急急忙忙就动手。她一边修一边想:甭忙,非把你拉下不可。果然,三更没过,就把小石桥修好了。

赵州石桥什么人修?

随后她悄悄地跑到城南,看看她哥哥修到什么样子了。来到城南一看,河上连个桥影儿也没有。鲁班也不在河边。她心想哥哥这回输定了。可扭头一看,西边太行山上,一个人赶着一群绵羊,蹦蹦窜窜地往山下来了。

什么人骑驴桥头过,压得桥头往西扭?

等走近了一看,原来赶羊的是她哥。哪是赶的羊群呀,分明赶来的是一块块像雪花一样白、像玉石一样光润的石头,这些石头来到河边,一眨眼的工夫就变成了加工好的各种石料。有正方形的桥基石,长方形的桥面石,月牙形的拱圈石,还有漂亮的栏板。美丽的望柱,凡桥上用的,应有尽有。

什么人推车桥上走,车轮子碾了一道沟?

鲁姜一看心里一惊,这么好的石头造起桥来该有多结实呀!相比之下,自己造的那个不行,需要赶紧想法补救。重修来不及了,就在雕刻上下功夫盖过他吧!她悄悄地回到城西动起手来,在栏杆上刻了盘古开天、大禹治水,又刻了牛郎织女、丹凤朝阳。什么珍禽异兽、奇花异草,都刻得象真的一样。刻得鸟儿展翅能飞,刻得花儿香味扑鼻。

赵州石桥鲁班修;

她自己瞅着这精美的雕刻满意了,就又跑到城南去偷看鲁班。乍一看呀,不惊叫了一声。天上的长虹,怎么落到了河上?定神再仔细一瞅,原来哥哥把桥造好了,只差安好桥头上最后的一根望柱。她怕哥哥打赌赢了,就跟哥哥开了个玩笑。她闪身蹲在柳棵子后面,捏住嗓子伸着脖,”咕咕——”学了一声鸡叫。她这一叫,引得附近老百姓家里的鸡也都叫了起来。鲁班听见鸡叫,赶忙把最后一根望柱往桥上一安,桥也算修成了。

张果老骑驴桥头过,压得桥头往西扭;

这两座桥,一大一小,都很精美。鲁班的大石桥,气势雄伟,坚固耐用;鲁姜修的小石桥,精巧玲瑰,秀丽喜人。

柴王推车桥上走,车轮子碾了一道沟。

赵州一夜修起了两座桥,第二天就轰动了附近的州衙府县。人人看了,人人赞美。能工巧匠来这里学手艺,巧手姑娘来这里描花样。每天来参观的人,像流水一样。

这件奇事很快就传到了蓬莱仙岛仙人张果老的耳朵里。张果老不信,他想鲁班哪有这么大的本领!使邀了柴王爷一块要去看个究竟。张果老骑着一头小黑毛驴,柴王爷推着一个独轮小推车,两人来到赵州大石桥,恰巧遇见鲁班正在桥头上站着,望着过往的行人笑哩!

张果老问鲁班:”这桥是你修的吗?”鲁班说:”是呀,有什么不好吗?”张果老指了指小黑驴和柴王爷的独轮小推车说:”我们过桥,它经得住吗?”鲁班瞟了他俩一眼,说:”大骡于大马,金车银辇都过得去,你们这小驴破车还过不去吗?”

张果老一听,觉得他口气太大了,便施用法术聚来了太阳和月亮,放在驴背上的褡裢里,左边装上太阳,右边装上月亮。柴王爷也施用法术,聚来五岳名山,装在了车上。两人微微一笑,推车赶驴上桥。刚一上桥,眼瞅着大桥一忽悠。鲁班急忙跳到桥下,举起右手托住了桥身,保住了大桥。

两人过去了,张果老回头瞅了瞅大桥对柴王爷说:”不怪人称赞,鲁班修的这桥真是天下无双。”柴王爷连连点头称是,并对着才回到桥头上来的鲁班,伸出了大拇指,鲁班瞅着他俩的背影,心里说:”这俩人不简单啦!”

现在,赵州石桥桥面上,还留着张果老骑驴踩的蹄印和柴王推车轧的一道沟。到赵州石桥去的人,都可以看到,桥下面原来还留有鲁班爷托桥的一只大手印,现在看不清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