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奥德修斯来到大厅,奥德修斯向忠实的牧人表明身份

牧牛人和牧猪人走了出去,奥德修斯紧跟在他们后面。等到他们走出宫殿大门和前院时,奥德修斯赶上他们,轻轻地对他们说:“朋友们,如果我没有看错,并可以信赖你们的话,我想告诉你们一些事情。否则,我宁愿沉默。首先我问你们,如果神衹突然让奥德修斯从外地归来,你们将站在哪一边?是站在求婚人一边,还是站在奥德修斯一边?你们大胆地说心里话
吧!”
“呵,奥林匹斯圣山上的宙斯哟,”牧牛人大声说,如果神衹能够实现这个愿望,让他归来,你将会看到我要为他战斗!”牧猪人欧迈俄斯也向神衹祈祷,让奥德修斯平安回来,以此作为对外乡人提问的回答。
奥德修斯看到他们对自己的忠诚,便说:“那么,请你们听着:我就是奥德修斯!经过二十年,吃尽了辛苦,我回到故乡了。我发现,在成群的仆人中只有你们两人是忠诚的。因此,等我制服求婚人以后,我将给你们重赏!让你们每人有一个妻子,一块土地,在我宫殿附近给你们造一所房屋。将来,忒勒玛科斯会像亲兄弟一样看待你们。为了向你们证实我说的是真话,我给你们露出我腿上的伤疤,那是我以前围猎时被野猪咬伤的。”说着,他撩起破烂的衣服,露出了那块大伤疤。
两个牧人激动得哭了起来。他们伸手拥抱主人,吻着他的两肩和面颊。奥德修斯也吻着两个忠诚的仆人,然后叮嘱他们说:“亲爱的朋友,千万要小心,不能让宫中的人知道我在这里!我们必须一个个地走回去。今天,求婚人一定不会同意我参加比赛的。而你,欧迈俄斯,大胆地把硬弓递到我手里。同时,吩咐女仆们把内廷的大门拴住。不管她们听到大厅里有喧闹声还是呻吟声,都不准进来。而你,忠诚的菲罗提俄斯,则把守宫殿的大门,将门闩好,用绳子捆紧。”
吩咐完毕,奥德修斯走回大厅。一会儿,牧人也跟着进来了。欧律玛科斯正把弓放在火上烘烤,想使它松软。可是,他仍然拉不开弓。欧律玛科斯十分沮丧,叹息着说:“其实,不能得到珀涅罗珀也无所谓,伊塔刻和其它地方有的是希腊女人。令人难堪的是,我们比起奥德修斯来差多了,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会嘲笑我们的!”
安提诺俄斯斥责他的朋友说:“欧律玛科斯,别这样说。今天是阿波罗的节日,在节日是不宜张弓搭箭进行比赛的。让我们推迟比赛,先去喝酒吧。把斧子都留在这里,我们明天再来比赛。”
这时奥德修斯走上一步,面对求婚人说:“你们今天休息也好,明天也许会遇上好运,阿波罗也许会保佑你们取得胜利。同时我请求你们也让我试试,看看我的可怜的身体里是否还有一点力量。”
“外乡人,”安提诺俄斯叫起来,“你是疯了,还是醉糊涂了?你也想参加比赛?”
珀涅罗珀打断了他的话,温和而平静地说:“安提诺俄斯,你也太过分了,排斥陌生人参加比赛是不公平的!难道你们担心乞丐会张弓射中,并要求我作他的妻子吗?我不相信他会这样想。你们不必这样担心。”
“王后,我们并不担心,”欧律玛科斯回答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说希腊人会说闲话,他们会说那些求婚人都是废物,没有一个能够拉开奥德修斯的硬弓,得不到王后珀涅罗珀,最后,倒被一个来自异乡的乞丐毫不费力地拉起硬弓,射中了十二把斧头的小孔。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这时,忒勒玛科斯对他母亲说:“母亲,这张弓给还是不给,宫中除了我,谁也不能作主。谁也不能阻止我把弓箭交给谁,我现在就把它交给这个外乡人。至于你,母亲,最好进内廷去。射箭是男子的事。”珀涅罗珀听到儿子的话非常惊讶,但她还是顺从地退了进去。
牧猪人把弓拿到手里,求婚人愤怒地叫骂起来。他把弓递给乞丐,同时吩咐老女仆,将女仆都关在内廷。菲罗提俄斯则奔到前廷,小心地闩上大门。
奥德修斯仔细地检查这把熟悉的硬弓,他要看看它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是不是被虫蛀了,或有别的损坏。求婚人用手肘推推身边的人,悄悄地说:
“看他的样子,好像懂得拉弓搭箭似的!”
奥德修斯轻轻地拉了一下弓弦,试试它的张力。弓弦发出一种清脆的响声。求婚人听到这声音都吓得脸都变了色。宙斯在天上发出雷鸣,作为一种吉兆。这时,奥德修斯取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并拉开弓弦,用右眼瞄着,最后沉着地射去。飞箭从第一把斧子的小孔穿进,从最后一把斧子的小孔中飞出。然后,他不动声色地说:“忒勒玛科斯,你接待的外乡人总算没有使你丢脸!看来,我的力量还像当年一样。现在到了给这些阿开亚人开晚餐的时候了。趁天还未黑时,开晚餐吧。我们还可以弹琴歌唱,为宾客娱乐!”
这是他跟忒勒玛科斯事先约定的暗语。忒勒玛科斯立即佩剑执矛,穿着一身铠甲奔到父亲的面前。

安提诺俄斯根本听不进这个忠告。忒勒玛科斯看着别人欺侮他的父亲也一声不吭,强忍住满腔怒火。

忒勒玛科斯请他稍等,待用过晚餐再走。欧迈俄斯答应了。他离去时约定第二天再到城里来给他送上最大的肥猪。

奥德修斯照她的吩咐去向求婚人行乞。他伸出双手,真像一个老乞丐一样,向每个求婚人乞讨。有些求婚人同情他,给他一点面包,并问他是从哪里来的。这时牧羊人墨兰透斯对他们说:“我曾经见过这个乞丐,他是牧猪人带来的!”

“是的,”欧迈俄斯回答说,“如果求婚人不吵闹,他也许可以对他们讲许多事情。他在我那儿住了三天,说了许多故事,听起来真像歌手唱的一样。他从克里特来,据说他父亲和你丈夫是世交。他还说,你的丈夫现在忒斯普洛托斯人的地方,不久就会回来。”

这时,女神雅典娜也悄悄地走进来,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身影。她劝奥德修斯向每个求婚人乞讨,以便观察哪个最粗鲁,哪个较温和。虽然女神决定严厉地惩罚他们,但她想区别对待,有的要死得得平缓一点,有的要死得悲惨一点。

忒勒玛科斯连忙阻止他说下去,他说:“欧迈俄斯,不要理睬他,你要知道,他这个人总是喜欢侮辱别人的。安提诺俄斯,我要对你说:你并不是我的监护人,因此你没有权利把这个乞丐赶出去。你最好施舍一些东西吧,用不着吝啬我的财产!但我知道你是个喜欢独占独吞的人!”

“你们看,这个年轻人在讥讽我!”安提诺俄斯大叫起来,“如果每个求婚人都给这个乞丐一点东西,那就足够他享用三个月了!”说着,他抓起一张小板凳,盯着向他走来乞讨的奥德修斯,刻薄地说:“讨厌的寄生虫,听说你从埃及一直流浪到塞浦路斯,现在是哪位神衹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来了?快滚开!否则我要把你再送回塞浦路斯或埃及去!”

王后珀涅罗珀正在内廷,从窗户里听到大厅里的吵闹声,知道了发生的事情。她很同情这个乞丐,便把牧猪人叫来,悄悄地吩咐他把乞丐带进来。
“也许,”王后对他说,“他会知道我丈夫的消息,因为他在世界各地流浪过。”

欧迈俄斯仍然回到大厅,并悄悄地走到忒勒玛科斯身边,对他耳语道:

求婚人安提诺俄斯大怒,斥责牧猪人说:“你为什么把他带到这里来?难道我们这里流浪人还嫌不多吗?你还要给我们多添一个吃饭的家伙吗?”

“那么,快去吧,”珀涅罗珀感动地说,“把他带到这里来,让他亲自对我说!啊,这些求婚人真无礼!我们只是缺少一个像奥德修斯这样的人。如果他在这里,忒勒玛科斯和他合作,就能对付这些无耻的求婚人!”

“你真是狠心的人,”牧猪人欧迈俄斯大胆地说,“大人物都把预言家、医生、建筑师和歌手招进宫,但没有人把乞丐招进宫。他是自己进来的。但我们也不应该把他赶出去!再说,只要珀涅罗珀和忒勒玛科斯还是这里的主人,就不会这样做的。”

珀涅罗珀听到回话,认为有理,她决定耐心等到晚上。

奥德修斯用双手接过面包和烤肉,很是感激。他把食品放在面前的布袋上,开始吃了起来。宴会开始后,歌手菲弥俄斯给客人们唱歌助兴。后来,他停下不唱了。大厅里充满了求婚人欢叙畅饮的声音。

奥德修斯忿忿地退了下去,但安提诺俄斯却把小板凳朝他掷去,正好击中他的左肩。但奥德修斯却像山岩一样挺立不动,只是默默地摇了摇头,回到门槛旁,放下装满食品的布袋,对求婚人数落安提诺俄斯的行为。安提诺俄斯却大声制止他。“闭上你的嘴巴,像猪一样吃吧!否则,我会把你捆起来,拖出去!”

“主人,我现在该回草屋去了。你在这里照料一切,只是我希望你注意自己的安全。这些求婚人又狡猾,又狠毒,他们一心要谋害你。”

忒勒玛科斯在宫殿里第一个看到了牧猪人进来,他招呼他过来。欧迈俄斯小心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搬起一把椅子,坐在他的对面。这椅子是给求婚者切肉的人在餐前坐的。使者看到牧猪人坐下了,便给他端上烤肉和面包。不一会儿,乞丐奥德修斯也拄着棍子,踉踉跄跄地走进来,坐在门槛上。忒勒玛科斯一看见他,便从篮里取出整块面包和一大块烤肉递给牧猪人,对他说:“我的朋友,请把这些给那个可怜的外乡人吧,请告诉他用不着害羞,可以直接到求婚人面前去行乞!”

欧迈俄斯把王后珀涅罗珀的意思告诉了乞丐,但他却回答说:“我很愿意把我所知道的关于奥德修斯的消息说给王后听,我知道他的许多事,可是求婚人的行为把我吓住了。所以请告诉珀涅罗珀,请她现在忍耐一下,等到晚上我再去把一切都告诉她。”

他的粗暴行为甚至使求婚人也看不下去。其中的一个站起来说:“安提诺俄斯,你朝一个不幸的外乡人掷凳子,这是不对的。如果他是一个变形为乞丐的神衹,你该怎么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