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辉笔下:《梦回北周》

原标题:单田芳辞世,带走了“说书先生”的时代

原标题:新南京人VS老南京人:我们之间的距离,要从房子说起……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张牛村

原标题:文辉笔下:《梦回唐朝》

  从某种意义上说,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的辞世,不啻宣告了从明清时代一直延续到最近的“说书人”时代正在走向结束。“说书先生”,作为一个极富时代特征的名词,或许即将走完自己的历史。

从前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个人就敢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一股脑儿地离开了家乡,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闯荡。

图片 1

【瑶湾篇】

繁盛家族

来南京三年,作为一个典型的新南京人,现在在南京租房,工作也很平凡,归纳起来就是单休和加班。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Wuyuan, remember the place of homesickness

在中国的诸多曲艺品种之中,评书其实是一个繁盛的大家族。所谓“评书”,“按,评者,论也,以古事而今说,再加以评论,谓之评书。”其历史至少可以上溯到元明时期的“平话”。
明代的张岱的《陶庵梦忆》中描写明末清初说书人柳敬亭(今江苏泰州人)说武松打虎的情景:“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夬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汹汹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着色,细微至此”。他也经常在书场说书。他在扬州街头贴出几张小小海报:“柳麻子又来说书”,听众竟至趋之若鹜,能够连说数十日依旧满座。柳敬亭以其高深、精湛的技艺圈粉无数,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在评书发展史上的“祖师爷”地位。20世纪上半叶的评书名家连阔如先生在遗著《江湖丛谈》里说,评书的南北两支派,皆为柳敬亭所传流。

前几天吃饭和同事无意聊到,新南京人钱少工作累还要交房租,老南京人做着轻松的工作,不求高薪,毕竟房子和车家里都安排好了,安逸就足够了。

图片 2

瑶湾,梦回唐朝的世外田园 ——

柳敬亭之后,清朝初期形成了以扬州和苏州评话为代表的南方评话,与以北京评书为代表的北方评书这两大系统。《生涯百咏》卷三“说书”条记载,“一声尺木乍登场,滚滚滔滔话短长。前史居然都记着,刚完《三国》又《隋唐》”,清代书场之热闹于此可见一斑。

同样是活在南京,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张牛村又名“牛家堡”,同洨河沿岸的张王村“王家堡”,“张高村”“高家堡”同称张目村,同属张明里,大约建村于明代初年。据闫进海老人回忆:“新中国成立初,人畜不足130口,街道东西狭长,房屋破烂,高低参差不齐,据说因街道窄,接媳妇的马车都走不进来。因为村穷,也没有人愿意嫁到张牛村来。”

图片 3

图片 4

“穷则思变”,牛文耀、牛宏儒、崔宏涛等领导班子决心依靠双手改变村子的贫穷面貌。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1962年,国家工厂下马,全力支持农业,无疑给村子带来了难得的机遇。当年,闫进海不足40岁,闫进玉、闫进文、闫进真和陈建轩都不足30岁,年富力强。他们回村里,带来了工人阶级的觉悟,热情和无穷无尽的力量。7月,村干部从大队会计出纳处拿出来仅有的1800元钱,让他们创业。在原小学旁的一块地上,办起了全公社第一家集体企业“张牛铸造厂”。

在提笔想写婺源熟悉的第三个地方的时候,窜入脑际的居然是一个叫程汉龙的家伙。瑶湾明明可以靠美景吸引我,凭啥是个激情四射、稍像出道画家模样的青年男子?

扬州评话。

据不完全统计,南京常住人口达到821.61万人。随着宁聚计划、人才落户政策的实施,也吸引了一大批新鲜血液来到这里。南京的魅力,由此可见。

图片 5

图片 6

在长江下游一带,成书于1795年的《扬州画舫录》卷十一记载:“评话盛于江南,如柳敬亭、孔云霄、韩圭湖诸人……郡中称绝技者,吴天绪《三国志》、徐广如《东汉》、王德山《水浒记》、高晋公《五美图》、浦云玉《清风闸》、房山年《玉蜻蜓》、曹天衡《善恶图》、顾进章《靖难故事》、邹必显《飞蛇传》、谎陈四《扬州话》,皆独步一时。”至于苏州评话则始终与苏州弹词并行发展,合称“苏州评弹”。其中的“评话”以说演历代兴亡战争故事为主,篇幅较长,俗称“大书”,弹词以儿女情长、悲欢离合故事为主,篇幅较短,俗称“小书”。传说清代后期的评话艺人陈汉章在苏州玄妙观附近书场说《三国》中的博望坡时,其掌号,击鼓,马蹄声,马嘶叫声,都很逼真,使人如临其境,吴侬软语之中却有雷霆万钧之力,此时恰有江苏巡抚(清代苏州为江苏省会)坐轿经过书场附近,竟然受惊跌倒。

但作为一名新南京人,我能感受到南京强大的包容性,但老实说,想要朝九晚五的生活,想要下班后约上几个朋友吃吃饭,想要有时间静下来好好欣赏这座城,还真有点难

农民办厂,在当时是一个件想都不敢想的事。89岁高龄闫进海老人回忆说,当时建厂时既无厂房,又无冶炼炉,他们去六十里外的西安北郊借来个小炉,买了几根竹竿和几卷油毛毡搭了个简易棚,就算是厂,在原先工作过的厂“借来”黑沙子模型,浇铸成功了第一批铸件——电动磨子的“磨片”,犁地的“犁尖”“铧壁”,为大队赚回了第一笔钱!小小的张牛村轰动了,甘河公社轰动了。因为这是几千年来种庄稼的农民办厂所得的第一笔钱呀。就这样,从小到大,从村西的露天小厂到村东的30间厂房的大厂,从小火炉到冲天大炉,从手端勺子到航车吊火,从“磨片”小件到车床、牛头刨床,从年终分配的每个工三毛钱到一块三毛钱,从1800元到年净收入40万元,创造了从无到有、从穷到富的人间奇迹!

这有些吓我一跳,我赶紧厘了厘思绪。与汉龙先生见面也就三五回,印象最深的是他不间断响亮而肯定的表述:“给我七天时间,我将呈现不一样的瑶湾”。当时人多也就一直没得机会去问,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自信如此坚定也如此急切。种种原因没有成行,但“给我七天时间”让我对这个留着艺术家发型的瑶湾创建人有了好感与印象。

图片 7

1978年春,产生了一个美丽的故事。村两委会决定,以集体的名义,无偿给各家各户盖农家新村。消息传出,令全公社、全长安县吃惊。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还是踩点,这次得空泡上一杯自产自制的绿茶,细细解开七天的迷惑。也正是这回朋友间的聊起瑶湾的过往艰辛与未来愿景,让我对他坚守瑶湾这份如同拓荒事业的执念而感动、而敬佩。这也是我一贯的观点,做事看人,尤其是大事。瑶湾今天的大篇文章,得益于汉龙先生的坚定执着追理想。

《扬州画舫录》。

南京,没有北上广的快节奏,但南京那悠悠长长的巷子里却满是市井烟火气,因此也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悠闲城市”了,但在这座“悠闲的城市”里,我却过的一点都不悠闲。

30多年前的中国农村,因为贫穷,这才有了凤阳小岗村的小承包,当小岗村的人们正胆怯地偷按手印的时候,张牛村这个财大气粗的小村落,已开始了无偿而整体迁村盖新农村的大胆举动。张牛村,一不小心走在了历史的前头!

图片 8

与此同时,“就以北派说评书而论,他们的门户是分三臣。三臣系何良臣、郑光臣、安良臣。如今北平市讲演评书的艺人,皆为三臣的支派传流下来的。三臣系王鸿兴之徒”。相传王鸿兴是柳敬亭的弟子,王鸿兴原来以说大鼓书为业,后经过柳敬亭的点拨,技艺大进,于是拜柳敬亭为师。王鸿兴在北京收了三个徒弟,安良臣、何良臣、邓光臣。王鸿兴去世后便由三个弟子立门户传授弟子,直至后世。到清末民初时期,京城中的评书界已然名家荟萃,书目繁多。当时,北京的天桥是曲艺创作与演出都很活跃的地方。这一时期公推的书坛领袖当属“评书大王”双厚坪和“潘记书铺”潘诚立。此外,擅长说《施公案》的老前辈群福庆,嗓子天赋好,字正腔圆,尤其以表演书胆黄天霸闻名遐迩,显出深厚的功力,江湖人称“活黄天霸”。以说《水浒传》誉满京城的徐坪玉,则因为他刻画武松这英雄人物生动形象,在业内赢得了“活武松”的美名。

今天作为一名新南京人,我想从衣食住行来分析新南京人和老南京人生活上的区别。

统一地平,统一沿高,统一房型,统一放线,短短几年下来,全村人从村西小茅屋搬进了结实漂亮的新家园。

婺源的考水村,是一个有灵气与传奇的地方,唐末皇帝李柷之子隐居于此,因唐被后梁朱温所灭,皇子流亡,被在长安为官的婺源人胡三遇见,将其掩带回婺源,更名改姓为胡昌翼,现在离村子不远处仍有太子墓。

图片 9

2005年至2007年,花30多万元对村中街道重新进行改造。种植草坪、绿化树,栽植花木,并请本村农民画家吕超画了50多处壁画和30多处文化墙。引进37家企业。投资200多万元盖起村两委会办公大楼,建成2400多平方米的文化广场,成功举办长安区第二届农民篮球赛。村子组织了200人的腰鼓队、秧歌队,老年书画、太极拳、消夏舞会如雨后春笋蓬勃开展。如今的张牛村,真是名副其实的区、市模范村、示范村。

瑶湾,就在考水村。回到八年前,这里只是一块考水村畔的农耕地,有一条斑驳且残缺的古驿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附加景致。
如今,瑶湾所展现的,却是一处诗书人家、桃源胜地,是一处可以找寻到乡愁的地方。

早期的评书表演场景。

图片 10

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图片 19

沿着存留的古驿道走入瑶湾,你会怀有忐忑不定的心情、小心翼翼踏步石板路,因为,在一侧是田埂一侧是小溪修复的古驿道,会让你生怕掉入溪水也怕踩入田间。抬头看向瑶湾,它的外廓古朴古香,木雕桥廓侧过小溪,青瓦白墙的屋体与古樟交向错映,俨然一处隐藏深山千年的古村落,让你不禁油然而生踏步进去的念想。

再扩大地域来说,在北方,除京津一带称作“评书”外,东北也有“评词”的叫法;到了南方,江浙和福建一带叫作“评话”,而湖北、四川等地则仍称为“评书”。之所以有“评书”与“评话”的区别,可能是江南和福建等地流行的各种评话,直承元明以来的“平话”的表演传统;而北方及西南地区流行的各种评书,主要是蜕化于鼓书“说唱”,或说由书目到表演,包括曲种称谓的形成,均受鼓书影响较深的缘故。由此究其本质,“评书”和“评话”实无分别。

你在三世同堂的房子里笑着

图片 2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21

广播盛世

我在不到10平的房子里孤独着

责任编辑:

跨入瑶湾的圆形拱门,挂着的是“最有味道”的横匾,在美景所惑之下,又挑起对味道的期许。当你闻到门口大妈炉子架起的油锅里散发“油煎灯”的香味时,你可能会惊讶的叫出声音,这个味道可能你太熟悉了。其实,油煎灯是婺源人叫法,各地也有,叫法不一,是一种用类似打酱油的铁提壶,装入面粉加萝卜丝放在油锅里油煎成团而成,多摆放在中小学校的门口。

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中国晚期农耕社会,评书艺人与他们的作品一样,在社会评价上近乎两极。一方面,在上层社会中,说书人历来是“人家看不起的”,据说“连家谱都不能上”。在知识精英眼中,说书人“思想之卑陋,文词之恶劣,令人脑晕心呕,只合酒肆茶寮,裸裎高踞,酒一杯,茶半壶,信口开河”,是所谓“吃空心饭的江湖朋友”。

对于新南京人来说,想必来到陌生城市的第一件头等大事,就是找到一个物美价廉的房子先落脚。

图片 22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文盲率超过九成的乡村地区,说书人却以其博闻强识,堪比传道授业的师者。女作家菡子(1921-2003年)早年在溧阳(今属江苏常州)乡下时,经常听“一个正派而有学问的老先生”讲《水浒》和《三国》。数十年后回忆起民国年间的那段经历时,她仍然非常激动:“他清癯的脸,两眼虽不左顾右盼,但可以感到它们光芒四射。我有时把他看作前清秀才,听了《三国》,又把他比作活着的诸葛亮”。如此一来,在来到乡村献艺的各种艺人中,“唱戏的不叫先生,只有说书的才配叫先生”,所以也就有了“说书先生”这样的称谓。

可是找房子谈何容易,你需要和房产中介斗智斗勇,需要在众多的租房软件上辨别真伪,否则一个不留神就吃个哑巴亏。

当你穿行在错落有致、徽风再现的门楼里,保准让你的胃被清明果、麻糍、油糍果、灰子果撑一个饱。在这里,你可以慢慢走、细细看,买上一桶纯人工现场压榨的菜籽油、或者等待灵巧的村姑现场纳好的布鞋,闻闻油饼压榨的香味,看看村姑纳鞋的专注,听听荷包红鲤鱼跳出水渠的声音,你不是在都城,而是梦回唐朝,回到老家。

最初,地位卑下的“说书先生”们采用的是“撂地”的形式露天演出,后来才得以逐渐进入茶馆、书馆表演。近代的高科技——广播——的诞生则真正使得当代的评书进入了全盛时期。1937
年11月3日,北平电台首次实验推出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连阔如先生播讲的《东汉演义》,社会反响强烈,一时引得“千家万户听评书,净街净巷连阔如”。1950年6月25日,扬州人民广播电台也在文艺节目中设置《评书》专栏,邀请扬州评话艺人供给故事材料,现场做直播表演。到了1979年9月,辽宁省鞍山电台播出了由刘兰芳播讲的评书《岳飞传》,收到了意想不到的轰动效应,相继被全国17个省的63家省、市电台播放,形成“万人空巷听兰芳”的热潮,就此掀起了全国范围的“评书热”。

图片 23

图片 24

在南京租房并不便宜,怎么也要1000-3000吧,还都是合租的多。租不起市中心,那就退而求其次看看地铁沿线的房子,比如柳州东路、马群,远是远了点,但至少出门还有个地铁。

走过些许喧闹的古街坊,是老城墙外的的一处私家荷园,绿柳垂绕,尖荷露角,鱼贯池底,琵琶桥下,倒影成葫,鱼随人涌,一团一簇,和风拂面,美不自己,你会忘了前行的脚步,沉浸在这精致的园林里。

刘兰芳《岳飞传》。

记得自己在租房上没少受挫折,女生租房还要兼顾安全,合租还得看看合租对象的情况。一连好几天都没找到合适的房子,借宿在朋友家时,奔溃到想问问自己,当初是谁给的勇气让你这么奋不顾身的就来了?

图片 25

与刘兰芳并称“北方评书四大家”的还有袁阔成、单田芳、田连元。袁阔成以播讲《三国演义》、《烈火金钢》、《封神演义》等长篇评书征服了全国听众。单田芳播讲的《童林传》、《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等长篇评书同样在全国产生了广泛影响。田连元播讲的长篇评书《杨家将》首开中国电视评书之先河,并在全国引起轰动。此后,他陆续推出的《小八义》、《水浒传》、《施公案》等多部作品在全国近百家电视台播出。

图片 26

再前行,风光无限。干净透底的溪水一节一节顺溪而下,一处一处老房子构筑的徽派美学雅韵,一幅一幅田园图画徐徐舒展在你美眸中,有瓜果飘香的曲径走廊,有迎风摇曳的玫瑰花园,有似白色丝带的小瀑布,有顺水而转动的老水车,装点瑶湾的与众不同。当然,走入瑶湾,你会有自己的发现。

相比之下,老南京人在房子上压力小了不少,不论新旧至少也是有个落脚的地方。更多的是为后一辈打算,为了河西房子的摇号名额,老南京人愿意等上一两年。

长篇累牍了这么久,只为告诉你,来到瑶湾,你会看到一个青年男子对瑶湾的迷恋与挚爱。

单田芳《白眉大侠》

有房才有家,能在南京买套房子似乎也成为了获得南京身份的唯一凭证。看着日益增长的房价,我们都明白在这道门外,不知挤了多少人。

〔文辉随笔〕

本以为在南京挣了钱,然后回到老家买房也行,没想到小县城的房子也是水涨船高,这样子下去我仿佛一辈子都买不起房了。

………………………………………………………………

袁阔成《三国演义》。

图片 27

图片 28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城市有线广播农村大喇叭的定点播放,尤其后来半导体收音机的普及,给了评书极大的生存空间。那时一大群人围坐在收音机前收听、谈论。在20世纪80年代,许多市级电台评书的播出量甚至近乎达到40%-50%。其中,天津电台在原来《评书连播》的基础上,于1982年9月开办“中长书连续播讲”,扬州电台于1984年开办《广播书场》节目,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则于1988年7月开办了《长篇评书》节目。对于当时的人们而言,每日准时打开收音机收听“评书”,就如同当下人们“追剧”一般,其中的快乐是难以言表的。

图片 29

图片 30

急转直下

你在各大商场里尽情穿梭

图片 31

这样的快乐可能只持续了一代人的时间。进入21世纪之后,评书(评话)已显颓势,南北两支最终却是殊途同归。苏州评弹虽然极早就选入了“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许多场合被当作一种“文化名片”使用(比如2010年上海世博会宣传片就选用了苏州评弹“茉莉花”);但在此类表演中,琵琶弹唱的“弹词”几成“评弹”代称,苏州评话(尤其是“大书”)出现的频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即使是盛极一时的北方评书,随着各类娱乐节目的兴起和广告的介入,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我却在淘宝里迷失自我

图片 32

新南京人在衣服上的花销上应该会比较少,因为房租、吃饭、交通、日用占了工资的一大部分,偶尔还要借助花呗存活,衣服平日里就能省则省。

本文作者系婺源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李文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苏州评弹(实为“弹词”)。

对于那些动辄几千,可以抵好几个月工资的奢侈品,也只能停留在看的层面上了。更多的衣服还是来自于万能的淘宝。货比三家,如何淘到最划算的衣服似乎成了新南京人的专属技能。

责任编辑:

对此,连丽如(连阔如之女)认为,广播、电视等新兴传媒的介入,极大地增强了评书的传播力,但也在一定程度上“害”了评书这门艺术。单田芳进一步指出,这与评书的形式和特点有关:“一个人、一张嘴,没有别的东西,形式非常单调。不像明星在台上唱一首歌,需要有灯光、服装、伴舞,看起来那么热闹。”除此之外,一部长篇评书一般都在一百回以上,而且部分评书甚至会有三四百回之多,以单田芳先生播讲的长篇评书《三侠剑》为例,它的总回目达到了400回之多,一回按25分钟计算,共需要花费10000分钟,也就是大约166个小时。不言而喻,对于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的年轻人而言,听完一部完整的评书可能变成了一种时间上的奢侈。2016年时,为吸引“二次元”时代的年轻观众,王玥波曾经尝试播讲《火影忍者》评书,
结果却是事与愿违,有观众吐槽,长达一刻钟的时间,却只说了漫画版《火影忍者》开篇不到3分钟的内容,“说得这么慢,哪年才能完?”

图片 33

琳琅满目的衣服虽然品质参差不齐,容易挑花眼,但至少能淘到一两件喜欢的。或者趁着各大商场年终大促、换季的时候,才是买买买的最好时机。

《火影忍者》评书。

你不会从衣服当中辨认出新老南京人,但你或许能从其他方面,譬如自信上,嗅出二者一丝不同的味道。

如此看来,媒体之于评书,似乎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广播的普及成就了评书的辉煌,电视与网络的兴起则令评书的境遇急转直下。只是,评书在新的媒体时代的转型的失败,真的就是一种必然么?

图片 34

恐怕,未必。

图片 35

东邻日本的“NHK(日本放送协会)”一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于每天早晨播送连续广播小说。最初是由播音员来朗读小说,后来演变为广播剧,再后来,随着电视时代的到来,这一传统节目改头换面转变成了今日的“NHK
连续电视小说”(“晨间剧”)。在每天早晨(8点)播出的“晨间剧”有着单集时间短、播出周期长的特点,如今一般是以每集15分钟、一周6集的形式,持续播出半年(约26周,156集左右),其播放时长与周期都显得很接近中国的长篇评书。早期的晨间剧有点像真人广播剧,台词较少,主要由旁白来推进剧情;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晨间剧的面貌有了很大改变,这一从广播剧而来的旁白传统却延续至今。从这个意义上说,电视剧正是以现代媒介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重现了“说书先生”的角色。电视剧编剧这种“且听下回分解”的高妙之处,就是在每集打一个结,始终抓着观众,这其实也是说书人烂熟于心的技艺。

你不用担心自己的伙食

我却为外卖吃什么纠结不已

曾在中国引起轰动的晨间剧《阿信》。

老南京人可以从家带饭,偶尔任性一次点外卖,完全不需要计较哪家便宜。

遗憾的是,中国的评书从未完成这样的转型——流行一时的“电视评书”无非是将表演舞台从书场搬到了荧幕上而已。人们始终无法将“说书先生”与电视剧的“编剧”抑或“旁白”角色联系在一起。尽管田连元先生仍旧坚信“只要人类还说话,评书艺术就不会衰亡”,“说书先生”这一行当的消逝,恐怕也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而作为新南京人,对于吃饭,不是在外卖中沉沦,就是在外卖中爆发!每天变着法地在美团、饿了么、滴滴外卖之间抉择,哪个最便宜,哪个满减最多,来回要比较好几次,日常少不了一句“来来来,朋友帮忙点个红包”!

作者:邢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36

责任编辑:

但时间久了,以上纠结都还是其次,最痛苦的就是在麻辣烫、酸菜鱼、米线、粥、面条之间吃到山穷水尽,即使不吃,光是提到那股子熟悉的味道居然都能在嘴里蔓延开来!

什么外卖都不想吃,可是也没有选择,谁让外卖是解决温饱最快最省事的方法。

图片 37

随着城市飞速发展,仿佛一夜之间南京的网红店如雨后春笋般扎堆出现,从新街口到三山街,四处都弥漫着打卡网红店的气氛。

有次买了份挺火的烤鸭和大爷一起吃,大爷笑着说:“这家店有啥好吃的,也就名气大了点,我一尝这烤鸭的卤子就知道味道肯定一般,改天请你吃个正宗的!”你看,这就是老南京人的底气。

图片 38

你只需提前半小时后出门

我的生物钟却后延了几小时

在南京上班,每天的要花费的时间最起码一个小时,或者要转2、3次地铁才能到站,感受过地铁1号线的令人窒息的拥挤,感受过南京南站换乘时的人山人海,也感受过中胜站排队上楼出站的焦急。

房子租的远,整体的生物钟都往后延了1、2个小时。早上起的比别人早,晚上加班回家都11点多了,一不留神一天都感觉在工作中度过,仿佛家只是个睡觉的地方,再无其他。

图片 39

相比之下,老南京人在出行时间上大概会缩短不少,因为大部分住在市中心或者公司附近,九点上班可以八点半出门,中午有时候还可以回家吃顿饭。

每天早晨醒不来的时候,就会羡慕住得近的老南京人,不用每天起那么早。

图片 40

图片 41

你在享受这座城市的夜

我却一次次加班到深夜

年轻一点的老南京人,下班后或许还会有麻将局,或者约上三五个好友逛街唱歌。但是新南京人这样的夜生活却少了很多,与其说不想去,倒不如说没时间。

不是加班就是加班,难得单休也宁愿在家里躺上一整天,看到手机的新消息弹出还会不自觉的忐忑一下,不会又有什么新工作了吧?

累,可能成了很多新南京人的生活写照。

图片 42

老南京人会在某个悠闲的下午,选择出门逛逛公园,遛遛狗喂喂鱼。偶尔会去小区附近和邻居们下象棋,晚上还会去跳跳广场舞,可以说是大写的惬意了。

还有一部分老南京人会选择在悠闲一点的单位上班,相对稳定。偶尔摸摸鱼,闲下来的时候还可以培养点兴趣爱好。

至少在房子车子方面,一切都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等家里孩子一出生,奶粉钱、学校、喂养方面有父母的帮衬下其实也会相对轻松很多。

图片 43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我过于以偏概全
,生活中不乏有不思进取的新南京人,也有努力奋进、不愿安稳的老南京人。对任何一方都不酸不黑,因为无论新老,生活都是自己的。

老南京人见证了南京的过往与繁荣,新南京人开始为城市注入新的血液,构建着崭新的未来。

选择权在自己的手里,现在的生活是有点累,但在这个年纪不是本就应该打拼吗?

图片 44

谁都会有羡慕别人生活的时候,但光鲜的日子里有的是你看不到的辛酸。新南京人是这样,老南京人亦是如此,没有谁注定是坐享其成的。

相信能拥有,也接受得不到。学着把遥远的期待化成当下的真实感,相信每个人都会越来越好。

图片 45

来源:南京小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