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门农的后果,阿伽门农的家门

他们在海上向神衹献祭,感谢神衹的救援,使他平安归来。后来,阿伽门农跟着王后派来的使者,率领军队进城。居民由他的侄儿埃癸斯托斯率领欢迎他。市民都以为他的侄儿是他的代理人。接着,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在女仆的簇拥下带着严密看管的子女走上前来。她像别的假装快乐的人一样,用一种异乎寻常的尊敬和快乐迎接她的丈夫。王后没有拥抱国王,却在他的面前说尽了人间祝福和歌功颂德的话。阿伽门农兴奋地上前把她从地上扶起,并拥抱她,说:“勒达的女儿,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像个女佣似地跪倒在地上迎接我呢?我的脚下为什么铺着如此华丽的地毯?这是欢迎神衹的礼仪,欢迎一个凡人嫌过分了。

阿伽门农远征特洛伊,他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十分悲伤地留在宫中,怀恨丈夫献祭了女儿伊菲革涅亚。埃癸斯托斯看到向阿特柔斯的儿子报仇的时机到了。他来到迈肯尼王宫。

请去掉这些表示敬重的礼节吧,否则神衹会妒嫉我的!”

克吕泰涅斯特拉因为怨恨丈夫,所以有意要糟蹋他,一经埃癸斯托斯的诱惑,便委身于他,并和他共享王位。当时宫中还住着阿伽门农的三个子女,一个是伊菲革涅亚的妹妹厄勒克特拉,另一个是她们的妹妹克律索忒弥斯,最后一个是小男孩俄瑞斯忒斯。埃癸斯托斯当着他们的面霸占了他们的母亲和父亲的王位。特洛伊战争临近结束时,这对姘居的夫妻忧心忡忡,他们担心阿伽门农回来后会惩罚他们。为此,他们在城垛上设立烽火哨,叫哨兵一发现国王归来,即刻点燃烽火,向他们发出信号。这样,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作好准备。他们打算举行盛会迎接阿伽门农,并在他发现宫中发生的一切事件前,使他落入圈套。

他吻过妻子,又拥抱孩子,吻了他们,然后朝正和城里的长老们站在一边的埃癸斯托斯走去。阿伽门农像兄弟般地跟他握手,感谢他对王国的精心治理。然后,他弯下腰去,解开鞋带,赤着脚踏上豪华的地毯,朝宫殿走去。跟在他后面的有普里阿摩斯的女儿,预言家卡珊德拉,她是大统帅的战利品。现在她低着头,合着眼,坐在高高的战车上。当克吕泰涅斯特拉看到她的高贵的气质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妒意。尤其是当她听说这女囚是雅典娜的能说预言的女祭司时,她更吓了一跳。她知道不及时实行她的计划,那是十分危险的。于是,她立即决定把这女俘和他的丈夫同时杀掉,但她却不动声色。当大队人马来到迈肯尼的王宫时,王后走到车前,友好地迎接卡珊德拉,说:“请下车,忘掉你的忧伤吧!甚至连阿尔克墨涅的儿子,战无不胜的赫拉克勒斯也不得不低头为奴。请放心吧,我们将好好对待你!”

阿伽门农的家族中的人历来人为地制造灾难,自相残杀。这要追溯到他的曾祖坦塔罗斯。他的祖先不顾犯下罪孽滥用暴力,因而一部分人攫取了权力和荣耀,而另一部分人则陷于毁灭。现在阿伽门农也将由于家族中的人玩弄阴谋夺取权力而遭杀身之祸。从前,他的曾祖坦塔罗斯曾邀神衹赴宴,他却杀死自己的儿子珀罗普斯,将他烹煮后端上餐桌,神衹奇迹般地救活了珀罗普斯。珀罗普斯本是无辜的,但他后来却杀死了善良的密耳提罗斯,使得这个家族的罪孽更加深重。密耳提罗斯是神衹赫耳墨斯的儿子,他是国王俄诺玛俄斯的御手。

回到宫殿,阿伽门农和随他归来的人看到王后在安排豪华的宴会,他们完全被这假象蒙蔽住了。他的妻子本想由埃癸斯托斯雇用的奴仆在宴席上杀死他,但女预言家的到来促使她和埃癸斯托斯加速行动。

珀罗普斯生有两个儿子:阿特柔斯和堤厄斯忒斯。他们两人互相争斗,犯下了更深的罪孽。阿特柔斯是迈肯尼的国王,堤厄斯忒斯则统治亚哥利斯的南部地区。兄长阿特柔斯养了一头金毛公羊。堤厄斯忒斯垂涎这头公羊,想方设法要把它夺到手。他诱奸了兄长的妻子埃洛珀,于是她把金毛羊给了他。阿特柔斯看到兄弟犯下双重罪孽时,于是立即采用祖父曾经使用过的报复手段。他悄悄地抓住了堤厄斯忒斯的两个儿子坦塔罗斯和普勒斯忒堤斯,并将他们杀掉,烧成佳馔,在宴会上款待堤厄斯忒斯。同时,他还将孩子的血伴和美酒,让堤厄斯忒斯饮用。太阳神看到这幕可怕的悲剧,也吓得勒转了太阳车。后来,堤厄斯忒斯畏惧他的兄长,便逃往厄庇洛斯,投奔国王忒斯普洛托斯。

城里的长老们一声不吭。反抗是不可能的。埃癸斯托斯已带领战士包围了宫殿。武器的碰撞声,发出了可怕的威胁。阿伽门农的士兵中只有少数人从特洛伊的战场上生还,他们已卸下盔甲,放下武器,分散在城里。埃癸斯托斯的战士们全副武装地搜遍全城,把阿伽门农的士兵统统杀死,谁也不敢声言为杀害的国王报仇了。

一天深夜,烽火终于燃起。哨兵急忙向王后报告。克吕泰涅斯特拉和埃癸斯托斯焦急地坐待天明。第二天,太阳刚升起,凯旋的阿伽门农派出的一个使者手特橄榄枝来到迈肯尼的宫殿。王后假装十分高兴地前去接见他,但设法不让他在宫殿里观望,也不让他与任何人接触,以免他得知实情。当使者向王后报告战争经过时,她急忙打断了他,说:“你就别讲了!这一切我会从国王的口中亲自听到的。你快些回去,告诉他快些回来!而且告诉他,我将以最隆重的礼节亲自欢迎他凯旋。”

是的,我设置罗网,把他像条鱼似地抓住,以冥府普路同的名义戳了他三刀。我为我的女儿报了仇。我亲手杀死了我的丈夫阿伽门农,我并不否认。为了召唤色雷斯的风,他竟然像屠杀一头牲口似地杀死自己的女儿献祭。这样凶残的人还有权利活下去吗?难道他还有资格统治如此美丽的国家吗?由一个没有杀子之罪的人,由埃癸斯托斯来治理国家,不是更公平吗?他杀死了阿特柔斯和他的儿子,只是为父报仇。是的,我成为他的妻子和他共享王位,这是很合理的。他毕竟帮助我完成了这件正义事业。只要他和他的随从还在保护着我,就没有人敢来过问我做的事。至于那位女奴,”她说到这儿,指了指卡珊德拉的尸体,“她是那位无情无义的人的姘妇。她是一个淫妇,所以罪该杀死,让她的尸体喂狗。”

珀罗普斯跟国王打赌赛车,他如果取胜便能娶回国王的女儿希波达弥亚为妻。珀罗普斯贿赂密耳提罗斯,要他把国王车上的铜钉拔去换成蜡钉。国王俄诺玛诺斯赛车时车子因而翻倒,珀罗普斯取得了胜利,并赢得国王的女儿希波达弥亚。可是,当密耳提罗斯向他追讨许诺的酬金时,珀罗普斯竟把他推入大海,杀人灭口。珀罗普斯再三请求愤怒的神衹赫耳墨斯宽恕他,并为密耳提罗斯建造坟墓,为赫耳墨斯建立神庙,但赫耳墨斯仍不能息怒,并发誓要向珀罗普斯和他的子孙报复。

当阿伽门农的船只在玛勒阿岛的海岸被风浪吹到海上后,一直飘到埃癸斯托斯统治的王国的南岸,停泊在安全的港湾里,并等待顺风启航。他派出去的探子带来了消息,说当地的国王埃癸斯托斯早就住在他的王宫里,并以他的名义帮助王后治理他的王国。阿伽门农听到这消息十分高兴,他在心里毫无疑虑。相反,他还感谢神衹,以为家族间的仇恨从此消除了。他自己多年来在特洛伊饱尝了战争的辛酸,所以再也不图报仇雪恨了。他不想再惩罚杀父的仇人。当然,他的父亲也确实受到了公正的报复。此外,他也深信妻子经过这么多年也不会再怨恨他。当顺风吹起时,他便命令船队启锚,怀着一种高兴的心情驶向迈肯尼的海港。

阿特柔斯的王国里遭到严重的干旱和饥荒。国王从神谕中得悉,只有把驱赶出去的兄弟重新接回来,国内的灾难才能消除。阿特柔斯亲自出发去找他,并在堤厄斯忒斯的藏身地找到了他。他们一起返回故乡,堤厄斯忒斯的儿子埃癸斯托斯也和他们一道回乡。埃癸斯托斯早就发誓,要为父亲向阿特柔斯和他的儿子报仇。阿特柔斯和他的兄弟回到迈肯尼后,他们的友谊只维持了很短的一段时间。阿特柔斯把他的弟弟关入监狱。埃癸斯托斯想出了一个计策。他假装对父亲不满,主动向伯父要求去杀死父亲。当他获准进入监狱时,他跟父亲密谋如何报复。后来,他把一把沾满鲜血的利剑给阿特柔斯看。阿特柔斯以为兄弟已死,心中大喜,便在海岸上献祭感谢神恩。这时,埃癸斯托斯抽出那把利剑,将阿特柔斯杀死。堤厄斯忒斯出狱后篡夺了兄长的王位。阿特柔斯被杀后,他的儿子阿伽门农和墨涅拉俄斯逃往斯巴达,投奔国王廷达瑞俄斯。国王的妻子是勒达,即海伦的母亲。阿伽门农在那里娶克吕泰涅斯特拉为妻,墨涅拉俄斯娶海伦为妻。廷达瑞俄斯临终前立墨涅拉俄斯为继承人。阿伽门农回到迈肯尼,杀死堤厄斯忒斯,当了迈肯尼的国王。埃癸斯托斯获得赦免。神衹们保全他,让他继续制造这个家族的凶杀之灾。于是,他又回到父亲从前在亚哥利斯的南方统治的地区,做了国王。

卡珊德拉听了这话并不感动,她呆呆地坐在车上,女仆们只得拉她下车。她惊恐地跳下来,因为她预知到未来的命运,而且知道那是无法挽回的。即使她能改变命运女神的决定,她也不愿意救出特洛伊人的仇敌阿伽门农。她情愿和他一起去死。

特洛伊城毁灭了。凯旋的希腊人的船只遭到风浪的袭击,大半被摧毁。幸免于难的少数战船在风平浪静后继续航行,回到故乡。阿伽门农的战船由于受到赫拉的保护,没有遇难,他的船只向着伯罗奔尼撒海岸驶去。但当他刚到拉哥尼亚的玛勒阿岛的海岸时,一阵大风又把船只吹到大海上。阿伽门农朝天举起双手祈求神衹,在他遵从神意经历许多苦难后,不要让他在快到家乡时葬身海底。他并不知道这场风暴就是神衹降下的,神衹警告他,要他漂流到异国他邦,而不要回到迈肯尼的宫殿去。

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涅斯特拉竭力巩固他们的统治。他们将重要的职位分给他们的亲信。他们不怕阿伽门农的女儿,认为她们是弱女子。但他们根本没有料到阿伽门农的幼子,即年轻的俄瑞斯忒斯长大后会为父亲报仇。当时他只有十二岁,他们也想把他杀掉,以除心头之患。但他的姐姐,聪明的厄勒克特拉,已迅速地把弟弟托付给一个忠实的仆人。仆人把他带到福喀斯,投奔法诺忒的国王,阿伽门农的妹夫斯特洛菲俄斯。他待俄瑞斯忒斯如同父亲一样。俄瑞斯忒斯和国王的儿子皮拉德斯一起生活,并受到良好的教育。

阿伽门农的家族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阿伽门农因风尘仆仆旅途困顿,所以要求沐浴。克吕泰涅斯特拉温柔地告诉他,已经为他准备好了温水。国王毫无疑虑地走进宫殿的浴室里,解下铠甲,放下武磊,脱掉衣服,躺在澡盆里。突然,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涅斯特拉从隐藏的地方跳出来,用一张网套住他,然后用刀将他杀死。因为浴室在地下的密室里,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呼救声。卡珊德拉正在国王宫殿的前厅里,知道正在发生谋杀,但她无动于衷。不久,她也被杀死了。埃癸斯托斯和克吕泰涅斯特拉杀了两人后,不想隐瞒这件事,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随从是忠于他们的。于是,他们在宫中暴露了两具尸体。克吕泰涅斯特拉召集城里的长老,无所顾忌地对他们说:“朋友们,请别责怪我一直在瞒着你们。我不能不对家族的死敌,杀害我爱女的仇人报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