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oy城的毁灭,墨涅拉俄斯

在这天夜里,特洛伊人举行饮宴和庆祝。他们吹奏笛子,弹着竖琴,唱起欢乐的歌。大家一次又一次地斟满美酒,一饮而尽。士兵们喝得醉糊糊的,昏昏欲睡,完全解除了戒备。
跟特洛伊人一起饮宴的西农也假装不胜酒力睡着了。深夜,他起了床,偷偷地摸出城门,燃起了火把,并高举着不断晃动,向远方发出了约定的信号。然后,他熄灭了火把,潜近木马,轻轻地敲了敲马腹。英雄们听到了声音,但奥德修斯提醒大家别急躁,尽量小声地出去。他轻轻地拉开门栓,探出脑袋,朝周围窥视一阵,发现特洛伊人都已经入睡。于是,他又悄悄地放下厄珀俄斯预先安置好的木梯,走了下来。其他的英雄也跟在他后面一个个地走下来,心儿紧张得怦怦直跳。他们到了外面便挥舞着长矛,拔出宝剑,分散到城里的每条街道上,对酒醉和昏睡的特洛伊人大肆屠杀。他们把火把仍进特洛伊人的住房里,不一会儿,屋顶着火,火势蔓延,全城成了一片火海。
隐蔽在忒涅多斯岛附近的希腊人看到西农发出了火把信号,立即拔锚起航,乘着顺风飞快地驶到赫勒持滂,上了岸。全体战士很快从特洛伊人拆毁城墙让木马通过的缺口里冲进了城里。被占领的特洛伊城变成了废墟。到处是哭喊声和悲叫声,到处是尸体。残废和受伤的人在死尸上爬行,仍在奔跑的人也从背后被枪刺死。受了惊吓的狗的吼叫声,垂死者的呻吟声,妇女儿童的啼哭声交织在一起,又凄惨又恐怖。
但希腊人也遭到重大的损失,因为尽管大部分敌人都来不及拿起武器,但他们仍然拼死搏斗。有的人扔杯子,有的人掷桌子,或者抓起灶膛里的柴火,或者拿起叉子和斧子,或者拿起手头所能抓到的任何东西,攻击冲来的丹内阿人。这时希腊人围攻普里阿摩斯的城堡,许多全副武装的特洛伊人潮水般冲出来,进行殊死而又绝望的拚杀。
战斗进行时,已在深夜,但房屋上燃烧的火焰,阿开亚人手持的火把,把全城照耀得如同白昼。整座城市成了一片战场。战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残酷。
涅俄普托勒摩斯把普里阿摩斯视为仇敌,他一连杀死他的三个儿子,其中包括那个敢向他的父亲阿喀琉斯挑战的阿革诺耳。后来,他又遇到了威严的国王普里阿摩斯,这老人正在宙斯神坛前祈祷。涅俄普托勒摩斯一见大喜,举起宝剑,扑了过来。普里阿摩斯毫无惧色地看着涅俄普托勒摩斯,平静地说:“杀死我吧!勇敢的阿喀琉斯的儿子!我已经受尽了折磨,我亲眼看到我的儿子一个个死了。我也用不着再看到明天的阳光了!”
“老头子,”涅俄普托勒摩斯回答说,“你劝我做的,正是我想做的!”说完,他挥剑砍下国王的头颅。希腊的普通战士杀人更为残酷。他们在王宫内发现了赫克托耳的小儿子阿斯提阿那克斯。他们从他母亲的怀里把他抢去,充满对赫克托耳及其家族的仇恨,把孩子从城楼上摔了下去。孩子的母亲朝着他们大声哭叫:“你们为什么不把我也推下去,或者把我扔进火堆里?自从阿喀琉斯杀死我的丈夫之后,我只是为了这个孩子才活着。请你们动手吧,结束我的生命吧!”可是他们都不听她的话,又冲到别处去了。
死神到处游荡,只是没有进入一所房子,那里住着特洛伊的老人安忒诺尔。因为墨涅拉俄斯和奥德修斯作为使者来到特洛伊城时,曾经受过他的庇护,并受到热情的款待,所以丹内阿人没有杀死他,并让他保留所有的财产。
几天前,杰出的英雄埃涅阿斯还奋勇地在城墙上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可是,当他看到特洛伊城火光冲天,经过多时的拼杀仍然不能击退敌人时,他就好像一个历经风暴的勇敢的水手一样,因见大船快要沉没,便跳上一只小船,自求活命去了。他把年迈的父亲安喀塞斯背在背上,牵住儿子阿斯卡尼俄斯的手,匆忙逃了出去。孩子紧紧地靠在父亲身旁,几乎脚不沾地地跟着父亲跳过许多尸体。埃涅阿斯的母亲阿佛洛狄忒也紧紧跟随,保护她的儿子。一路上火焰避让,烟雾让道,丹内阿人射出的箭和投掷的矛都偏离目标落到地下。埃涅阿斯成了唯一带着老小逃出城市的人。
墨涅拉俄斯在不忠贞的妻子海伦的房前遇到得伊福玻斯,他是普里阿摩斯的儿子。自从赫克托耳死了以后,他成了家族和民族的重要支柱。帕里斯死后,海伦嫁给他为妻。他在晚宴后醉糊糊地听到阿特柔斯的儿子们杀来的消息,便跌跌撞撞地穿过宫殿的走廊,准备逃走。墨涅拉俄斯追上去,一枪刺入他的后背,“你就死在我妻子的门前吧!”墨涅拉俄斯吼道,声震如雷,“我多希望能亲手杀死帕里斯!任何罪人都不能从正义女神忒弥斯的手下逃脱!”
墨涅拉俄斯把尸体踢到一边,沿着宫殿的走廊走去,到处搜寻海伦,心里充满了对结发妻子海伦的矛盾感情。海伦由于害怕丈夫发怒而浑身发抖,她悄悄地躲在昏暗的角落里,过了好久才被丈夫墨涅拉俄斯发现。看到妻子就在眼前时,墨涅拉俄斯妒意大发,恨不得把她一剑砍死,但阿佛洛狄忒已经使她更加妩媚,美丽,并打落了他手里的宝剑,平息了他心里的怒气,唤起他心中的旧情。顿时,墨涅拉俄斯忘记了妻子的一切过错。突然,他听到身后亚各斯人的威严的喊乐声,他又感到羞愧,觉得不贞的海伦使他丧失了脸面。他又硬起心肠,捡起地上的宝剑,朝妻子一步步逼近。但是在心里,他还是不忍心杀死她。因此,当他的兄弟阿伽门农来到时,他倒体面地住了手。阿伽门农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兄弟,放下武器!你不能杀死自己的妻子。我们为了她受尽了苦难。在这件事上,比起帕里斯,她的罪过就轻多了。帕里斯破坏了宾主的法规,连猪狗都不如。他,他的家族,甚至他的人民都为此受到了惩罚,遭到了毁灭!”

第二天早晨,特洛伊城的居民不是被杀死,就是被俘虏。丹内阿人在城里肆意劫掠无数的财宝。士兵们把战利品搬回到海边的战船上。其中有:黄金、白银、琥珀、豪华的用具、被俘的少女和儿童。在人群中,墨涅拉俄斯带着海伦离开了还在燃烧着的混乱的特洛伊城。
他面有愧色,可是心里却很满意。他的兄弟阿伽门农走在他身旁,带着从埃阿斯的手里抢来的高贵的卡珊德拉。涅俄普托勒摩斯带着赫克托耳的妻子安德洛玛刻。王后赫尔柏成了奥德修斯的俘虏,步子艰难地走在路上。无数的特洛伊妇女跟在后面,一路悲伤地哭泣。只有海伦沉默着,面带愧色,眼睛看着地上。当她想到在战船上等待着她的遭遇和命运时,禁不住恐惧得战栗起来,脸色刷白。她急忙拉上面纱蒙住脸,拉着丈夫的手哆哆嗦嗦地往前移动着脚步。
当她来到战船时,丹内阿人立即为她无比的美丽所倾倒。他们悄悄地说,为了这个绝色美女,他们跟着墨涅拉俄斯出海远征,受了十年煎熬,也是值得的。没有一个人想伤害这个美丽的女人,他们仍将她留给墨涅拉俄斯,而他的一颗仇恨的心也被女神阿佛洛狄忒所软化,早已宽恕了她。
战船上举行了欢乐的宴会,英雄们围着餐桌开怀畅饮。席间坐着歌手,一面弹奏竖琴,一面歌唱大英雄阿喀琉斯的功业。他们一直欢宴到深夜,然后各自回营休息。
现在,当海伦和墨涅拉俄斯单独待在营房里时,她扑倒在丈夫的脚下,抱住他的双膝说:“我知道,你有权惩罚我,将你不忠的妻子处死!可是请你想一想,并不是我自愿离开你的宫殿的,帕里斯趁你不在,用武力胁迫我,当时你不在,没有人保护我。我也想自杀,可是周围的女仆竭力劝阻我,要我想想你和我们的小女儿赫耳弥俄涅。现在随你怎么处置我吧。我无限后悔,伏在你的脚下!”
墨涅拉俄斯爱怜地把她从地上扶起,回答说:“海伦,忘记过去的事吧,你不用害怕!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将来我也不会再提这些事!”说着,他把她抱进怀里,甜蜜地吻着她。
这时,阿喀琉斯的儿子涅俄普托勒摩斯正在酣睡。突然,他的父亲的灵魂来到营中,吻着他的胸脯、嘴唇和眼睛,并说:“别为我的死感到悲伤,亲爱的儿子,我虽然死了,但我现在成了神衹。无论在战斗中还是在会议上,你都要以你的父亲为榜样。战斗时必须站在最前面,在会议上你应该尊重长老,听取他们的睿智的发言。你要像你父亲一样争取荣誉,要为得到幸福而高兴,别为不幸的遭遇而忧愁。我的早逝将教训你,生与死只有一步之遥,因为人类如春天的花卉,自开自落。最后,请你告诉大统帅阿伽门农,用最珍贵的战利品祭献给我,让我在奥林匹斯圣山上什么也不缺!”
阿喀琉斯说完,像阵轻风一样离开了涅俄普托勒摩斯,小英雄醒来,心里很高兴,好他他的父亲活着跟他谈了话一样。
第二天清晨,丹内阿人起了床,思乡之情使他们渴望早点出发归去。他们正想启锚,这时珀琉斯的孙子却来劝阻他们。“你们听着,丹内阿的兄弟们,”他以年轻而有力的声音大声说,“今天夜里,我的父亲向我托梦,他要我告诉你们:你们应该用最珍贵的战利品向他献祭,让他也分享一份光荣,并和我们一起欢庆特洛伊的毁灭。所以你们在完成对死者应尽的神圣义务之前,不得离开海岸。如果不是他战胜了赫克托耳,你们怎能取得今天的胜利?”
丹内阿人虔诚地决定满足已故英雄的愿望。海神波塞冬十分同情珀琉斯的儿子,在海上掀起了巨澜,使希腊人想走也走不了。希腊人看到巨浪滔天,狂风怒吼,相互间悄悄地说:“阿喀琉斯果然是宙斯的子孙。你们看,天时也支持他的要求!”因此,他们更加愿意听从亡灵的吩咐,一起涌到高耸在海岸上的英雄的坟前。
现在的问题是:什么是最珍贵的战利品呢?拿什么来献祭他呢?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珠宝和俘虏拿出来。当一切被检视后,所有的金银和珍宝比起美丽的年轻姑娘波吕克塞娜来都黯然失色。波吕克塞娜是国王普里阿摩斯的女儿。希腊人一致认为,她是战利品中最珍贵的。
姑娘看到大家把眼光注视着她,却毫无惧色,因为她是愿意献祭给阿喀琉斯的。她曾在城头上多次看到阿喀琉斯的英姿,虽然他是她的敌人,可是他那魁梧的身材和超人的胆量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据说,阿喀琉斯有一次逼近城门,看到城门上站着美丽的姑娘,立即对她产生爱慕之情,并向她大喊:“普里阿摩斯的女儿,你如果属于我,也许我会让你的父亲跟丹内阿人握手言和!”大英雄说完这话,立刻为自己失言感到后悔,可是据说波吕克塞娜听了这话深受感动。从此以后,她就热烈地爱慕这个特洛伊人的敌人。
现在,当所有的人都认为她是献给大英雄的最好的礼物时,姑娘却镇定自若。在阿喀琉斯的墓前建起了高大的祭坛,所有的祭品都已献上。国王的女儿突然从女俘虏的队伍里跳出来,从祭坛前的用具中抽出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入自己的心脏,顿时她倒在血泊里。
周围的人发出一声恐怖的惊叫声。年老的王后赫卡柏扑倒在女儿的尸体上,悲伤地号啕大哭。
波吕克塞娜倒地死去后,大海又变得宁静了。涅俄普托勒摩斯满怀同情地走到祭坛前,帮助他们把姑娘的尸体搬开,并以公主的礼仪将她安葬。
接着,亚各斯人举行会议。涅斯托耳站起来说:“我们出发回乡的时刻终于来到了。海神已经平息了风浪,阿喀琉斯也心满意足了,他接受了波吕克塞娜的献祭。让我们推船下海,扬帆出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