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线女龙

在定海紫微地方,流传着一个“锦线女龙”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狭门山坳里,住着一户人家。家中母女两口,母亲韩氏,女儿姓郑名绣花。郑绣花心地善良,勤劳聪明,描龙绣花,巧夺天工。她绣的凤好像会飞上天,她刺的花能引来群群蜜蜂,她描的龙看上去隐隐会动。绣花姑娘在远近一带出了名,母女俩就靠帮人刺绣苦度时光。
有一年夏天,滴雨不见,庄稼枯死了,水井乾涸了。绣花心里着急呀!
她想!人人都说龙会化雨,我何不绣条龙,或许真能降下甘霖解救旱情。于是她找出一条白绢,穿银针,引彩线,一针针,一线线,认认真真地绣起龙来。绣呀绣呀,白天绣,夜里绣,茶不喝,饭不思,一刻不停地绣。整整绣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绣出了一条色彩斑烂的锦龙,橙角红须,黄鳞金爪,栩栩如生,真像活龙一样美!
锦龙绣成了,绣花又好不容易从山沟里找来一盆清水,恭恭敬敬把锦龙放进水盆,供在自己绣房的窗台上。绣花每日每夜守着它,祈祷锦龙早日降神雨。
一天,母亲来到绣花房中,见女儿精疲力尽地伏在窗台上,想叫女儿上床休息。韩氏走近窗台,猛见盆中锦龙张牙舞爪地在游动,吓得她啊地一声惊叫,绣花惊醒过来见母亲惊恐万状地端着水盆要往窗外倒,慌忙伸手夺过水盆。母亲说:“盆里有妖怪!”说着又来夺水盆。绣花不让,转身躲开,不料手上一滑,水盆掉到地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响,摔下水盆的地方顿时变成了一个水潭,这就是现在的“洞底府龙潭”。
绣花一见盆子砸,锦龙没了,一阵心痛,哇地一声哭喊,跳进水潭去捞锦龙。说也奇怪,绣花在水潭里一阵翻滚,头上居然长出两只角来。眨眼间,潭里腾空飞出一条七色锦龙。韩民一看着了慌,以为是妖怪抓走了女儿,就拚命地抓住龙爪不放。可是,龙越腾越高,她一松手,只见龙爪上掉了一件东西,仔细一看,原来是女儿的绣花鞋。那鞋子不偏不倚跌落在一株大树下。韩氏正想去拾,只听哗啦啦一声,槐树下涌出一口泉水井,这就是现在的紫微詹家的槐树井。
锦龙腾空而去,一直飞向大海。快到海边了,锦龙就地一滚,滚出一条河道来,河水哗哗流向田野。母亲舍不得女儿,连哭带跑追向海边,一边追一边喊:“绣花回来呀!绮花回来呀!”母亲一声喊,锦龙一回顽,河道就弯一弯。母亲喊女十三声,锦龙回头十三次,河道弯了十三弯,这就是如今的墩头大浦十三湾。
母亲喊到第十四声,只见锦龙纵身跃入大海。母亲想见女儿,一直爬上山岭尖呆呆地眺望大海,这岭就是如今的紫微望海岭。
从那以后,紫微一带有潭有井,有泉有河,人们再也不愁久旱无雨了!
因为锦龙是绣花姑娘变的,所以当地百姓都叫她“锦线女龙”。

从前,东海渔岛上有个姑娘名叫巧妹。她从小爱绣花,天天绣,年年绣,越绣越爱绣,见啥绣啥。绣出红虾蹦蹦跳,带出青蟹横着爬,绣出鱼儿摇尾巴,真是绣活啦!
有一年,海岛大旱,五月不下雨,六月不刮风,七月不见一丝云。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泥土龟裂,石头冒烟,水井乾了,禾苗枯了,巧妹绣的牡丹花也枯谢了。
巧妹十分忧忠,饭吃不香,觉睡不安,人也消瘦了。母亲心疼地问她:
“女儿呀!你有啥心事,快对我说吧!” 巧妹抹着眼泪说:
“你看,河水乾了,庄稼枯了;大人叹苦,小孩哭渴,谁不忧愁呢!”
母亲叹了口气说:
“老天降旱灾,凡人活受罚。这个月来,大家都到白龙溪去求雨,可是越求越旱,有啥办法呵!”
巧妹说: “我想绣条龙,要是绣活了,让绣龙喷水化雨,那有多好呀!”
母亲为了宽慰巧妹,顺口附和说: “巧妹呀!你就绣吧!” 巧妹为难地说:
“唉!可惜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龙,怎么绣呵?”
是呀!这龙是什么样于的呢?巧妹想呀想呀,就是想像不出。突然地想到白龙溪,既然大家都到那里去求雨,说不定那里真有龙哩!
第二天,巧妹辞别爹娘,背起乾粮,到白龙溪寻龙去了。翻过一道岭,转过三个弯,看见一条又深又长的山溪坑。可惜啊!这白龙溪的水乾了,溪边的草枯了。巧妹沿着白龙溪爬上山顶,坐在一块岩石上,望着溪底发呆。
“巧妹呀!大热天你到深山里来做什么呢?”
巧妹抬头一看是位老爷爷笑谜谜站在自己面前。巧妹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来找白老龙哩!”
老爷爷摇了摇头说: “山溪的水早已乾了,哪会有白老龙呢?快回去吧!”
巧妹望着老爷爷崛强地说:
“不!我不回去,我要找白老龙。找到了白老龙就有水了。”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悄悄地走了。一天、两天、三天,巧妹还是找不到白老龙。巧妹找累了,寻乏了,又回到岩石边坐下,望着白龙溪发呆。
那位老爷爷又来了,看巧妹嘴唇乾裂,精神疲乏,慈祥地劝道:
“巧妹呀!白老龙来无影去无踪,你找不着他,还是回家去吧!”
巧妹抹一把汗珠说:
“今天找不着,明天找;明天找不着,后天找,总有一天会找着白老龙的!”
老爷爷听了叹口气,又悄悄地走了。
一天、两天、三天,巧妹找遍了山里山,寻遍了弯里弯,还是不见白老龙的影子。她淌着汗,喘着气,再也走不动了,终于昏倒在岩石旁。
老爷爷又悄悄地来了,他疼爱地用手指按摩着巧妹的眉心,巧妹醒过来了,一见这位老爷爷又坐在身旁,哇地一声哭了。老爷爷难过地劝慰巧妹:
“莫哭,莫哭!不是白老龙不肯见你,实在是玉帝旨意、龙王法令管得严呀!来,我送你下山去吧!”
巧妹说:“不!不!找不到白老龙,我死也不回家!”
老爷爷听了,一阵心酸,感动得落下两滴眼泪。一滴眼泪一阵雨呵,泪雨??在巧妹嘴里,乃妹不乾渴了;泪雨??在山陌里,禾苗转青了;泪雨??在枯井里,井里有水了。
老爷爷一看,神色惊慌地向巧妹说:“我该走了,你快回家吧!”说罢不见了。眼泪化雨,虽未解除旱害,人们都感激不尽。可是,东海龙王知道了,气得龙眼突出,龙须直翘,大骂白老龙私降泪雨,触犯天规。
龙太子见龙王气疯了,连忙讨好地说:“父王息怒,我去把白老龙抓来,挖它的鳞,抽它的筋,让父王解恨!”
龙王忙说:“不!你去把白老龙叫到龙宫来,我自有道理!”
龙太子离开龙宫,打了个滚,冲出海面,直朝白龙溪飞去。白老龙听到风声呼呼,张开龙眼一看,只见一朵乌云从海面飘来。他知道来者不善,便把头一抬,尾一摇,忽喇喇一声飞了起来。
龙太子喊道:“白老龙!你胆子真不小呀!竟敢私降泪雨,你可知罪呀?”
白老龙施礼说:“太子息怒,老龙并未降雨,只掉了两滴眼泪!”
龙太子怒道:“哼!掉两滴眼泪也是违反天规!”
白老龙道:“太子呀!百姓无水,日子怎么过呵!你就没有一点点怜悯之心吗?”
龙太子听了,大发雷霆:“胡说!你触犯天规,还敢强辩,快跟我去见龙王!”
白老龙知道再说也无益,于是恳求道:“请太子先回去,我随后就到。”
“谅你也逃不到什么地方去!”龙太子冷笑了一声,回龙宫去了。
再说巧妹,见下起雨来,心里一高兴,也不再找白老龙了,便兴冲冲地跑回家来。谁知道刚到家门口,雨停天睛,火辣辣的太阳烤得人直冒汗。巧妹正要转身再去找白老龙,却见老爷爷急匆匆朝她走来。巧妹连忙让进屋里,端把椅子请老爷爷坐。
老爷爷说:“巧妹呀!我有急事哩!”
巧妹说:“老爷爷,什么事要我帮忙,尽管说吧!”
“巧妹呀!我就是白龙溪的白老龙,只因那天掉了两滴眼泪,下了一阵小雨,触犯了天

舟山岛西岸有个海湾叫岑港。岑港有座高山,山水倾泻下来,犹如百尺白布悬挂在峭壁上,煞是壮观。年复一年,在岭脚边冲出一口深深的石潭,名叫“龙潭”。
相传很久以前,潭里有一条白龙。每当乾旱之年,那白龙使吸来东海之水,化作甘霖喷降下来,使方圆数十里的村庄年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们感念白龙,都称他为“岑港白老龙”。
有一年,又逢乾旱,白老龙正要吸水降雨,不料玉皇大帝听一信了东海龙王的馋言,降下旨意,不许他再到东海吸水。白老龙只得忍气吞声回到龙潭。一路上,只见禾菽枯焦,遍地生姻,心中好不怆然。一行走之间,忽然耳边响起一阵哭声,走近一看,是一位年轻妇人浑身披麻,正跪在滚烫的沙滩上,面对着大海嚎哭。白老龙听了不免心酸,便上前问道:“大嫂因何在此啼哭?”
那妇人抹泪一看,见是一位白须白发、面目慈祥的老人,正关切地看着自己,心里一暖,便哭诉起来。原来那妇人名叫青莲,从小死了爹娘,由兄嫂作主,嫁给一个孤身小子,夫妻十分恩爱。谁知好景不长,两人成亲不到半年,就碰上这大旱季节。田里没指望了,丈夫便邀集乡亲们下海捕鱼。不料初次出海就遭横祸,船被风浪掀翻了,丈夫落水身亡,撇下她一个年轻寡妇,无依无靠,好不凄苦。
白老龙听了非常同情,叹了口气说:“大嫂不要过份伤心,自古人死不能复生。若不嫌弃,我愿帮你捕三年鱼。”
青莲一怔,慌忙收泪道:“这……这如何使得!俗话说‘海上无风三尺浪’,你这样大年纪怎么受得起!”
白老龙捋着白须说:“大嫂尽管放心,老汉自有道理。”
青莲见他说得诚恳,心里暗暗嘀咕道:“瞧他的模样,八成也是个落荒遭灾的。我何不积点阴德,将他收留下来。”于是说道:“我从小没爹没娘的,就让我认你作爹吧!”.说着就要叩头。
白老龙心里好不喜欢,忙伸手将她扶起,笑着说:“青儿不必多礼,老汉当之有愧了!”
当天夜里,白老龙借着星光叮叮当当动手修起船来。青莲回家,取出一畚斗糯米,按照白老龙的嘱咐,做了满满一篮糯米块。第二天天亮,青莲提着篮子来到海边,左看右看,却找不见那条破船,心里正着急,忽听有人叫她,定睛一看,见白老龙汗水淋漓地从一条崭新的船里爬出来,才知自己的破船已经修好了,心里又高兴又感激,忙迎上去说:“爹爹辛苦啦!快吃饭吧!”
白老龙吃过糯米块,带了几名渔工,当天就出海捕鱼了。渔船像箭一样驶离港湾,不一刻就来到东海大洋。白老龙吩咐渔工撒网,自己却枕着舱板“呼噜呼噜”打起瞌睡来。只见他一边打鼾,一边流汗,巨大的汗珠从他额上不断地涌出来,沾湿了舱面。渔工心里好不奇怪,却又不敢叫醒他。不一会,鼾声止了,又听他梦叹般地喊道:“快起网!快起网!”渔工闻声,慌忙赶到船沿拉起网来。
说也奇怪,几个人拉着偌大一顶渔网,却像扯着一条丝线那般轻巧。拉呀拉呀,拉出海面,竟是满满一网大黄鱼,条条金光闪亮,尾尾活蹦乱跳。渔工惊喜万分,忙把黄鱼倒进舱里。谁知倒啊倒啊,三个船舱都装满了,网里的鱼还不见倒完。渔工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楞住了。
傍晚,渔船归航。青莲见捕了这许多大黄鱼,心里高兴极了!大伙听说这个白须白发老人捕鱼的本事这么大,都纷纷赶来,求他作大伙的带头老大。白老龙捋着白须哈哈笑着,满口答应了。
从此,白老龙使领着大伙起早摸黑地捕起鱼来。每次出海都是满载而归,捕上来的鱼又大又肥,乡亲们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
转眼半年过去了。一天,白老龙又领着大伙出海去了。青莲在家准备好白老龙爱吃的糯米块,照例到海边去等船回来。等啊等啊,直到太阳落山,月亮升起,还不见渔船归航。青莲又饿又累,就倚着礁石打起盹来……
突然,她望见面容憔樵悴的义父匆匆走来,满怀悲愤地对她说:
“青儿,我要走了,你多保重!要是想我,就到岑港岭下来找,我的屋前挂着九丈六尺白布。”说罢飘然而去。”
青莲上前去拉,却扑了个空。顿时惊醒,才知是梦,心生疑惑。突然,只见海面上呼啸的狂风推着小山似的大浪铺天盖地涌来。这风多大呀!
把岸上所有的船桩都吹跑了把最坚硬的礁石都打碎了。青连怔怔地望着汹涌的大海,想到自己丈夫的悲惨遭遇,立时脸孔发自,浑身发抖,对着茫茫海天失声痛哭起来。
一天又一天,直至第八天早晨,海面上才风平浪息,可是好心肠的白老龙却再也没回来。青莲想起梦里白老龙跟她说的话,就决定要到岑港岭下去寻找义父。她做了一篮白老龙爱吃的糯米块,告别了乡亲们上路了。
走了一天又一天,过了一村又一村,终于来到岑港岭下,举目一看,只见四野茫茫,哪有一户人家?心里不免有点害怕。正在焦虑,猛见岭脚边有一个石潭,上面悬着百尺飞瀑,就像飘着一块白布。青莲赶紧放下篮子,取出糯米块往潭里丢。丢一块糯米块,叫一声爹。丢了一阵,叫了一阵,潭中突然泛起一阵波浪,水面上慢慢露出一对龙角来。
青莲吓了一跳,却听潭中传出声音道:“青儿不要害怕,我便是你的乾爹。”
青莲听了,伤心地哭道:“爹爹,你为啥变成这副样子?”
白老龙道:“我本是此地的一条白老龙,想不到此番帮助百姓捕鱼,又得罪了东海龙

除了高大风巍峨的昆仑山之外,伟大的诸神之王黄帝轩辕还喜爱流连在凡人们所在的大地上,喜爱欣赏耸立在人间

大地上的崇山峻岭。轩辕最爱的是位于滚滚东流的长江以南的黄山。他喜爱那里姿势各异的奇松,喜爱那里嶙峋峭拔的

怪石,喜爱那里一年四季水汽蒸腾的温泉,也喜爱那里变幻无穷的云海。那里春天百花盛开,山鸟飞鸣;夏天松枝吐翠

,云遮雾绕;秋天遍山红枫,黄菊满坡;冬天玉树琼枝,银妆素裹。她在云起时波起浪涌,山岛缥缈;风生处松涛阵阵

,空谷传响;晴有烟云青松,雨有流泉飞瀑。轩辕真愿意一年四季都生活在这片美丽奇秀的山中。跟随他来到这里的昆

仑众神看到这座山是那样美丽,看到伟大的天帝对这座大山是那样喜爱,常常在这里度过他的闲暇时间,便把它亲切的

称为“黄山”——意为“黄帝所爱的山”或“黄帝之山”。

美丽聪慧的太华是人人尊敬的诸神之后。她享有坐有天帝轩辕宝座上的特权,坚定地护卫着诸神与人类的婚姻。她

不但是诸神与人类婚姻、家庭的守护神,还是不死的灵药的持有者,是医药女神与贞德之神。她被众神尊敬地称之为“

王母”。除了喜爱呆在昆仑山她的瑶台琼宫之中,也喜爱到人间大地上巡视那些美妙怡人的风景。不过,她最爱的是一

座正好处于昆仑山东方的高山。它位于辽阔的中原大地,恰如正位于四方山河的怀抱之中。你看,它北有滔滔的黄河,

南有碧波滚滚的颖河,西有清澈无比的洛河,群峰挺拔,气势磅礴。山峰间云岚缥缈,瞬息万变,这些景物真是美不胜

收。山上林木葱郁,松涛阵阵,有时轻柔如同流水潺潺,有时又似大海波涛般翻滚怒吼。山峰上飞瀑高悬,犹如为群山

挂上了一道水晶的珠帘。远望此山,有时它苍翠如同一块绿色的琥珀,有时它又因山上的红叶而艳如朝霞。因为这座山

极其险峻秀丽,王母太华便将它命名为嵩山。

这位伟大的天后太华为诸神之王黄帝轩辕生下了骆明、苗龙两个伟大的儿子,还生下了紫琳、紫娟、紫晶、紫玉、

紫月、紫贝、紫潇等七位女儿。

骆明手持龙形神杖,是一位能够上天入地迅速传达至高无上的天帝旨意的神使。苗龙既是一位嵩山之神,负责管理

母后最喜爱的这座崇山,又是一位可敬的动物之神,专门掌管天下所有飞禽走兽的生育繁衍、迁徙流动。虽然鸟兽动物

没有语言,也难以同他交流,但是这位神祗却对各种动物都极其喜爱,将它们像对待自己的朋友与孩子一样地照看,愿

意为它们的生存与福祉作各种工作,付出了许许多多的辛勤劳动。他教飞鸟躲避天敌的方法,他教走兽追求配偶的礼仪

。他将未孵化的蛋放回窝中,将迷途的幼仔送到它的母亲身边。同样,他走到哪里都会受到飞禽走兽们的欢迎。小兔、

小鹿奔跑在他的脚下,蝴蝶、蜜蜂密密地飞绕在他的头顶周围,远看像一片昆虫组成的彩色云朵。无数欢鸣的小鸟在他

的上空盘旋、飞翔,唱着一曲不倦的欢歌。

天后太华所生的女儿们全是美丽可爱、主管人间诸种事务的女神。紫琳是着名的纺织女神,她织的锦缎赛若云霞,

人都称其织女。她们七姊妹分别主管人间的纺织、刺绣、瓜果、菜蔬、储藏、烹调与园艺,因此七姊妹也被称为纺织女

神紫琳、刺绣女神紫娟、瓜果女神紫晶、菜蔬女神紫玉、储藏女神紫月、烹调女神紫贝、园艺女神紫潇。

她们还负有另一项极其重要的使命,即在战时身穿耀眼的铠甲与红色的披风,逡巡驰骋在战场的高空。她们将遵从

黄帝轩辕与战神高阳的命令,甄选并接引在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英雄的亡灵。她们将让这些英雄的亡灵坐在自己马后,接

引他们来到昆仑山中专门为他们而建造的“英雄灵苑”里,让他们在战神高阳的带领下日日厮杀操练。因为黄帝轩辕与

战神高阳知道有一个关于创造诸神的秘密,那就是他们的将来必会有一个残酷的“诸神之夜”,诸神的命运将有一个悲

惨的转折,命运的结局必须靠战争来解决。在这个恶梦般的日子里,所有的邪恶之神,甚至是已死的邪恶之神也将复活

过来,拿起武器与创造之神奋勇作战。这将是邪恶之神与创造之神关于世界与宇宙的命运的大决战。谁取胜了,谁就会

拥有对这个世界与宇宙的绝对统治权,而战败的另一方就将会全被消灭。这次战斗也将成为一次最为惨烈的最后的战斗

,他们必须预先做好准备。

在战神高阳的宫苑中,后面大片的空地被专门辟为沙场,那是一座战争的乐园:有用可怕的骷髅做成的房子,有用

森森的白骨做成的栅栏,有用鲜血淋漓的尸体做成的箭靶。园子里插着各种武器,刀架上悬挂着坚固的青铜铠甲。旁边

还有武器作坊,许多神祗与巨人们在这里日夜工作,为英雄们赶制武器、盔甲等各种作战用具。旁边有巨大的厨房与宴

飨专用的厅堂,里面有一千位厨师专门为这些英雄们做出精美的饭菜。至于供应这些英雄们食用的肉与粮食,在昆仑山

上有神奇的视肉与木禾,完全可以供他们山吃海喝,他们尽可以放开肚皮来吃,根本不用担心自己的食粮。不仅如此,

他们食用了视肉之后还会立刻忘掉刚才那残酷的厮杀与所有的痛苦、不快,变得神清气爽,昂扬向上,变得身轻如燕,

身手敏捷;而食用了木禾之后他们又会变得力大如山,身强如钢。

黄帝轩辕与战神高阳用战场上殷红的鲜血与温热的尸体喂养剽悍的战马,用美酒佳肴招待刻苦训练的英雄们。黄帝

和战神共同指挥着这些战士们日日分成两军,数千人马冲在一起奋勇厮杀。他们与这些英雄们宴饮在一块,住宿在一起

,甚至他们也经常参加到他们的队伍之中,一边大声呐喊着,激励着战士们奋勇杀敌,一边亲自挥舞着刀枪,在刀林箭

雨之中一马当先,冲锋陷阵。即使他们在这些演习之中受伤而死,黄帝轩辕也会让他们晚间重新复活过来,第二天仍可

以继续战斗。所以,他们的训练从来都是真刀真枪的实战的练习,

黄帝轩辕每天除了这些工作之外,还要为诸神之间的争端进行裁判,他以他的公正和威严来处理这些争端,但往往