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菩萨的外甥,忘乎所以终会身故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夜晚,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也几乎没有人曾到过那里。

摘要: 太阳神的儿子:自以为是终会死亡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

然而,有一天,一个在母亲方面的血统是凡人的青年,大胆地接近。他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揉清他昏眩的眼睛。使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地紧急,为达成他的目的,驱使他加速脚步,向宫殿迈进。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太阳神就坐在那里。少年被迫停下脚步,他已无法再支持了。

图片 1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他立刻看到少年,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你来这里有何贵事?”
“我来此”, 少年勇敢地回答:

太阳神的儿子:自以为是终会死亡

“是要证实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我母亲说你是我的父亲。可是,当我将此事告诉班上的男同学时,他们却笑我,他们不相信我。我问母亲,母亲告诉我,最好来问你。”
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皇冠,因此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过来吧,费厄顿”,
他说:“你的确是我的儿子,克里曼妮告诉你的是真话。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的话,我一定给你证明。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你能够如愿以偿。我要求诸神的监誓者冥河神史蒂克斯,为我的诺言作证。”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夜晚,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也几乎没有人到过那里。

无疑的,费厄顿一定经常看着太阳神驰骋于空中,而且常又敬畏又兴奋地告诉自己:“在高空中的正是我的父亲。”
同时他想要知道,如果坐着车,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将光亮带给世界,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由于父亲的诺言,使他的狂想成为可能,他立时大喊:“父亲,我选择取代您的地位,那是我惟一的要求,只要一天,短暂的一天,让我代你驾车。”

然而,有一天,一个凡人女子的孩子却大胆地走近了这里。他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揉清他昏眩的眼睛。但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的紧急,为达成他的目的,驱使他加速脚步,向宫殿迈进。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太阳神就坐在那里。少年被迫停下脚步,他已无法再支持了。

太阳神发觉自己的愚昧,何以自己会许下这种致命的诺言,来成全由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所想出的要求?“亲爱的孩子,”他说:“这是惟一我要拒绝的事。我知道我不能拒绝,因为我已向史蒂克斯立誓,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必须屈服,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请细听我告诉你关于你的要求。你是克里曼妮和我的儿子,你是一个凡人,没有一个凡人能驾驭我的车子,事实上,除了我,其他的神都无法办到,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想想那路程,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尽管早晨鸟儿精神抖擞,都几乎无法爬上它。到了中天,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最糟的还是下坡,它是那么的急降,以致连在海上等我的众神,也想知道我是如何避免像倒裁葱似地跌下去。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当爬坡时,它们的脾气变得更是暴躁,更加严重地反抗我的控制。如果是你,它们会怎样对付你呢?”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他立刻看到少年,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你来这里有何贵事?”“我来此,”少年勇敢地回答:“是要证实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我母亲说你是我的父亲。可是,我的小伙伴们都不相信我,还取笑我。母亲告诉我说,最好来问你。”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皇冠,以使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过来吧,菲尔顿,”他说:“你的确是我的儿子,你母亲告诉你的是真话。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你是否以为天上有各种各样的珍奇异物,譬如琳琅满目的事物充满众神的城市?其实这些东西一样也没有。你会经过兽群,一群凶残的猛兽,那才是你能看到的一切。公牛星、狮子星、天蝎座、巨蟹座,每一处都想伤害你。请听我的劝告,看看你四周围环绕的,繁华世界中所有的事物。选取它们之中你所喜爱的东西,那就属于你的。假如你想证明你是我的儿子的话,那么,我对你的担忧,就足以证明我是你的父亲。”

菲尔顿早就羡慕他父亲能坐着车,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将光亮带给世界。于是他说:“父亲,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让我代你驾车,哪怕只有短暂的一天。”

任何明智的话语,对这男孩已起不了作用。光荣的景象呈现在他眼前,他看见自己神气地站在神奇的车上,手里扬扬得意地控着连主神杰夫
都无法控制的马匹。他根本没有考虑到父亲详述地危险。他既不觉得恐惧,也不怀疑自己的力量。最后,太阳神只好放弃劝阻孩子的企图,在他看来,劝阻已无望,另外,也没有时间了。启驾的时间已迫在眉梢,东方的各门已发出紫色的光芒,同时黎明已开启充满红光的宫廷。星星们由天空渐渐地消失,甚至残留的晨星也模糊了。

太阳神立刻发觉自己的承诺太草率了。“亲爱的孩子,”他说:“这是唯一我要拒绝的事。我知道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必须屈服,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让我先给你讲讲驾车的事情。除了我,谁都无法驾我的车,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更别说你只是一个凡人。想想那路程,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到了中天,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最糟的还是下坡,它是那么的急降,一不小心就会像倒栽葱似的跌下去。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它们的脾气非常暴躁,严重地反抗我的控制。你又怎么能对付得了它们呢?”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需要即刻启程。奥林匹斯山各门的门守四季之神,伫立以待大开门户。马匹已在车前上了辔和轭,骄傲和兴高采烈的费厄顿跨上马车,然后他们离去了。他作了他的抉择,不论它的结果如何,现在他已无法改变主意。他起初的爽快,不是在于当进入天空时,他想冲得那么快,以致追上东风神和把他抛在后面;而是在于马匹的飞脚,穿过低低的云层,好像穿过薄稀的海雾一般,然后在碧空中步步高升,爬到天空的最高处。费厄顿沉醉了好一会儿,自以为是天空的主宰。但突然间情况大变。马车剧烈地前后震动,马愈跑愈快,他终于失去了控制。已经不是他,而是马匹领着在轨道上奔驰。车上轻轻的重量和持缰的软弱的手,告诉他们,驾驶者已不在了,它们成为车子的主人,没有其他的人在驱策它们。它们脱离轨道,高低起伏,左右不定地任意奔驰。它们险些将马车撞毁在天蝎座上;它们倏然停止,又几乎撞上巨蟹座。这时,可怜的驾驶者,由于惊恐过度,已进入半昏迷状态,马缰任其脱落。

“也许你会以为天上有各种各样的珍奇异物,其实什么也没有。你会经过兽群,一群凶残的猛兽,才是你能看到的一切。公牛星、狮子星、天蝎座、巨蟹座,每一处都想伤害你。请听我的劝告,在繁华世界中选取一些你所喜爱的东西吧,你是不能驾我的车的。”

这是更加疯狂和鲁莽的讯号,马匹冲至天的顶端,再向下俯冲,使世界发生大火。最高的山,像妙西丝女神住的爱达和海利肯山、帕诺修斯山以及通天的奥林匹斯山首先着火,火势由山坡而下,延伸到山涧深谷和黑暗的森林,直到每个地方的所有东西都在燃烧。泉水蒸发成气,河床干涸。据说尼罗河在地表上消失,将头隐藏起来,到现在仍然潜伏着。

而所有这些话语,对这男孩都已起不了作用。他沉浸在自己的美丽幻想里,仿佛看到自己神气地站在神奇的车上。他根木没有考虑到父亲所说的危险。最后,太阳神只好放弃劝阻孩子的企图,而且,启驾的时间已迫在眉睫,东方的各门已发出紫色的光芒,同时黎明已开启充满红光的宫廷。星星们由天空渐渐地消失,甚至残留的晨星也模糊了。

一切都已准备就绪,马匹已在车前上了辔和轭,骄傲和兴高采烈的菲尔顿跨上马主,马匹的飞脚,字过低低的云层,好像穿过薄稀的海雾一般,然后在碧空中步步高升,爬到天空的最高处。菲尔顿沉醉了好一会儿,自以为是天空的主宰。但突然间情况大变。马车剧烈地前后震动,马愈跑愈快,他终于失去了控制,马匹脱离轨道,高低起伏,左右不定地任意奔驰。他们几次都差点撞到不同的星座上,而此时,可怜的驾驶者,由于惊恐过度,已进入半昏迷状态。

这使马匹更加疯狂,它们冲至天的顶端,再向下俯冲,使世界发生大火。火势由山坡而一下,延伸到力涧深谷和黑暗的森林,直到每个地方的所有东西都在燃烧。泉水蒸发成气,河床干涸。

大地之母无法忍受了,她发出让众神听见的哀号。众神由奥林匹斯山向下望,知道如果想要挽救这个世界,必须立刻采取行动。雷神拿起雷电,向轻浮而后悔的驾驶者扔去。雷电击毙菲尔顿,打碎了马车,使发狂的马匹冲进海里。

全身着火的菲尔顿,由车上经过空中跌到地上。沼泽女神可怜他那么坚强和年轻地去世,于是埋葬他,在墓碑——上刻着:“这里是驾驭日神之车的菲尔顿的安息处,虽然他彻底地失败了,但是,他却非常的勇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